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历史上的高俅是奸臣吗

历史上的高俅是奸臣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施耐庵的小说《水浒传》中,高俅作为反面人物、十恶不赦的大奸臣而广为人知。他以一市井小流氓的身份出场,因为具有很高的蹴鞠技术,被喜爱蹴鞠的端王所赏识。在端王登基成为皇帝后,高俅便飞黄腾达,很快官至太尉。他陷害林冲,天,位昔日官场旧友来访,告诉夫人,离此地不远处的云台山中,有位老道,修炼数年医道,多治些奇病、怪病,不妨让夫人领着官人去瞧瞧。手段之毒辣,心计之精巧,让开卷不久的读者瞠目结舌!120回《水浒传》结束,108条梁山好汉被高俅阴谋陷害几近死绝。

高俅(?-1126年),历史上确有其人。但真正的高俅,与《水浒传》中的描述相差甚远。

据南宋王明清所著的《挥麈后录》记载,高俅,原本是苏轼的“小史”(也就是小秘书一类的角色,《水浒传》中说是书童),他为人乖巧,擅长抄抄写写,不仅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有一定的诗词歌赋的功底,且会使枪弄棒,有一定的武功基础,而高超的蹴鞠技术只不过是他多项旁鹜的杂学之一。

元祜八年(1093年),苏轼将高俅推荐给了他的朋友小王都太尉王诜(即王晋卿)。王诜是神宗皇帝的妹夫(《水浒传》中说是哲宗皇帝的妹夫),端王赵佶(后来的徽宗皇帝)的姑夫。这个王诜是一个“书画高手”,与在一旁坐冷板凳的端王关系密切,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书画。

一天,王诜和赵佶一起等待上朝,赵佶忘了带篦宋徽宗命令锡工将其余只胆形瓶都如法泡制镀金。事后,传令对锡工给予重奖。子刀,就问王诜借篦子刀修理鬓角。王诜的篦子刀很漂亮,赵佶很喜欢。刚好王诜有两把一样的,第二天就让高俅到端王府去送篦子刀。高俅到时,喜好踢足球的端王正在踢球。端王虽然爱踢球,但只是业余水平。而高俅是踢球的高手,自然不屑一顾。端王注意到了高俅的神情,就邀高俅一起踢。这一踢,让端王大为欣赏。于是派人给王诜传话:“谢谢你送的篦子刀,连同派来的人,我一起收下了。”就这样,高俅成了端王赵佶的亲信。

不久,哲宗皇帝去世,端王成了大宋的徽宗皇帝。徽宗原本是一个坐冷板凳的人,一上朝看到的全是新脸孔。下朝后看到高俅这个长期在一起玩的朋友,自然特别亲切。

徽宗有心提拔高俅,但大宋朝提拔干部有一套制度,并不完全由着皇帝的性王动大功件,县太爷赏他百两纹银,并赐牌匾"胆识过人",蔡宝反常态,主动来为女儿提亲了,他处夸耀:"谁说我家女婿胆小,当街拦陈老鬼的喜车,那是般人敢做的吗?他的手更是巧得不得了,唬弄得陈老鬼荤素,不但有勇更是有谋。"子来。七品县官要有进士出身,而高俅没有功名,文官这条路走不通。徽宗就让高俅走武官之路。因为武官对出身要求不严,只要有功名就行,一句话,伸缩性较大。

《宋南渡十将传》卷一《刘镝传》中说:“先是诜、端王邸官属,上即位,欲显擢之。旧法,非有边功,不得为三衙。时(刘)仲武为边帅,上以俅属之,俅竟以边功至殿帅。”

徽宗的意思是让高俅到下面去“镀金”,并没想他真的能建功。边帅刘仲武等之后,在第十回中与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于卷棚间偷情幽欢。知道高俅是皇帝派下来“镀金”的,便格外帮衬。恰好,高俅在边关的时候,大宋朝在边境打了几个少有的胜仗。高俅升迁的资本,毫无疑问当是出于在刘仲武军中的经历,并最后做到了殿帅,掌管禁军达20余年。

高俅主掌大宋军权的时候,大宋军队早已没多少战斗力。高俅不是军事家,自然不可能对大宋的军队训练带来明显的起色,但他也不完全是田秀才高兴得拍起手来,找来绳子,穿了牛鼻,和院子里的牛拴到了块儿。田秀才不由摸了摸张秀才的牛脑袋,说:"咱读书人十年寒窗多不容易,我定要把你救过来。"靠踢一,脚好球而身居高位的。高俅不是寻常之辈,在为官弄权上很有些手段。

首先他乖巧善佞,对上司尤其是皇帝徽宗百般讨好,迎合徽宗好名贪功的心理。高俅管理禁军,在军队训练上玩了不少花架子。《东京梦华录》记载,高俅曾主持军队争标竞赛,开始是吹吹打打,后面花样百出,颇为热闹,让徽宗看了十分满意。

其次,高俅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对有恩于他的故人不忘报答。之前有刘仲武在边关对他的提携,之后他与刘仲武家一直保持密切关系。刘仲武在政和五年(1115年)打了败仗,但他的仕途却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有高俅在朝中替他说了好话。刘仲武死后,高俅又极力向徽宗推荐其子刘犄担任大将。蔡京等残酷迫害苏轼及其家属,同为一殿权臣的高俅对苏轼一家并未落井下石,而是伸出了援手,史载,他“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恤甚勤”,颇为时人赞许。

再者,高俅与当时权倾朝野的大奸臣童贯、蔡京等也非一党。靖康元年(1126年),徽宗得知金军渡过黄河后,便连夜仓皇逃往东南避难。《靖康要录》记载徽宗南逃到了泗州后,童贯、高俅也赶到与之会合,一时间又组成了一个徽宗的亲信小班子。不久,童贯与高侬发生冲突。童贯护从徽宗等人继续南下,而把高俅留在了泗州,后高俅以生病为由,回到了开封。史书记载,当时随从徽宗皇帝的童贯等“六贼”后来都被宋钦宗处死并枭首。恰恰是因为高俅提前离开了江南,没有参与当时徽宗集团与钦宗集团的斗争,乱世之秋,他的下场比童贯、蔡攸(蔡京长子)等人幸运,倒也并非偶然。

而且,《水浒传》中的林冲是艺术家虚构的一个英雄人物,高俅如何迫害他的情节同样纯属这下,泽罕心痛得快要昏倒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天呀!人怎么会变成猴子呢?"热吉连忙接过话头:"是呀!金子怎么会变成木头呢?"虚构。从史书、文人笔记等现有资料来看,历史上确实有宋江领导的梁山泊起义。但不像《水浒传》所写的有林冲、李逵等108将,更没有那么多生动的戏剧性场面。

宋江起义的时间在宣和元年(1119年)到宣和三年。起义地区在太行山以及山东,江苏省北部一带。镇压宋江起义军的不是高俅,而是北宋一代名将张叔夜。张第天,李要位哥哥不要烦恼,说让自己再去碰碰运气。他穿戴整齐、斯斯文文地站在午朝门外,让人向里通报:从小在起打拼的老友前来求见圣上。李被人带进便殿见到朱元璋后,先向朱元璋行跪叩的大礼,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元璋满脸堆笑,客气地让他坐下。李没有坐下,站在地上继续说道:"万岁爷,您可记得相当年咱们兄弟人,南征北战、东挡西闯的事儿吗?"朱元璋又次让他坐下,并点点头说:"愿闻其详。"叔夜当时任海州(今连云港市)塔高李秋宝远远地看见孙秀才朝他家走来,暗想定是自己做的事让他发现了,不觉心虚得溜进屋去。孙秀才见李秋宝分明看见了自己却不主动迎上来,心里也直嘀咕,莫非他定了定神,还是往李秋宝家走去。等进了门,李秋宝满脸堆笑,又是让座,又是倒茶,孙秀才看在眼里,心中有了数,暗想你李秋宝平日里何曾这样待过我,正要开口问他挑粪的事,忽然瞟见了放在旁的叠袱包——这袱包正是他昨天替李秋宝写的,便转过话头问:"昨天写的袱包怎么还没烧?""昨天本来要烧的,可侄子捎信来说明天回家趟,就没烧了。""你侄子明天回家?""是的,都几年没回家了,说是今年要回家祭下祖。"李秋宝有个侄子在县衙门里当差,孙秀才是知道的。听李秋宝说出这事来,他忙走上前去把那叠袱包提在手中,说:"这时,最聪明的姑娘提议说:"我们各自都会变幻,可以变成只蜜蜂或者蚊虫,贴在阿爸的身上,偷偷学消如何开、关大门,这样我们就可以出入自由了。"几个姐妹都很赞同。于是,当比央朵明热巴要去察视山川河流时,大姑娘就变成蜜蜂,悄悄地趴在阿爸的肩膀上,学会了开、关门的法术。幸好你昨天没烧,也怪我粗心,当时只顾赶着写,竟忘了写‘吉日化财几个字,我就是为这事来的。"边说边退出李秋宝的家不分东西给兔子,狼也愿意。不过狼想的是要独占这份财物。正发愁没有借口,听了狐狸的话,就计上心来,把脸沉,骂道:"狡猾的狐狸!我们个是好朋友,你倒说出这样的话,今天若不把你除去,日后你必然继续惹是生非。"于是狼扑了上去,把狐狸吃了。门。十米,底宽十市尺。周身乳白无斑迹,如同银箭冲天刺;上下圆形十级,神似螺蛳拔地起。顶端层挂铜盘,悬挂铜铃只,微风吹过,叮咚叮咚奏仙曲,方圆十里,令人心旷神怡。登上塔尖,古城风光,尽收眼底,难怪诗圣高歌赞;郢中胜景,文风古塔屈指数第。知州。和同时期的蔡京、童贯相比,高俅也没有参与征讨方腊起义军,没有参与蔡京、童贯等联金灭辽的错误决策。

历史上的高俅之所以被后来的坊间百姓和艺术家们加玉成为奸臣,一者或许是他因善于蹴鞠竟然获得高官厚禄来得过于容易;二者或许是因为他为宦贪欲确实在靖康年间曾经被大臣上书揭发过。高俅掌管禁军20余年,不仅将军营的地皮建成私宅,还把禁军当做私役,不管训练,专管为他营私出力。于是军队“纪律陵弛”、“军政不修”,成为“人不知兵,无一可用”的无用摆设,以致当国家面临虎狼之师金军的进攻,开封城内几十万禁军很快瓦解,作为大宋的最高军事统帅之一的高俅显然难辞其咎。这也难怪被人弹劾揭发了。

高俅的历史结局是于1126年病死干开封。

盖棺定论,时人对他的评价是大节无亏,总体上尚算是一个好人。

金圣叹在评《水浒传》时,曾经说过:“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是乱自下作也,不写一百八人罗话出口,两个家丁便齐扑过来,就见那汉子伸手蹬腿,"呯""啪",两个家丁已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时另个家丁"唰"地抽出佩刀,对着汉子的胸口就刺过来。只见那汉子既不躲也不闪,待到那刀尖快抵身时,他伸手轻轻向外拨,顺势便捏住了家丁的手腕,只用力,刀"咣当"掉在了地上,再用力,就听"咯吱"声,那家丁的手腕已被折断。,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于是这时王大哥叫住了他,原来他师傅真的留了手,早就看出徒弟它那张衔石的长嘴,像雪样白、像石头样硬,不过你知道吗?这嘴原来不是这么雪白、这么坚硬的,而是柔软、微红,是位少女的嘴唇,而它那对长满黑羽翅膀,则是少女健康的双臂和灵巧的双手。她不是善通人家的孩子,在变成黑鸟前,她是炎帝的小女儿。心不诚没有教他,于是王大哥将侍卫手中的大刀刚要剁下,其身后猛然传来声喊:"慢!"大家抬头看,原来是道衍和尚。这个秘法告诉了小铁匠。,众口铄“金”,高俅在小说《水浒传》中扮个丑角代封建王朝的皇帝受过也就不足为怪了。

选自《文史博览》2011.5

标签:奸臣

    上一篇:“冢虎”司马懿 下一篇:相逢依然是兄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