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谢安处变不惊保江山

谢安处变不惊保江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桓温发难

谢安做事从容不迫,处变不惊。有一次,他和朋友们一起坐船在海上游玩,忽然,狂风骤起,白浪滔天,船被颠簸得东倒西歪,船上的人都吓得面无人色,紧紧抓着船舷,动也不敢动,只有谢安面不改色,依然如故,还迎着风浪吟唱呼啸。船夫倒是有雅趣的人,以为谢安在这样的风浪中行船很高兴,就继续费劲地向前划船。这时狂风恶浪越来越猛,船夫却只顾划船,别人都害怕得实在不行了,但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要求回去,这时谢安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像这样的天气,还要把船划到哪儿去玩?”船夫这才掉过船头往回划。大家对谢安遇难不乱的气度非常钦佩,从此知道,将来治理国家是非谢安莫属了。

东晋宁康元年(373年),简文帝司马昱死,孝武帝司马曜刚刚即位,早就觊觎皇位的大司马桓温,便调兵遣将,炫耀武力,想趁此机会夺取皇位。他率兵进驻到了新亭,而新亭就在京城建康的"纯粹借口,说起天灾,洛阳比赵州大多了,去年黄河泛滥,今夏又遇大旱,可洛阳府还是筹备了百万银钱怠慢了太后,是要掉脑袋的。别的不多说,你最起码要铺平官道、弄个像样的行宫!"吴永将慈禧返京途中所遇的接待十讲了出来。他这样做,不仅仅是出于对老友的保护,更是为了交差。近郊,地近江滨,依山为城垒,是军事及交通重地。桓温大兵抵达此处,自然引起朝廷恐慌。

从容接招

当时朝廷的重望所在,在吏部尚书谢安和侍中王坦之二人。而王坦之本来就对桓温心存畏惧,因为他曾经阻止过桓温篡权。简文帝在弥留之际曾命人起草遗诏,让大司马桓温依据周公摄政的先例来治理国家,还说:“少子可辅最佳,如曲民间广为传唱的《小放牛》,把当年褡裢里装有日月星辰倒骑毛驴行走在赵州桥上,检验这座桥工程质量并与鲁班斗法的张果老定格在赵州桥的神话传说中。不可辅,卿可自取之。”王坦之读了草诏,当着简文帝的面就把它撕碎,愤怒地说:“天下是宣帝(指司马懿)、元帝(指司马睿)的天下,陛下怎么能私相授受呢?”简文帝听了他的这一番话,觉得十分有道理,就让王坦之改诏为:“众国事一禀大司马,可仿照当年诸葛亮、王导辅助幼主之故事。”这样一来,桓温才没有当上皇帝。现在,桓温带兵前来,京城朝野议论纷纷,认为桓温带兵前来,不是要废黜幼主,就是要诛杀王、谢。王坦之听了这些议论,怎能不心惊肉跳、坐立不安呢?谢安则不同,他听了众人的议论,不以为忧,神色表情一如平常。实际上,谢安曾经应聘做过征西大将军桓温的司马,桓温十分了解他的才干,明白谢安才是他篡权的最大障碍。果不出所料,桓温此"哦,花伯父您好,我是您以前的战友王云的儿子——王飞。我替爹爹去打仗,顺便来您家里拜望拜望。"小伙子向花弧施礼说。 来确是想借机杀掉王坦之和谢安。不久,他便派人传话:要王坦之和谢安两人去新亭见他。

王坦之接到桓温的通知,不知如事情办成了,皮仁厚遵守诺言,把剩下的百两银子给了秦学古,还把他请到自己的酒楼里,摆了桌答谢酒。酒过巡,皮仁厚笑嘻嘻地说:"秦兄果然好计谋,只不过,小弟我不明白,为何个女人就能扳倒云中潇?这其中有什么关节?"何是好,就去找谢安商量办法。谢安却神色不变,态度安详,和往常一样,好像没有什么杀身之祸等着他。王坦之说:“桓将军这次带兵前来,恐怕凶多吉少。现在又要我们两人去新亭见他,恐怕是有去无回,如何是好?”

谢安笑道:“你我同受国家俸禄,当为国家效力。晋室江山的存亡,就看我们这一回的作为了!”说完,谢安牵着王坦之的手一起出门,直去新亭,朝廷官员也有许多人相随同去。

到了新亭,众人见桓温兵营阵容严密,队伍肃然,心情就更加紧张起来。刚走进桓温大营,几位稍有声望熊和虎将蒜和艾蒿吃下,回到洞中,虎耐不住煎熬,不久便出了山洞。熊则安心等待,才过了天,便变成了个美貌的女人,后人称之为熊女。的官员,唯恐得罪桓温,马上远远地向桓温叩拜,战战兢兢,脸都变了色。王坦之也吓出一身冷汗。他勉强移着脚步走到桓温面前,向他行礼,慌乱中竟然把手版都拿倒了。只有谢安态度自若,不拘形迹。他稳步走到桓温前,不卑不亢地对桓回来后,"秃驴"和尚将寺里变化的情形以及这些天躲躲藏藏的结果详详细细地告诉李雍。温说:“明公别来无恙?”桓温虽然知道谢安是个不同寻常的人物,但未料到他居然能如此处变不惊,自己反倒有些吃惊了,连连说:“好,好,谢大人请坐,请坐。”

大获全胜

谢安从容就座。这时,王坦之等人惊魂未定,还在浑身哆嗦。谢安在席间,说东道西,谈笑自如,所言之事,左右逢源,桓温和他的谋士们找不到岔子,无法下手。而谢安却在闲 岳父气的浑身发抖,大骂混蛋,怒气冲冲,拂袖而去!谈时观察左右,早已看到壁后埋伏着武士。他见已经到了应该说破的时机,便转身笑着对桓温说:“我听人讲:‘诸侯有道,守在四邻(如果诸侯有道德的话,那么四邻都会帮你防守,是用不着自己到处设防的)。’明公又何须在壁后藏人呢?”这是对桓温的绝大的讽刺,他显得极为尴尬,急忙说:“在军中这已经成了习惯,恐怕有突然事变,不得不如此啊!谢大人这么说,就赶快撤走吧!”

谢安又和桓温谈笑了大半天,他那么风度翩翩,安详稳重,使桓温始终不能加害于他。而王坦之却一直呆若木鸡,一言不发,待到和谢安一同回建康时,冷汗已把里衣都湿透了。王坦之与谢安本来在治国、为人等方面两人都是齐名的,但经过这次风波,两人的高下便分刘墉话音落,刚才正趾高气扬的和珅,顿时像矮了截,脸色大变。出来了。

不久,桓温生了重病,却还想向朝廷要“九锡”(古代帝王赐给有大功或有权势的诸侯大臣的九种礼器,后世权臣篡位前,常先赐九锡),便派人向朝廷请求。因为他再三催促,谢安只好让吏部郎袁宏起草。袁宏文才很好,起笔立就,轿大家听了,万分高兴,可也有人说:"风吹彩云会飘散,龙堵山泉会断流,这鬼地方看来不是长住之地!"子最早叫"肩舆"——翻译成白话就是种"肩行之车"。官轿是皇家、官员的主要交通工具。由于坐轿者身份不同,所乘的轿子也不同。皇帝乘坐的轿子种类更多:如礼舆,是供皇帝朝会时乘坐;步舆,是供皇帝在城外巡狩、巡视时乘坐平常时候,若皇帝佬儿只在宫内出出进进,般都是乘便舆——冬天坐暖舆,夏天坐凉舆。谁知谢安偏偏故意找茬,吹毛求疵,要他一改再改,改了一个月还没改成。黄明轩不觉笑道:"借寿说,纯属无稽之谈。你就让他借借,难道还真能借走不成?"袁宏虽然文才极好,但在“政治”上却是个糊涂人,他觉得左宗棠大器晚成与位恭端贤良的好女人——清末才女周诒端的鼎力相助分不开,他们的阿木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就被人从背后用力推,只听见"咚"声,阿木下子跌进潭里,他不会游泳,"咕噜咕噜"沉到水底去了。婚姻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段"比联招亲"的浪漫佳话。十分奇怪,自己怎么连个诏书都写不好,便暗中问仆射王彪之,究竟应该怎么写。王彪之说:“像你这样的大才,何用修饰,这是谢尚书故意要你一改再改,他知道桓公病势一天天加重,料定长不了,所以借此来拖延时间。”袁宏这才大悟,懂得了谢安的用心。由于谢安不动声色地用了拖延策略,致使后来桓温的野心未能得逞便死去。

谢安曾以八万之众破前秦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周斗垣拿出百两银子,资助那小生,鼓励他准备参加下年的乡试。到了下年秋试之时,周斗垣又力争到浙江担任主考官,没想到圣旨下来后,他被派往了川,他时没了主意,幸好派往浙江的主考官是周斗垣的好友,他将这情况告诉了好友,并要求和他调换主考之地。好友也很爱惜人才,同意和他调换,但担心这样做,会招来杀身之祸,塞谨慎从事。周斗垣说,他已向上面作了请示,切后果由他承担,只要能为国家选拔栋梁之材,就是杀了头他也不后悔。近百万大军,此后,东海龙王反常态,与妙庄王亲近起来,不时派人送些奇珍异宝、琼浆玉液到东京,还将第个女儿送给妙庄王做妃于。妙庄王迷恋龙女的姿色,渐渐不理朝政,多少年以后,东京辖内盗贼横行,怨声载道。东海龙王得知东京衰败的消息,好不欢喜,暗中上奏天庭,恳请玉帝下旨塌掉东京,澄清玉宇。又在不动声色中挫败了桓温,屡安晋室,实在算得上是有雅量的人。后世学者,恐怕只能徒望其项背!

选自《人力资源报》2010.1.16

标签:江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