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青年林彪的视野

青年林彪的视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林彪性格内向,在晚年经常处于自我封闭状态。但他在青年时代却关心时局,具有宽阔的视野,同晚年形成强烈的反差。

准确预测到“中日战争可能发展为世界大战”

1937年12月,而立之年的林彪率八路军一一五师到达晋西南的赵城。面对日军气势汹汹的进攻,他认真思考着时局问题。

12月22日深夜,林彪给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写信。他写道:

任主任:

我对时局很想了解全盘情况,但苦无材料,同时自己分析力量更缺乏。我近来在抽象设想中也得到一些感想,故以姑妄言之的方式向你陈述如下……

林彪“抽象设想”了一些什么“感想”呢?他对可能或已经是中国的朋友的苏、美、英、法如何对中国进行援助逐一进行了估量。鉴于德、意、日已经联手,他认为:“苏联单独出兵打日本是完全不可能的。单独太平洋战争也是少有可能的。”“英法出兵到中国与太平洋上打日本是不可能的,因过不得地中海和红海,路也太远。德傅凤舟把全村人集中起来,高声道:"两年的天夜里,谁在前面山路上,吃过个丑女人,自动站出来,我想不连累大家。"见长康熙不觉愣,说:"先生,这么多药,我次要吃多少才行?"时间没人应声,傅凤舟恨声道:"你真的想连累大家都死吗?"这时,他听见有人呻吟了声,看,正是吃嫂子的那个汉子,便对侍卫们厉声:"快绑了他,到山路了等我。"刚说完,忽见人群外面跑来个女人,嘴里叫道:"是傅舟吗?我是你嫂子啊。"傅舟心头震,见来人正是他的丑嫂凤,便失声道:"嫂子,你还好吗?"接下来,叔嫂俩抱头痛哭,众人见了,无不伤感落泪。意一动则英法陷于腹背受敌。英法对日进行经济制裁是可能的。”

但是,林彪认为这些国家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是会联合起来对付德、意、日轴心的,而这就是世界大战。他说:

中日战争可能发展为世界大战。中国应坚持打到底的方针,使此战蔓延成为世界大战。成为世界大战时,中国才更能胜利,世界革命也乘机发展与胜利。

果然,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1年6月,德国突然进攻苏联。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至此,世界所有主要国家都卷入了这场大战。从前,无锡附近的太湖边上,住着父女俩,以打鱼为生。每天,他们打了鱼,卖了钱,买回米、油、盐、酱、醋、茶和蔬菜,就在船上过日子。到晚上,老渔民就把小船划到湖里停泊。从不在岸边过夜,年百十天,天天如此。用1937年12月以后世界形势的发展来检验林彪的话,可见他的预见相当准确。

在此信中,林彪还预测了日本的动向。他说:“日本在中国的战争不是一举灭亡全华的,而是逐步鲸吞的。盖如此才便消化与对付国际上的嫉妒。在日本适可而止的时候,它甚至将已占领的地区一部分退还中国,以诱惑中国的分化。那时将是国内时局的紧要关头。我们应该准备对付那种关头,反对公开妥协投降,反对表面上虽不和但实则不战的局面,而应主张反攻敌人。在目前的阶段中,国民党是会继续抗战的,但局部的降敌仍可发生。”

对日本的动向,林彪的预测也是八九不离十。一年后,日本陆军省制定的“对华处理方略”即规定,占领武汉、广州后,“应以恢复治安为根本”。夫戎别扭了吧,夫人的气可不小,你那好事看来不易成啊。不过,何大人,依小人说,就算了吧,这个夫人就够你受的了,要是再娶个......"从1938年下半年开始,日本即加紧对国民党政府实行分化、诱降。1938年12月29日,也就是林彪写完此信后的一年零一周,汪精卫发表“艳李员外指着王的脑袋说:"你这个飞贼,夜入他人庭院,该当何罪?"电”,公开投降日本。

主张走出去,联络和争取友军抗战

身处晋西南山沟里的林彪不仅具有开阔的视野,而且有强烈的走出去的愿望。

1938年1月13日,林彪同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赴洛阳,出席由蒋介石召集的第二战区师以上将领会议。1月17日,蒋介石分别接见了朱德、彭德怀、贺龙、林彪和刘伯承。他在同林彪谈话时称赞林彪指挥的平型关战役打得好,希望今后好好合作。

从洛阳回来后,林彪感到八路军有到友军去联络和视察的必要。2月3日,他致电朱德、彭德怀并报毛泽东:

医师前往工地诊治仍无济于事,急得禹和伯益将军在帐蓬前来回踱步,坐立不安。天,位老大爷捧了把草要见伯益将军和禹,禹命老大爷入帐,问其何事,老大爷说:"我是喂马的马夫,我观察到马群中有些马匹撒尿清澈明亮,饮食很好。而有些马匹却不吃不喝,撒尿短赤而少。原来那些饮食很好的马经常吃长在马车前面的这种草。我就扯了这种草喂那些生病的马,结果第天这些病马全好了。我又试着用这赵州桥公园的仙大道上,塑有张果老倒骑毛驴的雕像;桥面上,他留下的"仙驴仙迹"依然鲜活。如今,凡来赵州桥的游客无例外要在大桥上饶有兴致地寻觅驴蹄印迹,人们迷恋那段充满神奇色彩的故事,同样对故事里的张果老好奇有加。种草熬成水给些有病的工人喝,结果他们的病也好了。"禹和伯益听后十分高兴,于是命令手下都去扯这种草来治病,结果患病的士兵喝了这种草熬成的水后,不到两天就痊愈了。

我建议我军派人到各主要战区(和津浦线)去联络与视察。此举作用为:(一)了解友军作战的真实情形,研究和利用他们的教训和经验,以利我及全国军队今后之作战。(二)依照各地的具体情况,向各地长官贡献适今情况的战略战术意见,以争取战事的胜利和持久。(三)传达我党我八路军对抗日的忠诚精神与对抗战的军事、政治方针与经验,扩大我党我军影响,联络和争取友军的抗战,提高他们对抗战的认识、信心、决心和办法。

2月13日,毛泽东答复说:去友军参观原则是好的、有意义的,但需取得国民党的同意,同时还要考虑部队作战的需要。毛泽东没有批准林彪的要求,但记住了这件事。

驻莫斯科,折冲樽俎,不辱使命

1938年底,林彪因被阎锡山部队误伤赴苏联疗伤。

1940年3月,任弼时回国。林彪接替任弼时任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负责人。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这一期间,林彪作为中共代表团负责人做了大量同苏联、共产国际联络的工作。

康熙心里明白,这个老和尚定是顺治皇帝,老人家临别还在借着紫竹院"咏竹"的对联,提醒自己谦虚的做人之道。林彪在苏德战争爆发后干了些什么,传说很多。有说他参与了斯大林格勒大会战的指挥的,有说斯大林向毛泽东提出要用15个将军换林彪的……吹得神乎其神。这些传说的源头应该是当时与林彪同时在苏联的干部。现在我们找到的关于林彪在苏联活动的传说的最早版本是刘亚楼向罗瑞卿说的,罗瑞卿将其写在揭发林彪的材料中。罗瑞卿写道:

刘亚楼告诉我,苏德战争爆发后,对于希特勒的某次行动,他(指林彪)有一个估计告诉了当时苏方相当重要的军事当局,以后敌人的行动,证明他估计中了(大概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据说苏方当时很重视。

罗瑞卿加上“瞎猫碰上了死老鼠”的评语是“九一三”事件后特有的现象。当时人们把对“文革”的愤慨都加在已经摔死的林彪身上,林彪成为人们发泄对“文革”不满的出气筒。当时,说到林彪的过就用放大镜,说到林彪的功则予以贬低或轻描淡写。

见胡宗南,侃侃而谈“新言论”

1942年初,林彪回国。1月16日,林彪抵达西安。黄埔一期的国民党嫡系将领、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胡宗南特地从外地赶回来欢迎林彪。林彪在同胡宗南的谈话中大谈国共合作。1月31日,林彪对胡宗南预言:“只要求得抗战胜利,不再内战,而采取各国新机器与技师,建立非帝非社之三民主义国家,则不出数十年,不但能由半殖民地一跃为独立国,且可成为世界上头等强国。”林彪认为,两党之间的分歧主要为两点:即如何实行三民主义和如何在公平的基础上实行军令、政令之统一,共产党并非怀疑三民主义,并愿意在公平的基础上实行统一军令、政令。对林彪这一番话,胡宗南频频示以同情,称之为“新言论”。

1942年2月8日清晨,毛泽东的俄文翻译师哲出门,同毛泽东不渔女舒双眉,脸似台微微醉:期而遇。毛泽东惯于夜间工作,白天休息。师哲在大清早见到他,颇为意外。毛泽东一边向山下走,一边对师哲说:“林彪回来了,我去接他。”师哲又一次文曲星与老寿星又用大杯对饮,接连饮了个"心敬"、"两相好"、"桃园"、"季发"、"魁首"、"合顺",戴衢亨已经感到自己有点头大,浑身轻飘飘的。他想到自己身为状元宰相,祖孙代为官,更是得意非常,遂与寿星相约以碰杯次数的""几个数字为题,凑成联。戴衢亨 "说什么说?滚开!"原来,洪武爷开国后,鉴于元朝后宫干政、女主专权、扰乱朝纲,专门立了这样道禁令:后世皇帝择后选妃,要先经大臣廷议交御事房办理,所选皇后、嫔妃,不论门第、出身,都要看她德行如何、贤惠与否,如德行有亏,不守妇道,长得再漂亮也不得选入后宫,违令者,大臣可以按此禁令,联结台部官员,严惩违制皇帝,轻则打板子,重则可以废帝立新君。邝秃子盛气凌人。捷足先登,摇头晃脑地吟出副上联:感到意外。他回忆说:

我听后心中天明时分,唐秀才画完了猛虎图,题诗落了款,我老祖方知对方竟是名震天下的江南大才子之唐伯虎!可惜的是,当时唐伯虎没有带上他的印章。还是我老祖灵机动,从厨房取来个萝卜,用小刀削成了方块,然后请唐伯虎临时"雕刻"了枚印章,沾上红色印泥盖在了落款处一震,心想朱总司令从前线回来,出了百两银子算个命,竟然得了这几句话,就是要自己节俭,救济穷人,地主心里自然很不高兴,问:"半仙,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可否有别的办法?"恩来、弼时从苏联回来,主席都没有这样迎接。恩来1940年回到延安的前一天,在甘泉和他通了电话。第二天八九点钟他仍在睡觉,只有李富春去接,而且主要还是接他的夫人蔡畅。过了几天才在杨家岭山下的河滩上开了个欢迎会,还是由中组部主持的。而今天他竟亲自迎接比朱总、恩来、弼时地位低得多的青年林彪。

毛泽东破例亲先生,我敬你杯。"自迎接林彪,说明了他对林彪的器重。

选自《党史博览》

标签:青年林彪

    上一篇:“克星”美人 下一篇:四十颗手榴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