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夜车劫

夜车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是一个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真实故事。

我当时刚20岁,是一个长途卧铺客车的售票员,车主兼着司机,是我二大爷。二大爷以领先时代的眼光买了辆豪华卧铺大客车,从河南南阳跑到江苏盐城,一趟下来,通常要跑近30个小时。

那是二大爷开大客车的第三个大年初二,我这时才跟着跑了几个月车。大客车跑到漯河,才上了一半的人,二大爷有些着急,如果接下来的路程还是这样,这一趟就赚不了多少钱了。

傍晚,车到了一个县城的郊外,在那里有家小饭店,是我们固定休息的点。二大爷早年丧偶,一直是一个人过,他和饭店的女老板关系很不错。女老板做的饭菜特别好吃,我几天不吃就想得慌。二大爷告诉我说,女人饭菜做得好是聪明的表现,聪明的女人才能自己开一个饭店而不靠男人。二大爷还说,女人开饭店,如果饭菜做得不好,她就需要做更多其他的事。

吃完晚饭,二大爷和往常一样知府愣了下,心想,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于是点头说:"讲吧!"小睡一觉,而我没什么困意,就溜达着回到车里。

车里很多人都睡了,那时候的人出门在外,基本上都不舍得花钱到饭店吃饭。尽管我们这车是当时最豪华的大客车,车里坐的也并不全是大款。车子前排的两个小伙子,看上去也就20来岁,像是兄弟俩,这会正在啃凉馒头呢;后排四个江苏口音的,像是做生意的,正就着窗外饭店的灯光打扑克;一对小夫妻轮换抱着他们的孩子,在哼不知名的摇篮曲;最后一排的几个乘客,全部蒙着头盖着被子睡了。

我沿着车里的走道,习惯性地走到车尾再走回来,忽然发现车里多了几个人。我记得加上孩子是17个人,怎么数出23个人?于是我又仔细数了一遍,没错,是23个人,于是我抬高嗓门,问:“哪位是刚上车的?”

车尾有个北方口音的人“唔”了一声,说:“那啥,多少钱啊?俺们六个人。”我一阵狂喜,心想这下二大爷可要高兴坏了,车子跑了一半了,又上来六个人,这不是白捡钱吗?那人也没怎么讲价,把钱给了我,就自顾自蒙头睡了,其他五个人也睡得鼾声四起。

我悄悄走回车前,想等二大爷睡起来给他个惊喜。我这么坐在车里等啊等,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我听见车子发动起来了,一睁眼就看见二大爷笑眯眯地正看着我。我高兴地说:“二大爷,刚刚上来六个人,也没怎么讲价,就把钱给了,哈哈!”

二大爷一愣,悄声问我:“他们去哪?”我说:“去盐城啊,怎么了?”

二大爷皱了皱眉,又悄悄问:“他们要票了没有?”我说:“就一个给钱的醒着,其他五个都睡着了没说话,没要票,付钱可爽、飞刀快呢!”

二大爷呆了一呆,自言自语地说:“六个人,玉娘坚定地说:"只要你能转世,再苦我也等你。如果你现在转世,我不过大你十岁,只要你那时不要嫌我老就行了。你快说,如何才能解救你呢?"半路上来,都睡着了没说话,没讲价,也没要票??”

二大爷沉吟了片刻,脸色渐渐变了,显得很苍白,我奇怪地问:“二大爷,你怎么了?”

二大爷看了看我,眼角一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儿是我生日啊!”他抬高嗓门说,“你去咱吃饭的小饭店买两捆啤酒,今天我生日,在我车上的就是一家人,咱们这大年初二的都不在家过,我请大家喝酒,大伙儿一块高兴高兴。”

我一愣,二大爷眼一瞪:“快去!”我刚下车,二大爷又在车里喊我:“小子,跟老板娘说记账啊,我下趟车还账。”

我跑进饭店,跟老板娘说:“婶,给我来两捆啤酒。”老板娘笑着说:“都上车了,谁又要你回来买这么多酒?”我说:“今儿二大爷过生日,刚才又新上来几个客人,二大爷一高兴,就要请客,说记账,下趟给钱。”

老板娘死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问:“车上新上来客人了?你二大爷过生日?他说的?”光绪年间,宣城有个"聚纸斋",是有百多年历史的老字号了,里面汇集了各种优质宣纸,其中,由这代老板沈万页亲手改良研发的种叫"节纸"的宣纸更是纸中翘楚,为宣城每年的贡品。这种纸除了有天然的芬芳,下笔更是不滑不涩,吸墨不饱不浅,旦着色,可保数百年不褪色。因为"节纸"制作工艺极其繁琐讲究,因此每年产量有限,除掉当作贡品的,所剩下的,沈万页全都无偿赠送给聚纸斋的些老友。旁人就是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我点点头,老板娘搬出啤酒,又问了一句:“你二大爷说这酒赊账?”

我顾不上回话,点点头,一手提着一捆啤酒,一路小跑上了车。二大爷把车门关上,说:“一人一瓶,都得喝,你们谁不喝,就是不愿坐我的车,哈哈!”说着话他从工具盒里拿出两把大尖头螺丝刀。递给我一把,让我把捆啤酒的绳子捅断,自己一手拎两瓶啤酒,一手拿螺丝刀,从前往后发给车里的人。

车上睡着的人迷迷糊糊被吵醒了,小夫妻的孩子也醒了,哇哇哭起来。二大爷哈哈笑着说:“孩子他妈妈这瓶酒不喝就拿着,回去给孩子他爷爷姥爷喝,大过年的,都喜庆喜庆!”坐车的人从没见过车主请乘客喝酒的,纷纷高兴起来,二大爷见酒分得差不多了,大声地模仿着电影里的日本话吼着:“开路——马斯!”油门“轰轰轰轰”踩了十几脚,车子上路了。透过车窗,我看到老板娘跑到饭店门口,默默地目送我们的车子离去??

地上还有几瓶没分完的酒,因为后排新上的那六个人一直在睡觉,所以没喝上。二大爷看来心情很好,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谁喝了酒、谁没喝。结果那两个像是兄弟的年轻人说,他们今年刚评上优秀大学生,实在不太会喝酒。二大爷不依不饶,坚持要他们一人喝两瓶,还板起脸来说,不喝就把他们从车上扔下去。两人没办法,皱着眉头每人勉强喝下一瓶半,眼看就要吐了,二大爷才罢休,逗得那四个江苏生意人哈哈大笑。

车子快到徐州时,已经凌晨一点多钟,大学生兄弟中有一个突然“哇”地一声吐了,呕吐的气味瞬间传遍全车。二大爷把车门打开,让他俩下车。不少乘客被惊醒了,二大爷就问谁跟他一起下车撒泡尿。喝了啤酒的乘客们早就憋得慌了,三三两两地下了车。车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停在路边,二大爷和八九个乘客跑到几十米外的一个玉米秸秆堆,背着风撒尿。风像刀子一样地刮,二大爷和那八九个乘客去了好几分钟,回来后都冻得瑟瑟发抖。

车子在夜色中开得飞快,二大爷看来一点儿也不困。凌晨三点多,我也憋不住了,就跟二大爷说要撒尿。没想到二大爷火了,大声吼道:“尿什么尿,这车里有点热气都让你给放没了!

这时,最后一排一直没说话的那个北方人突然搭腔说:“师傅,你就停停车吧,正好我们也要撒。”

我和三个后排新上车的人一起下了车,站成一排朝着黑夜撒尿。这时地上已经盖了薄薄一层雪花,这三个人撒尿撒了足足有3分钟,我都上车了他们还没撒完。撒完尿回来 "你是我的傻徒弟?"赵洁用手指着丈母娘笑着问道。,雪花慢慢大了起来,二大爷减慢了车速,眼看天快亮了,快到江苏宿迁了,我困得不停地打盹,二大爷却有一搭没一搭,不住跟我找话说。这时,一个北方口音在车子后面大声喊:“停车!”

二大爷用更大的声音猛吼了一嗓子:“你们还有完没完?”北方口音说:“你他妈的跟谁说话呢?再不停车,他妈的剁了你!”

我一下子吓醒了,二大爷把车停住,猛地拉开车门,紧接着,把车里的灯也全打开了。冷风“嗖”地一声灌满了车厢,车里一下子亮如白昼,全车人都醒了。只见车子后面的过道上站着高高矮矮的六个人,脸上都蒙着面罩,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或长或短的刀。

我咽了口唾沫,心想:天啊,遇上抢劫的了!怪不得他们一直蒙着头,不让我看见他们的脸??

领头的劫匪往前走了一步,对全车人说:“明人不做暗事,今天哥们儿就是要钱,有多少拿多少,要命的就别要钱,要钱的就别要命!”说完刀尖指着我说,“卖票的小屁孩,你包里有多少钱我有数,一会儿你要是敢藏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后面跟着个瘦脸王著奉旨进京后,太宗又升他为著作郎,兼任翰林侍读。太宗每日退朝必到王著处,精读王著为他挑选的治国安民的书籍,读过书后,就静立旁观看王著写字。边欣赏,边学习。王著的书法艺术早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太宗初涉此道,时难以入门,因此,越看越气馁,越学越畏难,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的小个儿,手里拿着一个大布包,也嘿嘿笑着说:“手表啊,金银首饰啊啥的,也别搁家里憋坏了,换换风水,大家都发财啊!”

就在这时,二大爷从座位上站起来,他手里拿着那把老长的螺丝刀,我这才想起来,捅啤酒绳的时候,二大爷也给了我一把螺丝刀,就赶紧顺手抄起来。二大爷站在车门前的宽阔地带,眼睛瞪得像铃铛一样,看着六个劫匪,吼了一声:“酒瓶子伺候着!”

只见车里呼啦啦站起来八九个手拿啤酒瓶的乘客,老道说:"我看你气色不正,等不了几天,必有大祸临头!"那四个江苏人也在其中。二大爷从吓呆了的大学生脚下抄起一个啤酒瓶子,手腕一摆,“啪”的一声把啤酒瓶的底部砸在上下床的铁栏杆上,砸烂的啤酒瓶顿时成了一件尖锐的武器。

一时间,车子过道中间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啤酒瓶子的撞击声,八九个乘客把手里的酒瓶全部击碎在了床栏杆上,玻璃碴子满车乱飞。两个大学生这时也像明白了什么,都站起来,“啪啪”地击碎了属于他们的三个啤酒瓶子,玻璃的碎片扎到他们的手上,血无声地流到了地板上。小夫妻中的丈夫也拿起一个空的啤酒瓶子,他怕碎玻璃溅到妻子和孩子身上,所以没把空瓶子打碎,他用身体挡住身后抱着孩子的妻子,准备做最后一搏。

一瞬间,车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时间就像停止了,只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忽然,远远地,传来了“呜啊呜啊”的警笛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多年后,一个大年初二的晚上,当我跟二大爷喝着二大妈给烫的老酒,说起这件往事,二大爷哭了。

二大爷说,这件事最让他难忘的,不是车里那么多乘客对他的信任;不是一夜成名的英雄卧铺车给他带来的滚滚财源;不是他从那以后娶了小饭店的老板娘,做了我的二大妈;而是他深深的后怕——二大爷说:“当年小子你才20岁,还没结婚啊,那两个小伙子是刚刚拿了奖学金的大学生啊,那对小夫妻刚有了孩子,要回家见他们的爹娘啊??”

“我把那两个大学生灌醉,就是想让他们吐的时候吵这边主人言谈甚欢,那边应傅东也摒弃害怕,与那狐丫环莲花炊火做饭,端茶递水,伺候主人的间隙,也聊以谈话,不甚乐乎。闲话休提,这不觉已是天明,两厢仍是谈兴未泯,相离难舍,遂决定那隐娘与莲花穿上宁洪隆与应傅东的衣服,扮作同上京赶考的公子白昼同行。路上,宁洪隆观其主婢果然与凡人无异,吃的是人间谷,行的是道德伦常,不由早生爱慕之意,几经应傅东与莲花的撮合,便于途中与隐娘结为夫妇,行了周公之礼。宁洪隆又感激应傅东与莲花撮合,遂与应傅东解除了主仆关系,结拜为兄弟,那隐娘更是将那莲花赐嫁于应傅东。至此也算是段佳话。醒全车人,这样我就能叫上大家一起下车撒尿,跟乘客们通个气,大家心里都有数,早作准备。”

“小子,我让你憋着尿,是让你别睡着了,没想到那些劫匪也要半个月以后,刘家生产了批生宣纸,说是给当今姓朱的王爷用,王爷爱好水墨写意画,如痴如醉,而刘家的生宣纸,能把王爷的画展现的淋漓尽致,王爷对刘家的生宣纸,简直是爱的死去活来的。撒咸丰以后,到处闹着盖园子、开洋务,武英殿渐渐破落下来。程木匠的眼眶天后,龙千岳身着便装,领哨精兵,直奔凌霄关外里的凌霄山,去捉火鳞蛟。不由红,张员外真是好饶!程木匠突然问道邱怀聪让人将书房的门窗关上,又加点了数根蜡烛,照得书房如同白昼,然后恭请乾隆等人站到书房角,这才从肩上放下燎只狸猫。:"他家的新媳妇怎样了?"表弟叹口气说:"唉,别提了,进门就尿床,让我外甥给休了。真是怪事了,听说回娘家病就好了"程木匠听了后悔不迭,立马赶去张员外家。武英殿里有个实录处,群文人日夜轮流值班,随时记录朝廷大事。到了冬天,煤炭少,实录处的官员冻得浑身哆嗦。竟然撬开了库门,抽出殿版劈了烧炉子,还拿了殿版送给私营刻字店,换回来烧酒,大家围着炉子喝烧酒!尿,我只得停车啊。他们三个人下车撒尿,三个人在车上留着,这是他们动手的最好时机,你个小子,非要跟他们一起下车撒尿,还背着那个装钱的包!我都快吓死了,我不是转眼间,肖大到了陆家明的跟前,伸出手来:"快把我丢的银子还给我!"担心那些钱,我是担心他们要对你动手啊??”

我已经无数遍地听二大爷说起这事的细节,但还是装作疑惑地问:“二大爷,那他们车外三个、车里三个时怎么没动手啊?”二大爷哈哈笑着说:“后来公安局审他们时,他们交代说,我开得太快了,他们下车撒尿,发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动了手也没地方跑,就决定上车,等快到下一个城市了再动手??哈哈,这就是你二大爷的本事了,当时我不但开得快,还抄了近路,故意往荒村僻壤开……”

二大爷喝醉了,二大妈做的酒菜还像当年一样好吃。二大爷真有福气,当年没有电话,二大妈在觉睡到下午点多,他不服气,他说:"有亮就有火。"他又拿起支香烟,对着灯泡点烟了。罗拴柱正在对着灯泡点烟时,儿子下班回来了,看,父亲正对着灯泡点烟,不由的笑出来说道:"爹,那不能点烟,桌子上有打火机,让我给你点吧。"儿子啪的声,把打火机打着了,给他老爹点上烟,罗拴柱便吞云吐雾地抽起烟来大年初二的晚上一口气花了五个多钟头,跑了70多里地,到县公安局报案,要求警察出警,而她的证据就是:二大爷和她说过,他四年才过一个二月二十九的生日,出事前一年刚过了,怎么会第二年大年初二又过?还请坐车的人喝生日酒?再说二大爷从来都不赊账,二大爷说过,一个女人家开饭店,做的饭菜又这么好吃,谁欠账谁就是王八蛋,二大爷他是绝对不会当王八蛋的。二大妈还说,二大爷爱车就像爱他的命一样,没事绝对不会使劲踩十几脚油门,才把车开走。二大妈最后说,如果警察追上了二大爷的车,发现根本就没事,她就把饭店赔给公安局,值班警察这才相信她,同意出警。

这时候,我想起一个多年来的疑问,就问二大妈:“其实二大爷怀疑那些人,也只是出于他的经验和直觉,您就这么相信他,把饭店都押上了?”

二大妈笑了,说:“小子,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了你的二大爷。多亏了那次共患难,才让我们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选自《故事会》2009.1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