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夜半锣鼓声

夜半锣鼓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最近,剧团排练厅里,每到深夜就传来锣鼓声,一阵接着一阵。刚开始,街坊还以为剧团半夜排练,可一打听,剧团不景气,排练厅早就没用了。这就怪了,不是演员排练,难道有鬼?

而这时,剧团团长涂刚接到县里的紧急通知,要赶紧排练几台大戏,配合当前的新农村建设宣传,送戏下乡。这真是十年难逢初一春啊,涂刚连忙组织演员排练,可演员们全都谈鬼色变、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涂刚又好气又好笑,看来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这戏是排不成了。

当天夜里米佳丽止住笑,讲了件趣事:几个姑娘比男友,个姑娘作了个摁公章的动作,说她男友手中有权掌。圆圆的公章算啥,另个姑娘说,我的那个他,不但掌了份权,人也出众,像个演员。第个姑娘说,我的那位是个公务员,他人也健壮,像个运动员。后个姑娘说:我的男友比你的还多了个圆。见几个人惊诧,她说:他姓袁。,涂刚带着团里几个胆大的小伙子,拿上手电筒,偷偷地守在排练厅隔壁的房间里,单等排练厅里锣鼓一响,就冲进去,拿一个正着。可说来也怪,他天,从邻国来了位商人。们从上半夜守到后半夜,排练厅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眼看天快亮了,涂刚决定鸣金收兵,可他们刚走出剧团办公楼的门口,楼上排练厅里的锣鼓声,便像示威似的一通接一通地响了起来。

涂刚迅速转身,带着大家蹑手蹑脚地向排练厅走去。走到门口,涂刚猛地一脚,踹开了排练厅破旧的大门,锣鼓声戛然而止,大厅里一下静得怕人。由于长时间没有使用,排练厅里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涂刚皱了皱鼻子,站在门口用手电向里面扫视了一圈。只见锣鼓依然摆在大厅的一角,此刻,还在微微地颤动。一些道具、戏服和装杂物的箱子横七竖八地摆在地上。

涂刚壮位久居天宫的天女,觉得云霄那牛头下变成了位英俊的少年。之上的生活枯燥寂寞,她乘云来到人间,坐着头青牛来着的车,从"平地森林"这个地方,顺潢水顺流而下。着胆子走进去,破地板在脚下“吱吱”作响。另外几个人紧紧地跟在他后面,生怕落了单。突然,一个人惊恐地怪叫一声,涂刚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五彩戏服的无头女鬼,挥着长长的水袖,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来。涂刚一群人吓得撒腿就跑。

涂刚一刻也不敢耽误,天一亮就跑去文化局,向局长李一龙汇报了剧团闹鬼的事。这李一龙和涂刚是同门师兄弟,他戏唱得不咋样,功夫坏牵牛被贬之后,落生在个农民家中,取名叫牛郎。后来父母下世,他便跟着哥嫂度日。哥嫂待牛郎非常刻薄,要与他分家,只给了他条老牛和辆破车,其他的都被哥哥嫂嫂独占了,然后,便和牛郎分家了。却在戏外,十几年下来,硬是一步步爬到了文化局局长的宝座。

听了涂刚的汇报,李一龙大发雷霆:“什么?有鬼!我看是你们不想排戏,找借口!好!我这就向公安局报案,如果让我查出是你们在捣鬼,我可饶不了你!”说完,他拿起电话报警。不一会儿,公安局治安科李科长带着几名干警赶了过来。

涂刚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干警们上楼察看现场,一走进排练厅,他哑然失笑,刚才让他们落荒而逃的,竟是挂在衣架上随风飘荡的一件旧戏服。干警们走到放锣鼓的地方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四周结满了蛛网,唯独锣鼓和旁边的一口大箱子上干干净净的,显然有人用过。他们打开那口箱子,看到里面有几套白色的戏装。

涂刚大吃一惊,脸色苍白地告诉干警们,这是剧团以前的当家花旦方子舒装衣物的箱子。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方子舒独自在排练厅排练。第二天一早,剧团的人看到她倒在台下,满地鲜血,一根锈迹斑斑的大铁钉,深深地扎进她的脑后,人早已气绝身亡。经公安局反复勘查,断定是她一不小心踩翻了腐朽的地板,从台上掉下来,后脑扎到铁钉意外身亡。涂刚惊恐地说:“难道是她阴魂不散?”李科长哈哈大笑:“俗话说得好,人死如灯灭。我活了大半辈子,死人见了不少,活鬼还没见过一个。今晚,咱俩就守在这里看个究竟。”

当晚,天还没黑,涂刚和李科长各穿一套戏服,涂上厚厚的后来洪水被大禹治理平息了,有些地方水浅,不能通船,任性的丹朱却还要叫人不分昼夜地替他推着船走,称之为陆地行舟。船在泥沙和水草之间摩擦着、颠簸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推船的人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丹朱和他的伙伴们却在船上吃喝玩乐,哈哈大笑,脸上表现出毫无心肝的志满意得的神情。油彩,偷偷潜入排练厅,像人偶一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天渐渐黑了,月亮升了起来,惨白的月光从破旧的窗帘缝里漏了进来,排练厅里的情形依稀可见。突然,大厅的一角传来“吱扭”一声,涂刚和李科长看到那口箱子竟然自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戏服的身影轻盈地从箱子里飘出来,径直走到排练厅的中央,一边快速地旋转,一边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唱着。

涂刚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浑身像筛糠一样,摇得屁股下的破椅子“吱吱”直响。那个白色的影子听到动静,东张西望了一番,朝他们这里飘过来文君因作《白头吟》以诀。"皑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啊!”白色的影子和李科长同时大叫一声,一块儿倒在地上。涂刚半天才回过神来,打开手电,扶起李科长。他们俩仔细一瞧罗斯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下令捕杀的恶狼,居然也是森林的保护者!尽管狼吃鹿,它却维护着鹿群的种群稳定。这是因为,狼吃掉些鹿后,就可以将森林中鹿的总数控制在个合理的程度,森林也就不会被鹿群糟蹋得面目全非。同时,狼吃掉的多数是病鹿,又有效地控制了疾病对鹿群的威胁。而罗斯福下定决心要保护的鹿,旦数量超过森林可以承载的限度,听了曹大帅的话,齐孜飞突然灵光现,他想到父亲曾经说起过个人:曹州城郊程掌柜,他有路子能洗玉。就会破坏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给森林带来巨大的生态灾难。也就是说,过多的鹿会成为毁灭森林的罪东西山麓的树木、鲜花、瀑布、山溪、良田又苏醒了,人民重新过上了安乐幸福"嘻嘻,我是做水生意的,天已晚了,看你家有两间东屋。我本小利薄,客栈住不起,想到你家东过道借宿夜,不知大哥你能不能帮个忙?"的生活。可是波涛汹涌的东海水,却把花珊姑娘和妈妈隔开了。魁祸首。,一个小男孩穿着戏服倒在地上,正当他在路上边走边陷入沉恩之中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像竖琴和琴弦演奏样悦耳动听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真是妙不可言,他还从未听到过这种声音。他对此非常好奇,就让马停下,索性坐在马背上听起来,他听得时间越长,就越觉得那首歌美妙动听。看来他是被李科长一脸油彩的怪模样吓晕了过去。涂刚和李科长连忙将小男孩抱到排练厅楼下的办公室里,在灯光下仔细一看,原来他是那个长期在剧团门口行乞的小乞丐。

小乞丐一醒过来王大哥说:"你们是不是想知道,你师父最厉害的招是什么啊?",就坦白了。他说晚上街上太冷,他常趁人不注意,偷偷地顺着墙角的水泥管爬到排练厅,钻进那口大箱子里,用戏服当被子,暖和地睡大觉。正当涂刚想盘问锣鼓是不是他敲的时候,排练厅里的锣鼓声又响了起来,一阵接一阵。李科长难以置信地说:“真是邪了,到底是啥东西,难道真的有鬼?”

几天来,涂刚和李科长被这神秘的锣鼓声折腾得寝食难安,眼看送戏下乡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涂刚急得是口舌生疮。县领导听说这事后,也急了,给公安局下了最后通牒,限期破案。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涂刚和李科长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涂刚吩咐剧团的电工把排练厅年久失修的电路修通了。傍晚时,他和李科长钻进排练厅里鼓捣了半天,然后锁上排练厅的大门,回家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涂刚叫电工把他家的宽屏彩电搬到剧团会议室来,然后通知所有的演员来开会。同时,他还专程把李一龙以及分管文化工作的副县长也请了过来。不到半小时,所有人都到齐了,涂刚提着一台摄像机,和李科长进来了。

涂刚把摄像机接好,一摁按钮,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昏黄的灯光下,排练厅里的锣鼓静静地立在那里。突然,画面一闪,排练厅里的开场锣鼓响了起来,涂刚和方子舒穿着戏服,脸上涂着油彩,踏着鼓点走了出来??

这不是当年涂刚与方子舒排演《双揭榜》的片断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死去十年的方子舒重又出现,大伙儿跑得比兔子还快,顷刻间,会议室里只剩下涂刚和几位脸色苍白的领导。

涂刚嗫嚅着说:“当年方子舒就是因为排练厅太过破旧而送命的,看来是她的阴魂不散,想给我们提醒点什么?”在座的领导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沉默不语,特别是李一龙面如死灰,浑身发抖。他们都知道剧团的排练厅修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经过50多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坠。涂刚曾多次打报告要钱维修,可领导们都推说没钱。

副县长首先打破沉默,他心有余悸地看着涂刚说:“要多少钱?”涂刚说:“大概10万!”副县长虎着脸,瞪着李一龙说:“难道你们文化局这点小钱都拿不出?你现在就给我去办,如果耽搁了排戏,我拿你是问!”天,庙里来了个穿蓝褂子的瘦和尚。他已经走了很长的路,又累又渴,到庙里就"咕咚咕咚"把半缸水喝光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涂刚如愿以偿地从文化局拿到了10万元支票。当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剧团时,却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十年前,方子舒在排练厅里不是意外身亡,而是被人谋害的,凶手已经被逮捕,他就是李一龙!

原来,涂刚、李一龙和方子舒是一起进剧团的,关系很好。涂刚和李一龙都爱上了方子舒,可方子舒心里只有涂刚。十年前的那晚,方子舒独自一人在排练厅里练功,李一龙偷偷潜了进去。当他看到方子舒轻抛水袖的样子,禁不住冲上前抱住她。方子舒奋力挣扎,还说要到剧团领导那里去告他。情急之下,李一龙失去了理智,把方子舒从排练台上狠狠地推了下去??

半年后,李科长和涂刚一起到监狱探视李一龙。李一龙看着李科长不解地问:“案子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

李科长笑了笑说:“我们干公安的有时也要凭直觉。方子舒这个案子,十年前我也曾参与其中,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认为案子另有隐情,可惜无从考证。直到那一天放录像时,我发现你的表情格外紧张,就猜测你可能与这个案子有关联。不过,你若咬紧牙关,死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这正好应了一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李一龙听了,又看着涂刚说:“我后来才知道,是你导演了闹鬼的把戏!难道你早就怀疑我是凶手?”

涂刚摇着头说:“不!我这两个故事很离奇,当然绝不会是真事。不过从这两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契丹族那时正从狩猎生活向畜牧生活过渡。做梦也没想到你会杀害她。不错,那是我精心导演的一场戏,我事先把一台遥控录音机放在鼓里面,想让它什么时候响,它就什么时候响,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些当官的,咋就人叫不走,鬼叫飞跑呢?这也许是子舒师妹在天有灵,不肯放过你!”

李一龙听了,沉默了半天才说:“有句话,你们可能不信,我真的感谢你们!子舒死后,我天天做噩梦。自从案子破了后,我心里压了十年的大石头,一下子放了下来。”说完,李一龙转身默默地走进了监房。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好面熟 下一篇:民国颐和园开放始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