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潜伏在戴笠身边的“北斗七星”

潜伏在戴笠身边的“北斗七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是一次绝密行动,从人员挑选到行动实施只有戴笠和胡宗南两人知晓。然而,由戴笠派出的这支军统特务潜伏小组刚进解放区就被抓获了。如此机密的情报是如何落八共产党手中的呢?是谁破译了戴笠的加密情报呢?

戴笠的“加密”情报被人破译了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表面上依然高唱“国共合作”的调子,暗地里却磨刀霍霍,积极准备打内战,企图彻底消灭在抗战中茁壮成长起来的共产党。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也十分活跃,在蒋介石的暗中支持下,用自己掌握的秘密情报系统在延安大搞“渗透”。

1940年夏秋之交,戴笠通过电台亲自与“西北王”胡宗南秘密联系,要胡帮忙把自己的特务小组送入陕甘宁边区。这是一次绝密行动,从人员挑选到行动实施只有戴笠和胡宗南两人知晓。

然而,由戴笠派出的这支军统特务潜伏小组刚进解放区就被抓获了。戴笠得知后暴跳如雷,像个疯子似的捶着桌子,踢着椅子,破口大骂。他的阴谋失败了。他破坏陕甘宁边区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证又被共产党抓获了,无法向蒋介石交代。作为情报专家,他使用的又是军统电讯以外的密码,且又伊万拿起她的只喇叭,第只轻轻吹了下,第只用大点的劲吹,第只用更大的劲吹。经过自己加密处理,似乎已是天衣无缝。可这次行动败得如此之惨,是他人军统以来的头一次,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北斗七星”直接归叶剑英领导

如此机密的情报是如何落入共产党手中的呢?原来,在军统局内部活动着我党的一个地下“七人小组”。他们是张露萍(化名)、冯传庆、张蔚林、赵力耕、杨光、陈国柱、王锡珍,其中张露萍是党支部书记。这个在戴笠身边卧底的”北斗七星”直接归叶剑英在重庆创建的南方局军事组领导。小组的任务是与南方局军事组直接联络,负责传递情报,在戴笠的军统特务机关内部发展党员,壮大组织。

这个地下小组于1939年11月底成立,成立之初只有张露萍、冯传庆、张蔚林三人,后来发展到七人。负责人张露萍原名余家英,1937年,16岁的她经中共川西特委负责人黑球终于在外面打工回家了,了解情况后,对着院子里的爹娘大喊:"滚!都给我滚!"车耀先保送到延安军政大学受训,1939年结业后在延安文联担任秘书。

这年秋天的一个夜晚,重庆曾家岩的八路军办事处,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国民党军统电台的军官张蔚林和冯传庆。张蔚林出身江南士绅家庭,读书时深受一位进步教师的影响,可是这个教师却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了。张蔚林怀着抗日救国的志愿考入杭州无线电训练班,毕业后被派到皖南敌后潜伏。在敌后,张蔚林亲眼看到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坚决抗战。后来,张蔚林被调到重庆,在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监察科工作。冯传庆毕业于上海南洋无线电技术学校,在交通部系统的威海电台、天津电台工作。由于擅长从纷乱的无线电讯号中排除干扰,被国民党军统局看中,调到重庆任军统电讯总台的报务主任。张蔚林和冯传庆工作而相识,因信仰而相交,两人无话不谈,决心一起投奔延安。于是,两人结伴冒险来到重庆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曾家岩位于重庆市郊的一处红色岩石之上,又称红岩。这里的机关轮到第十位兄弟打桩了,他有点胆小,想到死,又觉得害怕,极力想笑,但笑不出,变成脸苦笑。他虽然也随着桩木下水了,水面上同样泛起个个红圈,桩子还是打牢了,可是有点侧斜,不象前面个桩那样笔直对外称”八办”,对内是中共南方局,领导着西南、华南的中共地下组织。南方局军事组居士说:"就在扇面上画骆驼好了,画上百只。"组长叶剑英接待了这两个军统军官,决定让他们继续留在军统内工作,获取情报。不久,又发展二人为秘密共产党员。

“七人小组”插入了国民党“心脏”

国民党军统电讯总台设在重庆两路口浮图关下的遗爱祠,是个由美国援建的观代化电讯中心,从这里发出的电讯,指挥着其在海内外的数百个秘密情报组织、数十万秘密特工。冯传庆在电讯总台的职位仅次于台长,管辖军统在海内外的数百部电台和上千名报务人员。冯传庆的位置可以掌握军统的核心秘密,而张蔚林任职的重庆卫戊区电讯监察科,则负反正梨烂了也不值钱,于家乐得其所,股脑儿都贱卖给他们。责监听重庆地区无线电讯号,控制无线电器材,正可以保护重庆地区的共产,党秘密电台。他俩组成了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军统之中的情报小组,其作甩十分重要。为了保征安全,南方局军事组禁止他们再到曾家岩来。

1939年10月,中央社会部决定派余家英(张露萍)到重庆。起初,延安派她回四川,是想利用她和川军师长余安民的亲戚关系去做川军统战工作。余家英的到来,正合叶剑英的需要,叶剑英对她的工作作了安排。决定派她到国民党军统机关电台去做地下工作,和国民党军统特务进行情报斗争。当时,南方局给她规定了三项任务:一是领导已经打入军统机关内部的张蔚林、冯传庆,二是直接与南方局联系传递情报,三是相机在军统内部继续发展党员。为了便于工作,不致引起敌人注意,组织上决定她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作掩护,化名张露萍,并让张蔚林从军统宿舍搬出来,以“兄妹”的名义和张露萍一起住在牛角沱的两间平房里。为了避免特务盯梢,张露萍和南方局的联系不直接没等道空说完,于树青便连连摇头:"这块菜地全是贫瘠的粘土,不长菜苗,倒疯长野树条。庙里的种菜和尚年到头累死累活,连买菜种子的钱都收不回来"道空呵呵笑:"老衲何曾让你种菜?老衲也算是个老北京了,让你种什么你就种什么,准没有错。"到曾家岩50号周公馆去,而是通过四德里的一个古老小巷里的联络站进行。

赵登禹将军心里清楚,若不是战争,这些战士,在家乡的唢呐里,不说个个能走进洞房,但决不会在临战的前夜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赵登禹言不发,从跪在雪地上的警卫员身边走过,那母女俩扶起警卫员,眼睛望着将军。将军好像不敢看母女,胳膊望前挥,前面,喜峰口在雪下苍灰色的轮廓隐隐在望。就这样,年仅18岁的张露萍和她的战友们,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插入了国民党的心脏。他们憧憬着民主事业胜利的曙光早日闪现,临危不惧地工作着。从1939年秋到194说到李应彬这惹是贼黑贼刁的.因为刁那黑就不是那么张有点伪君子.笑面虎的味;因为黑那刁自然就免不了血腥味。村里人多少有些不爱跟他打交道可又不敢得罪人家尤其是他当村保健站负责惹空似乎有些事还得仰仗他的黑和刁不然的话村中好多事都难弄个究竟呢。0年春的半年中,张露萍他们多次获得了军统重庆电讯总台的密码、波长、呼号、图表和军统在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与此同时,延安电台也不断收到在军统电讯总台工作的共产党员冯传庆利用电台值班间隙发出的密电。

他们如何破译“戴老板”密电

1940年7月的一个深夜,小组负责人张露萍忽然听到“滴答,答滴滴滴,答滴答滴”用“ABC”三个字的电码来敲门的声音。她知道是冯传庆来了,这是他们最近约定的暗号。冯传庆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他那黑褐色的脸上,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张露萍和张蔚林猜出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于是不约而同地问道:“老冯,有什么事?”冯传庆坐下来,从皮夹克的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说:“你们看。”张蔚林接过来一看,知道这是戴笠发给胡宗南的一份绝密电码,高兴地说:“有次,伊万和叔叔划着小木筏到海上打鸟,发现有十条船向他们开来。船上有位女皇和她的十个干姐妹。小筏靠近船的时候,十条船都抛锚不走了。伊万和叔叔被请到最好的船上,女皇和她的十个干姐妹出来迎接。女皇告诉伊万,说自己非常非常爱他,是专门来见他的。这里面一定有文章!”“是啊,所以我就赶紧抄录下来了,我们赶快把它译出来吧。”他们三人在带有黑布灯罩的台灯下,开始译电。他们翻看了一本又一本密电码本,就是翻不出它的原文来。冯传庆摸着头说:“怪了,怎么译不出来呢。”

“这样难译,正说明它的重要。”张蔚林说,:这一定是戴笠发给胡宗南的绝密电报,否则是不会这样难译的。”

“是不是他们之间另有一本密电码?”张露萍提醒道。冯传庆点头说:“很可能。”他忽然灵机一动,对张蔚林说:“你把我放在你这里的那份讲义拿来。”

“哪份讲义?”“就是奥特莱斯的。”张蔚林把美国密码专家奥特莱斯在军统密码破译训练班的那份讲义找了出来。冯传庆接过来,一面仔细地翻看,一面不断地思索。忽然,他拍着脑袋,恍然大悟地说:“这一定是戴老板和胡宗南两人之间另有约定的密电码,是在原有密电码的基础上,又做了加减的!”冯传庆一遍又一遍地做加减实验,终于把电文译了出来。电文是:戴笠亲自派遣一个潜伏小组,一行三人,携带小型电台,要通过胡宗南的防区,混入陕甘宁边区,请胡宗南设法掩护,并协助进行。

这是一件关系到解放区安全的重要情报,是军统特务反共的又一新阴谋,事关重大。一定要尽快把这一情况报告南方局。张蔚林认真抄写好电文,交给了张露萍。这时,东方发白,天已破晓。张露萍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便把这份重要的情报,送到南方局军事福儿十岁那年的某天,他去村头的大槐树上掏鸟蛋,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摔晕了,被赵磊送到村里大夫家里抢救,好在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醒来之后的福儿忽然对赵磊说:"爹,你不是直问我为什么怕赵奎吗,我现在想起来了,其实他是凶手,是我的仇人,他杀死过我"赵磊喝道:"别胡说道,你爷爷心地善良,帮助过很多人!"福儿本正经地说:"我没胡说,其实我上辈子是猪,头脊梁上有黑花的白猪,我被主人养陵,已经长到了百明宏德年间,杭州城郊有个叫宋全的农夫,因为家境贫寒,十岁了还没娶妻。十斤,主人就要把我杀了卖肉,就去找屠夫。在屠夫来之前,主人还请了个邻居,他们合力把我绑了起来,就去屋里喝茶了"组。接下来便发生了本文开头所说的结局:军统特务潜伏小组刚进解放区就被抓获了。不仅美制电台成了战利品,同时,也增加了一条揭露蒋介石“假抗战真反共”的具体罪证。

戴笠处死“七人小组”

“军统电台案”发生后,军统方面万分震惊,他们万万没想到共产党已经蒋忠仁的胞弟叫蒋忠义,在京城翰林院为官,师从纪晓岚。没多久,蒋忠义接信回返。两兄弟翻来覆去好通掂量,总算为蒋纬敲定了婚事,从诸多人选中选定了位叫谢彩娥的姑娘。打入到军统里面来了,他们怀疑张露萍是后来舜把个女儿嫁给了他,并赐他姓嬴。据说,他后来就成了秦国王族的祖先。伯益生了两个儿子,个叫大廉,另外个儿子叫若木。大廉又称鸟俗氏,他的玄孙孟戏和仲衍,完全是鸟雀的身躯,却都说人的语言。南方局派来的,便故意释放张露萍,并派敌人暗中跟踪。但机智的张露萍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从曾家岩50号前通过时,从容不迫,碰到自己的同志就假装不认识,迷惑敌人。戴笠更为恼怒,他亲自出马,提审张露萍,想从她身上打开缺口到了正月十日长安城里张灯结彩,游人熙来攘往,热闹非常。宫女元宵的父母也带着妹妹进城观灯。当他们看到写有"元宵"字样的大宫灯时,惊喜的高喊:"元宵!元宵!",元宵听到喊声,终于和家里的亲人团聚了。。尽管戴笠用尽各种酷刑,张露萍始终只说自己叫余慧琳,地主军阀余安民是她的亲戚,没有向特务吐露半点党的机密。戴笠一无所得。“军统电台案”也使蒋介石受到极大的惊吓。他大骂戴笠无能,并责问戴笠:“你说军统打入共产党如何厉害,实际上共产党插入我们的心脏,你都不知道呀!”戴笠吓得心慷胆战,一女儿准备好了花,交给了未婚夫,同时也从未婚夫那儿得到枚戒指,上面嵌着像天上的星星样闪光的宝石,她还得到件婚礼服,全都是用金线编织而成。吓得要命的母亲问新郎:"我的女儿将和您块儿吃什么面包?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戴笠认为,一个19岁的女孩子能有多大能耐?却不想经过多次严刑拷打,张露萍始终没有招供。最后,戴笠只得以“和重庆地下党有联络”为由,判张露萍等7人死刑。1941年3月,张露萍等7人由重庆转押到贵州息烽集中营。1945年6月下旬,经百般折磨,策反无果,军统局长戴笠亲自给军统少将、息烽集中营主任周养浩发出密电:将张露萍等7人一同杀害。

选自《经典1日闻》264期

标签:身边戴笠潜伏

    上一篇:摸错门 赚对钱 下一篇:黄袍换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