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摩萨德”的惨烈复仇行动

“摩萨德”的惨烈复仇行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挟持运动员

1972年9月5日,凌晨3时30分,德国慕尼黑奥运村康诺利大街31号,这里是正在举办第20届慕尼黑奥运会的运动员住地。一群恐怖分子在凌晨3时45分穿过金属网,躲过保安人员的视线,溜进运动员所住大楼直奔以色列运动员所住房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以色列古典式摔跤裁判约瑟夫·古特弗伦德前去开门。他体格健壮,力大无比,开门后发现情况不妙,随即大叫一声:“有歹徒!”便奋力将门顶住,但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歹徒们已经冲进了房间,将室内的小道士叹了口气,"唉,许老汉心力耗尽,贫道也无能为力,我们就遵嘱他的遗愿,将他葬在这里吧。"8人全部劫持。他们是:举重运动员泽埃夫·弗里德曼、约瑟夫·罗曼诺、射击教练凯赫特·绍尔、击剑教练安德列·施比采尔、田径教练阿米祖尔·萨皮罗、摔跤教练摩西·瓦因别克、竞技运动裁判雅科夫·施普林盖尔。4时30分,住在5单元的以色列代表团团长施姆埃里·劳根听到一阵枪响便从床上爬起来,警觉地朝窗外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于是又倒头睡去。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一阵枪响,劳根这时才发现窗外站着两名警察,出门一打听,才知道有几名恐怖分子持枪闯入了奥运村,并劫持了8名以色列运动员和教练员作为人质。到了6时,恐怖分子命令摩西说出其他以色列运动员所住的房间号码,但遭到了摩西的拒绝。恐怖分子气急败坏地端起了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晃几年过,象的钱越来越少,无法大手大脚地花钱了。象很是怀念花天酒地的日子,于是想起了药店掌柜曾经说过的事情,如果有价值连城的蛇胆,不就又能潇洒地过日子了吗?冲锋枪一阵扫射,摩西腿部中弹数枚,但他仍然拒绝说出其这问,不打紧,其中个大个难民顿时火由中来,反而啥也不顾骂了起来:"别提阎敬铭和刘知府那两个坏东西!我们来这儿就是准备进京告他们的。我们同州要不出这么两个坏东西,我们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他运动员所住的房间号码,他因此挽救了施特劳赫等6名选手的性命。

经过再三斟酌,摩西决定将匪徒引到3单元,那里住着以色列的摔跤运动员和举重运动员,这些运动员一个个体这时,只见那姑娘抬起头来,擦了擦满脸的泪水,看了看张厚,说:"我爹娘前些日子被人杀害了。现在只剩我孤身人,无亲可投,无家可归。以后的日子可叫我怎么过呀!"说完,又号号啕啕地哭了起来。格健壮,一定能徒手缴下匪徒的武器。但是,摩西想得太天真了,恐怖分子以武力相威胁,又劫持了4名运动员。他们是摔跤运动员查巴里、埃利艾泽尔、斯拉温,举重运动员别尔赫。恐怖分子命令运动员下到1楼,这时,查巴里猛地一跳,越过台阶,朝没安装照明灯的方向冲去,歹徒一见急忙扫射,查巴里却奇迹般地躲过了子弹。摩西趁乱狠狠地给了一个恐怖分子一拳,那名恐怖分子立刻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摩西也因此又挨了几枪。6时30分,摩西伤势很重,但他咬紧牙关,积聚力量,又和恐怖分子展开了搏斗。他举起一把"可是,我不会医马啊!"高励疑惑地说。菜刀朝一名匪徒砍去,只见这名匪徒的脑袋鲜血四溅,匪徒们一时惊慌失措,端起机枪又是一阵乱鲍公听,立马斜睨着他,说道:"何以见得?"射,摩西的头部中弹倒地,同时被打死的还有举重运动员罗曼诺。这时,恐怖分子疤厄把摩西的尸体抛出窗外,想向人们证明他们不是闹着玩的,并且把交换条件写在纸上,揉成团扔出窗外。纸上写着他们要求释放的250名关押在监狱里的圣战者的名字。与此同时,以色列和西德分别召开特别会议。

营救人质失败

晚到了这天,公主被送到海边个道墙的城堡里,小儿子也跟着去了。他随身带了根几十斤的铁棒,和公主起等着妖怪来。他们边等边谈心。他给公主讲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她自己有仙水。小儿子对波柳莎公主说:"你在我头上抓虱子,如果我睡着了,你就用铁棒打我,不然是叫不醒的。"上8时10分,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电视上发表讲话,就这一恶性事件发表评论,表示希望顺利解决这一事件,并否决了以色列提出的关于停止奥运会的请求。9时05分,三架西德军用直升飞机降落在奥运村的空地上,西德内务部长汉斯·根舍博士率领谈判小组与恐怖分子交涉完之后,陪匪徒头目一同走出大楼,而人质仍然滞留在大楼内。晚上10时20分,一辆“大众”汽车停在直升机对面,8名恐怖分子劫持9名运动员分别登上了三架直升机,朝着菲尔斯藤瓦尔德军用机场飞去。

11时07分,三架直升机安全抵达菲尔斯藤瓦尔德军用机场,这时,150米处停着一架波音727飞机,几名恐怖分子从舷梯上走下来,警觉地望四周。突然,隐藏在飞机场大楼楼顶的狙击手开始射击,一阵扫射之后,机场上所有的探照灯都熄灭了。当探照灯再次亮起来时,发现有两名匪徒被狙击手击毙。同时,恐怖分子也在疯狂地射击。其中一人连着打死了4名人质。还有一名劫匪拉开手榴弹上的引信,冲进直升机舱,舱内还有5名运动员,一声巨响,直升机被炸成碎片,燃成一片火海。在这次失败的营救人质过程中,除了11名运动员被匪徒劫持杀害,还有两名无辜的公民罹难,他们是一名警察和一名飞机驾驶员。9月6日凌晨2时,11名遇难者的尸体被运往以色列。下午3时,以色列为死难者举行了葬礼。前来参加葬礼的有死者亲属,还有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以色列所有的部长、以色列部分退役的奥运会运动员代表以及数千以色列公民。

惨烈的复仇行动

奥运会惨案发生后不久,以色列特工组织“摩萨德”就根据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的指示开始了复仇行动。他们组建了三个突击小组,特工组织列了一张黑名单,上面写着阿布·萨拉迈等11名恐怖分子的名字,这些人与以色列运动员之死都有直接的联系。但复这些人物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有野心,敢坦露,"说到做到,不放空炮"是为"真爷们"。仇计划中有一道禁令:严禁伤害任何无辜者的生命,包括恐怖分子的亲属、妻子、儿女。在执行任务前,每一名成员都递交了一份退出“摩萨德”组织的自愿书,随后又签署了一份具有特殊含义的协议。以色列这样做是为了预防这些人万一被捕,没有人能够揭发他们在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服务。其中,最得力的一个小组由阿夫纳尔率领,参与复仇计划的还有卡尔、洛别尔特、斯蒂夫、冈斯等人。恐怖分子兹瓦特最不走运,他住在罗马市中心,事先没有隐藏起来。1972年10月16日,在慕尼黑惨案之后的五个半星期内,兹瓦特就在他所住的大楼入口处举枪自杀。

一个多月之后,“阿夫纳尔”小组发现了恐怖分子哈姆沙利的行踪,他带着妻子和女儿一同迁到巴黎。12月7日,阿夫纳尔在哈姆沙利家的听筒下安放了一枚微型烈性炸弹。8时30分,哈姆沙利的妻子和女儿离开家。8时45分,洛别尔特拨通了哈姆沙利家的电话:“请问,马哈穆德·哈姆李世民长叹声:"看来天不助我这无道之人,难道只有退兵不成!"晚上,李世民闷闷不乐地在帐内召集各营将官商议计策。众将领互相看看,都摇了摇头,帐子里沉闷无声。正在这时,忽然军士进来禀报:"启禀万岁,帐外来了个老汉,自称是张古老,要见万岁和元帅!""哎呀,来得好哇!"李世民惊喜万分,"众位爱卿,快快出迎!"沙利先生在家吗?”听筒里回答:“我就门打开之后,外面那人走了进来,身材高矮胖瘦都跟妈妈很像,姐弟俩都放下心来,继续上床准备睡觉,"妈妈"也脱下衣服睡觉。陈娟准备点亮油灯,刚拿过火折子,就被"妈妈"拦住,"妈妈"说:"小娟啦,妈妈去外婆家时,眼睛都哭肿了,见不得光啊。"陈娟有点疑惑,但还是放下了火折子。接着,"母子"人似乎都进入了梦乡。是。”随即,洛别尔特立刻按动了炸弹启爆遥控器,哈姆沙利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庄丁进屋禀告,鲍屹山走出来看,发现来者是本说句实话,这块血玉吊坠值十两银子,不过,赵相才可不想花大价钱买,没有钱赚,他是不肯出手的。买卖古玩玉器这些东西,拼的就是眼力和智慧,第次出价钱,他是不能次到位的。城位告老还乡的宰相,名叫唐立。人人都说,这唐立忠心为国,清正廉明,鲍屹山对他也是仰慕已久,曾经登门拜访过。。

19没年月的旧时凡间,百姓命如草芥,诸侯强雄各霸方,直搅得尘世间乌烟瘴气片。73年1月初,“阿夫纳尔”小组获悉,恐怖分子侯赛因·阿里希尔住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且经常飞往塞浦路斯,于是,“阿夫纳尔”小组很快就在尼科西亚的一家旅店里找到了他,并在他的床垫下面安放了一枚炸弹。这一次,洛别尔特配制了一种双保险引爆器,人无论是躺着或是坐着,只要压力到了临界点,就会爆炸。恰巧,这天阿里希尔要请朋友来做客,按照“禁令”是不能误伤他人的,咋办?急中生智,洛别尔特又想出了另一套安全方案:在雷管中安放了一种信号制动装置,这样就可以随意控制爆炸时间了。半夜时分,阿里希尔送走了朋友之后,他一回到房间,就在他倒在床上的瞬间,便同床一起被炸成碎片上天了。

接着,“阿夫纳尔”小组成员乘胜追击,想方设法歼灭了贝鲁特恐怖分子,其中包括:巴解“法塔赫”组织的新闻秘书卡玛利·纳赛尔、以色列国内恐怖分子的组织者卡玛利·阿德温、“慕尼黑”惨案的策划者马哈穆德·尤瑟夫。1973年6月末,“阿夫纳尔”小组开始追杀恐怖分子穆罕默德·布德玛。当找到目标时,洛别尔特就在布德玛的轿车里安放了一枚特制的炸弹,炸弹的威力大,但爆炸的半径小,因为布德玛常驱车穿梭在人群中,那样就不会伤害周围的无辜人了。果然,一声炸响,布德玛碎尸车内,周围无人受伤。

在这次复仇行动中,“阿夫纳尔”小组的成员也时刻被恐怖分子暗算。先后有卡尔、洛别尔特、冈斯等人被暗枪打死。当1975年1月阿夫纳尔收到关于停止行动立即回国的密电后,安全回国的只有斯蒂夫和阿夫纳尔两个人。这调查,果然有了发现,抓来了太医馆里的莫太医,当时就是他给唐员外诊断。可是,连审问了几日,唐正也问不出个结果,于是鸭着要把这太医给放就这样谢德宝睡了过去。迷糊中听见有人在蝴:"谢德宝,谢德宝!"了。而在这两年零三个月中,“摩萨德”黑名单上所列的11名恐怖分子,已有8名被打死。直到1981年8月,漏网的萨拉迈、达乌德、哈达特三名恐怖分子,先后病死或被“摩萨德”特工组织暗杀。

选自《良友周报》

2010.3.2

标签:复仇惨烈

    上一篇:县长也不行 等 下一篇:毛泽东第一次走出韶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