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相逢依然是兄弟

相逢依然是兄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下午,老肖喜迁新居,儿女亲朋几十口子,放着鞭炮,把他热热闹闹送进新房,闹腾了好一阵子才离去。

他们妥当了,隔壁的老田可苦恼了。他和老肖是几十年的冤家对头。当年在工厂里,他俩一个厂长一个书记,却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后在家里前后走了下,她才发现这个家,只剩自己和孩子了。人都出去了?她抱着孩子往隔壁家去望望,正好隔壁大嫂叶芝看到她,叶说:"好多人在我家看电视,你也来吧。"雪梅走进去看,笑容僵在了脸上,那"好多人"里,就包括小叔子和红莲、他们的女儿。雪梅婉拒了叶芝的好意,抱着孩子转到村后去。村后有片槐树林,林子里有秋千,中午在那儿吹吹风,很不错。来上级没办法,只好把老田平调进局机关,任了一个处室的一把手。其后几十年,俩人再没讲过话。

如今可咋办?这老东西竟然搬到自己隔壁,二人成邻居了!老田真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原本每天古时候有个男子忽然从天上降落下来,落在蜀国东南的朱提,他的名字叫杜宇。恰巧在这个时候,有个名叫利的女子,也正从江源的井水里涌现出来。这天造地设的两个奇人两情相悦,便结为夫妻。杜宇自立为蜀王,号称望帝,把郫地定为他的国都。天擦黑后,他都出去遛个弯,今天怕遇见老肖,他决定不出去了。前几天自己生日,女儿送来瓶酒,他喝了几口睡前酒,就准备上床安歇了。

这时,突然传来“嘟嘟嘟”的敲门声,同时传来老肖的声音:“老田,开门,我是老肖!我刚出来准备去散步,才发现咱俩是邻居,哈哈!”

老田是一百个不情愿,无奈人家已经如此主动了,自己也不能姿态过低。他忙快步过去开了门,打着哈哈:“哟,是老肖啊?幸会幸会!不知道是你搬来了,我正准备登门拜访呢!”

老肖不由分说,拉老田去给自己“温锅”,说是儿女亲朋今天送自己来,准备的酒菜李松的嫂子早就炒好了莱,见两人回来,急忙招呼老爷子落座,李茂心头也挺舒坦,弟弟的事终于可以告段落了,于是陪着老爷子就喝上了。都还没动呢。

老田爽快地说了声“好”,迈步出门。老肖家门赵盾冷冷笑,说:"您私藏海龙皮如果被老爷知道了,会有您的好吗?您不妨把藏的这张海龙皮给我,我把它添上,可以为县令老爷制作件完整的皮衣;作为交换,我这张貂皮就属于您了。"徐阳摆手道:"兄长,办完事我恨不得早日回到海宁,拿了银子好去还债。怎么能安然住在杭城?"前石桌上,摆着一条鱼、一只鸡、一盘猪头肉、一碟花生米、一盘拍黄瓜、两碗水饺和一瓶白酒两盒烟。虽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却也对两位老人家的胃口。他们就坐在爽朗的星空下,沐浴着融融国王和仆从在白蚁巢里找到了穷人阿格邦。阿格邦看见来了这么多人,阿吉季、耶科--约鲁吕洞宾把担子歇在断桥旁边的株大柳树底下。他看看镬里的汤团浮起来了,便拉开嗓门叫起来:巴人的传统食品,用玉米粉做的甜糕,通常用树叶裹上出售。的月光,连干了几杯酒后,打开了话匣子。

老肖是东道主,当然要主动。他上来就向对方检讨:“老田啊,当年都是我不对,我当厂长那会儿,太霸道,不给你这个书记面子……”

花弧赶紧迎上去,颤抖着双手接过战书。送书信的人嘱咐花弧早做准备,然后又跃上战马,急促地奔向了远方。

老田马上制止:“话不能这么讲,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有不到的地方。比方那次,对厂供应站站长的任命,你看好的人选我就是不同意……如今想来真好笑,怎么能那么小孩子气!”

二人是边喝边聊,时而仰天大笑,时而摇头长叹。

老肖说:“伙计,我最后悔的是去年,我住院,在住院楼逛荡的时候,看到一个病房里你躺在床上。我去护士站打听,晓得你得了那种不好的病。我觉得咱们老了老了,不能当一辈子的冤家是不前不久,何老头接了个大活:村上的首富金老板他爹死了,金老爹生肖属龙,据称死后要龙升天、以利子孙,所以金家要何老头扎顶"活轿"。是?我就鼓足了勇气,想去病房跟你谈谈。我都走到你病房门口了,又停下来,就是下不了决心跨进那道门。唉!”

这工夫老田的眼眶都湿润了,说:“其实,我也知道你在住院,我也真的想去找找你过了会儿,切又都平静了。白鹅女翻过了几个山头,来到块宽阔的草地。草地上堆满了瓜呀,果子呀,还有各类的种子……也是一样拉不下那张脸来。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他们摆着聊着,东方天际已现出了鱼肚白。老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说:“不知不觉,一宿就过去了。老哥,不行咱们今天就到这吧。反正现在是邻居了,有啥没尽兴的,睡醒了接着来!”

“好!”老田同意。俩人紧紧拥抱了一下,各回各家。

几天后,清明节的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听到好像有人叫了,不过也可能是风声。",照耀着山河大地、城市乡村,也照耀着这座陵园。陵园里墓碑林立,狐狸精又捏慈禧吩咐太监拿银子赏工匠,工匠们都暗暗地笑开了。原来是骂慈禧在国联军入北京时,连(莲)夜(叶)脱(托)逃(桃)呢。不知是谁把这事告了上去,慈禧气得把桌子拍,喝道:"叫狗官来!"保定知府跪在地上,混身筛糠,磕头如捣蒜,请求饶命。慈接骂道:"是谁刻的莲叶大桃,找不出人来要你狗官的脑袋!滚!"着嗓子,沙哑地说:"没笑什么啊,我嘴巴痛,喉咙痛。快进屋去吧!"说完把院子门关,拴上,还把旁边的块大石头搬来挡住门,这块石头少说也有百斤,平时木匠都搬不动。其中有两块墓碑比肩而立,比较旧的那块是老田,非常新的那块是老肖……

上午8点多,老田的子女和老肖的子女,分别来给父亲扫墓。直到黑鹰客不但身横练武功出神入化,而且轻功也登峰造极。案情并不复杂,捕头李南山很快下令全城展开搜捕,守住各个城门,出入都要严加盘查,并到处张贴黑鹰客的画像。几天后,终于得到消息,说黑鹰客出现在本城的艳芳阁。李南山立即带人包围了艳芳阁,果然,黑鹰客正在里面寻欢作乐。众捕快上前捉拿,可是黑鹰客武功太高,不断有捕快受伤败退,最后,黑鹰客趁乱跃出窗户,逃走了。李南山独自紧追出去,只可惜,不但没追到黑鹰客,反而受伤而回。时间很快过去了十余天,可黑鹰客还在城内逍遥法外,使得整个东阳城人心惶惶。这时他们才猛然意识到,两个当了一辈子冤家对头的人,死后竟然成了邻居。两家的子女并肩站在墓前,感叹造化实在是弄人。

许久,老肖的儿子走到老田的儿子旁,向他伸出手来,说:“我父亲去世前"我们俩兄弟不仅把得来的钱财散给了渔民,而枪时时在风暴中救助过他们!",说他最后悔的事,是没有在活着的时候与你父亲和解,把懊悔带进了坟墓。”

“我父亲也一样……”老田的儿子说,同时紧紧地握住了老肖儿子的手。

他们不知道,其实老肖入住这座陵园的当晚,二老就已经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选自《新故事》2011.9

标签:兄弟相逢

    上一篇:历史上的高俅是奸臣吗 下一篇:中国[荷文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