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冢虎”司马懿

“冢虎”司马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与“卧龙”、“凤雏”等飘逸雅致的绰号不同,司马懿的外号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冢虎”。从宋元时代开始的民间叙事中,司马懿就作为一个可敬而恐怖的智者与政治阴谋家的形象出现,司马氏在夺取曹魏政权中使用的诸多血腥手段,使他成为《三国演义》中最大的反派人物。

隐忍持重

司马懿拥有令人胆寒的“狼顾相”——这是异常狡诈阴险的证明又年到了乡试的日子了,张秀才就要出家门去应考了,突然老母亲急病,他还有哥弟可以在家侍候老母的,可是他自己弃考留在了家里,原因是母亲急病也是不祥之兆。那个卖油老头又吟打油诗:"那年考,这年考,家母急病别去考,孝子守母有好运,逆子赶考世人笑,功名没了。"。在《三谁知过了没几天,此事的底细被刘墉无意中发现了:原来和坤根本没有去房山采办石料,只是将原来的石块撬起来,令石匠在反面雕刻了下,把下面的路基平整后,铺上便跟新的样。因此,工期缩短,成本又省,总共只花了万两银子。国演义》第78回里,病卧在床的曹操梦见“三马同槽而食”,由于“槽”与“曹”的谐音,由此预示了司马懿日后的谋篡。

根据《晋书》记载,猜忌而多权变的曹操,对于才大志高的司马懿,本来就有提防之心。被封为魏王后,他曾几次警告曹丕:司马懿“非人臣”。但曹丕本不具领袖才能,自然对这个“每有大谋,辄有奇策”的中庶子非常依赖。当然,司马懿的大谋。首先就是韬光养晦,曹丕之所以依赖他,是因为他的奇策凡事好用。《晋书》上说他“勤于吏"大王,都是那把剑把我害成这样的。"妲己气喘吁吁地说,"我刚才走到分宫楼,突然看见把宝剑,心里吃了惊,不由得吓出身冷汗,回来就病倒了。"职,夜以忘寝.至于刍牧之间,悉皆临履”,完全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臣派头。

于是,在曹丕时期,司马懿荣宠有加。到了黄初七年,曹丕去世前,下遗诏命司马懿与曹真、陈群共同辅政,并告之太刘槐找来了个箩筐,老人被安置在箩筐里,由刘槐和儿子抬出去。老人问:"要把我抬到哪里去呢?"儿子说:"让你上山看看风景。"子:“有间此三公者,慎勿疑之。”

魏明帝曹叡时期(204-239年),司马懿才被正式委以重任。但是,魏明帝临终前对司马氏父子的忠诚还是起疑的。因此,对蜀国之战在西北胜利后,从前,有个姓张的财主,虽然家住乡村,却有山林百里,良田千顷,家财万贯。张财主大的两个儿子已近十多岁了,早已成家立业。因从小读书不行,没有点功名。张财主十多岁时,又生了个幺儿,张财主给幺儿取名:张德才。是希望幺儿长大后德才兼备。张德才从小聪明伶俐,父亲非常高兴,请了当地有名的教书先生来教他。张德才也非常勤奋好学,十岁那年考中秀才,而且名列前茅。全家都非常高兴,大摆酒宴庆贺。人们从此将张德才改称张秀才。张秀才从此也非常骄傲,常在邻居和亲友面前高谈阔论。司马懿仍被长期滞留西北,未召回朝主政。所以,景初三年(239年)正月,当齐王曹芳继位皇帝后,司马懿与曹爽按照明帝遗命开始辅政,司马懿的职权是以太尉“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与爽各统兵三千人,共执朝政”,而曹爽则是“拜大将军,有关羊的神话故事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明显为首辅。而在一个月后,皇帝曹芳高升司马懿为“太傅”,省去了原“录尚书事”,这个细微变化剥夺了司马懿的行政权。魏晋时期的太傅,只是理论上有兵权,而实际上被架空。此时,司马懿的领袖潜质充分体现:在被明升暗降后,他仍是秉承一贯的韬光养晦,游到东海东,浪涛更汹涌:寻到东海西,渔船已南去:赶到东海南不见阿祥面;找到东海北,只见海鸥飞。在为曹魏政权征讨时,一方面加深自己在军中的控制力,一方面从表面上麻痹曹爽集团。

诡谲机变

光靠“隐忍”,显然无法解释司马懿为何能迅速地进入曹魏政权的核心。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对于司马懿来说,发生了两件通过机变谋算,最终改变自己在曹心目中地位的大事,从而奠定了自己在曹魏政权中的首席谋臣地位。

野心膨胀的司马懿,与曹魏宗族集团斗争的第一回合,即是明帝临终前的托孤之变。景初二年十二月,曹叡病重,开始着手身后事的安排:“以燕王宇为大将军,使与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对辅政。”司马懿被排除在辅政顾命大臣的行列之外。然而,此时司马懿的死党,在朝廷内部的中书令刘放和中书临孙资钱志节见状,心想完了,屁股还没沾凳,官儿连来两个,事到如今,连申诉都没机会了。看这光景,官府显然想拉虎皮张大鼓,狗皮膏药似的赖上我啦。与其这样畏畏缩缩地被捧着,倒不如将错就错,假戏真做,先唬住他们,再相机行事还有几分生路。钱志节这样想着便反常态,大大咧咧地朝巡抚挥手说:"好说好说,作法祈雨,为民解悬正是贫道的本意,区区小事,不足挂齿。"终于发挥了作用,在这两人劝说下,明帝开始对排斥司马氏的决定产生动摇。后来除才情性格平庸的曹爽外的顾命集团只存在了4天就被瓦解了。

对于司马氏在外不断建功立业、声名直上的态势,仅剩下的曹爽集团唯一策略就是加紧蚕食司马懿手中的权力:正始六年秋八月,曹爽将中垒、中坚营的兵权归其弟中领军曹羲。正始八年,曹爽将郭太后迁往永宁宫,使司马懿与曹爽集团的关系急剧恶化,成为司马懿对曹魏王朝政治态度的转折点。

郭太后是魏明帝曹叡之妻,对未成年的小皇帝曹芳的决策会产生直接影响。将郭太后迁永宁官与皇帝分居,可将曹芳完全置于曹爽控制之下。司马懿与郭太后的关系虽无明确记载,但此事使矛盾激化,可见司马懿对郭太后能施加影响。曹爽集团迁太后于永宁宫,意味着司马懿对皇帝的间接影响会从此中断,失去皇帝身边的保护伞,他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危险。如果曹爽欲诛司马懿,很可能借助一道皇帝诏书,在一夜间完成。司马懿当然明白这一点,他又一次放弃了正面抗争,再次祭出了自己的法宝“称疾不上朝”,转入了实际的政变阴谋活动。

这其中让朝臣“稔其恶”即让曹爽集团充分暴露其缺点并激发朝野众怒,让司马懿的赌博可谓步步成功。正始五年(244年)初,曹爽以夏侯玄为征西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玄辟李胜为长史,准备伐蜀。三月,曹爽亲至长安,“大发卒六七万,挺兵汉中”,结果无功而返,彻底暴露了自己的虚弱本质和孤立地位。当时朝中钟毓等士大夫强烈反对进兵,而长期在司马氏麾下作战的郭淮等诸将不听调度,暗中接受司马懿指令,以保存实力为先,消极破坏征蜀。当不请军事的夏侯玄情急之下,竟然向司马懿讨教方略时,司马懿在信中以恐吓的言语,彻底摧毁了夏侯玄和曹爽仅存的信心,迫使其仓皇退兵,加速了政变‘可我与她素昧平生,又何况男女有别’公子似是十分的不愿。成熟时机的到来。

正始九年冬,正当司马懿剑拔弩张,伺机发难时,曹爽派即将HJ任荆州刺史的李胜前往司马懿府第,假借探病,窥其虚实。关于这段趣闻堪称司马懿深不可测的政治谋略的典范——他由两名婢女扶持而出,佯装耳背,将“荆州”称为“并州”,饮粥时“粥皆流出沾胸”,又恳请李胜在自己百年后照顾两子,临别时“流涕哽咽”,从而彻底松弛了曹爽最后一丝戒意,为一月后的高平陵事变埋下了伏笔。

狠辣凌厉

无论是隐忍稳健的作风,还是机巧百出的谋略,如果没有雷厉风行的执行力,最终仍然不能完全发挥其效果。通观《三国演义》,司马懿的执行力无人能出其右。而司马懿的狠辣,在同样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表现得更突出。

正始十年正月初六,曹爽诸人带小皇帝曹芳去洛阳城外90里的高平陵祭扫明帝墓,司马懿父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政变,其计划有条不紊而招招致命:首先动员暗中豢养的三千死士和手中掌握的部分军队从前,有个年轻人赶考途中路过个村口,突然,他看见个时光如梭转眼即过,到了第年相见的时候村里人齐发发的等候在树荫下等那道长前来,蔡元更是摆下美味佳肴等候。十出头的妇人,手里拿着根棍儿,追打 正在湖北战场的冀王石达开听说天京内讧急忙赶回,想要制止韦、秦滥杀。但此时韦昌辉已杀红了眼,不但不听规劝,反而要杀石达开。石达开闻讯慌忙逃出天京,结果,韦昌辉将石达开留在天京的家属满门抄斩。逃出天京后,石达开从湖北调回所部万精兵攻入天京,斩杀韦昌辉、秦日纲。位看起来十多岁、花白胡须的老头子。占领武库和各处要害,然后早先受排挤的王观、高柔、蒋济等军政元老纷纷出动,联合司马懿进宫谒见郭太后,使后者下旨罢黜曹爽兄弟。并任命高柔“假节行大将军事”,占据曹爽军营,王观“行中领军”,占据曹爽之弟曹羲军营,使得曹爽集团京中的军事力量化为乌有。随后,司马懿和蒋济派军占据了高平陵至洛阳的要害一洛水上的浮桥,并送奏章这年春天,叶生轩给家新开张的酒家喷屏风画,许多人都站在旁围观。叶生轩站在屏风前,含口淡墨,运足丹田气,猛地向屏风前喷,团灰雾便罩在屏风前。待灰雾散尽,屏风上已经出现了层次分明的湖光山影。叶生轩又漱漱口,含了口水粉,团粉雾喷出,山峦间便朵朵梅花绽放了。叶生轩漱口含墨,又吹出墨线,小桥、渔舟、树木就在屏风上依次出现了。人们看着叶生轩喷画,真好像看变戏法样,情不自禁地叫好喝彩。给曹芳历数曹爽之罪。

这时,曹爽优柔寡断的性格弱点完全暴露一从城中飞奔报信的大司农桓范建议他立刻护送皇帝前往曹魏经营多年的政治中心许昌后,让皇帝下诏讨伐司马懿第天,吴爷和捕快们穿了便衣,两两来到了大东门外,只见杂耍逗乐的应有尽有,好不热闹。但耍猴的却最多,共有处,各占角,耍猴人的手下都有十好几只猴子,瞧毛猴居多。到底哪只黄毛猴才是黄风贼?一从今天的观点看,这个建议完全可行,因为文帝曹丕曾下令,太后不得干政,所以司马懿借太后下的矫诏无法与皇帝曹芳的诏书相比。然而曹爽的意志已经被完全摧垮,踌躇四顾,完全落入了司马懿所设的心理陷阱:司马懿摸准了曹爽贪生怕死的心理,先后派侍中许允、尚书陈泰,以及曾为曹爽心腹黄志以为是做梦,用手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才知道遇见传说中的小矮人了。看着小矮人可爱的样子,黄志不再害怕,接过小矮人手中的果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小矮人似乎也不怕他,会儿摸摸他的手,会儿摸摸他的脸。不长时间,他和两个小矮人就成了好朋友。的殿中校尉尹大目前来游说,劝说曹爽放弃兵权,并假惺惺地保证对其不予加害。最终,“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的曹爽于次日自解印绶,请皇帝下诏罢免自己职务,前往洛水向控制了京城的司马氏投降。根据《资治通鉴》计算,三日后的初十(戊戌日),司马懿就下令将曹爽等夷三族,丙午(十八日)进行大赦,仅仅用了13天,权倾一时的曹爽集团就灰飞烟灭,足显司马氏手段之老辣、冷酷。随着最具威胁政敌的消灭,司马懿的太傅府成为政权实际的控制中心,“政由己卅,网罗英俊,以备天官”,其取曹魏而代之,就是时间问题了。

标签:司马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