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花开七日白

花开七日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七日花开

江达森最近终于得偿所愿,在郊外买下了一幢二层别墅。他是自由职业者,靠设计网站为生,一直都想在安静的地方找处住所。工作累了,可以种种菜,养养花。现在这幢小别墅,前院种着两株树,后院却是大片不知名的花,正合他的心意。

卖房子给江达森的人说,这幢小别墅以前的女主人十分勤快,尤其热爱园艺,常从外面带些野花回来。后院这片花,估计也是她自己培育的。

江达森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看着钟点工收拾屋子。钟点工很细心地擦着屋子里的角角落落,突然,她惊讶地说:“江先生,你看这楼梯角,墙纸掉了一块哦,该重新补一下。”江达森走上前看,果然,楼梯角的墙纸蹭皱了。他再抬头,奇怪的是,每个栏杆处都有一小块刮痕。只不过,除了楼梯角,别处都不太明显。江达森朝钟点工摆摆手,不过是小毛病,没事。坐在窗前,他看着后面的小花园,心旷神怡。

入夜,江达森早早入睡。可刚要睡着,门突然“吱钮”一声响。江达森猛地坐起身,按亮了台灯。他悄悄走进客厅,却看到一个戴墨镜穿白风衣的女人。江达森吃惊地问:“你是谁?怎么进了我话音刚落,随着声吼,大虎从屋内冲出来,举刀直扑络腮胡子。眼看就要得手,忽然声风响,是旁边小喽啰挥起手中长鞭,下子缠上大虎双腿,"砰"的声大虎重重摔倒,手中钢刀正好插在络腮胡子面前。的家?”

女人神色有些凄然,指了指客厅茶几上的花。江达森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看到花瓶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束白花。那花是并蒂双生,比百合稍短,但洁白如雪,漂亮极了。可是,他只盯着看了几秒钟,那花却又突然变成了红色。

江达森正想凑上前去细看,突然“咕咚”一声,身体一阵剧痛。他睁开眼,发现自己从床上掉了下来,四周一片漆黑。原来,是梦!江达森有些懊恼,用被子"我看见她们在湖滩上脱下白外衣,到湖里去洗澡,洗完澡又穿上白外衣飞走了。"蒙住头,再次沉沉睡去。

清早,江达森很晚才起床。刚刚睁开眼,他就闻到一股扑鼻的异香。走下楼,江达森一眼看到,后花园里的花开了。那些花都是并蒂双麻衣大汉先是脸呆滞,突然扑通声跪下道:"老神仙,少典会意,忙从树上下来,骑上熊背。您算的可真准,求求您救救我那小儿吧,我兄弟两命苦,早年父母皆亡,中年之时才有子嗣,刚过了几年好日子,这小儿却身染重疾,眼看着就要离我而去。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做这劫盗之事!求求老神仙告知解救之法。"这时候,原本嚣张的黑衣大汉也是同跪下,同苦苦相求。生,洁白如雪,甚至连花蕊都是白的!青枝绿叶蒙白雾,看上去格外的诗意。

江达森十分兴奋,真是个好兆头,买下房子第二天花就开了!他忙取出相机,一连拍了十几张输进电脑。他得找行家仔细问问,这到底是什么花。

图片发布到了网上,许多人跟帖,却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花。江达森兴致勃勃,正要打电话约两三个好友品茗赏花,却听到电脑中“叮咚”一声。回过头,有短消息进来。江达森急忙点开,一个网友回了话。他说这种花木名叫七日白,是一种十分奇特的花。花茎埋进地底要一年才会发芽,而发芽之后要成长三年才能开花,可花朵,只开七天。这种花,是单色,一般人不会种植。在他的老家,花是种在墓地的。

看到这段话,江达森愣住了。片刻之后,他将“七日花”输进搜索条搜索,结果只有寥寥几条,与那网友所说无异。有一个网页还显示了图片,说光华公主回答说:"为什么定要结婚呢?"这种花会给人带来不祥,有一种迷信传说,它是死亡信使,所以只宜种在墓地??

江达森看出了森森冷意。这幢小别墅是从房产公司买的,以前,一直是一对夫妇租住。以前的女主人热爱园艺,不会不查找相关资料。可她为什么种下这不祥的花朵?

七日猩红

江达森再看那片如雾如雪的花,心里就很不自在了。他想连根拔掉。可一想七日白耗尽四年之力大盗草上飞的名号福庆哥是听说过的,这人武艺高超来去无踪,专爱劫富济贫,现在却又怎么偷起了贫苦百姓的救命钱?福庆哥不禁大失所望,现在不仅巴不到银子了,反而得拿出些来,可是,他又哪里有银子呢?就在官府步步紧逼的时候,他的老娘竟在日上吊了,原来老娘不忍拖累福庆哥,她死儿子就可以少捐份人头税了。福庆哥昏天暗地地痛哭场,他恨这大旱的荒年,更恨那偷了救命钱的草上飞,草上飞,你这是赶尽杀绝啊,你活生生逼死了我娘,我跟你没完!可是自己只是个手无两力气的剃头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才开花七天,却又实在不忍。于是,他暗下决心,等花败之日,马上铲除。

可是,令江达森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花只开了三天,花的颜色竟然变了。它不再是雪白,先是花边发红,由表及里,花心也红了起来。到了第七天,整朵花已经看不到白的颜色,只是变成了一片猩红。远远看去,他的后花园就像被洒了一大片鲜血。

坐在窗前,江达森感觉花园里像是洒上了半园子的鲜血。他百思不得其解,想着这是七日花的最后一天,便拿出相机拍了不下上百张。一张张传到网上,不知这花来历的人纷纷惊叹,大有惊艳之感。

江达森发过刘知府听完大怒,斥责道:"小丫头懂什么?孙侍郎是替皇家征选秀女,这冒名顶替的事被发现了,是要掉头的!"图片,突然想起了刚搬来第一晚的梦。梦里的白花也变成了猩且说离城十里外有个姚家屯,是个城高墙厚的庄子,拥有良田千顷,富甲方。当家的姚万平,年方十,晚清秀才,可决非等闲之辈。十年前姚老爷子过逝,他做了姚家当家的。几经风雨,把姚家由个小康之家变成了豪门大户。他派弟在城里开了当铺,又把俊俏的妹嫁给胡炮做姨太。他自己和弟及子侄们在乡下经营,花了两年时间修了座坚固的城堡,有南北两处城门,城堡角是炮楼,城墙上每时每刻有炮手巡逻。如此来,土匪们从不敢打姚家的主意。就算路过姚家屯,也是小股土匪绕着走,大股土匪跑着走。红,梦跟现因为怪物手长,实,是否存在某种关联?江达森又在网上搜了许久,却一无所获。而曾给他提供信息的网友也十分惊讶,他从没见过红色的七日白。

花变引起了江达森强烈的好奇,他开始胡思乱想。这,会不会是以前女主人研究的新品种?

来到物业公司,江达森打听以前的住户。给几个保安散了包烟,大家没多大工夫便熟了书院后山,有座极陡峭的云涧崖,重阳,凤仪闲来无书读,绕过采茱萸之人,独自人上云涧崖,站在崖顶,俯瞰天下苍生,顿时心神平和。不料大地忽然刮起阵疾风,从云涧崖谷底卷了上来,凤仪赶紧伏地不动,却听声嘶鸣,原来崖风卷裹着只大鸟,大鸟的翅翼被折得不成样子,在旋风中失去了方向。情况危急,位老尼横空出现,老尼甩手腕,手上仙拂伸出万条拂丝便直穿进风囊中,拂丝把大鸟拖出风外,好不惊险。瘩不叫凤凰,名为石鸡,乃是老尼所养,正是十几年前出现在丁宅上空的那只,老尼今日来云涧崖寻味草药,石鸡会辨此草,所以在崖壁寻访,哪料会有这阵飓风,差点夺了它的小命。。一个保安说,那幢别墅位置最好,常年只有一个女人。男人偶尔回来,但住不上三两天就又离开。女人很漂亮,喜欢花,后来不知怎么摔断了腿,坐起了轮椅。再后来,突然从楼上跌了下来,死掉了。很可惜。

江达森一愣,这房子死过人?“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他问。

“大概两个多月前吧。不过,你也别害怕,是意外死亡。不是凶案。”那保安见江达森神情有异,便安慰说。

江达森拿出笔,仔细回忆,将那晚梦中的女人简单勾勒了一下。几个保安凑到一起,说有几分像以前的女主人。她身材很高,喜欢穿白风衣,白天出门总是戴墨镜。江达森并不迷信,现在他却感到困惑。一个素未谋面已经死去的女人,怎么会进入他的梦?莫非,肉体死了,可精神的磁场还在?

从物业公司回来,江达森找出钥匙,去了地下室。买房子前,他曾看过地下室,里面有许多前任房主留下的杂物,房产公司说,都归他了。

打开门,一股扑鼻的尘腥味儿。江达森站在屋中央,一眼看到角落里放着一台轮椅。女人伤了腿,大概是坐轮椅出入的。轮椅有九成新关于此洞的来历,当地人继续给我讲了这样个传说。,江达森拿来毛巾擦干净。可是,当他俯下身去擦轮子,突然看到手柄处挂着一条墙纸。他捏出来看,正是楼梯处墙上的贴纸。

江达森直起身子,大惑不解。为什么轮椅里会有墙纸?那一道道的划痕,也是轮椅划出的?

花根的秘密

七日白果然只开了七天。七日后,花谢了。江达森扛了铁锹来到后花园,将所有的花连根掘起。掘到花木盘根错节的最中间,江达森突然看到根部下有一袋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他拿起半包,粉末已经差不多快和土融到了一起。他凑到鼻前闻了闻,浑身一震。这好像是白粉!曾经在酒吧里他看到有人吸过。

将后花园纬书《春秋元命苞》中,进步记载仓颉"龙颜侈侈,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于是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挖遍,江达森一共挖出了七袋白粉。报警之后,没过多大工夫警察就赶到了。缉毒警察当即认出,这就是海洛因,而且纯度极高。差不多有将近四公斤!江达森目瞪口呆。现在,他终于明白七日白为什么会变成七日红了。因为这些毒品,污染了土质,所以才导致花的颜色发生变化!

拿了毒品,警察开始通过物业公司查找以前的房主。

看着被掘开的后花园,江达森的脑子迅速运转。以前的夫妇是毒贩?女人的骨折,意外身亡,会不会和毒品有关?毒品,总是和暴力紧密连接的。这么想着,他从地下室取出轮椅,一层层地向楼上搬着。如果是空轮椅,根本没办法蹭掉墙纸。那么,轮椅上有人?江达森再仔细察看轮椅,轮椅两侧,有好几处都残留着胶带的痕迹!这么说,有人将什么东西绑到轮椅上,一层层拖上楼。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拖到楼上,再连着轮椅将其推下去,那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听完江达森的推断,负责办案的警察说这件事暂时还不好说,得等抓到原来的房主之后才能判断。

后花园被填平了,江达森种上了蔬菜。可是,他的脑子里常常晃过那个女主人的影子。她为什么会种下七日白呢?是对自己或者男人的诅咒?

时间一天天过去,江达森的生活渐渐平静。但两个月后,突然有警察登门了。他们的身后,是一个戴着武松这才放心,挑了鲁智深送的酒出国去打虎。手铐脚镣的罪犯。他们带他来指认杀人现场。

实际情况是,毒贩从僧惹里回来后,周渔璜想了很久,也没能想出下联。的女友移情别恋,被毒贩知道后毒打了一顿,腿骨都打断了。她坐着轮椅,对毒贩十分憎恨。为了摆脱他的牵制,她私下里把他的毒品藏了起来,以此来换取自己的自由。毒贩发狂了,百般询问,她却咬紧牙关。于是,毒贩一怒之下下了死手。而杀人手法,正如江达森的推断。毒品,毒贩再也不知其下落。

江达森终于释然。警察接连拍下几张照片后,押着毒贩进了警车。其中一个小警察突然回过头,朝江达森竖起了大拇指。江达森心里一热,也冲他竖了竖拇指。

选秦桧道:"那就把它锯了算了,何必花这么大的力气把根挖光?"疯和尚撇撇嘴说:"啊呀,你这位大官怎么这点道理也不懂?老话讲,打蛇打寸,砍树先砍根。我出家到这里来,就看透了这桧树不是好东西。你看,这桧树叶子象柏树,树干象松树,不不,非驴非马的。"秦桧听这和尚话中有刺,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他想:年初头香还没烧成,倒被这和尚当头打了记闷棍。于是露出了副尴尬相。他老婆看苗头不好,轻轻的对秦桧说:"快去烧香吧。"自《古今故事报》总第1104期

标签:花开

    上一篇:红装战袍娘子军 下一篇:皇帝也有垂钓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