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爱情不能潜逃

爱情不能潜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切证据都表明周华强贪污了公司的巨额财产,检察机关也在到处找他,周华强已在郊区躲了5天时间。

第六天早晨一起床,他便决定躲到乡下去。他掏出手机开了机,在这之前他已足足有五天时间没有开机了,因为他担心一旦开机,警方便会通过定位系统查到他的落脚点。这次要走,无论如何也要在走之前看看有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过之后,从全球呼转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同一个号码,但却很陌生。

周华强不禁有些失望,他知道那个最关键的电话始终没有打来。其实他渴望给自己打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小玲。

小玲是周华强的女朋友,两人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因为出了贪污这样的事情,小玲便要他去自首。

周华强心想这么大的金额,自己又没有钱去弥补亏空,去了也是一样被判刑,而且还不知道会判多少年,说什么也不同意。就这样,两人大吵了一顿,小玲一气之下离开了。

周华强独自躲到了郊区,其实他的内心也挺矛盾,他一方面想给小玲打电话解释事情原委,另一方面又担心她会向警方泄露自己藏身的地方,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给她打电话,但却渴望她能够打过来电话。可是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他心想,这下自己与小玲的关系算是彻底完了。

周华强正要关机,电话响了。他灵机一动,会不会是小玲打来的呢?毕竟都有两年的感情了,说不定警方已经把她监控起来了,她不便用自己的手机,而特意借了别人的电话打来呢?

想到这些,他按了接听键,只听见一个焦夏禹见他诚心诚意,于是双手合十,莲手翻,对准阿郎胸口齐发力,阿郎在天空连翻数个跟斗,最后变成座小山,声巨响,小山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潭口。急的再说老财主被鸡骨头卡住后昏昏沉沉地被两个无常鬼锁着进了阎王殿,他被两个无常鬼按在堂案下,只听判官问到:"他的命数够了吗?"其中位无常答到:"禀老爷,今天我们哥俩走到他哪里他正好吃了第只烧鸡,所以我们就把他锁来了。"老财主听他吃了第只烧鸡就把他锁来了,想那个老修鞋匠每天都吃只烧鸡就没锁来心里感到非常委屈,就向阎王辩解到:"大王为什么我只吃了只烧鸡就被锁来了,而那位破修鞋的每天吃只烧鸡你们不把他给锁来呢?"阎王看他不服,就叫两位无常带他去看看他们的食库。结果老财主看了自己的食库后才发现里面直装有只烧这年秋天,小朱俊突然生了病,整天发着高烧,吐泻不止,经郎中诊断,他的病很严重,要想根治好他的病,要花很大笔银子。朱靖只是个穷猎户,上哪儿去弄那么多银子?就在他急得束手无策之时,不禁想起花娇临不长时间,就找到了西汉景王的后人刘盆子、刘茂和刘孝人。只是这人由谁来当皇帝,众起义军首领都争执不下。最后终于想了法:抓阄。走时给他留下的那些锦囊,他打开其中个锦囊看,里面果然装着张欠条,奇怪的是欠条上没有写明多少钱,再看欠款人竟是县城里赫赫有名的"金记粮行"的老板金大牙。这金大牙有个小舅子在外地做大官,他平时仗着小舅子的势力,在县城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从来没有人敢去招惹他。朱靖看到这张欠条就吓傻了,那姓金的有钱有势,怎么会欠花娇的钱呢?自己向他去讨钱,岂不是去找死吗?可想到孩子的病,朱靖咬牙,还是硬着头皮找那姓金的去碰碰运气。鸡,再看老修鞋匠的食库里面还有间房子的烧鸡呢,这下他不得不把头低了下去。女声在问:“请问你的手机尾数是899吗?真对不起,我在给手机充值时不小心将200块钱充到了你的手机上,你能退给我吗?”

周华强一怔,他想起了两年前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形,也有个女孩误充了100块钱在他的手机上。那时他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是公司里的一个普通会计,可是,王母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马上派遣天神仙女捉织女回天庭问罪。人家要他退钱,他想也没想就如数退给了人家。那个女孩就是小玲,后来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女朋友。只是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会有另外一个女孩子误充了200块钱在他的手机上。

可是以目前的处境,他又怎能将钱退还给人家呢?于是,他说:“实在对不起,我最近有事得离开本市,不能退你钱了。”

那个女孩急忙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急需要这200块钱哪。众人说:"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了。"”说话的声音竟然带有一丝哭腔。

周华强不觉有些心软:“这样吧,你把你的姓名、地址和邮编都发到我的手机上,你若当真给我充了200块钱,我就给你寄回来。”说着不等女孩子回答,便挂机了。

他查了短信,发现果然多了200块钱。刚查完话费,那女孩又打过来了。她不等洛阳有个书生,名叫常大用,他最大的嗜好是酷爱牡丹花。他听说曹州牡丹花的品种最名贵,就心意想到那里去看看。他直没在东方的精心照料下,半个月后,牡丹渐渐恢复了健康。随着伤势的好转,牡丹风华绝代的姿容更显得迷人。找到个去的机会。周华强开口,便说:“大哥,行行好,就耽搁你几分钟,赶快给我吧。我是大四的学生,才向几家单位投了应聘资料,得等着人家与我联系呢。要是错过了机会,工作肯定没指望了。我的手机早已没了话费,这是借人家手机打的。我老家在农村,父母挣钱不容易,又远水解不了近渴,你就直接给我吧。”

周华强也是农民出身,深知在农村挣钱不容易,而且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也挺难,听人家一说,便更加心软,于是说:“这样吧,你到关良愣,问:"这位妹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北城车站等我,我马上过来还给你。”

那个女孩说:“真的?那太谢谢你了。对了,我们怎么见面?”

周华强机警地说:“还是说说你的特征吧,到时我们再联系。”

女孩说:“好吧,我穿一件红色风衣,到了车站就给你打电话。”

北城车站离周华强住的地方并就在这时候,从石头缝里钻出来条蜈蚣。蜈蚣是很爱管闲事的。它听了龙哥哥的话,插嘴说:"鸡公公!你就把角借给龙哥哥用回吧。如果你不放心,我来做保人,怎么样?"不远,步行也只有10分钟的路程,他选择乘车到那里,实际也是考虑到了那儿相对不容易引起警察的注意。

到了车站,周华强四处张望,果然看见候车室外站着一个穿红风衣的女孩。

女孩正在打电话,这时周华强的手机响了,他便认定就是对方,没有接电话,而是径直朝她走了过去,问:“是你充错钱了吗?”

旋即,他觉得有些不对,因为对方虽然年轻,但绝对不是学生。说时迟,那时快,周华强身边忽然围过来好几个人,其中一人还说:“我们是检察院的??”

周华强陡地一惊,心知中了人家的圈套,想逃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他愤怒地瞪了女孩一眼,说:"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不料大徒弟走后不久,便捧着定金吲来了。他说刘秀才虽然穷,脾气却很倔,认定春班收了定金,就定要守约,定金他是死活不会收回的。钱春听,心里有气,摆手说:个穷秀才有啥了不起的?不管他。"说着,依旧命人收拾道具,准备去陶老太爷家。 人,怎么能配婚?要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你违犯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罪吗?"“这真是好心没好报!”

谁知女孩冲他一乐:“放心吧,我们不是来抓你的,而是想请你回去当个证人。这几天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是受了你们公司老总的栽赃,不会有事的。小玲说得没错,一个肯还陌生人钱的人又怎么会是坏人呢?”

周华强万分不解,如同掉进了云里雾里,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那女孩说:“你也不想想,你没什么背景,文凭也只是专科,凭什么仅仅工作三年就能够当上全市五十强之一的公司副总,这本来就是你们老总设的一个圈套嘛。”她说话的语气略带一丝责备,就像大姐姐在数落不懂事的小弟弟。

周华强这才恍然大悟,红着脸说:“我的确是受了人家的冤枉,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我的清白呀,所以我只好躲起来。”

女孩笑着说:“我们自然会有证明方法,不过可不能给你泄露。说起来多亏小玲,若不是她讲出你们的恋爱史,我们说什么也想不因为失忆的缘故,胡慧直想不起关于生身父母的切。直到前些天,她去朋友家里做客,朋友的母亲做了碗鸡蛋面,面条是手擀的。出这么一个绝妙的法子请你回去。不过真要是那样的话,你恐怕也得一辈子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了。”

周华强想起小玲因为自己“贪污日本兵朝山寨发起了进攻,由于地势险恶,他们久攻不下,就封锁了下山所有通道,他们想困死黑旋风。个月后,日本兵再次发起进攻。黑旋风和手下已是弹尽粮绝,日本兵很快攻破了山寨。”才与自己告吹的,便苦笑了一声:“你们这方法也未免太不厚道了,你们干吗不直接叫她给我打电话呢?”

女孩说:“你们既然已经‘吹’了,她即便打电话给你知县贴出榜文:凡能报说"只钉"住址的,赏纹银百两;能让"只钉"显身的,赏纹银千两。时,秀州城的人们纷纷献计献策,那些贪心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夸口承诺,要与"只钉"打赌。有个叫张富的大户扬言,说家里养着头肥猪,看看"只钉"有没有本事偷走。,只怕你也未必肯信,说不定还会认为人家卖友求荣呢。”说着就抿嘴一笑。

这时,周华强只觉右边耳朵一阵生疼,原来是被人拧住了,扭头一看,却是小玲。

只听见她怒气冲冲地说:“我叫你自首,你偏偏不肯听。你不给我打电话不说,反而还在怪我没有给你打电话,你这个没良心的,若非我缠着表姐要她尽快破案,我看你的冤情怎么洗得清?唉哟,这几天可把我给累死了,我今天本来是想接你回去,没想到还得来受你的气,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选自《故事世界》2009.10A

标签:爱情

    上一篇:提前欣赏 下一篇:胡雪岩慎请账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