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大千北平脱险记

张大千北平脱险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两次遭遇日本宪兵队

1937年7月26日,张大千携家李海存恩威并施,将香云放出牢笼,香云无法左右自己,只好边养护那盆变色杜鹃,边只想瞅空逃回家中,而府中看伺甚严,总无脱身机会。这天夜晚,郁文清美将香云偷偷送到府中后院,让她从棵香樟树上跳墙逃走,并将自己的个白银手链送给香云作为信物,要她等待自己处理好公务以后,再出去和她相约高飞。眷前往颐和园避暑。第二天,保安队就在颐和园内挨户通知,说日本人要炮轰颐和园,还要放毒瓦斯,园内顿时大乱。当天晚上,园内只剩下张大千一家及另一杨姓家。28日,日军果然进入颐和园。德国朋友海斯乐波打着红十字会的旗帜到颐和园接上张大千一家,在路上,车却被未及逃出的妇孺老幼围住。张大千无奈,只好先将妇孺运走,自己留在园中。直到8月1日,他才被海斯乐波接走。

事后,张大千被日本宪兵队找去“谈话”徐老"哈哈"笑,说:"秀才呀说也奇怪,自从吃了这黄豆,老放屁不止,且芳香溢。老心生计,便到集市上卖起了香屁。他大声吆喝卖香屁。这吆喝,周围立刻聚集了层层累累看热闹的人。内中个好事者站了出来,捋着胡须道:"屁乃腹中腐化之气是也,其味巨臭,岂闻有香屁说?你且与我放个香屁。果如其言,便赏百金;如若不然,定将你勾蛋子缝起来。"老和着水吃了几粒黄豆,不多时真放出个香屁。那人虽有不悦但不得不服,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却怎奈周围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便只好自认晦气掏出百金给了老。,谷子是弯着腰的,向日葵才是歪着头的!"。日本宪兵司令部以把事“调查清楚后再说”为由而将其扣押。此间,汉奸的报纸《兴中报》刊出消息说:“张大千因侮辱皇军,已被枪毙!”此事一登,张大千在京、沪的亲友和学生无当时有名知府,姓唐名炎。此人凶残暴戾,横征暴敛,鱼肉乡民。为了附庸风雅,便处搜罗名人书画,挂满了卧室厅堂。唐炎早就垂涎何李杜的神画,但无从可得,所以耿耿于怀。他的师爷叫苟,善于观言察色,早就知道唐炎的心事,便处打探何李杜的行踪。有天,忽然有人来报,说何李杜正在城外茅峰寺拜访住持清大师。苟赶忙把这消息报告给唐炎。唐炎十分高兴,备了人大轿,叫苟去迎请何李杜。不悲痛欲绝。在上海,他的学生胡若思还在法租界开了一个“张大千遗作展”,上海各大报纸也报道了此事。日本宪兵司令部无奈之下只好放人。

9月,张大千带着家眷又返回颐和园听鹂馆居住。一次,张大千去景山写生归来,遇上了日本宪兵。日本宪兵误以为他是国民党监察院院长于右任,非要把他抓走不可。张大千突然灵机一动,说:“于右任不会作画,我张大千是作画的,我作一张画给你们看。”一只活生生的螃蟹在张大千的笔下一挥而就,日本宪兵半信半疑,要他再画一个,张大千很快又画了一只虾。这下麻烦更大了,日本宪兵长官确定他就是著名画家张大千后,对他说:“原来,清政府腐败无能,慈禧见洋人就点头哈腰,时间长了,变成个驼背老太婆。怪不得其他裁缝做出来的衣服不合体呢。你不要出去了,父亲反对儿子,儿子敌视父亲,客人憎恨款待他的朋友,朋友之间也互相憎恨。人间充满着怨仇,即使兄弟之间也不像从前那样袒诚相见,充满仁爱。白发苍苍的父母得不到怜悯和尊敬。老人备受虐待。啊,无情的人类啊,你们怎么忘了神将要给予的裁判,全然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处处都是强权者得势,欺诈者横行无忌,他们心里恶毒地盘算着如何去毁灭对方的城市和村庄。留在这儿为我们画画吧。”夫人杨宛君得知张大千被日本宪兵扣留,便穿着白色旗袍和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大夫乘坐红十字天宫玉女随玉皇大帝巡游,俯视石海洞乡的人间仙景。得知石娃只身人照顾老母时,玉女深受感动,便悄悄来到人间,变成美女玉姑和石娃结成了夫妻。玉姑从悬崖上找来灵芝,到天泉洞取天窗泻下来的泉水,煎熬成药水,勺勺地喂进婆婆嘴里。婆婆眼病很快痊愈了,家口男耕女织,过着人间幸福美好的生活。会汽车直奔张大千处,对日本宪兵说:“他患有传染性肝转眼半年过去了。这天的上午,白庆升照例来到郝家下棋。不料,刚刚下完两盘棋,白家的伙计路打听着寻到郝家,要白庆升速速回去。说是白庆升的姑姑去世了,要他这个娘家侄儿马上过去参与处理后事。这个丧讯报得可真不是时候,生生把顿小酒给耽误了,可姑姑那边是骨肉至亲,白庆升只好忍痛割爱,回城奔丧。炎,会传染的,请让他治病,医院已派车来接他了。”日本宪兵长官认为张大千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于是就让他们走了。

利用办画展终于脱险

知道张大千收藏有许多古字画,日本宪兵想敲诈他:“听说你有许多古字画,拿出来,我们给你成立一个馆,陈列起来,比放在你个人手里保险。”“我的字画不在北平。”“在哪里啊?”“在苏州、上海。”张大千看到日本人还在怀疑,就说:“我留在北平,让我太太去拿吧。”杨宛君也不推辞:“你们开个路条吧,我去拿。”日本宪兵还真开了路条。其实,张大女人在鱼塘边转了半圈,站了会儿,对近在咫尺的老李头视而不见,朝着小路掉头走了。鱼塘离村口大概几百米远,老李头悄悄跟在后面。千的24大箱收藏已送到德国朋友海斯乐波处保存。

杨宛君到上海后,今天发电报说:“你的画有些我找不着,必须你自己来找。”明天又写信说:“四哥已在北平,你回来找画完毕,带四嫂与我同回北平,否则两个女人行路实在不便。”通过这种方式,杨宛君把时间拖了一个多月。日本人上门逼画,张大千拿着杨宛君的电报和信给日本人看,日本方面果然深信不疑。

驻北平的日军司令官香月通过汉奸金潜庵与张大千联系,希望他选择故宫不久出去察访的人回来向国王禀报说,婴孩的母亲原住在伊水的岸边,身怀有孕。天晚上,梦见有神人告诉她说:"舂米臼出了水就向东边走,千万不要回头看。"第天舂米臼果然出水了,她面赶紧把神向她说的话告诉邻居们,面照着神的吩咐向东边走去。邻居们有相信她的话的,都跟着她走;也有不相信她的,就仍待在家里。她向东走了大约有十里路程光景,惦念着家园和邻居,{mso-style-name:普通表格;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啊呀,只见家园已经浸没在片白茫茫的大水里,汹涌险恶如爹娘胆量小,含泪收聘金:渔女更伤心,只只网眼泪淋淋狼牙般的波涛正追踪在她和与她同行的邻居们的身后,恶狠狠地向着他们扑来。她吓得连忙举起两只臂膀,正准备呐喊狂呼,声音还没有发出喉咙,她的身子就在瞬间变成了株空心老桑树,站在大水的中央,抵抗住了激流,洪水在她的身后慢慢退去了。博物院院长或北平艺专校长职位,还可以在日本艺术画院兼任名誉刘安坐在高高在上的逍遥椅上,岿然不动,摆出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戏台就在他的正对面,他飞扬跋扈地看着节目。职务,张大千断然拒绝。但是日本驻华北军事总司令到了天宫,王母娘娘不愿认牛郎这个人间的外孙女婿,不让织女出来见他,而是找来个蒙着面、高矮胖瘦模样的女子,对牛郎说:"你认吧,认对了就让你们见面。"牛郎看傻了眼,怀中两个孩子却欢蹦乱跳地奔向自己的妈妈,原来,母子之间的血亲是什么也无法阻隔的!部司令内寿一大将为粉饰“东亚共荣”,发起组织了“中日艺术协会”,未经张大千等人的同意,就将黄宾虹、张大千等都列为发起人,在报纸上予以公布,张大千还被迫以“主任教授”的名义去上了一堂课。

这段时间,张大千一直都在为如何返川犯愁。最终,张大千决定通过办画展的形式逃离北平。但日军对他不但不放行,反而要他在北平办画展。张大千当然不肯答应,事情就这样僵持下去了。

一天,张大千收到老友方介堪从上海寄来的信,信中夹着一张剪报,上面正是报道张大千在北平被日本人杀害的消息。看完这张剪报,张大千突然灵机一动:正好利用它向日本方面提出要求县太爷大笑:"说得好,各自回家去吧。"。于是张大千提出要到上海开画展,以便辟谣。第一次被拒绝了。张大千便又亲自找到他们,明确指出:上海各方都谣传我被你们杀害,无论你们怎么说,他们都不会相信,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亲自去上海露面,更何况上海也被你们日本人控制着,我也跑不掉。由于张大千没有提出要四哥和学生们一起南下,日军只好同意了,但提出一个条件,要张大千把放在上海的古字画运回北平,张大千满口答应。

1938年5月13日清晨,张大千离开北平,前往天津。为了不引起日本人的怀疑,他在天津法租界的永安饭店办了画展。后又前往上海转道去香港,与先期到达的夫人会合,等待他那24箱字画运过来。不久,字画运到了,夫妇二人便一路颠簸,终于安全地返回了四川。

选自《文史月刊》

标签:脱险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