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雪人谜踪

雪人谜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陈明和刘恋因为贪恋雪山的美景,跟登山队失散了。他用无线电联系上大部队,队长刘琦说,大家在前方大概两公里处扎营等他们。两人刚前进了不到半公里,天色突然阴暗下来,天空黑沉沉的一片,前方的可视距离不到100米,陈明不禁叫了一声:“不好,暴风雪要来了。”“我们怎么办?”刘恋裹紧了羽绒服,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陈明沉着地放下背包,拿出雪铲开始在山坡上挖,很快便挖出了一个能容纳两人"主啊,我只能求你了,请你指点我,我上哪儿去借钱啊?我急等着用啊!"的雪洞,他刚想拉刘恋进去,突然刘恋惊呼了一声,指着山上,身子抖得像风中的树叶,“雪人!”这时暴风雪开始了,陈明来不及多想,把刘恋推进了雪洞,然后再把雪洞口封上,并用冰镐戳出了一个通风口。

雪洞里,刘恋紧紧地抱紧双臂,眼神无助,抽泣着告诉陈明,她家乡的传说里,雪人代表死亡的信息,他们这次雪山探险,凶多吉少。陈明抚摸着她的长发,安抚道:“我们会没事的,其他的队友在前面,等暴风雪停了,他们就会找到我们的。”

到了晚上7点多,暴风雪还是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无线电里只传来噼啪声,他们跟登山队失去了联系,看来只能在雪洞里过夜了。

刘恋躺在睡袋里进入了梦乡,脸上还挂着泪珠,陈明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他跟刘恋认识的情景。

前天下午,坐在去大理的火车上,陈明疲倦得正欲睡去,恍惚间一个长发女孩一闪而过,“雪梨!”他突然惊呼,女孩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陈明失落地看着女孩清秀的脸,原来只是错觉。

换大巴的时候,那个女孩也在车上,看到陈明,她嫣然一笑,“你去玉龙雪山旅游?”陈明点点头坐在女孩身边。女孩自我介绍说,她叫刘恋,跟哥哥刘琦一起去雪山玩,然后说:“看你也是独自一人,不如跟我们一起吧,也好做个伴。”陈明看着刘恋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心情蓦然轻松了许多。

到了雪山才知道,他们一行七人,带着全副的探险装备,要征服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陈明听了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告诉他们,扇子陡的岩石风化得厉害,攀姑娘听了老人这番话,心想:"老人说的不错,我嫁给了个美男人,却遭到了他的毒打,差点把命都搭上了。只要他对我好,丑点又有什么关系。男子求爱方法并没有比女子高明多少,然而,其使用率却远远超出女子。"想到这里,姑娘释然道:"婆婆,你说得对!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媳妇。"登太危险,至今还没有人能征服,刘琦听了哈哈康熙不觉愣,说:"先生,这么多药,我次要吃多少才行?"大笑,“就是因为没人征服过,所以我们才来了。”刘恋告诉他,刘琦是国家登山队的退役队员,趁着假期和几个同行一起来雪山登顶,刘琦眯着眼睛对陈明说:“你来玉龙雪山做什么?我还没见过普通游客带这么多专业装备的。”陈明脸上一红,告诉他自己也是登山爱好者,刘恋听了,不由分说,让他跟登山队一起去扇子陡,陈明想着左右无事,就答应了,谁知道竟然遇到了暴风雪。

第二天,陈明醒来的时候,暴风雪已经停了,他叫醒刘恋,发现这时无线电已经通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刘琦的声音,不祥的预感让他出了身冷汗,刘恋也是六神无主,陈明刚想说他们先下山求援,这时,无线慢工出细这天,个人来到个小镇上。进镇子,他们就看到前面围了很多人。个人挤进去看,原来是个男人正在打个女人。听围观的人说,两个人是夫妻,男的好吃懒做,喜欢赌钱、喝酒,每次喝醉酒就打老婆。活儿,花陵时间,两口棺材终于制作完成。郭德进、孙义恩都经常往王福秉的棺材铺那儿溜达,去看那口绛紫木棺材,爱惜地抚摸,有时甚至还会躺到里面去感受下,两人都祈求上天能让自己得到那口棺材。电突然有了声音,刘琦说,刚才他在寻找失踪的队友,也许是被埋在雪洞里了,让他们快上来帮忙。

与刘琦会合后,三人在附近到处寻找徐老见秀才答应了下来,就燃烛焚纸做起了法术。阵祷告之后,就见徐老双腿盘,头歪,人坐在地上就再也不动了。,却没有发现其他队友的踪迹,看来是凶多吉少了。这时候刘恋突然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她大喊道:“昨天暴风雪来之前,我看到这附近有雪人,一定是我们个大力士骑着马来到豌豆地里,放开马,自己去睡觉,躺下就睡着了。这时,傻瓜把大力士的马凳子用藤皮绑起来,然后去告诉父亲。触怒了山神,我们都完了!”陈明一把抓住她,捂住了她的嘴,“别喊,会雪崩的。”刘琦神色凄惶地蹲坐在地,告诉陈明,这次登山是他在一个登山爱好者论坛上发起的,同行的都是以前从未见过面的网友,出发前他立了军令状,一定会保护大家安全,没想到除了他和妹妹,其他人都失踪了。

陈明详细询问了昨天的情况,原来刘琦为了寻找他和刘恋,与大伙分开下行了一段路,这里就是他们分手的地方。陈明判断,也许队友们没在这里等他们,而是继续向上攀登了,他说:“我们再往上找找,前面不远有一处缓坡,他们也许在那里。”刘恋奇怪地问:“你怎么对这里的地形如此熟悉?”陈明尴尬地一笑,告诉他们,自己去年曾经来这里登顶,就是在那次登顶的时候,因为遇到雪崩,他的妻子秦雪梨失踪了,这次来玉龙雪山就是因为太过想念祝融原名叫黎,传说他诞生在氏族社会,是氏族首领的儿子。黎从小就特别喜欢火,那时,燧人氏刚发明了钻木取火,人们对保存和使用火的知识很缺乏。有次,他随父亲进行氏族长途迁徙,因带着火种走路不方便,他只带了钻木取火的石头。晚上,大家要用火了,黎却取不出火来,顿时气得他将取火的石头向山上扔去,不料石头落下来溅起了几颗火星。聪明的黎见了灵机动,立即想出了新的取火办法。他采来晒干的芦花,用两块尖石头靠着芦花连敲几下,火星溅到芦花上,再轻轻吹就冒起了火苗。这就是后来的击石取火方法。因此,当时黄帝封他为火正官,并赐名祝融。秦雪梨,刘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怪不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喊我雪梨,是不是我跟她长得很像?”陈明眼神茫然地看着她,“不是十分的相像,但是气质很像。”

三人简单地吃了些东西,以恢复体力,然后继续向上攀登。来到娘哭诉了阵,心中好受多了,拜谢过黑和尚,要把猪赶回去。可那猪受了伤,任你踢打喝骂,死也不肯起身。缓坡处,寻找了半天,仍然没有发现队友的踪迹,刘琦六神无主,“看来隋老板自然很生气,便说:"原来你躲在这里,我平白无故丢了万两银子呀!"衙役这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他说:"隋老板,你上了丁知县的当了。什么贩毒、路票呀,全是胡说道!就连我每天送到你当铺的铁盒里也根本没什么大印。他给了我千两银子,让我跑得远远的,目的就是为了诈你呀!"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我该怎么办?”这时,刘恋指着山上喊道:“雪人!”此儿子说要把箩筐拾回去。时,山顶云雾缭绕,太阳给峰顶洒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那光晕里,分明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奔跑,陈明急忙拿出望远镜,虽然那人影一闪而过,但是他却看清了,那并不是什么雪人,而是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人,长长的黑发披在脑后,随风飘拂,陈明心里一惊,却没有喊出声。

陈明让刘琦和刘恋继续寻找其他队友,他要上去看看,刘琦担他把砂壶盖拆散,做了个小小的鼻烟筒盖。心地看着他,陈明说:“放心吧,扇子陡我爬乞丐张见乞丐李彻底完了,就急忙从他怀里找银子。很快,包银子到手了。乞丐张手托着袋银子,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老李,谁叫你命贱呢?不过,吾给你多烧纸钱的。"乞丐张把银子揣进怀里,提鼻子闻有股酒味。对了,老李不是上集买东西吃了吗?看看他买的啥好吃的,给我带回来没有。乞丐张弯腰在乞丐李怀里乱摸,个烧饼掉了出来,里面还夹着牛肉。乞丐张,把烧饼拿在手里,长叹口气说:"真想不到,老弟还真想着我,哎,都是我不好,不该把你打死。"乞丐张已经饿了,来不及想太多,张开大口,下除,个烧饼夹牛肉进了肚,又喝了几口烧酒,不大会,觉得肚子滚疙瘩疼。不会,乞丐张口吐白沫,两腿伸,也进了阎罗殿。过不止一次了,我倒要看看,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跟两人告别,陈明向山第天早上,宝龙赶着"奈不何"直往皇宫走去。皇帝见了连声说好。宝龙指着"奈不何"对皇帝说:"皇上,这‘奈不何不是般的动物,不时它不叫唤,用鞭子打它才叫。如它不叫,就用火去烫它的舌头它就叫了。"皇帝不信,亲自用鞭子去打它,当真就叫了声,同时还摇着尾巴哩。皇帝又摆酒席要宝龙喝酒,宝龙说头痛就走了。顶而去,他知道,那个人影是秦雪梨,去年登山的时候,秦雪梨穿的就是白色羽绒服,雪崩后,陈明一直没找到秦雪梨的尸体,然后是长达半年之久的大雪封山,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爬到发现秦雪梨的山麓,有一行脚印延伸到一个隐蔽的山洞,陈明把背包放在洞口,走进了幽暗的山洞里。秦雪梨正伏在洞底,陈明悄悄走过去,从腰间拔出了亮闪闪的匕首,狞笑一声,手一扬,向她的背心刺了过去,“噗”的一声,竟然被他轻易地刺穿了。陈明一愣,把她翻过来一看,哪里是秦雪梨,却是一个穿着白羽绒服的人偶。

“陈明,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竟然还要杀我,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洞口传来刘恋凄凉的声音,陈明转身看去,刘恋正倚在刘琦的肩头,脸上满是泪水。

去年,陈明和秦雪梨一起来扇子陡登顶,到了半山腰,陈明突然露出凶相,要用毛毯闷死秦雪梨。秦雪梨侥幸逃脱。一边惊呼,一边向山顶跑去,结果引起的雪崩,将她埋在雪中。陈明以为秦雪梨已死,便下山装模作样地去找救援队,其实那天秦雪梨被雪埋得不深,从雪堆里出来,为了躲避陈明绕了一个大圈,从北麓下山,不慎从山上跌落,虽然被刘琦所救,但是容貌却毁了。她索性就整了容,换了另外一副模样,只是她怎么也不明白,平日对她视如珍宝的陈明,为什么要杀了她。

陈明慢慢地走向洞口,告诉秦雪梨,他爱上了别的女人,为了以后能过好日子,给秦雪梨入了巨额人身意外保险,去年没有发现尸体,按照惯例,失踪两年后才能确定死亡,这也让陈明隐隐有些不安,所以才重上扇子陡,想要确定她是否真的已死。

走到洞口,陈明对着秦雪梨扬起了匕首,秦雪梨冷笑道:“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机会杀我吗?”此时,陈明一阵头晕目眩,瘫倒在地。刘琦拿起陈明的背包,冷冷地对他说:“我们下山后,会找救援队上山的,如果到时候你还没冻死,就会收到控告你谋杀的传票。”

陈明绝望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喊道:“跟你一起登顶的人都死在山上,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刘琦回头对他怪异地一笑,“他们五个,一个刚才假扮雪梨引你上来,另外四个,暴风雪停的时候连夜下山了,现在应该在宾馆里泡澡吧。”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

2009.9A

标签:雪人

    上一篇:中国著名的错字 下一篇:乾隆皇帝贵待老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