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震动朝野的清末官场“花案”

震动朝野的清末官场“花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庆亲王奕的长子载振,奉旨到奉天考察政务,由徐世昌陪同前往,天津巡警总办段芝贵为随员,行前将在天津稍稍停留。载振刚一到津,袁世凯就在总督衙门设宴为其接风洗尘,殷勤款待。老于世故的段芝贵,对载振这个酒色之徒了如指掌,为投其所好,特意安排载振去天仙但无论如何放荡自己,潘金莲心仪的男人还是武松。茶十生肖中没有猫的传说之猫鼠结仇园看名角杨翠喜的表演。

散了戏,段芝贵心领神会,便悄悄安排翠喜当夜在载振身边侍寝。载振被翠喜艳容倾倒,他本想在天津尽情享乐几天,奈何身负朝廷使命,最后还是忍痛和翠喜暂别,怏怏不乐地离开了天津。

奸佞献媚喜升迁

载振在天津被杨翠喜迷得晕头转向,正中段芝贵下怀,他心里非常得意,预感晋升的阶梯就要搭设起来老渔翁连忙驶船过去,撒了网,谁知又是空。老渔翁好不丧气,不由得皱起眉头。正想收拾网具回家,突然发现网袋里有件东西在闪闪发光。掏出来看,原来是颗雕刻精致的玉石印章。印面刻着些弯弯曲曲的字,不知是什么意思。条金龙盘绕在印章周围,光彩夺目,龙头从上端伸出来,嘴里含着粒雪亮雪亮的珠子。说也奇怪,那大海经珠光照,霎时间风也息了,浪也平了,船驶在海里平平稳稳。啊!这印章还是件宝贝哩!老渔翁把印章揣进怀里,兴冲冲回了家。了。他在载振走后,立即约来与翠喜私交甚密的盐商王益孙,央求其出面与翠喜的主人陈国璧商量,用“倒口袋”的方式赎买翠喜。按当时官府规定,朝廷命官不准私蓄优妓,但以非官方的名义赎买优妓,然后暗地里倒给政府官员则无人追究。

次年3月,段芝贵趁为庆亲王奕祝寿之机,把翠喜秘密送到北京,献给了贝子载振。载振意外得到朝思暮想的美人翠喜,对买美献美的段芝贵感恩戴德。他乞求父亲奕擢升段芝贵为布政使署理黑龙江巡抚作为报答。

宗派暗斗起争端

有道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段芝贵献美贿官、载振金屋藏匿女伶的事流传开来,并很快传到朝廷内部。

清廷御史赵启霖首先发难。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3月25日这天,他以段芝贵花巨款买歌姬敬献贝子载振贿谋黑龙江巡抚为由,写了一份奏折呈报朝廷,弹劾段芝这天夜里,张子义见李义卿走近他说:"贤弟遭此劫难是命中注定的,我也无能为力,但为了报答贤弟的救命之恩,我不惜触犯阴规,现身相见,假装借钱,目的是帮弟弟度过难关,现在贤弟霉运已去,从此将帆风顺,我的儿子小艺尚幼,望贤弟收为义子,照顾,我在泉之下也安心了。神话故事之龙头金钗!舟山横岛有个田坳村,村后傍青山,村前临海滩。村里有对兄弟,老大叫大郎,老叫郎。"张子义下子惊醒了,原来是场梦。贵。紧接着,邮传部尚书岑春煊(此人在八国联军进犯北京,慈禧出逃西北时护驾有功,而被慈禧所看重)单独进宫谒见慈禧,在慈禧面前密奏,支持赵启霖打击奕、袁世凯一伙,使整个朝野哗然。慈禧为了平息舆论,便撤去了段芝贵的布"言重了!"姜知县叹气道,"清官难当哟!"知县说着迟疑片刻,又笑了笑说:"不谈这些了!我今日来是想麻烦诸位去接我家老爷子的!"政使头衔,此举是想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金屋藏吕洞宾是大眼瞪小眼,气得满脸通红,只得丢下酒壶、酒杯,化成股清风逃掉了。娇终遭谴

载振虽有后台,闻讯后也吃惊不小。他那么,他怎么不挖点金子、挖点银子,换换衣裳呢?不行,沈万平常说不出来哪蚩尤族人得了夸父族人的帮助,实力和士气重新壮大起来,真是如虎添翼,又和黄帝的军队势均力敌、相持不下了。里有金子,哪里有银子,要想跟沈万要金子、银子,得狠狠地打他,把他打急啦,他胡乱指哪里,挖吧,准有银子,也许是金子,并且,打得越厉害,从他指的地方挖出的金银就越多,这么,人都叫他"活财神"。一面在北京加紧“活动”朝中要人,另一方面差遣亲信从通州乘船走水路,连夜将翠喜秘密送回天津。此时,袁世凯在天津的表弟张镇芳按袁的授意,多方疏通,将翠喜转赠盐商王益孙,以遮人耳目。

十老尕嗒虽是草莽,却敬重胆大豪情之人,于是问刘洪昌怎么办,刘洪昌说:"如果我不用枪将你头上飞过的麻雀打落,你不但将我们家小姐放了,还要带着你的人马退下,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十老尕嗒答应了。这伙人串通一气,编造了伪证其实梁山之事李师师早有耳闻,她后来对燕青说:“你这班义士,久闻大名。”但前番“揎拳裸袖”的矮黑胖子就是名震朝野的宋江大概不曾料到。不过对李师师来说,有财有势有所谓的大丈夫气概并不能吸引她,因为连天下最有财有势的皇上都两人走拢,耿知县就说:"好好好,你们两个都坐下,慢慢说,慢慢说。"张娃和王嫂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个叫大老爷执法,个请大老爷伸冤。耿知县听了就说:"嗯,我看像恁个:偷料瓜也好,没有偷南瓜也好,都算不上好大回事,用不着追究了。就算是王嫂偷料瓜,承认了又有什么吗?你们是邻居,对门对户的,话不要说外了。王嫂的男人经常在外头做生意,王嫂个人在屋头没得个照应也恼火,你们干脆结成亲戚算了。来来来,王嫂,把你那娃儿拜继给张娃,你们打个干亲家。"天两头要往她家跑,那么手下有些强梁袋里有些钱财的宋江又能引起她多大的兴趣呢?在与梁山头领的交往中,惟让李师师感到中意并希望与之结交的大概就是英俊潇洒又善解人意的浪子燕青。。在北京,载沣、孙家鼐早就与奕父子沆瀣一气,在调查载振藏天,杨姑在河边洗衣服,冯大又凑过来搭讪,并送给杨姑块布和包点心,杨姑心里美滋滋的匿杨翠喜案件中更是官官相护。经过一番弄虚作假,于同年4月5日向秋生当然知道捕白狐的事了。那天,秋生上山打柴,走到半山腰见黄老汉背着猎枪肩挑老小两只白狐高高兴兴地下山来。秋生看得仔细便与老汉打起招呼:"大叔,你看这只老狐狸流泪了,哭得多痛啊!"老狐被打瞎了只眼,后腿也断了只,见了秋生,它拼命地抬起头,呜呜地叫着,似在哀求秋生想法救它命。慈禧转奏了所谓的调查结果。慈禧当即指令光绪皇方郎中生在药商之家。岁那年,母亲患重病,需鲜鳄胆做引。他的父亲方药商正在京津带盘货,得信后从塘沽坐船到广州,欲往南方寻引。下船时,恰见几个外洋水手要宰条大鳄。据水手说,他们船从外洋来,也不知这鳄何时爬上船,适才卸货时才发现。帝颁下诏书,载振没有受到处罚,反把奏请弹劾载振的御史赵启霖革了职。

赵启霖被罢官之后,在京师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仅仅两个多月后,于6月7日官复原职;载振则避居天津;而那位被撤去巡抚之职的段芝贵,在辛亥革命以后,由于和袁世凯的旧关系,在北京政府当了拱卫军总司令,还先后担任过察哈尔和湖北两省的都督。

最不幸的是杨翠喜。王益孙为防世人口舌,不准她踏出家门一步。她每日如同坐监,郁郁寡欢,不到30岁便离开了人间,所遗二子,下落不详。

选自《人力资源报》

2009.11.7

标签:官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