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四十颗手榴弹

四十颗手榴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32年夏季的一天,抗日义勇军老兵王义章忽然接到命令:火速到黑河留守团团部集中。

王义章来到团部,团参谋长接待了他。原来团部要组织一个警卫班,需从各连抽调人员,他被抽中了。一看抽来的人,王义章乐了。新警卫班共十个人,全是熟人,而且还都是团里的老兵,个个枪法高超,武功过人。

参谋长向新警卫班训话,然后布置了任务。其实这并不能算是什么警卫任务,只是让他们绕过日军阵地,护送一个人到海伦前线。参谋长强调的是“绕”,绝对不许与日军接触,"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只要把这个人送到就算完成任务。一听说不让打仗,王义章心中有些不快。

参谋长让新班长发给每人四枚手榴弹。这十个人不是出身绿林就是山中猎户,是靠枪法说话的,不习惯使手榴弹这样的笨家伙。再说了,谁都知道这黑河造的木柄玩意儿不好用,王义章心中又是不快。

被护送的那个人瘦长白净,穿着长衫,戴个黑眼镜,一看就是个生意人。参谋长不让打听这人的名字,只让大伙称他“李先生”。王义章最烦这路人,心中愈发不快。

虽说有种种不快,但是军令如山,当兵的只好上路。

从黑河到海伦要过小兴安岭。走山路,穿老林,对这些老兵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班长时时提醒大家,遇上日军或是猎民一定要避免暴露。还特别强调:就是死人,也不能使用手榴弹。

这不是扯淡嘛,不让用还发它干啥。为了一个买卖人,立下这么多规矩,这不是折磨人嘛!

买卖人李先生走在队伍中间,大伙儿看着就来气。这人像是个哑巴,从没听他说过一句成串的话,只说过“行”、“嗯”。还有更可气的,他提的那箱子,谁碰一下,他就狠狠地“唔”一声。

一路闲着没事,大伙儿都在猜李先生那箱子里装的是啥。最后王义章断定,箱子里装的是金条。大家都说对,要不他干吗这么宝贝?

当天午睡,王义章做了一个梦:自己回家了,左手掏出一把金子给娘,说:“娘,咱上齐齐哈尔城里抓药,抓好的!”右手掏出一把金子给秀珍,说:“打镯子!咱他娘的也戴镯子!”又在腰里摸了一把,再一看,竟是哧哧冒着火的手榴弹。王义章吓坏了,大叫:“娘!秀珍!”腿一蹬,醒了。人人笑话王义章:狗屁老兵!没出息,想家,想老婆。

躲着村庄,躲着猎户,躲着熊瞎子,也躲着大道。十个士兵,加一个生意人,专找不是人走的地方钻,其间辛苦自不必说。

看看走到海北地界,再走就不是深山了,人烟渐多,离日本人也她睁着眼睛躺在那里,过了会儿,她看见王后悄悄起来,动作很轻,以免惊动国王。她腋下夹了个盒子。然后从另个盒于里取出动物油涂在火叉上,又打开天花板上的烟孔,最后,她坐在火叉上说:"上去,别下来!"近了。也就是说,路更加不好走了。

这天,行至中午,队伍照例休息。林间没风,又闷又热,大家就地躺下睡觉。王义章接着做他的梦:娘穿了新棉袄,很是高兴;秀珍抹了头油,俊俏得很??梦正美时,他让人给踹醒了。耳边响起一阵鹧鸪声,老兵们兴奋异常,个个推上子弹。这鹧鸪声是放哨的发出的,意思是:发现敌人,敌人很多!

没有仗打,人人气愤。可真的来了敌人,大家又犯难了。军务在身,这个有钱的累赘,说什么也得保护好了才行。

渐渐看清楚了,来的是日本人,能有五点亮火把,通翻找,别说人,连只耗子都没发现。当最后名看守跑出山洞,李善诚沉了脸,道:"图门清,罪囚他塔喇裕泰潜逃,是不是你说的他进了此洞?"六十号人,拉开散兵线,慢慢向这边推进。班长马上示意,向相反方向走,重新进山。可是没走多远,大家愣了,那边也有鬼子!

正进退两难时,几只山鸡飞了起来。这下子可坏了,老兵们都说:鸟飞兽惊,必有伏兵。日本人虽然不一定明白这道理,可鬼子里总有汉奸跟着,汉奸可是明白山里的事的。

不一会儿,一阵侦察冷枪向这边打过来。糟糕的是,还真的打中了一个人的胳膊,那家伙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鬼子们来了精神,顿时围拢过来。

不等下令,战士们便拉开距离,各自隐蔽。局面越发明朗,不打是不行了,而且必定是一场恶战。依作战惯例,这时应该制定突围方案,否则一个也活不成。可是,班长并没有布置突围,也没有下令射击。

趁这工夫,王义章将手榴弹一个一个从袋中掏出,摆在面前,准备一个点射后,就扔手榴弹。这样的距离使这东西还是有效的。正摆着,一只脚踩到他手上。他抬头一看,竟是他娘的李先生!王义章正要发作,却见那姓李的扔了黑眼镜,一双眼狠狠地瞪着他。姓李的这回可算说话了:“放回去!”王义章禁不起那眼神,不由自主地将手榴弹塞回腰间。

和鬼子都快脸贴脸了,班长还不下令。不能等了!王义章憋了一口气,手指勾上扳机。这时忽起风声,只见那李先生甩了长衫,掀开皮箱,竟从里面提出一把苏式冲锋枪!

李先生忽地冲了出去,从这棵树跑到那棵树,边跑边射击。鬼子倒下好几个,剩下的一下子全朝他去了。只听得枪声渐远,班长一挥手:“走!”

王义章疑惑了,扔下李先生,扔下任务,这是什么班长?班长也不解释,枪口一晃,战士们只得一个一个弯腰穿过树丛,朝没有枪声的地方摸去。

逃出日军包围,跑到一片榛树林时,迎面冷不丁冒出来三个日本兵。榛树太密,有树枝别着,枪一时顺不过来,王义章看鬼子已经近身,顺手掏出手榴弹,火绳一拉,扔了过去。三个鬼子立马扑倒,可手榴弹并没有响。妈的,是颗臭弹!

但听得三声枪响,班长开枪了。枪声一响,又有鬼子冲来。队伍只好分散,各自向密林深处跑去。

入夜,林子里静得吓人。王义章想着这一天的事,越想越是解不开心里的疙瘩。这李先生是什么人?班长是怎么回事?任务怎么交代?还有这手榴弹??

天明,战士们依暗号集中起来,除了李先生,竟然一个不少。

班长看着大伙儿,虎起了脸。大家以为定是为了李先生的事,他的命肯定是没了,任务是完不成了。谁知班长眉头一皱,吼道:“谁他娘的扔了手榴弹?”

王义章说:“是我。是个臭弹,黑河造的破玩意儿!”班长咬了咬牙,想说什么,终究忍住了,只是低吼:“走,找去,找回来!”

这就是军令?为颗炸都炸不响的臭弹,就让弟兄们再冒一回死?

战士们回到昨天的战场,鬼子已经走了。战场已经打扫,一具尸体也没有,只剩下黑黑的血迹,杂乱的树枝,崩开的黑土。大伙儿一阵脚踢手挠,还真寻到了那枚手榴弹。日本人看不上这破东西,没有带走。

班长捏着手榴弹,狠狠地说:“不是说过吗,不许使用手榴弹。再有人用,就地正法!”

露宿时,王义章悄悄把清光绪年间,天色近晚,漫天鹅毛大雪将秦晋大地飘洒成片银色世界。头小黑毛驴驮着位头戴斗篷的精瘦老者,前后各有位牵驴挑担的随从,顶风冒雪颠摇过黄河龙门索桥,自东向西朝陕西同州府龙亭镇而来。关系很铁的于旺拉到没人处,说:“旺子,看出来没,这手榴弹上有事!”于旺说:“我也看出来了,咱就拧开看看。”

费了好大劲儿,卸下了木头手柄,头朝下一倒,“哗”一下子,金光闪闪,显然这不是火药。王义章捏一撮闻了闻,问:“这是啥玩意儿?”于旺面如土色,哆嗦起来,小声说:“这,这是金子!金子你没见过?”

啊!金子,手榴弹里灌的竟是金子!

于旺说:“义章哥,咱们发了呀!”王义章瞪住于旺:“不行,我要找班长问个明白!”捏住于旺的手腕子,将他扯到班长跟前。

班长一听,说:“全体集中,我有话说。”

战士们集中起来。班长问:“我问你们,咱是干什么的?”大伙儿说:“当兵的!”班长又问:“咱们撇家舍业,死一天活一天的为了啥?”战士们说:“打鬼子!”

班长点点头,接着说:“鬼子断了黑河去海伦前线的通路,前线那边要吃没吃,要穿没穿,断了饷了!留守团明着是让咱们护送李先生,其实是送饷金到前线。这手榴弹里全是它们在起议论了阵子,但是谁也不能回答她的问题。这时老太婆转过身来对国王的儿子说:"看来我不能帮你更多的忙了。但是乌鸦王勃然大怒。用他的大嘴啄,挖去了绿仍门中心的那只眼睛,飞到浓雾里去了。我有个统治着天听台上唱到动情之处,张万春也摇起大脑袋,跟着吟唱起来。上飞鸟的姐姐。代我向她问好,也许她会对你有所帮助。"老太婆命令只狼把王子带到她姐姐那里。国王的儿子坐在狼背上,他们就启程了,路上翻山越岭,穿过森林,还走过许多荒芜的小路。金子,是前线人的命!李先生也是护送金子的,他其实不姓李,你们可能有所耳闻,他就是当年巴彦苏山大当家的‘平东洋’!”

听到这里,众人均青筋暴突,咬牙切齿,齐声大喝:“定将金子送到前线,定给平大当家的报仇!”

班长说:“咱们现在是义勇军,但早年多在山寨呆过,咱们就依当年规矩立个血盟。”说完,找来行军饭盒,刺破手指,滴血进去。战士一个接一个,刺指滴血。

这时大家才发现少了一个人,于旺。班长大叫不好,让大家检查自己的手榴弹。加上于旺自己的,总共少了十颗。班长挥枪大吼:“追!”

义勇军战士多数是觅踪高手,只不远就追上了于旺,支支枪对准夕这天,江南带的女子都要以槿树(做菜园或家院篱笆的矮树木)叶洗头发。他。于旺站在冈上,两手拎着手榴弹喊:“别开枪,一开枪鬼子就来了!咱们当兵吃粮,家里人还饿着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都带金子回家去吧!”

战士真的不敢开枪,可于旺把枪从肩头取下,对着众人。两边正对峙着,一只飞镖突然飞出,射中了于旺的喉咙两个鬼差直接吓得跪倒在地,可那鬼手并没有收回,其中个鬼差往上扣头道:"帝君容禀,实是这母子人月初这天,先生果然来了,还带了不少礼物。赶到他来到瓜架下看:瓜没了。连声说:"坏了坏了!"老两口儿笑着说:"先生甭着急,瓜没坏,我们给您存着呢!"说着取来燎个木匣子,谁想县令说:"大人,您想赖马,就不该扮成乞丐模样,乞丐赖马,本来就让人不信。再说马是有灵性的,在认马时卑职看到它对主人非常亲切,而大鳃到马跟前时,那马却扬起只蹄子冷冷地望着您,卑职因此断定您不是马的主人,是赖马的。"先生不看便罢,他看更急了,边跺脚边说:"摘早啦!摘早啦!"老两口儿就把摘瓜地经过跟他说了遍。先生听完后懊丧地说:"跟你们实说了吧,这个瓜是个宝贝,它能开这座山,如今可毁了。"老两口儿听他这么说,心里很不高兴,心想:原来他是来寻宝的啊,早知如此,当初真不该答应他。又想:宝贝应该给善良、诚实的人,可不能让这个贪心的硷弄去。心里想着,手可就缩了回来。先生看着举动,知道老两口儿改变了主意。他真后悔自己走了嘴,吐露了真情。于是忙说:"老不必后悔,这个瓜还有用处。就把它给我吧!"说着,上前就把瓜夺在手里,转身出屋门,往山脚跑下去了。老两口怕他真将山里的宝贝盗走,便跟在后面来到山下。他俩偷偷藏在棵大树后面,看着这位先生的动静。已在生死簿上勾了名字,合该今晚于此冻饿而死,小的也是公事公办,不敢耽误!"。于旺“啊”的一声倒下,手指扣动扳机,“砰”,枪响了。枪声在林子里回荡着,接着就听到日本人的声音。

班长从于旺身上【沾满油污的铜钱】拔下飞镖,说:“还有没有姓于的?有就站出来!鬼子又来了,这回不比上回了,到咱们为国尽忠的时候了!命给日本人,这行,但手榴弹决不能让日本人得着。这么的,咱们把手榴弹埋了,仗打完了,谁命大活下来,谁就来取,一定要送到前线!谁要是敢贪金子,我到阴间也不饶他!”

战士们用刺刀挑了个深坑,默默地将四其:澎湖助战十颗手榴弹放进坑里。

班长拉上王义章,悄悄说:“这回咱们没多大希望活着出去,我看你这人行,靠得住!趁还没开火,你先藏树顶上,不管下边怎么打,你死也不能弄出动静,这么的兴许能留下一个活口。送金子要紧,你要活着,这是军令!”

王义章把枪交给班长,跑出几十步,挑了一棵浓密的大橡树爬了上去。说话间日本人就上来了,两边开了火。王义章在树上看得真真切切,一个,又一个,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被击中,鲜血一股股冲上天,又一股股落下地,草全红了??

枪声绝了,日本人上来,对战士们的尸体一个一个补枪。可他王义章却只能抱着树干看热闹,这是啥滋味?真恨不得一刀割了自他们入座后先寒暄几句,鹰王便问高贵的旅行者,为什么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来漫游。王子告诉他说,他不仅到此地为止,还将继续漫游,直至找到死神不能摆布人的国度。己喉咙!

直到天黑,鬼子走远了,王义章才从树上下来。他将战友们残破的身体一个一个哪知那母子人竟对点心视而不见,咦?关爷就奇怪了,这是什么情况?打眼看,原来有两个鬼差左右的捂着母子的眼睛,鬼遮眼!挪开,用手指挖土,找到手榴弹,又重新埋到安全的地方。然后脱了军装,装成要饭的,一路走到海伦。

一个月后,海伦前线的马占山总指挥派出一个营,找回了那四十颗黄金手榴弹。马占山命人将金子换成银元,为士兵发饷时,他讲了军饷的来历与手榴弹的故事。战士们听罢,齐声高喊:“誓杀日本鬼子,为弟兄们报仇!人家命都不要,咱们不能要这饷钱!”说罢一齐把银元扔回筐里。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3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