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龙脉风水与大清国兴衰

龙脉风水与大清国兴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满族一向有崇敬祖先的优良传统。天命七年(1622年)初,努尔哈赤攻取了辽阳以后,以辽阳城大且破旧、不易防守为由,废弃不用,另在辽阳城东五里的太子河畔营建新都,定位国都,命名“东京”。迁都东京后,为了祭祀方便,努尔哈赤在东京城北四里的杨鲁山营建了新的山陵,因邻近东京,故称东京陵。

山陵建成后,天命九年四月初一,努尔哈赤派族弟前往赫图阿拉拜祭祖陵,并将葬在那里的先祖、后妃们迁到了新建成的东京陵。顺治八年(1651年)顺治帝又敕封杨鲁山为“积庆山”,岁时以祭自从松泾镇被日寇侵占以后,镇上天天发生日本侵略军烧杀抢掠的恶行,玉清道长的心揪后来夫妻俩到处买烂梨,削去皮放进锅里熬成梨汁,制成膏糖。紧了,他对自己的生命安危倒不担心,担心的是院中藏着先师留下的两部道家典藏,这可是中华瑰宝,绝不能落入鬼子之手!为了做长期坚频出新招数守的打算,他先后遣散了道院中的闲杂人员,让他们各自逃命,仅留下自己和两个徒弟纯真和纯净人。前几日,玉清道长发现风声越来越紧,日军巡逻队日几次在道院周围巡查,看来,他们马上要对道院下手了。正好此时道院里粮食将尽,于是他派大徒弟纯真出院,则买粮,则物色安全之地,准备将宝籍转移出去。如今纯真未归,门外却来了不速之客,看来日本鬼子要动手了!,长年不辍。

但时隔34年后,为什么将景、显二祖又迁回了清永陵呢?

有人笑话书生,棋艺不行,还到处找人下棋,次次输,没有赢过。憨书生没有自知之明,屡败屡战,而且斗志昂扬。书生每次下完棋,都会呵呵笑,拱手道:"我的棋艺精进了不少,可惜还赢不零。还望先生不吝赐教,让小生也赢局。"清皇陵为何迁移

顺治十三年(1656年)六月十六,以议政大臣鳌拜为首的一些大臣上书顺治帝说:“兴京景祖翼皇帝、显祖宣皇帝陵自克取辽阳后迁至东京,原以便展谒,申祭飨也。今据钦天监地理官奏称,兴京皇陵风董大爷说:"医生,它还会恩将仇报?不,不会吧!"水实系第一福地。请仍迁景祖、显祖陵于肇祖原皇帝、兴祖直皇帝陵旁、庶与风水有合等语。夫果旺气不想走了半,迎面碰上了县太爷。县太爷以为遇上了绑匪,急忙拦下询问,老只好如实交代。县太爷听了冷冷笑,说:"你们带金子来吗?金狐是吃金子长大的,得有金子引诱,它才会出来。"县太爷说完,撇下他们走了。弟兄们听都泄了气,只有老不信,说这是县太爷自己捞不着,也不想叫咱捞着,编出来骗咱的。所钟,福祥攸萃,宜如所请,将各陵界内坟墓、房屋俱应迁移。被圈地亩应交户部拨补。”

顺治帝就在这个村子里,住着另外的个农夫,他是个财主,全村里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富的了。他是个极端嫉妒的人,真是世界上再也找不出象他那样嫉妒的人来!如果有人不贫穷,不奉承他,他就要大发脾气。当他听到这个穷人摆脱了贫穷,变得和他样富有的时候,他该是多么的恼恨,那就不用说了!认为鳌拜的这个建议不可行。他在奏章上批阅说:“东京二陵自大祖、太宗时择吉恭迁,安奉已久,展谒致祭,孝慕可申。今以地理之言,又议迁移,恐未合理。况本朝诞膺天眷,国运昌隆。移陵东京之后,肇基一统,垂裕万年。言平福地允惟至善。至于周围界内臣民坟墓安集已久,议令改迁,亦属未协。其另议以闻。”顺治否定了鳌拜的建议。但过了一段时间,鳌拜等大臣又旧话重提,再次建议迁回二祖,他们的理由是“陵寝风水所在,今议将东京二祖陵迁附兴京,于理为协”。这次顺治没有提出反对意见,采纳了这个建议,于顺治十五年九月初八将景祖觉昌安、显祖塔克世迁回兴京陵。随二祖一同迁走的还有武功郡王礼敦、恪恭贝勒塔察篇古。

鳌拜"你呀,真是没事找事!那里的怪物凶得很,见人就抓,抓住就杀,附近的王国都被他们推翻了。"等人两次上书将二祖迁回永陵,提出的理由都是认为永陵实乃第一福地。那究竟永陵的风水有什么独特的魅力呢?

永陵的神奇之处

永陵位于新宾永陵镇西北一公里处,龙祖为长白山,龙祖从东北转北再转东南逶迤而行,一路绵延上百公

  再说这老臊狐见三个丫头都一去不来了,心想,这三个鬼丫头玩的什么花头经(花招)?我出去看看!她一出门,就听三姐妹在小枣树上一齐喊道:"舅奶舅奶快上来,你看这小枣子鲜甜!上来吃几个吧!"老臊狐爬树,一爬一滑,原来大姐等三姐上树后,就把一瓶油浇到树下,老臊狐怎么也爬不上来。门闩子说:"舅奶舅奶你莫急,门后有个筐,你把它扣上绳子,你坐在筐里,我们把你拽上来!"里,层层簇拥。永陵龙前呼后拥,龙行有如巨浪蜂拥,气势非凡,到头开肩展开金水连珠帐,左右二从前有个叫大山的猎手,每天早上带着弓箭到森林里去打猎,回来的时候,总是看见路边座古塔旁有两条黑斑蛇出没,有时候还呆呆地望着他,像是很饿的样子。大山觉得这两条蛇很可怜,于是就给它们放上些吃的。时间久了,那两条蛇似乎对大山有了感情,只要看到他路过,就会吐出长长的信子,像是老朋友在向他问好。缠护龙护送到头。穴星为巨门星体,穴星正顶下脉,到山脚现孩儿脑,开口吐唇,左右龙虎均称,结为巨龙含珠之穴。永陵之龙,形势俱佳,具万乘之尊之势。再加上波光潋滟的苏子河、草他河如同两条银色飘带,镶嵌于陵区。四周群山朝拱,众水朝宗,前方若百官朝揖。左边青龙蜿蜒,右边凤山翔舞。穴前明堂开阔宽平,天门开而地户闭;外山包裹密如城垣,四周秀峰罗列。午方烟筒山,巍峨而雄伟。寅方天马星秀,禄马贵人方秀砂耸起。清顺治朝钦天监杜如予评为“天下第一福地”,风水绝佳。

更加神奇的是,“青龙,白虎”这些山距永陵都是12里。位于后方的坐山有12个山头,陵宫恰好位于其中。前方的龙须水(苏子河)流经此地长度正好也是12里。12这个数字象征着清朝12代皇帝,而永陵的风水地势所有的数据都与12相吻合。玄而又玄的是永陵后山有12星峰,中间3个星峰最高,此与康熙、雍正、乾隆时期之鼎盛正相对应。嘉庆以后,清朝逐渐衰落,最后一个星峰隐约难见,几乎不能称其为峰,而第12个皇帝溥仪成了末代皇帝、亡国之君。

这一切,是纯粹的巧合,还是风水真的如此不可思议?

“神树”的传说和兴衰

永陵占那你……据了绝佳的风水宝地,根据《清慕宗实录》相关记载,这和一棵具有神性的古榆树有关。

明朝末年,崇祯皇帝当政的时候,与钦天监夜观天象,忽然发现辽东有望不断的紫气滚滚而来,就像百条神龙在腾云驾雾。崇祯皇帝大惊,他怕这是混龙出世,担心自己皇位被篡,就从南方找来一个道行高深的风水先生赶赴东北破除这100条龙脉。风水先生带领一群人马来到东北,走东沟,串西岗,一连破了99道龙脉,剩下一条离地三尺的“悬龙”。他认为既然是悬龙,不附在地面上,也就形不成龙脉,谁也葬不上,就成不了混龙,不破也罢。于是,他便回京复命去了。恰在此时,努尔哈赤在长白山被其他部落打败,被人追杀,于是,努尔哈赤背着父亲的尸骨,沿着长白山逃下来,打算给自己的部落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这天,他来到苏子河畔,打算先住进附近一个小店。但是当地人怕犯忌讳,说什么也不让他住店,无奈半仙将烟头扔了,又让那人给他新点了支。深深地吸了口后,才慢悠悠地说道:"办法有,只是你们得破费些了。"那人赶紧说:"只要有法子破,钱不钱的不是问题。"半仙这才面授机宜说:"阴历月十是菩萨的生日,再过几个月就到了。这次你们要是在当地进香还愿恐怕是不行了,必须去南海观音的道场普陀山才行。到燎里还要步个头地磕着上去,要备高香大礼,最起码个精美果盒和足够丰厚的香金。在菩萨面前要诚心诚意地忏悔和谢罪,祈求普度众生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饶恕你们的大不敬。然后再许个愿:如能保佑小儿子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就连续年参拜名山宝刹,进高香供于尊驾前。这样才能确保他幸免于难。"中他只能将祖先的骨灰盒取下来夹到了一棵树杈上(当地习俗骨灰盒是不能着地的,不然就等于落葬了),准备次日来取,然后回老翁从容地说:"皇上,你杀我可以,但你得容草民说两句话再杀不迟,否则我死不瞑目。"客店住下。

然而第二天要走时,努尔哈赤却发现,夹在树杈上的骨灰盒怎么也拿不下来,一着急,他拿出腰刀猛力朝小树杈砍去,可转瞬间,砍开苏无名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吏卒们拥到了县衙门。吏卒们向县尉报告:"我们把盗贼抓来了!"的口子又愈合了。他感到很奇怪,便从当地找来一位看风水的先生,才得知这儿是块风水宝地,这座山形似一条龙,南面那座山形似凤凰,中间平原上有一条河(苏子河),这在风水上称为“龙凤夹一杠”,预示着后辈必当皇上。后面龙岗山有12个山包,暗示着将有12代皇帝可做。

努尔哈赤终于明白了原来后面的启运山就是一条龙脉,不着地,是一条悬龙悬在半空中,而自己在无意中放骨灰盒压中了龙脉。于是,努尔哈赤葬好骨灰盒,就回到长白山,把部落迁到离龙岗山不远的赫图阿拉住了下来。后来,努尔哈赤以父祖被害为由,发布“七大恨”起兵,东征西讨,终于打败了明朝,做了清王朝的开国皇帝,清朝也真的出了12代天子。

从某种意义上说,给清朝带来12位皇帝的这棵“神树”曾经是清朝自身的一个象征。据记载,1863年枝繁叶茂的“神树”被大风连根拔掉,巨大的树枝将永陵启运殿的屋顶都压坏了。紫禁城的同治皇帝感到此事不吉利,为了保住清朝的“气数”,他急忙命令两位大臣赶往东北,用木墩子撑住神树。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神树的“天根”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小姑娘立刻把手里的面包全给了他,温柔地说:"你吃吧。"说完她就走了。天意,连根烂掉了。若干年之后,神树旁边又长出了一棵小榆树,名曰“配榆”。人们原以为这棵配榆会给清朝带来新的生机,但正如风水师所预言的那样,这棵小树也渐渐地枯萎,大清帝国到了第12代便谢下了那长长的历史帷幕。

现在,这棵“神树”已经不复存在,只有“神树”的一段残根陈设在陵园,作为这棵“神树”曾经存在的历史见证。

选自《绝版王陵》

标签:风水

    上一篇:流传最广十句古代情诗 下一篇:夺妻无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