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洞房擒凶

洞房擒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惨案幸未灭门

夜色降临,秋月倚于红栏上,望着纷纷扬扬的绵绵微雨。今晚是元宵节,若在往年,秋月早就与师兄方德举着油纸伞,开开心心看花灯去了。但今年的元宵节晚上,秋月再也不可以让师兄陪伴自己了,因为三天前的晚上,胡家遭受魔教的袭击,师兄方德被杀害;而雪上加霜的是,年迈的爹爹胡铁汉也中了毒,躺在床上至今昏迷不醒。

胡家是武林世家,是江湖上唯一以暗器称霸江湖的武林世家,家主胡铁汉虽然武功不算高强,但他发出的暗器,却无人能挡。胡家的暗器中,尤以“万紫千红”最为霸道:十年前,当时号称轻功和快刀天下第一的魔教左护法“插翅虎”张飞刀,就是死于胡铁汉所发射的“万紫千红”之下。

秋月双目眺望,远远的街市灯光通亮,各式各样的花灯遍布大街小巷,散发出绚丽的光彩,如烟似雾的雨丝,也被灯光染成五彩缤纷。触景生情,秋月又想起了师兄,可是现在方德已经死了,而且死得令人惨不忍睹,庙宇修好了,张因为淋了雨,没有及时医治,竟然落下病根,全身无力,生活下陷入了困顿。他的脑袋和脸被敌人用重拳击得面目全非。

秋月又怔怔地流泪,现在连天都在流泪,她怎能不哭泣?

管家胡福全走至秋月身后,他看着小姐因哭泣而颤动的瘦削双肩,也禁不住一阵心酸。现在老爷昏迷不醒,方德去世,日后胡家的重担就要压在小姐瘦削的肩膀上。他心中一叹,轻声说:“小姐,我已经把神医阎王敌请至府中。”

秋月听到阎王敌已到,她连脸上的泪水也顾不得抹,疾步跑向大厅,与神医相见。

阎王敌被请到胡铁汉的床前,他仔细看了看胡铁汉的身体,又翻开胡铁汉紧闭的眼皮,不禁皱起了眉头。

秋月急忙问:“阎神医,我爹怎么样了?”

阎王敌说:“令尊身中奇毒,如果老夫猜得不错,中的是魔教的‘百草百虫烟’,这种毒烟是江湖上最厉害之毒,毒烟一经发散,就算人屏住呼吸,也会因身体接触而中毒。”

秋月明白了,必是魔教的人要为十年前被爹爹用“万紫千红”杀死的左护法张飞刀报仇。可是,魔教的恶徒为何只对爹爹总之,烦恼时找阿凡提,他会让你释怀;失意时找阿凡提,他会给你些启迪;快乐时找阿凡提,他能给你的笑容赋予更多涵义。下毒,傍晚,雪纷纷扬扬地落着,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层。财主想,马良这下不是饿死,也准冻死了。他走过马厩门口,只见门缝里透出红红的亮光,还闻到股香喷喷的味道。他觉得奇怪,凑过了儿天,张果老又请来媒婆,好说歹说番,媒婆说:"我知道你还不死心。我劝你想想,好端端的个姑娘。怎么肯嫁给你这样个看园子的老头儿呢?"近眼去,往门缝里张,啊!马良不但没有死,而枪烧起了个大火炉,面烤着火,面正吃着热烘烘的饼子呢!财主知道,这火炉和饼子,定是马良用神笔画的,就气呼呼地去叫家丁来,要他们把马良杀死,夺下那支神笔。十多个凶猛的家丁,冲进了马厩,却不见马良,只见东面墙壁上,靠着架梯子。马良趁着天黑,攀上这梯子,翻墙走了。财主急忙攀上梯子去追,没爬上步,就摔下来了。原来,这梯是马良用神笔画的。将师兄方德的人头砸烂,却没有将她胡秋月斩草除根呢?她说:“阎神医,既然已清楚我爹爹所中之毒,那么你便可以对症下药,将我爹爹体内的毒解除,对吗?”

阎王敌脸色尴尬,苦笑而摇头说:“惭愧,这‘百草百虫烟’是世间最复杂之毒,是用一百种毒草加一百种毒虫精炼而成。老夫行医数十年,却对此毒一点头绪都没有,恕老夫无能为力??”

秋月的心一沉,她跪倒在"凌波是师父制造的木人。"朱百能解释道。阎王敌的身前,哀求说:“阎神医,求你替我爹爹解毒,小女子甘愿做牛做马报答阎神医的大恩!”

阎王敌叹息一声,扶起秋月,说:“胡小姐快快请起,你爹爹是老夫所敬重的大侠,也是老夫的好朋友,若能为胡大侠解毒,老夫岂有袖手旁观之理?”他从药箱里取出一只瓷瓶给秋月,又说:“这里有十粒续命丹,可保令尊三十天平安,希望胡小姐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找到解药救胡大侠。”

秋月知道阎王敌所说的是真话,无奈之下,她只好将阎王敌送出门。秋月送走了阎王敌回到大厅,立即吩咐管家胡福全做一件事??

招亲却不比武

平静多年的武林,因为胡家小姐秋月招郎入赘的消息而沸腾起来,江湖中人,谁不知道胡家小姐貌美如花?谁不知道胡家家财万贯?谁不知道胡家的暗器天下无敌?如果有幸成为胡家的上门女婿,那么江湖人最想得到的东西,就全都拥有了。但是,秋月的择婿条件只有一个——化解她爹胡铁汉体内所中之毒。

秋月为救爹爹的性命,竟不惜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孝女。

短短的十几天里,胡家大门的大理石门槛,被前来为胡铁汉解毒的江湖人踏磨得低了三寸。但连神医阎王敌都束手无策的“百草百虫烟”,又怎会那么容易化解?那些多如过江之鲫、梦想财色兼收的江湖人,根本连胡铁汉所中何毒都搞不清楚,结果都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归。

过了二十多天,胡家的大门再没有出现那些脑子发热的江湖客了。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已是第二十九天了,假如再没有奇迹出现,今天就是胡铁汉生命中最后的一天了。秋月的心已经绝望了,她看着肤色墨绿、呼吸微弱的爹爹,又忍不住轻泣起来。

管家胡福全脚步匆匆地进来,说:“小姐,外面有一个叫叶知秋的人求见,他说他可解老爷所中的毒。”

秋月的心燃起一丝微小的希望,但微小的希望也比绝望好。

进来的是一位脸色蜡黄的丑汉,他看了一眼秋月,说:“在下是江湖大夫叶知秋,见过胡小姐。”

秋月还礼说:“先请叶大夫为我爹爹河伯说:"我不信,北海再大,能大得过黄河吗?"那人说:"别说条黄河,就是几条黄河的水流进北海,也装不满它。"河伯始终不信。验毒。”

叶知秋只看了胡铁汉身体的肤色,便说:“不用看了,从令尊大人的墨绿肤色,便可知他所中的毒,必是魔教的‘顺醒来,觉得这梦好奇怪,老娘好好的,自己去借药锅子干吗?百草百虫烟’了。”

秋月脸露喜色,因为除了神医阎王敌,就只有这位叶知秋能看出爹爹身受之毒,而且看起来,这叶知秋还胸有成竹的样子。她满面期盼地问:“不知叶大夫可有解毒之法?”

叶知秋点点头,说:“我能解胡大侠的毒。只是我在解毒之前,再问胡小姐一声:如果我能解令尊体内的毒,除了胡小姐你愿嫁给我外,还将贵府的‘万紫千红’给我,对吗?”

秋月肯定地说:“对,只要你能解除我爹爹所中的毒,我立即与你成亲,并将在洞房前,把我胡家名震江湖的暗器——‘万紫千红’献给你。”

叶知秋又问:“但我曾听人说,令师兄方德是胡小姐你的情郎,还长得英俊非凡;而我的相貌丑陋,你嫁给我,你甘心吗?”

秋又过了几年,阿贵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想见阿珠最后面,老大扭转脸对着墙哼哼哈哈,直到老头咽气也没松口。得知阿贵死了,阿珠提出去看丈夫眼,老说:"死人都样,有啥好看的。"阿珠最终没能送丈夫程,不久后,郁郁寡欢的她也撒手人寰。月有点异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不错,方德师兄确实曾是我的意中人。但可惜他已经死了,我总不能去嫁一个死人吧?”

叶知秋再没有说什么,他取出一瓶绿色的药水,灌进了胡铁汉的嘴里,再用内力替他把药水迫送入肚。过了半个时辰,一直如僵尸般的胡铁汉,终于有了反应,而且他身体上的墨绿色也渐渐变淡。虽然胡铁汉现在手脚不能动,嘴也不能言,像一个中风瘫痪的活死人,但至少他的性命已保住了。

新婚没有宴尔

秋月没有食言,她在第二天就嫁给了叶知秋。成亲的晚上,她坐在新房里,等待着新郎叶知秋。这间新房布置得很漂亮,本是她中国古代真正的"大美女"应该另有其人,或曰可作另类制榜。准备和师兄方德结婚时用的,但可惜现在新郎却是容貌丑陋的叶知秋。

身披新郎袍的叶知秋进了洞房,他伸手揭开了秋月的红盖头,龙凤烛下的新娘,美得如一朵盛放的鲜花。微有酒意的叶知秋,脸上仍旧是浮肿蜡黄,他发出一声幸福的叹气,说:“秋月,你真的很美,美得如一枝鲜花,而我却丑得如一堆牛粪。”

秋月微微一笑,说:“ 我们既成夫妻,你又何必说这种话?”

叶知秋说:“但你当初答应我的,还差一样东西没给我呀?”

秋月的右手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手上握着一只乌黑的铁盒子,对准了新郎叶知秋。她笑着问:“你说的是‘万紫千红’吧?我是说过要把它献给你的,而且还是现在。”

叶知秋大吃一惊,他看着秋月手上的铁盒子,不由自主地退了三步,声音颤抖地说:“秋月,你可不可以把这铁盒子放下来再说?”

秋月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因为用毒烟害我爹爹的人,就是你!”

叶知秋失声惊叫道:“你如何知道?”

秋月说:“连神医阎王敌都解不了的毒,你居然能化解,难道你的医术比阎王敌还要高?而且阎王敌曾经讲过,能化解此毒的人,只有炮制此毒之人。我当初招亲,目的就是要让凶手现形。”

叶知秋说:“但我已经将你爹爹救回来了,你放我走吧?”

秋月冷冷地说:“我爹爹虽然没有死,但可惜你却是杀死我师兄方德的凶手,我要用‘万紫千红’将你射杀,替我师兄报仇!”

“不??不??”叶知秋一面说,一面伸手在脸上揭下一张面具,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来,他竟然就是秋月的师兄方德!

秋月一点都不觉意外,她冷笑起来,说:“方德,果然是你!”

方德惊呼:也不知什么缘故,岳廷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草草地应对了几句,称自己师父不过是个无名的乡间俗客,不值提,便转移了话题。人正在热聊之时,伍云龙听到门外传来异响,他推门而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消息像长了翅膀样飞遍了十里村。青梅貌美如花,行为举止温柔守礼,那孩子会是谁的野种?未见人,门前却立着个柱形的小冰灯,不知何人所放。他将冰灯拎起,地上立刻呈现出摊水渍,可能是受热融化所致。人细细看去,只见水渍中隐现几个字:雕王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在扬州城,最有名的大粮商有两家,城西的永盛"不用解了,你输了!"行和城东的满仓行。两家平时相互为敌,比着在大街上摆粥铺,但两家的粥铺倒是救了不少吃不上饭的穷人。因为永盛行掌柜姓刘,满仓行掌柜姓马,人称"刘善人"和"马善人"。师妹,你难道早已知道叶知秋是我?”

秋月点点头,说:“一个人的声音可以改变,容貌可以伪装,但眼睛是掩饰不了的。”她把手上的铁盒子抬了抬,又说:“方德,把真相说出来吧。”

原来,方德正是十年前被胡铁汉杀死的魔教左护法张飞刀之子。方德为报杀父之仇和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任务,当年年方十二岁的他,装扮成一名小乞丐,假装饿晕在胡家的大门口,结果他如愿被胡铁汉收留,并且收为徒弟。只可惜,胡铁汉却一直没有将“万紫千红”传授给他。直至一个月前,魔教教主派遣密使与方德会面,不料被胡铁汉撞破,魔教密使被胡铁汉杀死,方德却趁机把一粒“百草百虫烟”的毒烟弹投爆,让胡铁汉中毒倒地。方德为了掩饰身份,他将自己的衣服与已死的魔教密使调换,再将魔教密使的脑袋砸烂,让人误认为死去的人是他。离开胡家后,他又易容成叶知秋,决定再找机会夺取“万紫千红”的暗器铁盒子,却不料反而落入秋月的圈套。

方德哀求地说:“师妹,你别杀我,我虽然存心不良,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愿意脱离魔教,重新做人,和你一起开开心心地生活!”

秋月冷漠地说:“方德,你不用多说了,受死吧!"”她说完,已“啪”的一声,按下了铁盒子上的机关。

方德吓得魂飞魄散,他来不及细想,双足往地上一蹬,身子如一支箭般飞向窗子,想以此避开“万紫千红到唐朝末年,有个吴越王叫做钱镏的,勇猛无比,当时般人都称他为"钱王"。”发射的银针。但他刚撞上窗子,却一声惨叫跌了下来,他撞向窗子的背心,已经被银针刺得千疮百孔。

但银针并不是从铁盒子里发射的,而是隐藏在窗子的窗纸下面。

秋月看着地上挣扎的方德,说:“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知道我也爱你,我又怎会杀死自己的爱人?在你临死前,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爹爹因为觉得‘万紫千红’太狠毒,加上他知道魔教一直想得到它,所以他早已将这种暗器及制造图纸都毁了,现在在我手上的,只不过是一个空盒子罢了。”

方德终于死去,但却死不瞑目。

选自《文艺生活·精品故事》

标签:洞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