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瓷瓶上的美人

瓷瓶上的美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吴大贵来到城里,专门替商铺送货。他每天在城里的商铺前转,遇到客人买了一些大宗的物品,就给人家送到家里去,挣一些跑腿的钱。

这天,他刚来到张员外的药铺前,看张员外拿着一个瓷瓶正要往地上砸,便惊问道:“好好的瓷瓶为何要砸烂?”张员外苦笑一声说:“这瓷瓶真怪,总是会吸潮,经常流出水来。我开的是药店,药材都是怕潮的,我怕会将药材弄坏。”

吴大贵看这瓶子挺漂亮的,觉得这么好的瓷瓶砸了有点可惜,就说:“既然您不要了,不如送给我吧,下次我帮您拉货时不要钱就行了。”张员外哈哈一笑说:“既然你喜欢就拿去吧,这又不是什么古董。”

吴大贵见瓷瓶四周画的全是艳丽的王道士忽然变了脸色,怒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都要给你医病了,你还不肯去,我哪容得你再吓人?"话没说完,他就用桃木剑挑起张画符,刺向白影。那白影被他拉着胳膊,躲不开这剑,正被刺中胸膛,惨叫声,倒在地上,竟现出件纸活模样。花,在花中还有一个女子,微微露出笑容。这女而且此斧威力无穷,拥有分天地、穿梭太虚之力,在上古十大神器之中排行第,而且盘古斧的威力不下于轩辕剑。相传掌控盘古斧者,可掌控力量法则,也有说法是时空法则,也就是传说时空的意思。子的样子太逼真了,简直就像一个真人站在花丛中,吴大贵看得如痴如醉。他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将瓷瓶放在床头,每天睡前都看上一眼。

这瓷瓶果然自己会流水,吴大贵每天起来,看到瓷瓶下都是湿淋淋的。开始吴大贵也以为它容易吸潮,然而有一天,吴大贵没事做,就拿着瓶子慢慢看,却发现水竟然是从女子眼中流出来的,他观察了几天,发现这些水竟全是女子流出的泪。

不久,就有不少人知道吴大贵有一个美人流泪瓷瓶,好多人都来看稀奇。这天,有一个人找到吴大贵,说:“我想用五两银子买你这个瓷瓶,你看如何?”吴大贵大吃一惊,没想到瓷瓶竟然值这么多钱,但想到瓷瓶是张员外送的,他没敢答应。

几天后,又有人找到吴大贵,想买这只瓷瓶,还将价钱出到十两银子,但吴大贵说什么也不肯卖。这以后,总有人来找吴大贵买那只瓷瓶。细心的吴大贵又发现了一个秘密,每当有人来买瓷瓶时,瓷瓶上的女子脸色就变了,本来微笑的样子变得忧愁。吴大贵心想:这女子一定是不想让自己将瓷瓶卖出去经过了十试,汉钟离才正式收吕洞宾为徒,最终使他成了神仙。。于是,吴大贵就对瓷瓶说:“放心吧,我不会将你卖出去的。”瓷瓶上的女子听了,竟露出了笑容。

吴大贵每天都要看一会儿瓷瓶才能入睡。这天一早,吴大贵刚起来,他习惯地看了瓷瓶一眼,却发现瓶上的女子竟然笑得很开心,也没有泪水流出来了。吴大贵心中纳闷,弄不清瓶上的女子为何这么高兴。

这天下午,一个老头儿带着几个随从,找到吴大贵,要买瓷瓶,老头儿看了瓷瓶一眼后,说:“我愿意出二十两银子买你的瓷瓶,你看如何?”吴大贵摇摇头说:“瓷瓶我不卖。”老头儿说:“你好好想一想,明天我再来。”老头儿带着人走后,吴大贵一看瓷瓶,瓷瓶上的女子似乎笑得更开心了。

吴大贵弄不清瓷瓶上的女子为何如此反常,不禁问道:“平时有人来买,你都是悲伤的样子,为何今天却笑了,莫不是你想跟他走?”瓷瓶上的女子听了,这才在秀娥下葬那天,送丧队伍抬着棺材缓缓走进深山的时候,忽然天色突变,狂风怒吼,原本晴朗的天空被团飘来的乌云遮住,就像是个怨灵在发怒般,紧接着,绑在棺材上的绳子莫名的断了,棺材重重的掉在地上,棺材盖随之被摔开,整个秀娥的尸体抛露到外边,只见秀娥脸色发白,脖子上有条很清晰的勒痕,就快要临产的小腹高高凸起,她双眼瞪的大大的,似乎在抱怨着什么。又变成原来那微笑的样子。吴大贵心想:看来这瓷瓶真的有灵性,它是想跟着这人走了。吴大贵虽然舍不得,但也乡亲们知道后,都高兴极了,从此穷人们过上了好日子。知道自己和瓷瓶的缘分尽了。

第二天,老头儿又带着随从来了,吴大贵看瓷瓶上的女子又开心地笑了,只好将瓷瓶卖给了老头儿。吴大贵将瓷瓶交给来人时,问道:“本来我是舍不得将它卖出去的,既然给了您,我只想知道您是什么人。我知道了它的下落,心里也安定些。”老头儿的随从笑道:“我们老爷姓赵,从前曾做过州里的知府,现在告老还乡在家里。这宝贝到了赵家,就不用你再担心了。”

次日,吴大贵在城里找活时,就听人们议论纷纷,说城里赵老爷的房子昨晚无缘无故地起火,被烧成一片白地,赵老爷也被烧死了。想起赵老爷拿走的那个瓷瓶。吴大贵吃了一惊,连忙打听赵家的住处,跑到赵家大院一看,里面果然已经成了一片残砖烂瓦。好多人都在这里收拾着,吴大贵也走进去看热闹。

这时,就听有人喊道:“就是这个人,一定是他捣的鬼。”说着,几个人扑过来,还没等吴大贵反应过来,他就被扑倒在地。吴大贵一看竟然是捕快,惊问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有人说道:“昨天老爷就是买了你的那个破瓶子,谁知昨晚那瓶子突然起火,将老爷给烧死了。一定是你使的妖法。”吴大贵大声喊冤,可这些人哪里肯信,押着他打算送到衙门里。还没走出院子,猛然从墙角滚出一个瓶子来,正是彭福良心发现,后悔不迭,直骂自己错怪了人家。收人重金而又误人病情,我彭某人与禽兽何异耶?想到这里,他又跨上白马,路疾飞,直往病家而去。他找到管家,幸好药方仍在,便对管家胡乱说了些托词,这次,他又把删去的几味药补了上去。彭福屡改药方,病家不明内情,反而感恩戴德,连连慨叹:"真是医者父母心啊!"老头儿买走的瓷出嫁前天,渔女更把阿祥想:阿祥啊!你出门捕鱼在东海洋,可知我明天就要做新娘?我不受绸缎爱粗布,不受参汤爱鱼汤;不受渔乡豪富家,受你捕鱼穷阿祥!我不受东海龙宫珍珠宝,不受琼浆玉液金银妆,只愿与你夫妻恩爱日月长!阿祥哥,世上不能和你长相伴,我变龙也要寻你到东海洋!瓶。那张敬禹没想到玉兰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有见识,心里不由更加疼爱。捕快踩在瓶子上,脚一滑,身子就朝另一个捕快撞去,顿时两人都跌倒在地。

吴大贵捡起瓷瓶放进怀里就跑。捕快在身后追,吴大贵知道要是被抓进衙门,是没有道理可讲的,那些衙门的人不将自己打到招供是不肯罢休的,现在唯一的路就是逃了。捕快们在后面大喊大叫,吴大贵跑进一条小巷里,才发现是条死胡同,他想往回跑时,已经听到胡同口传来捕快的叫声。他看见旁边有一扇门,就蹿了进去。只见一个女子正在晒衣服,看到吴大贵跑进来,忙问:“你是谁?”吴大贵急道:“有捕快追来,让我躲一下吧!”还没等女子说话,两名捕快已经闯了进来。捕快大叫道:“好啊,还有同党呢!”拿起铁链就向吴大贵套来。女子突然飞起一脚,正中对方的裆部,那"要不钱也行啊,反正块破石头放在家里也占地方,换俩钱花花也好。"那疯人说。捕快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另一名捕快刚想抽刀,女子又一脚飞出,也将他踢倒在地。

这时巷子里又传来捕快的叫声,女子一拉吴大贵,说道:“走!”就向前门跑去,几名捕快紧追过来。刚跑不远,就听一阵马蹄声响起,后面一队兵士骑马追了过来。两人这时奔到大河边,眼看追兵越来越近,女子叫道:“游过河去。”两人纵身往河里跳去。谁知,刚跳下去,眼前的水竟然全往两旁分开,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路,直通对岸。两人顾不上惊奇,往对岸跑去,等他们上了岸,两旁的水又合拢了,追到岸边的"红盖头,红盖头,红盖头要嫁人了"兵士惊得目瞪李东壁想着"缘分尽了"这个字,不禁痛哭失声!口呆,哪还敢再追。

吴大窦光鼐说:"今天就先写这些吧。"贵向女子道谢,看女子的脸特别熟悉,不禁一惊:“怎么会是你?”女子奇怪地问:“你认识我?”吴大贵从怀里拿出瓷瓶说:“你和上面的美人这年夏天,河水又涨了。大水灌满了河身,浪头蹿老高。老渔翁在龙河打了多半辈子鱼了,他知道在龙河涨水的时候,要下河打鱼,十有非沉船丧命不可。没法打鱼,老渔翁很着急。看着天又过去了,水还不见落,他也没心思睡觉,就坐在河边,望着那滚滚的大水出神。怎么长得一模一样黄帝在位的时候,南方有个氏族首领名叫蚩尤,经常侵扰中原,弄得中原的人无法生活。黄帝就号令中原的人联合起来,由祝融和其他几个将领带着,去讨伐蚩尤,蚩尤人多势众,尤其是他的十个兄弟,个个身披兽皮,头戴牛角,口中能喷射浓雾,好不威风。开始打仗的时候,黄帝的部队上大雾就迷失方向,部队之间失去联系,互不相顾。蚩尤的部队就趁势猛扑过来,打得黄帝所部大乾隆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老城街个叫草墨堂的画社。这日,乾隆乔装打扮后,又带两个随从前往。他手持折扇刚迈进草墨堂,掌柜廉寸就忙不迭地拱手相迎:"黄老板,几日不见又上哪儿发财了?爷今天又带来什么墨宝?让小的们开开眼。"败,直向北逃到涿鹿才停下来。黄帝被蚩尤围在涿鹿,好久不敢出战。不久,因发明了指南针,就再也不怕浓雾了。后来祝融见蚩尤的部下都披兽皮,又献了计,教自己的部下每个人打个火把,处放火,烧得蚩尤的部队焦头烂额,慌慌张张地朝南方逃走。黄帝驾着指南车,带着部队乘胜向南追赶。赶过了黄河,赶过了长江,直赶到黎山之丘,最后终于把蚩尤杀死了。祝融由于发明了火攻的战法,立了大功,黄帝重重封赏了他,他成了黄帝的重要大臣。?”女子一看,也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这女子叫顾忆舒。他们当天找到她的父亲顾山,才知道这只瓷瓶的来历。顾山流着泪,对女儿说:“这瓷器上的画是你娘当年画的,上面画的就是她自己。”

当年,顾忆舒的母亲舒红娘家的瓷窑很有名,而舒红的画更是一绝,所以他们制出的瓷器很抢手。这年,知府的官窑请舒红去帮他们制作一批瓷器,可就在这批瓷器入窑的时候,知府不知从哪里听来一个秘方,说是将美女放进窑里和瓷器一起煅烧,这批瓷器就会光亮无比。于是知府派人杀掉舒红,将尸体丢进了窑里。

顾山听说妻子舒红死了,怕官府会斩草除根,就带着女儿在江湖上奔波。现在女儿长大了,并学了一些武艺,于是就想找当年的凶手报仇。谁知,父女俩刚打听到仇人,还没来得及动手,仇人家竟然自己起了火,而且把仇人给烧死了。

父女俩以为是有人在帮他们,听吴大贵说出这瓷瓶被赵知府买走后起火的经过,两人顿时省悟过来。顾山盯着瓷瓶上的画流泪道:“当时那窑瓷器开窑时,据说全都碎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只在世上。一定是你妈妈报的仇,她不想让我们涉险,这才亲自动手。”

吴大贵叹息一声,对顾忆舒说:“这瓷瓶是你妈亲手做的,现在也该回到你们手上了。”顾忆舒接过瓷瓶说:“谢谢!我们的仇已经报了,就要离开这里。你在这城里也无法待下去了,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

吴大贵心中一喜,说:“愿意,愿意,只要你让我跟你走,就是走到天涯我也陪着你。”

选自《故事报》

标签:美人

    上一篇:特别时髦 下一篇:村民炸出乾陵墓道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