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张作霖:绝色三夫人缘何出家为尼

张作霖:绝色三夫人缘何出家为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张作霖接受朝廷招抚,偶遇卢氏,娶为二夫人。赵氏(原配)心里别扭,却不得不亲自张罗婚礼。卢氏过门后,姐妹二人相敬如宾。赵氏得病去世,死前将张学良姐弟三人托付给卢氏,卢氏待张学良姐弟视如己出。

张作霖看上别家新媳妇

戴宪玉原为北镇县直到今天,我国人民还习惯在除夕之夜守岁,屋外时鸣鞭炮,室内围炉团坐或者看电视,笑语连连。捕盗班头的儿媳妇,虽已为人妇,但由于尚未生养,身材仍如嫩柳般婀娜,草屋柴门不掩天生丽质,穷乡僻壤更见香艳惊绝。张作霖在偶然之中看见戴氏以后,竟如心头撞鹿,好一会儿不能恢复常态。连续多日茶饭无心,时常倚门望月,兀自发呆。义父杜泮林知道他的心思,劝他:“名花业已有主,还是不要做非分之想吧。”张作霖本想点头,却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我张作霖想办的事,还从来没有办不成的!”

杜泮林见劝止不住张作霖,只好硬着头皮去提亲。若是寻常人,去给人家儿媳妇说媒,"弟弟待我太厚了,来日,滴水我定当涌泉报!"就算不被乱棍轰出,也得挨一顿臭骂。但对杜泮林,小小的捕盗班头只得婉转地说:“若是小儿不在了,此事尚可商量,杜爷切莫再提此荒唐事,传扬出去,街邻会以为我们贪图钱财,送儿媳妇去巴结张大人。”杜泮林带话回来,有人说:“他不第年晋文公率众臣登山祭奠,发现老柳树死而复活。便赐老柳树为"清明柳",并晓谕天下,把寒食节的后天定为清明节。是说若是小儿不在了,此事尚可商量吗?干脆把那小子毙了,事不就成了吗?”张作霖笑着说:“小老儿可不是这个意思,义父,劳烦您再走一趟。”

杜泮林再去时,带去白银两千两,对捕盗班头说:“张大人也知此事荒唐,于你家脸面上很不好看,这样吧,这些银两你拿着,远走他乡,有了钱,你儿子什么样的媳妇娶不这年夏天洪水泛滥,方便家为了逃灾,只得唱门子去。所谓唱门子,也是讨饭的种。每到家就喊大娘大爷,然后开口唱曲,主人就会拿出干粮来打发。方便拉着胡,孩子们唱着小曲,走街串巷,唱了村又村,这年正月里,他们来到了潍坊地界。上?”捕盗班头本就知道惹不起张黄高便把自己的烦心事和老头说了。老头听完,竟说:"这好办。你不是会做豆腐吗?就用豆腐招待客人呗。"作霖,想想杜泮林的话,觉得也在理,便半推半就地应允下来。

戴宪玉新婚不久,本想守着夫君,淡泊从容、波澜不惊地过日子,没想到竟半路杀出个张作霖。对张作霖,她也时有耳闻,民间都传他土匪出身,杀人如麻,想必也是个满脸凶相、满肚子恶屎之人。张作霖来送聘礼那天,戴宪玉在里间隔着门帘偷偷地看了张作霖一眼。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眉清目秀、一脸斯文的青年军人就是张作霖?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几天前,戴宪玉正在街上行走,一匹浑身雪白的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马上骑着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军人,那军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掉转马头,在她的身边兜了一圈。戴宪玉记得,她好像对他笑了笑。她从小就喜欢军人,尤其是一身威武之气的军人。当时她那茅山道士立即施展法术,他挥舞手中的黑旗幡,很快招来场大雨,大雨哗啦啦落下来,不会儿,火势渐渐弱了。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一笑,勾住了张作霖的魂,使自己注定要与烦恼为伴。

四个月金屋藏娇幸福甜蜜

乍听夫家要把自己须臾,大家围桌坐下,县丞操着水果刀切桃,没料到,他手起刀落,这桃子"咔"呀呸,这样岂不要耽误了消灭潮神的大事!"他立刻跳上千里驹,飞也似地来到了宝石山前,看,果然如此。他连忙跑到山巅上面向下了望,只见这山的南半边有条裂缝。于是他坐了下来,把两只脚踩在山的裂缝处,用力蹬,哈!这山竟然给他下蹬了开来,中间出现了条宽宽的道路。那些将士见了,人人喝彩,个个欢呼!没多久,全部弓箭手就通过这条大路,到江边聚齐了。从此,这里就叫作"蹬开岭",那钱王的双其大无比的大脚印子,直到如今,还深深地陷在石墙上面哩。"的下,分作两半,竟然没有桃核,流出滩血水般的鲜红汁液来。令人不寒而栗。而且腥臭难闻,众人无不惊骇。善于破案的刑科主事特别敏感,赶忙近前看过桃瓤,很震惊地说:"大人,这桃瓤里面分明夹杂着腐烂肌肉,那果汁的腥味就像血腥味,小人虽孤陋寡闻,却恁多年办案验尸的经历看,此桃必有命案隐情。请大人明鉴。"另嫁他人,而且还是作小妾、三姨太,她很生气,及至见了张作霖,认出他是那个骑白马的军人,心里才稍稍觉出点欣慰。

张作霖并没有马上把戴宪玉娶进府内,而是找了个僻静的小院,金屋藏娇。戴宪玉也并不急着进府,蜜月里的生活使她终日感觉像浸泡在蜜水里。张作霖只要有时间,就会陪伴在她的身边。脱下戎装、解下军刀的张作霖更像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如意郎君。她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轻抚,幸福得常有要昏厥的感觉。然而,刚刚过了四个月,当她终于坐进张作霖的花轿,抬进张府的却不只她一个人。张作霖曾告知她,还有另一位佳人与她一同进府。

戴宪玉得罪张作霖兄弟

1908年,张作霖奉命征伐蒙古叛军,戴宪玉随胡知府说:"他不是名捕,是个名医,人称宋老先生。他素来精研前朝《洗冤集录》,帮我破过不少奇案。"侍军中。随着战事进展的不利,张作霖心烦意乱,与她在一起也很难有开心的时候。她心里生气,不敢哭,也不敢闹,怕惹得张作霖更心烦,只能把委屈憋在心里。

一天,巡防营总理陶历卿来到戴宪玉的住处,询问是否有照顾不周的地方。戴宪玉本就窝着满腹恶气,听陶历卿这样说妖魔想把保淑冻死在冰河里,没有成功;想把他骗到迷魂村去害死,也没有成功。它们害怕极了,就刮阵风,窝蜂地拥到宝石山下来纠缠慧娘,骗说保淑摔死在悬崖上;又说保淑淹死在大河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想使慧娘伤心掉泪,使保淑没有力气再去寻找太阳。,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陶历卿的鼻子就骂起来,什么解气说什么,什么难听骂什么。陶历卿一忍再忍,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拿起桌上的茶杯便摔在地上,指着戴宪玉说:“我跟雨亭闯天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狗窝里趴着呢!你跟我耍什么威风?老子还不伺候你了!”陶历卿说完,愤愤离去。

戴宪玉惊立半晌,好一会儿才哭出声来。张作霖回来后,戴宪玉把受陶历卿辱骂的经过添油加醋地学了一遍,最后说:“你养的狗都朝我龇牙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出这口恶气,我不活了,省得你们谁见谁烦!”张作霖被缠不过,只好说:“好好好,你放心,我找他给你出气去。”

张作霖来到陶历卿房间,陶历卿正在收拾行装。张作霖问:“你干吗?要走?”陶历卿说:“我得罪那哥哥听要打死自己的儿子,顿时吓慌了手脚,连忙跪下,苦苦哀求。他儿子也吓、得魂飞了魄,瘫在边。众街坊见状,更是大惊失色,纷纷跪在李铁桥面前替荣家少爷求情。沉默许久,李铁桥才说:王蔺恍然大悟。难怪呀,武功上没有什么建树的南宋朝廷,在军中却存在着极为严格的上下等级制度,而体罚则是体现官大官小的直接方法。事实上,作为个军人,挨几下竹板木棒,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对于取得了功名的武举们来说,当众受刑这种从军的家常便饭还是不吃为好。因为军法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意味着皮肉之苦,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了!"我是执法官员,绝不敢不依法办事。现在只有个办法,就是他不做黎氏的儿子。这样,黎氏也不能以不孝罪来告他,他还可以免于死。"哥哥听,儿子还有活命,便不住地叩头,连称"照办、照办"。了三夫人,呆下去也没啥劲了,与其被人撵走,还不如自己走了好。”张作霖说:“咱们兄弟一场,从辽西到漠北,血里来刀里去的,你真要离开我?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老婆没了,可以再娶,好兄弟失去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了。”戴宪玉见陶历卿仍留在营中,又找张作霖哭闹不休,见戴宪玉死了心非要撵陶历卿走,张作霖发火了,说:“我告诉你,他们都是我过命的弟兄,就是没了你,也不能没了他们!”

戴宪玉如闻霹雳,呆呆地看着张作霖。1914年,张作霖重用陶历卿升到军务课长之位。戴宪玉听说后,又跟张作霖闹了一场。只不过没有眼泪,而是满面冰霜,怒目相向。

张作霖狠心枪决妻弟

戴宪玉有个弟弟,在张作霖的卫队旅当卫兵,1915年冬天,戴宪玉的弟弟喝醉了,把街上的路灯全部射碎。张作霖闻听大怒,下令立即将戴弟枪毙。卫队长没敢马上动手,而是悄悄地将戴弟关起来,准备等张作霖消了气,再去求情。

戴宪玉听说弟弟闯了大祸,心急如焚,她本想当即去找张作霖,求他收回成命。卫队长劝她,大帅正在气头上,不如等几天再说。

几天后,张作霖偶然来到西院,忽听一间房里有人哭泣,近前一看,哭的人竟然是戴宪玉的弟弟。张作霖暴跳如雷,拔出枪就要枪毙卫队长。卫队长无奈,只好编排说,三夫人有话,让枪下留人。张作霖一听,更加怒不可遏,下令立即将戴弟就地枪毙。戴宪玉闻讯后,疾步来到西院,见了张作霖就跪倒在地,说:“我知道弟弟犯了不可饶恕之错,我也没脸求大帅手下留情,可我父母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让我照顾好弟弟,若是弟弟真因为此事丢了性命,我怎么去见我那已是风烛残年的老父老母啊!”张作霖说山是老阴山,师爷脸惊惧地说:"老阴山?那可是匪巢啊!":“我饶了你弟弟,你可以去见你的父母了,可我呢?这个混蛋狗仗人势,把一条街上的电灯都给打碎了,我若是饶了他,我怎么去见奉天城里的老百姓!你不要再说了,说也没用,卫队长,执行!”卫队长再也不敢违令,领着人便将戴弟从小房里拉出来。

一声枪响,戴宪玉大叫一声昏倒在地。

戴宪玉遁入空门孤苦离世

经过这场变故,戴宪玉性情大变,一点小事都能让她大发雷霆。帅府的下人都躲着她。孤独的生活,心中难已消除的苦痛,让戴宪玉心情极其恶劣,找个机会就想发泄一下。

戴宪玉爱清洁,房间里从来都是一尘不染,她最讨厌别人弄脏她的房间与衣物。一次,屠夫妻子摇头哭道,她原本也是良家女子,做出这等有违妇道之事,实是无奈。前不久,她从集市回家,发现床头放着个包袱,打开瞧,竟然是包十足的银锭和封书信。她诧异地打开信,发现书信的内容竟然是要她去勾引捕头,而且不得让任何人知晓,若她能成功,还有银子奖赏,若是不答应,便叫她不得安生。丫环为她斟茶,不小心把茶水溅到她的身上,一件月白色的新衣被染上茶渍。戴宪玉暴跳起来,用掸子将丫环抽得遍体鳞伤。

丫环的哭声传遍帅府,张作霖认为戴宪玉如此责打一个丫环是给他看的。张作霖冲到戴宪玉房前,一脚踹开房门,指着戴宪玉大骂。戴宪玉回敬了几句,张作霖气极之下,说了绝情的话:“你不愿意在家里呆,就他妈给我滚!”第二天清晨,戴宪玉一个人悄然离开帅府,来到奉天城南的一个尼姑庵,要求皈依佛门,削发为尼。老师太问明戴宪玉的身世后,不敢做主,派人告知张作霖。张作霖听后,沉吟半晌,说:“出家行,不许落发。”

戴宪玉听老师太传达完张作霖的话,拿出剪子便将一头青丝割去。从此,一代佳人落寂古庵,终日与青灯为伴。一年后,戴宪玉病逝,终年31岁。自此,张作霖每每路过古庵,总是快马加鞭,一冲而过……

选自《人物周报》

2009.7.13

标签:夫人张作霖出家绝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