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克星”美人

“克星”美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南宋开禧年间,建阳县松源镇有个义庄,庄里有个奇女子名叫阮玉珠。她人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性情刚烈,为人坦诚,但却成了远近乡民敬而远之的“克星”。传说她生来克夫克亲克邻克路人,基本上与瘟神差不多了。

的确,她十六岁时爹娘就死了,十八岁相了门亲,不久那男子也死了。她就这样成了没人敢亲近的孤女,为了生存,只好在镇上开了个纸扎铺,当死人化妆师,美化不再怕“克”的人来养活自己。她心细手巧,生意越来越好,又收了亲戚家男孩邵子龙为徒。

一尸两命

这一年夏天,义庄仗着家财和奇异武功横行乡里的温员外家出事了——温员外的女儿温秀秀突然自缢死了。

乡里又有了传说——阮玉珠曾诱骗温秀秀上山,在山上扯住秀秀不放,纠缠了好久,就这样克了秀秀的命!尽管邵子龙作证说玉珠那天根本没上山,但人们都不信。

更奇的是,那温员外竟点名要玉珠上家去给秀秀化妆。玉珠不去,温家傍晚就把秀秀的尸体送到玉珠纸扎铺门前的化妆棚里,啥也不说转身就走了。这摆明了还是“广告”玉珠的克星之名,狠毒至极。

玉珠正在气愤为难之际,又撞上奇事村民们听后纷纷请求道士为民除害收了这个吃人的恶鬼,道士想了下后,让村民找出两个未出稼的黄花少女,来引恶鬼到我布下的阵法中,然后我在将他收了。了——

玉珠在屋里待到晚上,还是心软了:人死了,妆还是要化的。她出屋进棚,便吓得尖叫了一声——一个中年男子正手持一把刀一步一步走近秀秀的尸体!

玉珠的尖叫声惊动了另一间屋子里的子龙,两人只是愣愣地看着。男子说:“这尸体里有人命,可能还活着!”接着就开始行动,竟是要剖腹取子!玉珠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急忙让子龙拉男子进屋,关了门。

玉珠说这孩子不能取。男子满腹心事的样子,只说那死者不是自杀而是他杀??说完就要走。

玉珠觉得这男子非等闲人物,就苦苦留住男子,把一直藏在心里的事说给男子听。

原来,玉珠十六岁时,被温员外家已有妻妾的大少爷看上了,纠缠多次,玉珠不理。大少爷得了相思病,越来越重,快变痴呆了,温员外无奈只好托媒提亲。玉珠还是不应,并让媒人带话给温员外——她嫁穷不嫁孬,当大不当小!不久大少爷就死了。

玉珠的爹娘信神好善,经常执手上山去朝庙上香精诚所至,天女子终于吐了衷言:"我当时断气后,灵魂还没来得及到阴曹地府报到,就被梨树精截了下来,所以阎王爷的花名册上并没有我的名字,我实际上张謇考完之后,走出考场,有个叫做黄思永的监考老师来收卷子,黄与张謇也算是旧相识,黄氏更知道张謇的背后有翁同龢与潘祖荫。所以,黄氏特地看了张謇的卷子,"张交卷出,黄展阅其卷",发现有问题:是张謇自己改卷的时候疏忽了,他把卷子挖了个空,却忘了补上,黄氏给补了;是文章中马屁拍得不到位,文章的抬头处,着了个"恩",这"恩"是谁给的?慈禧太后嘛,黄赶忙在"恩"字前面加了个"圣"字。"补成后,送翁叔平相国阅定,盖知张为翁所极赏之门生也。"而若没这黄氏,"使此卷不遇黄君成全,则置甲末矣",而正因有黄君成全,"以此,张遂大魁天下"。成了个游魂。由于我身下有很多防腐的中草药护保,至今肉体完好。这样就有了还阳的机会。"女子激动地喘了口气说:"你明天带人去华村南里山脚下,见有棵大梨"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树,树下有座土坆,挖开坆后,即可见到我的石棺。这时会有只金丝鸟飞来,站在棺头大叫声,你打开棺材,我便可以跟你回家。",那天山上有雾,爹娘竟一起坠崖摔死了!再后来玉珠相了亲,那男子不久也遇害了,被人砍了十多刀。镇上一个有名的相师不知为何到了义庄,瞅见玉珠就惊慌大叫:“克星!克星!”玉珠的克星之名就一下子传开了??

对簿公堂

男子一听就不走了。他说自己姓宋名悲,是游世郎中,遂问秀秀的平日为人。玉珠甫正看辽闷起来,遂问:"有何不对吗?"这人摇摇头说:"倒也没什么。只是适才路过集市,正好看到那里摆了地这种瓶子,贩子正高声叫卖,十两银子只,和您的这件不差分毫。"说秀秀是温员外第四房姨太所生,不知为何,有了秀秀后温员外就对秀秀母女异常凶狠,常被打得死去活来,且不得出家门,如处在禁宫。

宋悲心中有数了,让玉珠第二天只管去县衙击鼓报案,他就以新伙计的身份留下来,等她的名声昭雪再定。

玉珠报案并不顺利,结果被关了起来。原来温家已报案在前,说是秀秀的死与玉珠和子龙有关,县太爷当场就将玉珠关了起来。

只有对簿公堂了。在公堂上,玉珠说秀秀有身孕就不是自缢,说是自缢,但脖子上的缢痕不像是吊死的,倒像是死后人为的。而且,秀秀平日根本就不出温家门,如何怀的身孕。

温员外一点也不惊讶,说他把尸体送到纸扎棚,就是想弄个水落石出——两个月前,有人看见玉珠引秀秀上山,是引给山洞里藏着的一个男人,并有一个樵夫作证。

樵夫说那天他在山上看见的两个人就是眼前的玉珠和子龙,子龙藏在山洞里,秀秀是被玉珠引进山洞的,当时他躲在树后,还听见秀秀进洞后大哭,他不想惹事,就跑了。樵夫停了停又说,他是那次进温府卖柴才知道那个女子就是秀秀,而且,秀秀死的那天傍晚,他看见有人攀温家墙入院,那个人就是子龙!

这最后一证好像连温员外也感到意外,当下抓住樵夫吼问:“这事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樵夫说他对温家说了山上的事之后,温员外给他的钱太少了!

好像是真相大白了。县太爷将子龙打入死牢,又传来宋悲讯问他的身份来由。宋悲冷笑不语,县太爷动了大刑,之后就将王敦跟下属谈了好久的话,忽然想起自己背后的床上还睡着王允之,大为惊恐,赶忙奔去,掀开帐子查看。不看也罢,看不禁释然大笑,捂着鼻孔,自言自语地说:"简直像头醉酒的小死猪!难闻死了,难闻死了。" 他也关起来了。

温家这才埋葬了秀秀,扬言“克星”终于让他温家除掉了。

通天神医

但不知为什么,本已定论的案子,县太爷又暂且放了下来,变得不慌不忙了。温家送过几回谢礼,县太爷只说有个上报程序,让温员外把心放到肚子里,等好消息就是了。

此际,镇上不知从何方飘来个“通天神医”,胡须飘飘,道士打扮,看上去有七八十岁,老脸铜皱,有一股非凡的仙气。

开始还有人觉得那个招牌太张狂了,但不久,几个头面人物家人的疑难怪病被神医手到病除,“通天神医”的招牌也换了大的,神医从此当街扎摊,来者不拒,没有治不好的病。

这日,他又被请到一户富人家,家主是一个花甲老人,心痛多年百方难治。神医望闻问切后长叹不语,老人再三询问,神医说老人曾做过一回亏心事,此事与几条人命相关!老人大惊,洒泪全盘说出。神医在十日内治好了老人的病,并结为此热、寒、游增、孤独,合称十层地狱。好友。

再说那个樵夫,有一天在山上偶遇一披头散发不男不女的疯子。那疯子笑嘻嘻地抓了他一把,就飞也似的不见了,留下几道抓痕,不几天成了烂疮,痛痒难忍,无人能治。

樵夫到镇上找神医,神医大惊,为难好久才告诉樵夫:这伤是怨鬼所抓,没治了。

樵夫哭求救命,神医说只有一方:让樵夫把这一生做过的最亏心的事写在纸上,然后配成药,吃后病就好了。

樵夫马上照办,笨笨拙拙地写了不少,给了神医,求神医千万保密,要不他的命还是难保!神医一口答应。第二天樵夫去取药,吃了没几天病就全好了,从此也对神医敬若神灵。

又一日,温员外也请神医去了温府。是四姨太得了怪病,傻得不知人事,胡拉乱撒,哭哭笑笑,搅闹得府上不得安宁。

神医在给四姨太把脉时,四姨太偷偷将一个用手绢包着的东西柳家人原以为柳开杨真的是为了读书才不娶媳妇,就又往后推了两年,可是后来又有人几次上门提亲,柳开杨还是拒绝,柳母觉得不对劲,询问之下才知道儿子对男女之事讳莫如深。塞给了他,悄声说:“救我!”

他开了药后就走,回镇上打开手绢,是一挂金条!手绢上有血书:神医救我!温家伤天害理,我不装疯早就没命了!请将这手绢交给县太爷,秀秀就死在家中,不明不白!望重查!

神医看罢大笑:“是时候了!”遂取掉了胡须和面膜——原来来到庙里,郑觉虎倒头就拜。灵雀见是仇人,顿时怒上心头,但听了郑觉虎的番祷告后,再见他的大胡子,灵雀顿时有了主意。只听它缓缓说道:"天啾啾,地喳喳,施主命中本无子,不如认命,不如认命。"竟是宋悲!

真相大白

宋悲回到县衙,县太爷竟是敬若上宾,见宋悲所持的一应证据之后,立即带人前去温府,按宋悲的安排行事。

原来,宋悲真名乃宋慈,竟是皇上特别器重的提点刑狱司,肩负特职的“法医”。

那天宋慈枉受大刑,之后才对县令言明身份并出示皇上亲赐信物,才使错案重入正轨。

梁有才时也慌了,解塞们说:"都别哭了,哭不管用的。""那怎么办呢?""我梁有才救人救到底,送人送到家。长顺弟,这么着吧,我这十两银子的工钱给零,你拿上当票回当铺。我见他把砂锅摔了,没了原物。也别让他赔,就说这锅是祖传的家宝,只有原物在,不兴他胡赖。这里有当票,没有了只见郑板桥端坐堂上。细听老妇人哭诉。这才知道老妇的儿子叫朱其林,岁丧父孤儿寡母的靠给人家帮工度日,好不容易把他养大成人。传家宝咱就过堂去。"听说过堂告状,李长顺心里不由激凌凌打了个寒战。常言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饭还没吃上,哪敢上县里打官司?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你穷汉子去了还不自找苦吃?再想,东邻家少人没手的,周士林霸占了人家的闺女;西邻家有亩好地,让周士林折腾了胩家破人亡,光剩了个绝户老婆儿。今儿他又赶走我的大恩人,我不告他,为乡亲们出出冤气,还等到什么时候?!那个心痛的老人正是受温员外之贿,陷害玉珠成“克星”的相师,在山上装疯抓伤樵夫的人是县衙的“飞天虎”捕快展杰!

这下就由不得温员外了,县太爷下令开棺验尸和搜宅同时进行。宋慈在秀秀的尸体上终于发现疑点:后背上部偏左处有一个不显眼的针眼!剖尸再验王氏吃了惊,几天前慧子还好好的,眼下怎么成这样了?她忙问旁边看热闹的孩子是咋回事。个大男孩说:"她儿子毛旺丢了。她想儿子,想成了疯子。"王氏听,把拉住慧子的手说:"毛旺咋就不见霖?"可是,慧子看着她不回答,只嘿嘿地傻笑。她又问了遍,慧子却叫着:"毛旺回来了,毛旺回来零不认娘了接着又哭起来。王氏又问旁边的孩子,可他们也说不清楚。,秀秀的心脏已被细物洞穿,与后背伤处通连。

宋慈当场揭穿:这是被人用涂有封血毒物的银针所刺!

不一会儿,展杰等人就在温员外的卧室搜到那根长达七寸的银针!

四姨太大哭着扑打温员外,又当场对宋慈和县太爷揭秘:她是被抢到温家的,抢来时她已怀上孩子,秀秀不是温员外亲生,温员外知道后就对她百般虐待,她还多次看见温员外进秀秀房欲行不轨,秀秀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他的孽种,秀秀肯定是他杀害的!

再次升堂,到场证人相师、樵夫、四姨太等人异口同向——相师受温员外的银贿和威胁,不得不演那场“克星”戏;樵夫也是同样,初次升堂最后那意外之“证”这天,打鱼少年提前收网回家,他爬上屋后的老榆树,从屋顶的天棚往屋里瞧,这时,打鱼少年清清楚楚地看到,个美丽的姑娘正在替他打扫屋子做菜做饭。原来这姑娘是他救活的小金鱼变的,她原来是大海里的仙女,为了报答少年的好心,就变成海螺姑娘帮助年也料理家务。也是事先由温员外有次,祖乙去了解万年测试历法的进展情况.当他登上日月坛时,看见天坛边的石壁上刻着首诗:日出日落百,周而复始从头来.草木枯荣分时,岁月有十圆.知道万年创建历法已成,亲自登上日月阁看望万年.万年指着天象,对祖乙说:"现在正是十个月满,旧岁已完,新春复始,祈请国君定个节吧".祖乙说:"春为岁首,就叫春节吧".据说这就是春节的来历.设计好了的;四姨太更是悲愤,哭诉不止,把温员外调戏儿媳的丑事也都说出来了!

温员外知道抵不过了,换了冷笑,说全是真的,而且但是金链子通过窗户照得如此耀眼,最后她不得不使他的心愿得到满足。,玉珠的爹娘和未婚夫也是他杀的!他本想再杀掉樵夫、相师、四姨太、子龙和宋慈,最后再奸杀玉珠,因为他的儿子是因玉珠而死的,只恨宋慈智高一筹,他认了!

选自《大家故事》

标签:克星美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