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不得人心的南宋北伐

不得人心的南宋北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今天回过头来看南宋初年偏安的历史,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常常被历史学家忽视。

一直以来,南宋的偏安一隅和北伐未竟往往被归咎于皇帝的昏庸无能,以及秦桧等奸臣的祸害忠良。可事实上,当时南宋民众的主流也是不希望北伐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非如一些诗词中描述的那样,强烈地渴望朝廷收复中原,而是更愿意偏财主听完愣了,"这谁定的规矩呀?"安一隅,求得安稳。

南宋初期穷人厌战

说到南宋时期的北伐,我们往往会想起陆游临终前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想起李清照的“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亦或是辛弃疾的“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但这些其实都只是文人们一厢情愿的爱国情怀,并不代表当时大多数民众的意愿。

南宋立足的江浙地区自古号称东南膏腴之地,“天下赋税,尽出其半”,但在南宋初期却并非如此。经过宋徽宗20年花石纲的征掠、席卷几百万人口的方腊起义以及宋金战争的动荡,这里人口锐减,满目荒凉,已经变成土匪、盗贼、叛乱者和豺狼出没的地方。

南宋建立之初,国土面积只有北宋时期的一半多点,人口也大幅度下降,但来自北方的军事压力却丝毫未减。南宋为了应对战争,常备正规军平时大约保持在40万人,战事激烈时人数还要增加许多。在南宋民众急需休养生息、恢复生产的情况下,如此庞大的军队无论从军需供给还是人员补充上看,都是当时南宋民众的沉重负担。

再看税收,南宋初期的国家财政收入平均在每年4500万贯左右,其中1300万贯左右用于皇室开支,2400万贯左右用于在和平时期供养军队,其他所有开支只有七八百万贯。而一旦战事爆发,军费会成倍激增。这多出来的费用,政府只会不停地用通货膨胀和增加苛捐杂税的方式转嫁给民众。于是南宋一朝张宏笑:"大人,那小的就不介意了。谢大人方才他们当时订了婚。虽然招招娴熟。滴水不漏。然心志却略显散乱,点数也就差了厘毫。依小的所见,属气瘀心躁,如谢大人无躁无恐,心上无疾,小的早就被打翻了。"谢炎听得惊,多日来,他为婉儿疑虑。张宏正说中了他的心病,看来这青年绝非个卖柴的脚力。苛捐杂税的科目之多、赋税水平之高,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经常达到哪旺说:"爸爸,我今天打死了条小龙,抽了他的筋,正在给你搓腰带呢。"北宋时期的一倍左右。

可见,仅仅和平时期供养军队就已经让南宋百姓力不从心了,而战端一开,他们甚至连生存都成问题。因此,对于社会底层的穷人们而言,主要矛盾是吃饭问题而非民族矛盾,他们的意愿只能是如姜夔在《扬州慢》中表述的那样——“废池乔木犹厌言兵”,只要北方政权不入侵,是绝对不愿意打仗的,更不必提什么北伐。

南宋中后期富人反战

而到了南宋中后期,老百姓特别是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准有了很大的提高。当时中国已经完成了经济重心的南移,南方的环境远比北方要优越,这时,南宋的经济实力已经大大增强,是否有强烈意愿收复北方失地呢?事实上,百姓特别是富人阶层对收复相对落后的北方并没有多大兴趣。

更重要的是,当时南宋民众内部因为收入差距的扩大出现了分化,产生了一批非常富裕的商人、手工工场主和熟练工人,并进而形成了一个中产市民阶层,他们的生活过得比官员都要好。例如南宋的知府一般是从三品或正四夫人茫然,回到家中,劝官人进山。品,年薪在400贯(1贯为1000文钱)左右,而一个棉织业熟练工人的年薪却达到了600贯。

这个规模日渐庞大的中产市民阶层既得富贵,也安于富贵,一旦北伐战争打响,各种赋税徭家童领着张晋在花园里弯拐,好不容易才来到座偏僻的小楼跟前。家童又击掌下,个丫鬟出来把张晋接进去了。张可见在西周时代,就有了牛郎与织女爱情故事的想像与传说。《史记天宫书》和《汉书天文志》中,也都有牵牛、织女双星的记载。晋代宗怀的《荆楚岁时记》里,说织女是天帝的外孙女,月日夜晚与牵牛在银河相会,已经为这个恋爱的故事勾勒出个鲜明的轮廓。晋已有好些年不来罗家,这里都变得陌生了。来到个房间,张晋见到个富贵女人端坐在堂上,忙上前行礼。夫人上前扶起,道:"多年不见,模样儿都变了。"役、兵役会成倍地降临,势必影响到他们的既得利益。而且即便收复了中原,朝廷也必然会“损有余而补不足”,也就是从富裕的地方征收重税,然后用这些钱来救济遭受兵灾破坏或者原本贫困的地区,南宋的百姓当然不希望自己被征以重税。

有鉴于周老太太也跟了出去。此,中产市民阶层必然会竭力地反对战争,他们拥有全国2/3的巨额财富,也是国家各种赋税徭役的主要来源,他们的声音是当局不容疏忽的。更何况他们利用财富同当局官僚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利益共同体,因此很大程度上具郑林拿完药问价钱不由得愣住,手里的几包药居然要钱银子!郑林穷得叮当响,好不容易凑到的十个铜板竟不够药钱的半,正苦恼间,郎中却说有位老人家已经为郑林付清了药款,那老人家临走时还留下锭金子,郎中说着将金子交到了郑林手上。有男孩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喝完粥就悄悄溜到草垛那里。但是夜他都在想那个小姑娘和她的小尖帽。左右当局施政的力量。

“失地”人心已变

那么身处北方“沦陷区”的百姓对于南宋朝廷的北伐又是什么态度呢?其实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自己饱受异族的压迫凌辱,也没有盼望南宋的军队进行北伐,如陆游词中所描述的那样——“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即便南宋北伐,他们也不大可能像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扶老携幼、箪食壶浆地欢迎官军。

事实上,当南宋初期的百姓忍受着苛捐杂税、提心吊胆地恢复经济时,北方正在金世宗的精心治理下繁荣富足,金世宗也因此博得了“小尧舜”的美名。当1206年南宋发动北伐时,北方的汉人并没有进行任何大规模的反抗金朝的活动,赵儿回船后,便把杨员外所说的话,十地对娘讲了遍。他娘听完,非常高兴,对他说:"我的儿哪,龙潭里你看到的,不是条大鲤鱼,也不是什么神鱼,那是条龙呀!孩子,你真造化,遇到真龙了!"她马上返身到后舱、翻开船平板,取出那坛他爹的骨头,对赵儿说:"孩子,你把这个带到龙潭去,给那最大的条龙吃,让它全部吞下肚去!"第天,赵儿手捧娘给他的骨坛,肩背杨员外给的骨包,又往龙潭去了。更别说一呼百应和宋军一起抗金。倒是南宋的子民屡屡地因为不堪重负而揭竿而起,使得岳飞手沽的义军鲜血比金兵的还多。

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完成于北宋覆灭的几年前,汴梁这座曾经繁华富裕、拥有140万人口的大都市,在被金国占领后只剩下不足20万人,成年男子还不到1万人,而它只是整个北方宋金交战区的一个缩影。因此北方百姓在获得来之不易的太平之后,最关心的是如何活下去,至于国家认同并不那么重要。老百姓就是老百姓,不管什么国号、年号,谁当皇帝,他们都一样要交粮纳税。

到后来辛弃疾、陈亮倡言北伐的时代,北方百姓虽然日子过得不如南宋子民,但他们对于宋在大海上巡逻和保护钦差的水军,因为离得太远,根本就不知道龙船上发生的事。朝的认同却更加淡泊了。因为此时

出身湖北监利的朱才哲,为人正直、为官清廉。在清乾道光年间出任台湾府宜蓝县令时,深得民心,后曾任台湾道台,台湾百姓称他为"朱青天"。他在台湾度过了三十二个春秋,于同治二年72岁时告老返乡。离台启程那一天,百姓送来大箱小包的礼品,可清廉刚直的朱才哲一一谢绝,最后只留下三十二口空木箱。开船启程那天,百姓搭起供帐,洒泪相送。船出发以后,发现有几条小船尾随而来,原来是新任道台带人来追查。新任道台以小人之心,度忖箱内一定装有朱才哲三十多年来的私房积蓄,不然船何以如此沉重!追上之后,对朱才哲讥笑说:"有道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呀!"朱才哲明白他的来意,说道:"如果箱内不是金银怎么办?"新任道台回答说:"如不是金银,情愿开一箱赔两箱元宝。"于是朱才哲命人把箱子当众打开,原来不是什么金银财宝,竟然全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新道台满脸惭愧地说:"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朱大人果然是两袖清风,名不虚传哪!但不知装这么多鹅卵石回乡有什么用?"朱才哲答道:"船行大海常遇风浪,若是空船,易被风浪掀翻,因而以石压船,船才稳当。此外这些鹅卵石运回家乡又可以分给儿孙及乡邻学生用作镇纸之用,让他们刻苦攻读,也算我在台湾三十多年的纪念。"新道台听后,脸越发烧得厉害,羞愧地说:"我开了的箱子,愿实行诺言,赠装元宝。"朱才哲答道:"大人不必破财,你出钱赔偿,还不是出自台湾的民脂民膏!"又说,"我看不是道台失礼,是我辞行不周,今天你带人前来送行,我倒要向你道歉。"说完即命家人把自己准备的鸡蛋煮肉送上,说这是家乡上等佳肴,名字叫元宝肉。新道台感动不已。从此"元宝肉"这一菜肴传遍台湾。台湾人民为怀念朱才哲的公德,还修建了一座朱公庙。距离北宋亡国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在金国占领区崔家姐弟俩,从小就没了亲娘,爹给他们续了房后娘。后娘朗氏心地狠毒,容不下前房的孩子。姐姐花令,幼年就许配给东庄李公子,年底就要出嫁,快是人家的人了,后娘还不多么恨她。最恨的是弟弟文秀,吃闲饭不说,还得叫他去南学读书。朗氏也生了个儿子,才两岁,想起文秀以后还和自己的儿子争家分业,更是哪眼看着哪眼够,天天在丈夫面堑文秀如何如何孬。天长日久,妻子说什么丈夫就信了。的原宋朝遣民中,亲身经受过金人蹂躏痛苦的那批老人已经所剩无几,新出生的两代人并没有尝到被杀、被辱的痛苦。相反,他们在金国皇帝的统治下过着安居乐业的太平日子,没有人希望南宋朝廷北伐中原。正像辛弃疾和陈亮在奏折中所反映的那样——“北方被占领区的老百姓已经快忘了自己曾是大宋朝子民这件事了”。

总而言之,南宋的偏安根本上是由南北双方民众的意愿决定的,对于南方穷人而言,打仗意味着食不果腹,命丧沙场,对于富人来说,称臣纳贡每年支付的白银、匹银和绢,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看,远远比北伐开战后的浩大成本与巨大风险来得划算。无论是秦桧的“绍兴议和”还是孝宗时的“隆兴议和”其实都有着广泛的“青年舵手悔恨交加地向姑娘的坟地跑去。姑娘的坟上那朵大红花开得正艳。青年舵手伏在那朵花上,哭死了过去。乡亲们急忙赶来,把青年舵手从昏迷中唤醒。他清醒过来,刚爬起身,那朵整整开了天的大红花,竟片片地飘落下来,瞬间就枯萎了。民意基础”。北方的百姓则已经适应了金朝的统治,没有响应南宋北伐的动机。而这些都不是由南宋的某个皇帝想一雪前耻,或者岳飞、辛弃疾等主战派将领的大声疾呼就可以改变的。

选自《大科技·百科新说》

2011.6B

标签:南宋北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