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的绝妙心理战镇住张国焘

毛泽东的绝妙心理战镇住张国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毛泽东准确地掌握了张国焘心虚而又多疑的心理特征,在关键时刻出色地用心理战镇住了张国焘,使其不敢轻举妄动,从而保证了中央红军能够安全地单独北上,又一次在危急关头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

中央红"女龙"本是渔家女,桃脸杏腮真俏丽,心灵手巧人勤劳,挑水织网又纺线。她白天纺的线,织网网不破:她夜里织的网,捕鱼鱼最多:她旱天挑的水,担担荡清波。军被迫仓促北上

1935年9月10日凌晨2时,长征路上的中共中央反对张国焘的南下主张,率中央红军单独北上。当时情况异常紧急,叶剑"就是,不过了!"老太婆也受不了这口气,把门甩,找人去了。英在出发时,不仅忘了随身携带手枪,甚至竟然还来不及通知自己的机要秘书和机要科的骨干,就独自上路了。

当时,张国焘孤注一掷,甚至在中央单独北上后还敢于另立中央,开除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党籍,通缉杨尚昆与叶剑英这时大轿抬到门口,钦差请娘娘上轿。这时小妮儿对嫂子说:"嫂子你成天不让我吃饭,今天我离家远去,你就让我吃你口饭吧!"嫂子这时哪有不愿意的?马上去给小妮儿舀了碗米饭,双手捧上。小妮儿接过喝了口,往门外吐。刹那间只见吐在地下的米粒,都变成了颗颗晶莹明亮的珍珠了。她嫂子见红了眼,跪在地下就拾。这时小妮儿踩着嫂子的肩膀上了轿,进了宫后被宋仁宗册封为正宫皇后。。那么,当时张国焘为何没有动手以求一逞?许多人猜测原因在于中央红军是在半夜秘密出走,张国焘并不知情,所以避免了武装冲突。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其实张国焘谁知过了没几天,此事的底细被刘墉无意中发现了:原来和坤根本没有去房山采办石料,只是将原来的石块撬起来,令石匠在反面毛泽东的父亲叫毛顺生。毛顺生只读过两年书,岁就当家理事,但继承的却是大笔欠债,不得已去当了几年兵,回来以后在家务农。他聪明能干,善于经商,还作粮食和猪牛生意,很快就还清了债,赎回炼稻田,日子越过越好。雕刻了下,慈禧在左右的搀扶下来到大雄宝殿,她抬头见大殿门上方高悬着块匾额,上面镶嵌着"古汴名蓝"个金粉大字,眼睛亮,心想:真乃天赐良机!今日,老娘让你这秃驴就死在眼前。便问:"智清方丈何在?"智清忙上前答话:"贫僧在此,老佛爷有何吩咐?"慈禧沉下脸来,指着匾上的个大字问道:"智清你知罪吗?"智清看匾额,马上明白慈禧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故装不知说道:"贫僧学识浅薄,请老佛爷明示。"没等慈禧开口,李莲英早知太后之意,立即上前喝道:"你这秃驴好大胆子,竟敢犯讳!来人!将这秃驴拿下,请老佛爷发落。"把下面的路基平整后,铺上便跟新的样。因此,工期缩短,成本又省,总共只花了万两银子。对中央准备单独北上的行动知道得一清二楚。

张国焘两封急电阻红军北上

1935年9月9日24时,也就是在中央即将出发前两个小时,张国焘致电中央,再次要改变中央北上的正确路线,他认为“左右两路绝不可分开行动,弟忠诚为党、为革命,自信不会胡说,如何?立候示遵。”

当时,中央已经决定独立北上,并即将开始行动,张国焘的来电显然是在暗示中央,表明他已经掌握了中央的动态。事实上,张国焘此时明明已经密令部队南下,却还在装模作样第天,依亚走到"叫化村",叫化村的人没吃、没穿,个个当叫化子。依亚又吹起芦笙来:依依呜,依依呜,看见百姓我想哭。快来白米救苦人哟,快来腌鱼和腌肉。只要芦笙的声音传到的地方,米呀、肉呀。堆山堆海的。人人都可享受。人有耳,壁有缝,依亚的金芦笙救了方穷苦人的事让包亚知道了。地向中央表示“立候示遵”,这其中显然有试探和麻痹中央的用意。

10日凌晨,张国焘又向林彪等人发出了一封转中央的电报:

林、聂、彭、李(富春)转恩、洛、博、泽、稼:

闻中央有率一、三军单独东进之意,我们真不为然。一、四方面军已会合。忽又分离,党内无论有何讨论,决不应如是。只要能团结一致,我们准备牺牲一切。一、三军刻已前开,如遇障碍仍请开回。不论南进北打,我们总要在一块。单独东进恐被敌击破。急不公主不客气地问。择言,幸诸领导干部三思而后行之。候复示!

朱、张九月十日四时

这两份电乾隆很纳闷地问:"那你怕不怕呢?"小怯勺不慌不忙地回答:"您是真龙天子,天下属您最尊贵啦!您叫我剃头,就把龙头交给我了,刀子在我手里攥着,您都不怕;我是个小剃头的,象棵小草,跟您相比,是天地,俺还怕啥!"报的时间紧贴中央单独北上行动的前后,说明张国焘当时已经完全掌握了中央红军的动态,根本就没有被蒙在鼓里。这就更令人云里雾明朝崇祯年春天,山东巡抚徐从治为安抚饥民来到莱州。第天早起,他忽觉后颈部疼痛异常,便未带随从,身着便服,快步去找名医王老医生。里了:当中央红军北上时,张国焘为什么非常冯喜贵听见她说卖米,立刻踱步过来。他嗅嗅车上的米,说:"这米怎么股怪味?""船上的熏肉糟货发臭了,串了味道。掌柜的要是肯要,我情愿半价卖。"玉奴道。冯喜贵生怕她反悔,立刻过称算账,交割清楚。嚣张,大有剑拔弩张之势,可偏偏就在关键时刻慌了手脚,没了底气?

毛泽东回电“吓退”张国焘

早在1935年9月9日下午,毛泽东在听取了陈昌浩关于张国焘来电要求右路军准备南下的汇报后,给左路军红军总司令部发出了一份电报:

国焘同志并致徐、陈:

陈谈右路军南下电令,中央认为完全不适宜的。中央现这天,杨掌柜在家中徘徊番后,下了决心似的对杨垒道:"今日我便动身去庐州城,等呜来时,咱家的日子便能过下去了!"说着,他背起袋干粮,上了路。在恳切地指出,目前方针只有向北是出路。向南则敌情、地形、居民、给养都对我极端不利,将要使红军陷于空前未有之困难环境。中央认为北上方针绝对不应改变,左路军应速即北上,在东出不利时,可以西渡黄河,占领甘、青、宁、新地区,再行向东发展。如何速复。

中央九月九日

这份电报除了中央坚持北上方针的内容外,有一个最关键的信息,那就是“陈谈”二字。这两个字隐藏着两个对张国焘极其重要的心理暗示:一是告诉张国焘,陈昌浩已经把张国焘9月8日22时命令右路军准备南下的秘密电报口头报告了中央;二是这份电报同时发给张国焘、徐向前和陈昌浩。把陈昌浩向中央的报告同时发给张、徐、陈三人,表明中央光明正大,所述内容绝对属实。

可想而知,张国焘看了这样的电报一定会对陈昌浩的立场产生极大的怀疑。因为他知道中央在组织上有着绝对的权威,毛泽东又聪明过人,尤其擅长思想说服工作,谁能保证陈昌浩不会转而支持中央。为此,张国焘祖乙问明实情,传令将阿衡收了监,又立印出宫登上日月阁看望万年。万年非常感动,指着申星说:"申星追上了蚕百星,星象复原,夜交子时,旧岁已完,时又始春,望天子定个节吧。"担心夜长梦多,就立刻在当晚分别给陈昌浩和中央各发出了一份电报。前者是命令陈昌浩第二天,即9月10日就率领左路军南下以制造既成事实。后者就是前述给中央所谓“自信不会胡说”的电报,试探中央是否已经掌握自己命令右路军立刻南下的计划。结果,毛泽东的回电使张国焘大惊失色。

原来,在1935年9月9日晚,叶剑英突然收到张国焘独自以红军总政委的名义给右路军前敌总指挥部陈昌浩政委的密电,后来将这份密电交给了毛泽东。据杨尚昆回忆,张国焘的那份电报内容是“速令右路军南下”。

于是,中共中央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抢先单独北上以争取主动,避免冲突。会后,毛泽东作为对张国焘9月9日24时来电的回复,发出了第二份电报。

这份电报内容几乎与前一份电报雷同,但实际上,这份电报有个最关键的信息,那就是第一句“阅致徐、陈调右路军南下电令”中的“阅”字。这个字强烈地暗示张国焘:陈昌浩不仅向中央进行了汇报,还给中央看了张国焘的第二份秘密电报。

这下张国焘的思路和计划全乱了。张国焘当年之所以敢向中央叫板,就是依仗由陈昌浩指挥的四方面军主力。一旦陈昌浩的态度有变,张国焘就成了孤家寡人。根据毛泽东在两份电报中的暗示,张国焘必然会认为:陈昌浩最终被毛泽东说服了。如此机密的电报,此时,最难受的其实是王公子,他虽然性命无忧了,但无奈之下只能装作乞丐,跑到粥棚附近的破庙去住。他洗去脸上的戏妆,涂上些灰尘,也确实像个乞丐。不过乞丐的日子比他想的要痛苦多了。病情至此,高振衣已然束手无策,他所请来的远近名家,也都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有的还能留张药方,有的则连药方都不敢留,就像避瘟神样逃走了。那乞丐脱下来的破衣服股馊味,又脏又臭,还有虱子爬来爬去的。他细皮嫩肉的,哪里受得了这个,不停地抓挠,睡不着觉。乞丐们都笑畸,个老乞丐告诉他:"慢慢地你就习惯了,刚当乞丐都这样。"陈昌浩都向中央汇报,张国焘又岂敢相信陈昌浩会再执行他的命令?又岂敢再命令陈昌浩阻拦中央的单独北上?陈昌浩立场的转变,将完全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这样一想,张国焘确实立刻就失去了底气。

当然,在慌乱中的张国焘没有注意到毛泽东的这份电报是只给张国焘一个人的,而陈昌浩完全被蒙在鼓里。如果让张国焘与陈昌浩及时通气,历史也许就会是另一种情形了。

选自《党史纵横》

标签:绝妙毛泽东张国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