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晒晒古代公务员的工资条

晒晒古代公务员的工资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东晋安帝义熙元年冬天,大诗人陶渊明辞去了他仕途生活中的最后一任官职——彭泽县县令,挂冠前留下了一句“岂能为五斗米折腰”的千古名串串纸钱提在算命先生的手上,随着秋风抖抖擞擞,气得他那双贪婪的老鼠眼眼珠都快鼓出来了。他跳起身,把抓住白胡子老头儿的长胡须,跺脚厉声叫道:"老骗子!你这个老骗子!走,跟我去见县太爷!""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白胡子老头儿不紧不慢地回答:"嘻嘻,要说算命,你小子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告诉你吧,千年前,我就在尧帝手下当过官,几百年前,又在唐明皇手下当过道士,不知王大柱照着姑娘的话都办到了,姑娘用篾子扎了百个纸驴,她向纸驴身上吹口气,纸驴都活蹦乱蹦"昂昂"叫。到了第天,王大柱赶百头黑叫驴来到土霸王府上,土霸王出门看,大门外两边,边拴十头精精壮壮的驴子,他无话可说了,可两眼还是盯着王大柱。给多少达官贵人算过命、卜过卦。算命,也只为了混口饭吃,千万不能坑蒙拐骗呀!"说完,只见这位须眉雪白、老态龙钟的老头儿,只轻轻推,就推开了算命先生的手。言。也正是这句话,一直成为史学界争论不休的课题。有人认为是“不能为区区五斗米的俸禄而折腰”。但是也有提出质疑的,要说陶令的年俸或月俸是五斗米,自然不可能,即便是日俸吧,似乎也对不上号。不过,由这个五斗米提起,了解一些古代州县衙门官员的俸禄情形,也是挺有意思的。

西汉时官吏的俸禄,全发粮食,按品秩领取每年的粮食重量。县令的年俸从600石到1000石不等,县长的年俸从300石到500石不等。从东汉开始,俸禄的形式有了改变,发一部分粮"包公"高兴地唱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举头尺有神明,劝君莫做伤天事"食,一部分现钱。陶渊明的那个引起争论的五斗米,其实也与钱谷混合的官俸制度有关。

《后汉书·百官志》说:“四百石,月钱二千五百,米十五斛。”这位陶令按月得2500钱,米15斛,以每月30天计,恰好是一天五斗米。古今量器"小女子,俺家少爷可是说不。既然他看中零,你就从了他吧!"管家在边威胁说。不同,五斗米究竟值多少,需与同时代人作个比较。《梁书·何胤传》上记何胤自称,“吾年已五十七,月食四斗米不尽”。县太爷一天的俸米,可供一个年近六旬的人食用一月,这样的待遇算不差的了。从西晋开始,官场上又有品官占田制。西晋时连九品官亦可占田十顷。可是到东晋时,半壁江山丢了,只好大家“减薪”。

隋朝的俸禄就谷物一项,京官正一品禄900石,最低八品是50石;州县衙门里的官员,丈夫爬了出来,妻子问他:按管理的户数给禄。唐代又是另一套,最初是土地、实物和钱货三项并行。土地叫职分田,七品官是三顷,八品是二顷五十亩,九品是二顷。职分田皆取百里内之地,一般按亩收六升的租率出租,那会儿的州县官员都是土地出租者,可以戴上官僚地主分子帽子。唐官实物收入仍旧是粮食,一年发一次,可是地方官一粒米也不给。

说到州县官员的现钱收入,更复杂一些,前期的办法是用出租“公廨田”的租息按职务高低分配,先以县太爷定个数目,县丞取太爷的二分之一,主簿县尉又减县丞三分之一领取。换句话讲,各人收入多少,是同当年“公廨田”的租价高低直接联系的。“安史之乱”以张青本就没有酒量,借酒浇愁愁更愁,酒过巡,便有些醉意,没等老汉问,就股脑儿的将自己的郁闷之事全说了出来,老汉听,哈哈大笑,说道:公子莫愁,你去找个木箱子来,再到院中找些碎石烂瓦将箱子装满。张青问他何用?他只管让张青找去,张青只好按照老汉的要求,找了个木箱子,捡些碎石烂瓦装进去,老汉只嫌少,让张青多找些,直到填满十年代的陈鹏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他只是个乡里赤脚医生,成天背着个小箱子跟着师傅东奔西跑的。那时候医疗条件很差,人民公社没有几个赤脚医生,会打针的人都是抢手货,不是东村请,就是西村邀,所以呀,陈鹏住在家里的时间几乎很少很少。了方罢。后,国家给州县官员制定了统一的俸钱标准,县令是四十贯,县丞三十贯,主簿和县尉各二十贯,按月支取。但是依照“两税法”,全国都实行地方财政包干,比较富庶的州县,官员的实际收入远远超过额定数字;反之,那些贫困地区里,州县官很可能连定额也拿不到。一句话,收入多少全看“本单位”的“经济效益”。

北宋起,俸禄以货币为主了。依《燕翼诒谋录》披露鬼摇摇头:"这可不行,我俩无法向阎王交差。",宋初时官员俸入极微,县令月俸不满十贯,而且三分之二发给茶叶、盐和酒等国家专卖品,县尉的月俸才三贯五百七十。到了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有过一次“普调”,京县知县的月俸升至现钱25贯,米麦共7斛。但是地方上官员的现钱收入仍不及京官,每月只能拿定额的四成。彭乘所著《墨客挥犀》上,记有一则小故事:一位县尉刚刚上任,有个举人写信向他哭穷,希望他资助点粮食,县尉作诗答曰——

五贯五百九十俸,虚钱请作足钱用。

妻儿尚未厌糟糠,僮仆岂免遭饥凉。

赎典赎解不曾休,吃酒吃肉何曾梦?

为报江南痴秀才,更来谒索觅甚瓮。

五贯五百九十之数,当是“普调”后的标准,但仍是“虚钱”,兑现时还是打折扣的。其实早在唐代时,就有国家财政困难时官员一律支半薪的做法,如能搭一部分实物发放,还算是不错的。然则尽管如此,一个进士出身的县尉还要抱怨家属吃糠,僮仆挨饿,衣物押在当铺里没钱取回,要想开荤吃点肉亦困难。

当然,月俸高低,应该与物价作横向比较。周密《浩然斋雅谈》录有一首绝句:“小小园林矮矮屋,一月房钱一贯足”;《续资治通鉴长编》记熙宁七年(1074年)时官卖粮价,是“上等粳米每石为钱一千,中等粳米每斗为钱八十五文”;《梦溪笔古城酒泉县城北门外,有座仙姑庙,也叫雪姑庙,庙里塑着尊雪美人的神像。关于雪美人,还有个民间传说。谈》载“京师食盐,斤不足三十五钱”;《铁围山丛谈》载大观(宋徽宗年号,1107-1110)时,“售鱼可二十鬣,大小又弗齐,问其直,曰三十钱也”。照这些价格推测,县尉的生活水平算是不错了。

宋室南渡后,官员俸禄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伍大贵细听了几句,全是恶言恶语骂他的话。伍大贵大怒,抽出桃木剑指着姑娘说:"你不要骂了,我就是伍大贵,我就是再你神像之人。我兄长出远门之际曾向你祈求保佑,哪知仍命丧虎口。你有何本事诛虎?你又是哪方豪杰?诛虎烈杰之誉放在你身上真是狗屁不通。你若再不滚蛋,我就剑刺死你"瞿宣颖先生辑《中国社会史料丛钞》引黄庶《伐檀集·自序》云用老者的话来讲,孙士举是中了书毒,读书不会选择,好赖全收,心窍被淤塞,读成呆子了。根据老者的经验,治他的病需要分两个阶段,第个阶段是化淤排毒。这阶段要远离书籍,将自己的身心投入到另种更具吸引力的爱好上,比如戏剧,用新鲜事物冲刷旧的毒害。孙士举听后茅塞顿开。,“历佐一府三州皆为从事,月禀于官,粟麦常两斛,钱常七千。洪容斋(迈)谓,今之簿、尉盖七八倍于此,若两斛七千只可禄一书吏小校。”不过很可能那时的物价涨幅也相当大。

到了明代,又发生了大转弯,官员的俸禄远比宋元低微,并且是米钞搭配,县太爷年俸为90石,丞、簿、学官等由78石到66石不等,未入流的杂职才36石,其中半个时辰之后,人马在个朱漆大门前停了下来,两个小童立即打着灯笼迎出来,引中年人进门,左曲右拐地直奔后院。十之七八给米,现钞才十之二三,杂职则全部给米。米和钞怎样折价呢?据《大明会典》载是一石折钞20贯。州县衙牛郎织女相会的月日,无数成群的喜鹊飞来为他们搭桥。鹊桥之上,牛郎织女团聚了!织女和牛郎深情相对,搂抱着他们的儿女,有无数的话儿要说,有无尽的情意要倾诉啊!门官员可以从国家那里拿到几多“俸禄”,读者可以自己去计算了。

清朝的官员俸禄起初分俸和薪两项发给,"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俸是禄米,薪是白银。县太爷的俸银是45两。光这点数,当然还不能与宋元相比较,元朝时品级最低的官员亦有三十多两银子可得。

原来清代从雍正皇帝时起,又给地方官搞了一个“养廉银”,意思是通过增加他们合法收入的方式,来保证他们为官廉洁。“养廉银”没有全国统一的标准,全看州县的“经济效益”。至于“廉洁”这个要求是否能因为银子喂养而得实现,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还有一条更重要的事实,有禄也罢,无禄也罢,自古以来州县衙门中大大小小的老爷们,真正全靠吃禄的总是极刘明秀家境不算殷实,自十岁考中秀才,隔了整整十瓣才取得举人功名。其时父母健在,妻儿俱有。按说举人资格在乡间已是少有,免赋薄税,乡人敬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然而刘明秀自小立下大志,不过闱誓不休。家里余钱不多,还是卖了两亩好田,筹集路费给他,以了他的志愿。少数。

选自《天下衙门》

标签:古代公务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