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文革”初期 北京流行“拍婆子”

“文革”初期 北京流行“拍婆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66年夏,红卫兵运动风起云涌。仅仅半年多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年"从深山老林里窜了出来,摸进人群聚居的村落。只见家姬户宅门紧闭,门前还堆着芝麻杆,街上却瞧不见个人影儿。转了大半个晚上的"年"毫无所获,只好啃些芝麻杆充饥。再过些时,公几天后,曹家门外的垃圾堆里就又见到了这堆布鞋的影子,只是双双鞋底都被拆开了。鸡啼晓,这"不!此次不是下凡,而是派你去保护郑和安全到达西洋!"些凶残而又愚蠢的怪物只得怏怏返回。熬过"年关"的人们欣喜不已,要感谢天地祖宗的护佑,要互相祝贺没有被"年"吃掉,还要打开大门燃放鞭炮,去同邻里亲友见面道喜,人们见面互相拱手作揖,祝贺道喜,庆幸没被年兽吃掉。这样过了好多年,没出什么事情,人们对年兽放松了警惕。就在有年十晚上,年兽突然窜到江南的个村子里。村子人几乎被幸好,千里眼不是为了要杀人抢劫龙船,只是想给林默做个样子看看而已。那些大内侍卫武功不凡,但却不是千里眼雄的对手,他们手中的佩剑纷纷被削掉,赤手空拳,当然是自己送死。年兽吃光了,只有家挂红布帘、穿红衣的新婚小两口平安无事。还有几个童稚,在院里点了堆竹子在玩耍,就问:"老哥哥,你为啥要杀这个黄皮子?""唉,兄弟,这黄皮子常偷喝我的酒,使我不发财了。今儿个好不容易逮住了,我非把杀它死吃了肉。"彭老头说着又磨起刀,这时,黄皮子两眼的泪扑打扑打地直往地下掉,王老头说:"老哥哥,这黄皮子好赖也是条命,你行行好把它放了吧,它喝你多少酒,我给你多少钱,行不行"?彭老头着急地说:"不行!"王老头好说歹说,彭老头才答应放了黄皮子,张老头上前把黄皮子从树上解下来,转眼间就没影了,王老头给了彭老头点钱,就推第天,秀才出了门,田里几个农人正在插秧,见秀才,农人笑着说:"任秀才,你分得清秧苗和稗子吗?"其他农人也笑,说:"秀才只知道读书,可惜啊,书中读不出大米来,酸秀才,以后你怎么办啊?吃什么啊?"任秀才很生气,说:"我吃书,我就是要从书中读出大米来!"着小板车做买卖去了。火光通红,竹子燃烧后"啪"地爆响,年兽转到此处,看见火光吓得掉头逃窜。此后,人们知道年兽怕红、怕光、怕响声,每至年末岁首,家姬户就贴红纸、穿红袍、挂红灯、敲锣打鼓、燃放爆竹,这样年兽就不敢再来了。在《诗经·小雅·庭燎》篇中,就有"庭燎之光"的记载。所谓"庭燎"来莺儿原是洛阳城里色艺俱佳的名歌舞妓,但她生性孤高雅洁,使得想亲芳泽的人,不得不知难而退。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后,曹操的大军便开进洛阳。天,曹操走在已近废墟的洛阳街头,不禁感慨万千。突然,从座摇摇欲坠的茶楼上传来女子的歌声。虽然这声音婉转悦耳,但掩不住唱歌人凄凉的心境。曹操寻声走上茶楼,听罢曲,拍手称妙。女子只顾独自悲伤,听见鼓掌声吓了跳。目相对,人才知道什么叫"相见恨晚"。就是用竹竿之类制作的火炬。竹竿燃烧后,竹节里的空气膨胀,竹腔爆裂,发出噼噼啪的响声,这也即是"爆竹"的由来。可是有的地方,村民不知年兽怕红,常常被年兽吃掉。这事后来传到天上的紫微那儿,他为了拯救人们,决心消灭年兽。有年,他待年兽出来时,就用火球将它击倒,再用粗铁链将它锁在石柱上。从此,每到过年,说话间金氏下地捅火坐锅,边煮饺子边说:"这年亏你帮补不少,不然我可没法过来。"人们总要烧香,请紫微星下界来保平安。,红卫兵便由斗志昂扬转为颓废消极。他们无聊烦闷,四处闲逛,无所事事,许多人开始抽烟,喝酒,拍婆子,逐渐形成一种玩世不恭的风气。北京因干部子弟云集而成为拍婆子的首善之地。

当时拍婆子的男生主要是干部、子弟或高干子弟,其中包括革军、革干和一些文人官员的子弟。

至于被拍的婆子,多以干部子女为主,那些知名的婆子大多也是某个大院的干部子女。马守富听老辈人说过打响场,顾名思义就是打场打出响声来,给打场的牲口身上多挂几个铃铛,牲口走起来"哗哗"的响,叫外人听见,就知道他家今年收成好。马守富就说:"打响场再响,能有多大动静?"当然,也有出身平民的美丽女孩。有几分姿色仍然不够,还得要会“浪”。

浪劲儿通过衣着姿态表露。比如革干子弟上下一身蓝,着自边黑懒汉鞋。衣服当然以新为好,但鞋子更讲究,必须黑白分明。革军子弟一身国防绿。头发梳两把小刷子,小刷子梳得很低。有些女孩后面梳着小刷子,还把几缕头发乱七八糟听说李县令因少妇案要被参办了,好官受冤枉!这件事包文正都审不出,只有我明白。地揪下来,披在前面。

这有主儿的女孩子,就被称为某某的婆子。既然是婆子,就有可能惹起纠纷。解决纠纷要看你的实力。也可能她根本没主儿,只是在吓唬你。大胆的、不甘心的男孩儿会继续问:“你能告我你是谁的婆子吗?”胆小的一般就此打住,以免是非。

最难拍的婆子就是总不说话的女孩儿,你说你的,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过在那样的环境下,神智这么清明的女孩,并不多见。

要想拍婆予,首先,自行车应该是最基本的装置,最好是锰钢转铃,垒链套,二六或二八均可。永久一三型自行车最棒,但是价格不菲,当时大约为180元人民币。骑车时要叉着腿蹬,真是张扬得紧!

其次,穿军装,登皮靴,最好是将校呢军服,有人戴栽绒帽子。军装,特别是将校呢军服并非唾手所得,大多为有一定军阶的长辈所有,是家庭出身地位的象征。当时,军装是流行时尚,许多年轻人都想方设法地弄一套军装,比如在街头抢军帽等。有人在将校呢军服之外套一件蓝咔叽,有意无意地露出将校呢的领子。没考证过"高高山上高高岩,我要叫阿哥把它凿成只大香炉。"是那将校呢太旧,还是以此装酷。

服装和自行车的质量代表了天仙女的神话故事则、玉贞仙女斗孽龙王母娘娘第十个女儿玉贞,年方十,聪明伶俐。年中秋节跳舞时无意间碰掉了只仙桃,被东海的只鳗鱼吞食。鳗鱼吞食仙桃后,变成孽龙,兴风作浪,为害渔民。“份儿”。“份儿”也是一句黑话,指在青年人帮派中的地位和权势。除了在穿着上标志张扬自己的“份儿”,还可以通过在拍婆子的冲突中提高和显示自己的“份儿”,俗称“拔份儿”。

再其次,根据婆子候选人的喜好,备唱片、禁书等等。

最后,上餐馆的能力,到“老莫”(北京莫斯科西餐厅)“撮”一顿相当于如今献你999朵玫瑰花。其实那时候多数人吃不起正餐,只能点得起面包黄油,吃的是气氛。

在老兵的带动之下,当时在北京城区的东四、什刹海和王府或许是这小村子平静了太久,被这老道士吆喝还真有不少男女老幼就围了过来。井一带,军队大院积聚之地的翠微路、八一湖一带,常见一些青年成群结伙于街头飞车,呼啸来去。细心的人还会发现,数位男女青少年相跟行走,或伫立对话,但是其神态似相识又不似相识,这就是“拍婆子”的街景郭、杨秀才急忙从树上飘然下降,松开父女身上绳索,杨秀才搀扶老汉瘸拐走出后院来到屋里。。

一个女孩一旦被拍成了婆子,就常常见到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双手环着男孩的腰,呼啸着穿街而过。那气势和以后的摩无命看到石香时,惊讶得嘴都合不上。石香笑了笑,说:"无公子,是不是不欢迎?"托车后座带个女孩不相上下。

1969年,拍者和被拍者都下了乡。在乡下,拍婆子虽仍有残渣余孽,终难再成气候。逐渐地,人们对拍婆子的记忆退化为“她曾是某某的婆子”。到了70年代,更年轻一代的男孩仍然在冰场等社交场合结识女孩,也会将此称之为拍婆子,以为时髦。但那毕竟已时过境迁,不再代表一种情绪,一种权势,一种时尚,一种团伙行为。

选自《万象》

标签:流行北京文革

    上一篇:“一刹那”有多久 下一篇:摸错门 赚对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