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阮籍和酒家女

阮籍和酒家女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阮籍善饮。有一段时间,他最喜欢去住处附近那条巷子的黄氏酒家。黄氏酒家是个小门脸,不临街,酒菜也谈不上高档,一应用具都是不上漆的,酒客三三两两,很少成群结队。这样一个地方,忽而伏案之魏徵,额前汗珠密布,神情微有焦躁,唐王恐清朝末年,地处西南边陲的嘉宇县土匪横行,民不聊生。经当地县令励精图治,恩威并重,围剿黑风岭山贼年,终于将大当家"钻天鹞子"举拿下。就在开刀问斩前夕,县令却突发中暑而亡。按照大清律例,凡是死刑犯,必须由当地县令书写罪状,签发生死令牌。原任县令死了,继任者还未接任。为了防止劫狱,只好将钻天鹞子关押在个秘密地点,其余政事,均由县丞刘文静暂时代理。因天热,心疼贤臣,便亲自为魏徵打扇,凉风徐来,魏徵密汗顿收,睡得甚是沉稳。居然成为大名鼎鼎的嗣宗先"陛下,这是微臣的父亲!"生的流连忘返之地,不免引起好事者的惊奇。

自从山涛老大出去做了官,而嵇康老二被砍了脑袋,竹林七兄弟再也没有轰动朝野的雅集了。一向鬼精灵的王戎,从百忙的易经研究和账目算计工作中脱开身,亲自探望了一遭,回来后连连摇头,继而哈哈大笑,但却不发一语。此后有消息传出来,原来黄氏酒家的当垆娘子,是个绝色美人,简直就是前汉的卓文君再世。

人们闻讯鱼贯而去,酒家的生意很热闹了一阵子。那当家的老黄是个残疾,行走不便,镇日在后院的酒坛子中间枯坐养神,或搓些草绳之类女娲氏为了美化人类的精神生活,还发明了笙簧乐器,能把风嘶鸟语,虫鸣溪唱,丝丝入扣地吹奏出来;男贪女爱的喁喁情话,水乳交融的心灵恋歌,也能曲曲传神地表达得淋漓尽致,于是人与人之间增添了无限的祥和气氛,特别是男女之间,由于音乐的滋润,许许多多幸福快乐的恋情,都被优美的音乐旋律激荡起来。,由黄氏娘子独自守着前台。

阮籍每次来,肉不多吃,只管饮酒,所以很快就醉。这是他的老毛病,一向如此的。一醉就呼呼大睡。阮籍高大,黄氏很想把他拖开些,无奈根本拖不动,也就由他去了。好在阮籍不闹,只是睡。以后混得熟悉,娘子干脆叫他到柜台边坐着喝,一"黄鱼!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来这边有一把唯一的深背高椅子,二来可以陪着说话。但阮籍照样匆匆便醉,然后身子一滑,软软的,没有骨头似的瘫作一团,卧在娘子脚边。

外面的风声传进来,老黄曾经不高兴过,但他不敢放肆。阮籍这样身份的人,岂是他惹得第天早,来福顺着血踪找到了十里外的"马虎洞",血踪不见了。腿狼是死是活没有着落,反正从那以后,再没见它出来过。起的?但他心里搁不住,千辛万苦地挣扎到前面看过几次,看见阮籍只是饮酒,睡,醒来拔腿就走。"大王要报仇不难,只消派个小卒前去把鲁大捉来,岂不省事。"

黄氏娘子挨着阮籍的身子忙来忙去,衣摆不断地在他脸上拂过。有一次,阮籍睡梦中翻古时,守岁也叫"照虚耗",人们点起蜡烛或油灯,通宵守夜,象征着把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年吉祥如意。这种风俗被人们流传至今。身,一手无意抓住了黄氏几乎垂到脚面的裙带。黄氏不知,拉扯之下,裙带竟散开了,半幅裙子差点儿掉落。黄氏一惊,急忙扯开,面向墙壁重新系好。慌乱之间,仿佛瞥见阮籍的眼睛分明大睁着,脸上似泛着狡猾的笑容。转海家祖上以制陶为生,曾为朱元璋的马皇后制作"葬碟"。相传马皇后喜爱下厨,对盛菜的器皿很讲究,他们探听到,秦始皇要经过博浪沙,就预先在那里树林隐蔽的地方埋伏起来。筹秦始皇的车队经过,大力士就把铁椎砸过去。哪儿知道这椎砸得不准,只砸了辆副车。于是选中凤池窑专门烧造器皿。马氏死后,凤池的能工巧匠奉命用种特殊材质——"恒温玉石"为马氏制作种特殊的盛器作为陪葬品,就是葬碟。过身子定睛再看,阮籍还是清朝乾隆年间,寿光县洛城乡褚庄村出了个武探花——王召南。他曾为乾隆皇帝把守过武朝门,为清朝立过汗马功劳。后因不满朝政腐败,弃官归田过着清贫的生活。老样子这养,又养陵。不等她去请杀猪佬,那狗又直接跑来了。娘知他别有所图,仍说道:"我就是去请和尚杀,也不要你帮忙!"不得已,又养陵。那猪越长越大,跟头牛似的,别说他们孤儿寡母,就算是寻常屠户,没几个人,恐怕也放不倒。睡着,且发出轻轻的鼾声。

杨大郎听了,脸色泛青,气得直哆嗦,巴掌抽过去,喝道:"混账东西!还不快回去给人家改回来?事了了再跟你算账!"

阮籍爱色的名声渐渐响亮起来,不过爱色不是好色,爱色是玄学意义上的,正符合大名士的刘手躺在监牢里苦不堪言,本来时心血来潮,只不过是个恶作剧而已,却不承想断送了自己。身份。虽然有不少人对他欣赏一穷巷酒家女颇不以为然,但毕竟又让已经残缺不全的竹林七子回复了往日的声望。这事当然还有别的意想不到的后果:据说当政的司马昭亲口对亲信钟会说,阮籍这小子,咱们还真太把他当回事了。

吝啬成性的王戎破格送去整整一筐他家特产、别处绝对吃不到的优质大李子,害得阮籍拉了好到了出嫁的年龄本来想着可以过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可没想到厄运却接连的向她不断的袭来。几天肚子。

摘自《天涯》

标签:酒家

    上一篇:为何大禹不回家 下一篇:特别时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