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夺妻无恨

夺妻无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初冬的雪,不大,像主妇炒菜时撒的一把盐。

“下个月十八,神剑庄的何无惧要娶我过门了。”王翠的话掌柜的愁得够呛,便从外面请来个秃和尚捉妖。和尚让掌柜的买了百尺青布,百尺红布,做成旗挂在竹竿上。又买了百斤白酒,百斤狗油,装在坛子里,还用高桌搭了个降妖坛。,很轻,却像在史松受伤的心上撒了一把盐。

天空是灰色的,史松的脸也是灰色的,他的心更是灰色的。自己心爱的人,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伤少年刀客的心呢?

王翠是青云帮帮主王阿放的女儿,嫁给江湖地位显赫的神剑庄少爷,这绝对是门当户对的佳配。虽然王翠心里只爱史松,但婚姻大事却由不得她做主。细雪打湿了她美丽的脸,她看着落寞痛苦的情郎,忽然扑入他怀中,哭泣着说:“我不想嫁给别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松哥,你带我走吧,我们远走高飞,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生活。”

史松无言。走,又能走到何方?江湖虽大,但神剑庄这年中秋夜,陈运昌和曹大兰饮过桂花酒,同在后花园内赏月。曹大兰感到身上有些凉意,就进屋穿衣服,只剩陈运昌个人在后花园。就在这时,陈运昌听见声怪叫淳安人听了当即解开包袱,取出幅纸色发黄的旧画来,慢慢展开给汪先生看,刚展开画面,汪先生就大声惊叹道:"好幅慑人心魄的猛虎图呀!"。他扭头看,只见墙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个断头人,颗头倒挂在胸前,脖子处还在往外冒血。那人用手拎着头上的两只耳朵把头往脖子上装,陈运昌看出那人竟是吴小牛,披头散发,面如死灰,窍流血,形态异常得恐怖狰狞。那人瓮声瓮气地喝道:"陈运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快快还命来,还我娘子来!"说罢双手松,头又掉下去挂在了胸前。陈运昌吓得屁滚尿流,双腿软跪在地上。吴小牛个纵步跳到他跟前,用冰冷的手卡住他的脖子喝道:"快将你所干的坏事如实招来,否则要零的命!"陈运昌战战兢兢地说:"小牛兄弟饶命,我说我说"于是不得不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说了出来。原来,吴小牛和曹大兰成婚的那天,陈运昌去参加了他们的喜筵。他见到曹大兰后竟害起了相思病,天到晚寝食不安。陈运昌觉得要想把曹大兰弄到手,唯的办法就是除掉吴小牛。刚好那阵子盐铺有批盐要运到宜昌去,于是陈运昌买通几个地痞扮作劫匪打劫了盐队,当场将吴小牛杀死。除掉心腹大患后,陈运昌开始打曹大兰的主意。他先是半夜更用竹竿吊着个纸人儿垂到院子里,扮成吴小牛的鬼魂啼哭。然后陈运昌又买通清观的张道长,让他说是吴小牛的魂魄回来了,让曹大兰不怀疑是有人在装神弄鬼。随后陈运昌就潜入曹大兰院内,朝房内喷上迷香,等曹大兰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就拨开门栓进去施奸。而曹大兰由于迷香的作用,以为是梦,没有介意。时间长,曹大兰竟怀上了他的孩子。陈运昌见时机成熟,便用砒霜将自己的老婆毒死,然后请吴媒婆做媒将曹大兰娶了过 来陈运昌说完,像捣蒜泥似的不住磕头求吴小牛饶命。等他抬起头来时,哪还有吴小牛的影子?却见曹大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跟前,双怒目正死死地盯着他。原来吴小牛的魂魄审问陈运昌时,陈运昌招认的那些话曹大兰都听到了。她抓住陈运昌的衣服叫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表面上装得像个正人君子,肚里却装满了坏水。你害死了我的丈夫,还害得我失节,我要杀零!"陈运昌忙抓住她的手哀求道:"娘子,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这样做都是为零"好不容易才将曹大兰哄住。和青云帮的势力更大,何来他们容身之所?史松是独臂刀王段了恨的关门弟子,在江湖上初露锋芒;段了恨虽然是一代刀王,但年岁已高,已在一年前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了。因为一个人的武功再高,也敌不过岁月的摧残和疾病的折磨。

听不到情郎说话,王翠的心一阵隐痛,她离开曾经让她温暖的胸怀,抹去脸上的泪痕,转身便走。可是她走不了,因为她的手已经被一只粗糙而温暖的大手拉住。史松捉紧她的手,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

王翠回身扑进他的怀里,又流泪了,但这是幸福的泪水。两人相依相拥,往远方而去……

大王另外派了个鬼去见农人,问他收不收租费,什么都成,只要别撵走他们。小鬼走到农人身旁,对他说:"给你什么东西,你才不撵走我们呢?这座湖呀,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安家落户的。"农人对他说:"我不多要你们的,给我满满帽子白银就成。"他指指自己的毡帽说。史松握刀的手很稳,虽然出刀的速度不快,但力度却把握得恰到好处,随着他的刀一拖,皮肉在刀下断裂。

他把割下的那块肉用一根水草束起,递给肉案前的胖大嫂,说:“多谢!三文钱。”

史松自从练刀的那一刻起,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做一个杀猪的屠夫;假若此事让他的师父独臂刀王知晓,非把他老人家气得吐血不可。史松和王翠已离开江湖,来到苦水镇这个穷乡僻壤。

“相套,今早的生意不错呀!已经卖了大半头猪了。”王翠送早饭到肉铺,微笑着说。她现在的装束穿戴已经与当地妇人一般,但那些粗布衣裳却难遮掩她的天香国色。史松笑了笑,端过妻子送来的早餐,十分香甜地吃起来。

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年走近,微笑着说:“好生意呀!两位早!”一声简简单单的问候,却让史松和王翠呆若木鸡,因为这人竟然是神剑庄的何无惧。面对夺妻之人,何无惧苍白但英俊的脸上竟没有丝毫的怒意,他淡淡地说:“史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传说他是位神奇的人物,他的母亲在梦中感受到龙的气,怀孕后生下了他。据说他长着人的身躯,却有牛的脑袋,出生后天就会说话,天就会走路,天就长出了牙齿,长大后,他身材高大,将近米。后来他向位神仙请教医术,得到本书。读了这本书后,他就理解了人得病的原因。于是,他派人到各地去采集药材,然后亲自品尝是否有毒,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甚至天就尝多种。就这样,他总共配制了种药,能治多种病。据说他就是因此而中毒死去的。传说他还发明了蜡烛,后来就被人们尊为照明之神。的办法,面对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你说是吗?”

史松平静了心态,说:“何少爷言之有理。”

何无惧看了一眼王翠,说:“两位情投意合,我虽有心成全,但鉴于神剑庄在江湖上的声誉,才迫不得已来找史兄做个了断。”

史松本是个遇事不怕事的刀客,而且此时此刻他也不可能再逃避了,他问:“不知何少爷有何指教?”

何无惧又露出了笑容,说:“我想邀请史兄夫妇光临敝庄,与史兄来一场决战,只要史兄的刀法赢得在下一招半式,在下便永不追究此事。如此也可以让在下向家父有个交代,也免于遭受江湖朋友的耻笑。”

史松立即同意,与王翠上了何无惧的马车,往神剑庄而去。

七天后的"好哇,孩子,你自己去跟我闺女谈吧。要是她喜欢你,当然会等候你年的。"黄昏,史松与王翠到达有“江湖第一庄”之称的神剑庄。神剑庄的人对史松充满仇恨,言语动作尽是向史松寻衅,但都遭到何无惧的呵斥。何无惧以地主之谊热情款待两人,并准备了酒宴,三人从黄昏喝到二更。何无惧说:“本来应当为两位准备客房休息的,但恐家人对史兄有不利之举,所以我们坐一会儿,到三更时就决斗。史兄认为如何?”史松当然无异语。

三更,何无惧把史松领到一间石室前,说:“我想与史兄公平一战,这间石室除了这一扇铁门外再无门窗,为了避免史兄分心,我们到石室里决战,无论谁胜谁败,只可以一个人走出这石室。”何无惧打开铁门,里面没有灯火,一片漆黑。

何无惧说:“史兄,请吧!”史松回头看了王翠一眼,随着何无惧走进了石室,铁门随即被关上。

王翠看着史松走进漆黑的石室,看着厚厚的铁门关上,她双眼紧紧地盯着铁门。虽然她看不见里面的恶战,也听不到里面的打斗声音,但是她心里所承受的压力,绝不会比走进石室里的史松轻松。无论怎么样,黑夜总会过去。天渐渐亮了,就在王翠快要身心崩溃之时,石室的铁门慢慢打开了,一个头发散乱满身血污的人走了出来,这个人居然是史松!王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愣了愣,才飞身扑进史松的怀里,抱着他幸福地痛哭起来。

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洒在两张充满喜悦的脸上。这时候,只见一位翩翩少年走过来,他伸个懒腰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两位早呀!”这人竟然是何无惧!

史松和王翠傻了眼,很明显何无惧并没有与史松决战,那么在石室里被史松杀死的那个人是谁?当何无惧命下人将石室的那具尸体抬出来时,史松和王翠如掉入万文深渊,因为死于史松刀下的人竟然是青云帮帮主王阿放,王翠的父亲。

王翠嚎哭着扑向父亲的尸体。史松的脸色苍白如纸,他喃喃地说:“昨晚我进入石室,里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忽然有人用剑刺向我,我以为是何无惧向我进攻,便拔刀迎战……”

何无惧发出一阵得意而刺耳的笑声,说:“王阿放被我诱到神剑庄,关进这暗无天日的石室里,每晚三更的时候我都会派一名刀手进去与他交手,所以当今晚我带你进去时,他自然用剑刺你。而我把你带进石室后,立即从一条密道走了。史松的快刀真是厉害呀!就连名震江湖的王阿放也死于你的刀下,哈哈……”

史松杀了王阿放,等于杀了自己的岳父,成了妻子的杀父仇人,他再也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忽然又哭又笑,竟然疯了。

何无惧把史松和王翠提进他宽敞的卧室里,把两人扔在华丽的波斯地毯上。王翠倒在地上痛哭,而变成疯子的史松却在傻笑。何无惧躺在一张软椅上,对着哭泣不止的王翠露出了笑容。王翠忍无可忍,她取了史松的刀,跳起身扑向何无惧。

何无惧仍躺着没动,就连笑容也不减,他待王翠扑近,将刀砍到离自己头上不到三寸时,才伸出两指把刀夹住。他轻轻一拉,刀已到了他的手上,而王翠的身子也到了他的怀里。何无惧扔掉刀,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轻叹一声说:“真美呀!假若当初你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只可惜你竟然与别人私奔……”说到这里,何无惧忽然狂怒起来,狠狠地掴了王翠一个耳光,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纵然把你们碎尸万段,也难泄心头之恨。”他把王翠抛在"姑娘,你是?"床上,撕去她身上的衣裳……

可怜已变成疯子的史松,看着自己的女人被辱,竟在一旁拍手傻笑。何无惧发泄完善欲,看着史松说:“你变成了傻子,真让你因祸得福了,我不杀你,我要让江湖人知道,凡是与我何无惧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哈哈……”何无惧将史松赶出神剑庄,而把王翠留在庄里。

何无惧是成功的,他才30岁,不但成为江湖剑王,还利用神剑庄和青云帮的势力,成为江湖上的新霸主。何无惧虽然取得预期的成功,但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快乐,成为新一代剑王和霸主后,他反而感到无尽的空虚和寂寞。也许是因为空虚和寂寞,他总是变本加厉地折磨王翠。

受尽凌辱的王翠仍然是那么美丽,但她却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任凭何无惧的操纵。何无惧虽然很憎恨王翠,当他看着她没表情的脸和空洞的双眼时,他却又忍不住心痛,他甚至觉得,在折磨她的同时,也等于在折磨自己。何无惧心里已经搞不清对她到底是爱还是恨,但他知道,他已经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这一天,何无惧又在寂寞地喝酒,忽然下人来报,神剑庄来了一名不速之客,已经闯进庄里,庄里已有十几人死于此人的刀下了。正感无聊的何无惧一听,立即兴奋起来,他正要出去时,那名不速之客已经进来了。

只见来者莲头乱发,肤色粗黑,手里握着一把短刀。

何无惧看了很久,才认出这人竟然是变成疯子的史松。他忍不住笑了,说:“傻子,你好!”史松也笑了,说:“通常叫别人傻子约摸两年光景,小巧的肚皮还是瘪的。张浦泉的老娘心里打鼓,去庙里烧香,又请了民间偏方,依然不见动静。老娘沉不住气了,喂鸡的时候,便指着笼子里的鸡说:"光知道吃食,不懂得生蛋!"的人,他自己才是真正的傻子。”

何无惧一愣,说:“你说我是傻子?”

“不错,你如果不是傻子,八年前你就不会让我活着离开神剑庄。”

何无惧明白了,当年史松为了让自己不杀他,才故意装疯的。但他凭着自己无敌的剑法,武林霸主的地位,有何可惧?他傲然说:“八年前我不杀你,现在你又能奈我何?~当年你不杀我,今天我就有机会杀你。”

“杀我?”何无惧大笑起来,说:“你凭什么杀我?莫非你的武功比我还要高?”史松说:“你成为武林剑王,已经达到了人生的最高峰,所以你的武功已不可能有进步;而我为了达到要杀你的目标,所以我的武功进步神速。而且你现在贵"这位好汉,身手好敏捷,粒石子,准星十足,佩服。"铁常青抱拳道。为武林霸主,你一定很爱惜自己的生命;而我什么都不是,我烂命一条,我不怕死。”

何无惧原本很自信的目光变得有点慌乱了。两人开始交手,史松果然是不要命的打法,他对何无惧精妙的剑招不避不闪,只不过他的快刀同样砍向何无惧身上的要害。何无惧是武林霸主,是剑王,是富甲天下的神剑庄庄主,是万金之躯,他自然犯不着与史松这样的人同归于尽。结果,何无惧输了,他握剑的手被史松的西施究竟如何媚人?《庄子·天运》中已有"东施效颦"故事,说西施是"病心而颦其里"。蹙额为"颦",是以忧郁撩人。 快刀砍断。世事就是这样奇怪,越不想死、越怕死的人,往往就越死得快。

望着自己的断臂"哎呀我的妈呀,你问我梦见什么了?我梦见有位求婚者坐着铜车来接我。他给了我只像星星样闪闪发光的宝石戒指。当我走进教堂时,人们的眼睛只盯着圣母马利亚和我看。""我的孩子,瞧你的梦有多骄傲!"母亲摇摇头,可是女儿对母亲的担心不以为然,转身忙自己的去了。,何无惧黯然无言。他明白,史松的武功并不比自己高,但由于自己太爱惜自己的生命,所以才有如此下场。史松露出黑后生高兴得拍大腿:"好好好!天上黑鱼王,落凡立庙堂。有个你陪嫁的石香炉,正好拿它来收供养!"了胜利的笑容,说:“何无惧,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八年前没有杀我"你会做什么?""什么都会做。"吧?”何无惧领首,叹息一声说:“当年我当着你的面污辱你的女人,你都能装傻扮疯,单凭这点,我已不如你了。”

史松说:“我也要做武林霸主。我当初与王翠私奔,就是因为我看上了青云帮的势力。还有,那晚在你府上的石室中决战,凭对手的剑法,我已经知道对手不是你而是王阿放;当时我明白,如果我不把王阿放杀死,那么我必定会被你杀死,因为当时我们的性命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何无惧变得恐惧起来,他不寒而栗,说:“原来你是这样李小姐把拉住林连升的手,"公子雅量,小女子甚是仰慕,外面已经凉了,公子不如就留下来吧。"说着,她小脸通红,头压的低低的。可怕的人!但你说出这些秘密,不怕被别人听到吗?”史松冷笑起来:“这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而你马上就变成死人了,死人是不会把秘密说出去的。”史松举起他的短刀,说:“做大事一定要心狠手辣,斩草除根,你受死吧!”

这时候,只见房门打开,一个脸色苍白表情麻木的美丽女人走了进来。史松一见,立即说:“翠儿,我今天要杀了何无惧,替你报仇。”

何无惧焦急地失声说:“王翠,你不要相信他,他是……”王翠恨恨地盯着何无惧,怒吼道:“你这个恶贼,我要杀了你。”她拾起地上的利剑,一剑刺进了何无惧的心脏。看着何无惧软倒在地上,王翠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本来她对何无惧是恨之入骨的,但现在杀了他后,却没有感受到复仇的快感。

史松看见王翠一剑杀了何小生点了点头,然后反问中年男子:"莫非先生听说过我的名字?"无惧,他松了一口气,上前扶住王翠的肩膀,说:“翠儿,我们回家吧!”王翠点点头,把剑从何无惧胸口拔出,突然回身一剑,竟然刺进毫无防范的史松的心脏。史松错愕地倒在何无惧身边,喃喃道:“你……”

王翠泪流满面,说:“你比他更该死!”

选自《武侠故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