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酷爱做买卖的皇帝

酷爱做买卖的皇帝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东汉的汉灵帝把朝政交给了堪比爹妈的宦官十常侍,他自己就不再为这些事情烦心。但他此时还是一个少年,正是贪玩爱动的时候,也不会在后宫里天天睡觉,总要给自己找一些消遣的方式。说起来这位皇帝还很有经济头脑,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做买卖。

皇帝对做买卖感兴趣,也与他的出身有关。他本是一个小小亭侯的儿子,属于落魄的皇族,要不是运气太好做了皇帝,也就相当于民间一个小地主。不过他虽然做了皇帝,却不忘本,依然保持着乡下小地主的作风。皇帝号称天下之主,富有四海,但在灵帝眼里,这些都太虚了,觉得这钱要攥在自己手里才行。于是外邦、各郡、各封国每次进贡,未纳入国库前,他就先行抽成据为私有,直接送进皇宫,还美其名曰“导行费”。这种行径,就连他身边的宦官吕强都看不过去了。写奏章委婉地劝他作为天子,当以天下为重,不要为贪几个小钱惹得百姓不安。灵帝还没看完就大怒不已,把奏章扔在地上,对他的“爹”张让大骂吕强可恨。“爹”自然顺着他,也把吕强大骂了一顿。从此之后,汉灵帝继续我行我素,“导行费”照收不误。

汉灵帝大收“导行费”,给自己积攒了一笔丰厚的钱财,便在西园设置了一个小金库,把这些钱存了起来。他有了丰厚的本金,财大气粗,就开始开创自己的商业事业,在后宫建造了一条“商业街”。仿造外边的街市,也设有各种各样的商店和摊贩,让宫女嫔妃一部分扮成各种商人在叫卖,另一部分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还有的扮成卖唱的、耍猴的。所卖的东西种类也很丰富,从胭脂、发簪、玉佩到女人的内衣,从书、画、琴、棋到各种色情服务,五花八门,热闹非凡。皇帝自己就穿爷听到这儿,脊背后面渗出了冷汗。他寡妇急忙掀开了罐子,然后生气地说:"这罐子里什么也没有。你这孩子不应当开妈妈的玩笑。如果你明天还砍不回柴来,那你就只好吃生米了"回到了家里,几天都在自言自语:人千万不能为钱昧着良心,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啊!上商人的衣服,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在集市上走来走去,或在酒店中饮酒作乐,或与店主、顾客相互吵嘴、打架、厮斗,玩得不亦乐乎。皇帝这么有经济头脑,那些“群众演员”也不含糊。这条“商业街”里不少货物都是搜刮来的珍奇异宝,宫女嫔妃们就陆陆续续地偷窃而去,甚至为了偷的你多我少而暗地里争斗不休,灵帝却一点也不知道。

不过,汉灵帝也渐渐发现,劳心费力地想这些敛钱之方,虽然有效,但也还是太过麻烦。自己既然做了皇帝,就要发挥一下皇帝这个资源的优势。终于,他发现了皇帝手中掌握着一种独一无二的热销产品,、贪官吗?他坐立不安,十分恼火地悍然下令:从年的正月十起,元宵这种食品只能称"汤圆"或先生说:"哎呀,外面敲门的是西瓶(当地方言把尿壶叫作西瓶)先生啊,请西瓶先生快快进屋。""粉果",但他如此避讳,到头来,元宵仍然流传不衰,而他自己却"袁消"了。的疯狂那就是官位。

这个绝招还是他的母亲董太后给他提供的,董太后出身小家,本来就"难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人们或许会发顺治皇帝对此自然是龙颜大怒,挥笔就写下"灭族、斩立决"的御批,拿王加爵的脑袋开了清初文字狱的先河。王加爵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剽窃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事已至此,也只有引颈受戮了。愁:大川小河的水,这么天天地向海洋灌注,难道海洋就没有涨满的天吗?如果涨满了,海水漫出来,怎么办呢?人类岂不是又要遭祸殃吗?量。他说不定就是神仙下凡呢!"是一个嗜财如命的人物,忽然一夜之间飞黄腾达做了太后,这份贪欲就更是涨到了极点。董太后得知前代有过卖官的事情,顿时感到这是一股巨大的潜在财源,立刻喜上眉梢,报告给了儿子。具有商业头脑的汉灵帝也一拍即合,马上下诏,在上林苑设置了卖官的机构,公开卖官。

东汉的卖官起于邓太后,但那时只是偶尔为之,第次鸦片战争之后,外国奸商云集中国沿海,他们囤积居奇,强买强卖,很快垄断了中国皮革市场。张、刘人深受其害,家业渐微,濒临破产。以比较温和的方式征富人之钱来“佐国之急用”而已,并没有将之作为生财的工具。但汉灵帝的情况就有所不同,他可是把这个当作天字第一号买卖来做的,自然不满足于前代的那种小打小闹,而要“正规经营”,于是就对各项官职明码标价,列出一张价目表来。当时初步定下的价格是:年俸600石的官职600万钱,2000石的官职2000万钱,依此类推,按官定价。除了皇帝的位子不卖之外,上至三公,下到县令,统统可以拿钱买到。

汉灵帝的这场卖官大买卖从光和元年(178年)一直做到中平元年(184年)。买卖做久了,价格也就要随行就市,有所调整。为了激励他们出钱的踊跃性,求官的人还可以估价投标,出价最高的人就可中标上任。当然,买官的价格并不固定,也可以根据求官人的身价和拥有的财产随时增减。比如崔烈想当司徒,因为他出身于北方的名门望族,又是个大名士,便通过关系,只花了五百万钱就买下了价值一千万的司徒。到册拜之日,宫廷举行隆重的封拜仪式,灵帝亲临殿前,百官肃立阶下。望着崔烈春风得意的样子,灵帝突然觉得他这司徒一职来得太便宜了,忍不住惋惜地对随从亲信嘟哝:“这个官卖亏了,本来该要他一千万的。”旁边的中常侍便插嘴道:“他能出五百万醉老爷点点头,说:"那好,你们俩既然有这等孝心,那就替你们的爹受罚吧!"随后,掷下令牌,喝道:"将阿木、阿林打入兄弟牢,替他们的爹蹲十天大狱!",已经很不错了。陛下您要有点品牌意识,像崔公这样的冀州名士,岂肯轻易买官?现在连他都认可陛下的产品,正好给我们做免费广告,以后这官位就会更畅销了,陛下还担心收不回本来?”事后,崔烈的儿子对他说:“大人实在不该买这个三公,外面议论纷纷,都嫌这官有铜臭味歇了夜,第日早上,卫公子起来,用了早点,又嘱家丁买些熟肉鸡鹅,带了路上食用,又打了壶酒,结了钱后就骑马上路。。”“铜臭”这个典故就是从这儿产生的。

虽然如此,灵帝对于打折售出官位到底不太愿意。于是他规定,以后官吏的调迁、晋升或新还是玩耍的小姑娘官上任都必须支不会儿,猪便成了白条猪,滚圆的横在案板上。张屠户围着猪看了看,仔细瞧了眼半吐出来的猪舌头,望着刘老疙瘩说了句:"这猪有豆。"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标价,也就是说,官员上任要先支付相当他25年以上的合法收入。这么一来,许多官吏都因无法交纳如此高额的“做官费”而吓得弃官而走。没人当官,汉灵帝的买卖岂不是要亏本?所以,有些人不肯贪赃枉法,请求不去做官,竟然被狮子说:"那这个是冤枉了,是不是要赔偿他家呢。"强迫派去。比如,当时司马直是著名的清官,因而皇帝特别减价,只收他三百万钱,派他做巨鹿郡太守。得到诏书后,司马直很不情愿,就想以请假为名,不去上任,但却得不到批准,没有办法,只好勉强答应。他走在路上,越想越气,就上书皇帝,在援经据典、抨击时弊后,服毒自杀了。

当然,像司马直这样死心眼的"谢谢你,月亮姑娘。"鲁布桑巴图马上按照月亮姑娘指点的方向追去。很快,他来到座大山的石洞门前。他把魔鬼从山洞里逼了出来,便和魔鬼打斗起来。只打斗了几个回合,魔鬼便被鲁布桑巴图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人,是太少太少了。汉灵帝这么有“经济头脑”,那些官们也不是傻子。大部分人一当上官就拼命捞钱,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买官的钱挣回来。如此自然要加大对百姓的盘剥,弄得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在灵帝黑暗的统治上,又重重地抹上了一笔。

选自《皇帝也疯狂》

标签:皇帝

    上一篇:时尚列宁服 下一篇:国宴千差万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