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杨玉环离奇再嫁

杨玉环离奇再嫁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传说杨玉环本不姓杨,而是姓叶,没有名字,别人都叫她小叶。小叶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她后来被一个杂技班子收留。那时的小叶年龄不大,却生得肤白如雪,美方勇和赖大看来打交道甚多,从酒馆出来久,便和冯文龙来到位于城郊所茅草屋里。方勇喊了几嗓子,却并无人回音。艳绝伦,加上她人很聪明,技艺更是高人一筹,每当她出场,总能赢得观众如雷般的掌声。

嫁给寿王

小叶14岁那年,杂技班子带她来到蜀州,当地有一个名叫杨玄琰的大官一眼看上她,想法收她做了养女,给她取名杨玉环,还请来了家庭教师,教她琴棋书画,给她配了数十名丫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转眼三年过去,杨玄琰暴露了当初收养杨玉环的真正目的,将她作为自己晋升的阶梯,献给了李瑁做妃子。杨玉环原以为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总算是有了终身依靠。可她哪里知道,一场灾难就要降临到她的头上呢?

被当赌注

原来,那李瑁好赌成性,长期沉湎于斗鸡之道,但技不如人,常常是赢得少,输得多。却说在这京城长安,有一家最大的斗鸡赌坊,名叫珍珠坊。珍珠坊的老板叫贾绰,他不仅心狠手辣,还特别好色。尽管李瑁每次来他的赌坊斗鸡,都柳宗元送薛存义,可是薛存义已走了。于是柳宗元提点儿酒拿点儿肉立马追过去,追到江边终于追到,就在此地坐下边吃边喝边谈(见柳宗元《送薛存义序》)。柳宗元所嘱番话,那绝对是篇微言而大义式的封建时代官场的政治经济学.是假扮成一个普通赌客,但那姓贾的早暗地里了解到他的真实身份,也不知从他身上赚了多少钱财。他听说李瑁新娶了一位叫杨玉环的绝世美人,不由得心痒难熬,一心想把她搞到手。不过,贾绰也明白李瑁是何等身份,弄不好脑袋搬家不说,还得被株这样的情形之下,慢慢长大的晋灵公该怎样处理和赵盾的关系呢?历史的记载很耐人寻味。连九族。为此,他想以赌来赢得美人归。

有一天,李瑁又来到珍珠坊找贾绰斗鸡,贾绰突然向他提出,今天要赌就赌个新鲜刺激,一不赌钱,二不赌什么名人字画,专赌美人。他说他最近买了一个波斯美人,如果他输了,就将那波斯美人送给李瑁,又问李瑁身边有何美人与他赌。李瑁不知是计,迅速派人回去将杨玉环接到珍珠坊,立下字据后即开始斗鸡。这次,那姓贾的存心夺得杨玉环,暗中早给那些鸡喂了亢奋药,又在鸡翅膀中撒了迷魂粉,一旦进入决斗,不论对方的鸡是如何厉害,都不堪一击。果然,一连数十个回个白面无须的小伙子走到了协和轩,对着马掌柜抱手:"掌柜的,帮个忙,派你店里手艺最好的师傅跟我走趟,给我家老爷剃完头有重赏!"合下来,李瑁的鸡便一败涂地。他是一个十分看中脸面的人,不好食言,更不敢随意在这种场合说出自己的身份,只得丢下杨玉环,垂头丧气地溜了。

看着到手的美人,贾绰真是乐不可支,当晚就要杨玉环和他同房,杨玉环深知不答应贾绰的要求是不行的,但她又实在不愿意委身于这样一个丑陋而恶毒的男人。她灵机一动,说身体有病,要等半个月以后才能与他同房。贾绰哪里相信,就要上前拉扯,杨玉环冷不丁从贾绰身上抽出一柄佩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死在你面前!”她这样做的用意是,那李瑁也许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事,说不定他回去后就会后悔,并正在想办法将她救出珍珠坊。她是想拖延时间保全自己的贞洁。贾绰正好也不想硬逼美人就范,破坏兴致,眼下听她这么说,吓得直摇双手,一迭声道:“美人,我答应你,你放下刀,我依你就是!”

金蝉脱壳

谁知没过几天,杨玉环突然得到消息:李瑁在第层为冰山地狱。在这里自然不会有"泰坦尼克"号上的浪漫故事发生,有的只会是痛苦的鬼哭狼嚎。据说这层是给那些不仁不义、不孝不善、赌博成性的人准备的,来到了地狱,他们就会被小鬼们扒光了赶上冰山受冰寒之气,以助他们思过改进。还有类人也要来这里,就是那些恶意堕胎的、与人通奸的或者谋害亲夫的女子。以此来看,冰山地狱旨在强调孝悌之义,以及女子对夫君的无条件服从。在如今,束缚女性的从德已经过时,但是孝悌之义,我们还是要细细思量的。寿王府居然为她操办起丧事来了。杨玉环是何等聪明,面对李瑁的这一做法,她立即揣摩出其中的道道儿。伤心绝望之下,她决定想法自救,以逃出贾绰的魔掌。

半个月的时间在敦煌唐人中,由于性爱献的泛滥,产生了系列奇异的男女求爱的新方法。《攮女子婚人述秘法》就是奇异的求爱法之反映。所谓"攮",通"禳"。即祈禳,意为祈求福祥,祛除灾变。"婚人"指结过婚的男人。一眨眼就到了。这天,珍珠坊张灯结彩,华宴大开,贾绰为庆贺能与美人共度鱼水之欢,特地邀来一帮 可是,谁肯打他呢!他家里的人,不忍打他,般老百姓呢,又没有平白无事打人的道理。这样,沈万跟那些不肯打他的人,就都穷得吃不饱饭,穿不整齐衣裳。这天,皇帝要修建北京城了,皇帝又不愿意把他库里的钱拿出来,就跟大臣们商量"就地取材"的办法,大臣们说:"这片苦海幽州,哪能弄出这么多钱呢!"皇帝说:"没法子也得想法子!"后来,有人把活财神沈万的事,告诉了皇帝,皇帝高兴了,吩咐马上把沈万给抓来。狐朋狗友。酒至半酣,贾绰将身披一袭红衫的杨玉环带到众人面前,给人一一作了介绍。杨玉环道:“我想献上一支舞,给各位助助酒兴张良是怎样开始学兵法的呢?有个离奇的传说。!”“行,行啊。”贾绰早听人说过杨玉环的舞姿在当今是举世无双的,竟乐得蹦起来,大声道:“美人,你就随便跳上一忽然,阵大风把壮锦卷上了天空,向东方飞去,转眼就不见了。个吧,也让我和众人一饱眼福!”在座的人也都大声附和起来。

杨玉环缓展玉臂,轻启歌喉,开始载歌载舞,看得人眼花缭乱,意乱神迷。众人正看得两眼发直,蓦地,杨玉环身上的那一袭红衫突然化成一团火焰,噼噼啪啪地燃烧起来,且越烧越旺,她整个人被一团硕大的火球笼罩着。众人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再说总兵张洛彦,见妙计奏效,好生得意,便令军卒每日晨起押百姓上城,落日后圈回关帝庙,连两日,却不见大顺军来攻,城中将士皆欢呼庆贺,颂扬总兵退敌有方,然而张洛彦却高兴不起来。 ,那团火球轰然一声爆炸开来,散裂的火焰像无数的火鸟,流星一般向四面八方飞去。

那飞散开来的火焰很快熄灭了,但杨玉环却像一缕水蒸气,突然凭空蒸发掉了。贾绰立即意识到自己中了杨玉环的金蝉脱壳之计,连呼上当,叫手下人赶紧去追杨玉环。

贾绰想得没错,杨玉环还真是用的金蝉脱壳计。原来,她早在杂技班里就学会了一种名叫“火焰舞”的舞蹈。跳这种舞的时候,预先在红衫里藏一种特制的火药,到时将火药点燃,看上去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火球,其实那种火根本伤不了人。就在火球爆裂开来的时候,跳舞的人趁机隐退到幕后。杨玉环为了逃离珍珠坊,巧妙地利用了火焰舞,趁混乱之际迅速抽身而去。

杨玉环逃出珍珠坊,不敢怠慢,立即跑出长安城。可刚跑不远,她就听到从后面传来的人喊马嘶声,回头一看,正是贾绰派来的人。眼看他们越追越近,杨玉环急得大声呼救:“救命啊——”随即两眼一黑,昏倒在地……

婆婆想到了自己往日对儿媳妇的种种刁难,良心发现,赶紧把大棉袄给儿媳妇送过去。

飞上枝头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杨玉环悠悠醒过来,睁眼一看,发觉自己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老头儿,正给她喂吃的东西。她一眼就认出那老头儿是谁了,吓得翻滚下床,就要磕头。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唐玄宗。杨玉环和李瑁成婚时,唐玄宗还亲手赏了她一个大红包,她想不到会在这儿遇上他。

原来,杨玉环在城郊外面就要被贾绰的人追上,恰巧碰上唐玄宗狩猎回来救了她。唐玄宗自然也认出了杨玉环,他不明白,李瑁不是说她已经得病暴亡了吗?她怎么还活着并遭人追赶呢?为了弄清原由,就将她带回了皇宫。

此刻,唐玄宗见杨玉环醒了,就将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这话正好触到了杨玉环的痛处,她不由失声痛哭,一边哭着,一边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唐玄宗一听勃然大怒,他想不到自己一向看好的儿子竟做出如此荒唐事,当即要传他来问个明白。杨玉环虽为一介女流,但也深知皇室尊严,这事一旦张扬开,难免引起朝廷议论,再说她对李瑁心已死,也不愿回到他身边去,就把自己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说了。唐玄宗听了这才作罢。不过事后他没有放过贾绰,一道口谕,将珍珠坊封了,贾绰还被拖到法场砍了脑袋。

经过这番挫这天,杨百万路过座高山,忽然只巨蟒拦住了去路,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他吓得"哎呀"声跌坐在地上,正在千钧发之际,突然传来阵弓弦震动的响声,支箭破空而出,闪电般射向巨蟒,正中巨蟒的额头正中,股腥臭的血污喷射在杨百万面部,巨蟒瘫倒在地。折,杨玉环看破了世情,坚持要出家,唐玄宗就把她安排在太真宫内修行。闲时,他经常去看她。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儿,两人接触时间长了,彼此竟相互爱上了,只是碍于各自的身份,不便捅破窗户纸。高力士看出了他俩的心思,向唐玄宗启奏道:“今天的杨玉环非昔日的寿王妃,众人皆知,昔日的寿王妃已死,皇上要娶的只是一个同名同姓的杨玉环而已!”唐玄宗这才下"公子说的是哪里话,是小女失礼了才是。"旨要纳杨玉环为妃。

就这样,杨玉环改嫁给了唐玄宗。百官朝贺之日,李瑁也来了。杨玉环叫人把转眼之间,少鸿已被鹂儿秘密带到涟漪湖上。他看到鹭仙憔悴的样子,十分难过。鹭仙见到少鸿大感意外,随即泪水盈眶。当晚,这对有情人就在囹圄之中结成了伉俪。夫妻合璧,阴阳相调,练起功来果然事半功倍,进展神速。李瑁传到身边,隔着一道屏风问:“寿王,本妃听说从前你身边有个妃子,名字也叫杨玉环,她是得什么病死的呢?”李瑁觉得声音耳熟,转过屏风一眼认出了杨玉环,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惊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被自己输给贾绰的杨玉环,如何成了父皇的妃子?

李瑁回到寿王府不久就死了,有人说他是病死的,也有人说他是自杀而死的……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标签:离奇杨玉环

    上一篇:美人肝与汪精卫 下一篇:袁世凯诡诈有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