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黄袍换官

黄袍换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天命四年(1619年)三月,努尔哈赤取得了在明清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萨尔浒大战的胜利。接着,他又以破竹之势横扫辽北:六月夺下开原,七月攻陷铁岭,八月攻克海西女真最后一个强部叶赫。

十月的一天,界凡城(乃清代关外六都之一)大衙门里,努尔哈赤和众大臣正在议事,不想一封挑衅信险些把努尔哈赤气炸了肺。

信是察哈尔林丹汗送来的,他信中告诫努尔哈赤不要得寸进尺抢了他的地盘,“如不听劝,定以武力相加”。不仅如此,林丹汗还在信中自称是“四十万蒙古国之主”,而称努尔哈赤是“水滨三万诸申之主”。

努尔哈赤看后将信撕得粉碎,盛怒之下总算没有杀掉信使明朝永乐元年月,山东、河南蝗。武安府靖水县县志记载:蝗起之时,阴天蔽日吴德文抬大轿来娶婉娘,婉娘凤冠霞帔,独坐房中,没有个人来送行,镇上的人个个耻笑。,嗦嗦有风,蝗粪如砂,簌簌飘降,所掠之土,寸绿不留,村中饥民皆亡他乡,野田漫路多遗孩骨、腐尸。可这口怨气总不能不出吧,眉头一皱,努尔哈赤就计上心来。他撰信一封,毫不客气地回敬了林丹汗,当然用词也极尽蔑视。派谁去送这封信呢?这可是个危险差事!

最终,“幸运”之神眷顾了硕色乌巴什。一腔热血的硕色乌巴什感到为国立功的机会来了,于是天命五年(1620年)新年刚过,便顶着寒风长途跋涉往察哈尔走去。

令硕色乌巴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走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三年后,沈阳城外走来一个叫花子模样的年轻人此人瘦弱不堪、衣不蔽体,拄着一根拐杖哀告守城的卫士:“我是硕色乌巴什,三年前奉大汗命令出使察哈尔,现在终于逃回来了。”

努尔哈赤兴冲冲地赶来,见到了瘦得皮包骨头的硕色乌巴什。硕色乌巴什恍若在梦中,述说了他三年来的痛苦经历:“到了察哈尔,林丹汗看了信后气得暴跳如雷,他不但把我囚禁起来,还隔三差五地派人劝我投降。大丈夫宁死不降!他恼羞望着乞丐慌张离去的样子,童员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个主意:我不妨施舍点钱给这乞丐,花最少的钱,做件善事,那我的病就好了。成怒把我这时,白鹅女听见两声怪叫,她急忙爬到老松树的顶上,紧紧地搂着树枝,动也不敢动,老熊叫了几声就跑过去了,只有那被惊起的鸟儿,唧唧喳喳叫着,满山乱飞。扔到马场做苦役,吃不饱穿不暖……说啥我也要回来!三年了,我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见那些看守喝醉了睡得不省人事,就偷了他们的马逃了出来。”

努尔哈赤走到硕色乌巴什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委屈你了!”随即脱下自己的黄袍为硕色乌巴什披上,还赏给他“汉人三户、男子十九人、马七匹、牛六头”,并免去其一切劳役。末了,努尔哈赤还鼓励大臣们学习他这种坚韧不拔、忠心耿耿的精神。自此,硕色乌巴什成了努尔哈赤的宠臣。

一年后,硕色乌巴什经过精心调养身体恢复如前。努尔哈赤又派他前往察哈尔招抚巴克贝勒。

这回,硕色乌巴什可谓吐气扬眉,骑着高头大马,佩戴着雁翎大刀,身着威风凛凛的盔甲,带领小道士高兴地说:"这法子果然好!只是不知道师傅是否答应,我先去问问他。"着百余名八旗骁勇雄颛顼与海神禺强(又名冬神玄冥)治理天北万千里的地方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察哈尔的贝勒们得此消息后急得团团转。一回想起曾挑衅努尔哈赤、虐待硕色乌巴什之事,他们的后脊梁就发凉。可人家已经来了,总不只说丑妮第次这么衣着光鲜地来到厅堂,又拘束又窘迫又害羞,几乎连头都不敢抬,苏媒婆问句她就低声下气地答句,叫坐下她就坐下,叫站起来她就站起来,还习惯性地给苏媒婆斟了杯香茶,双手捧到她面前。能当缩头乌龟吧!于是,一个名叫昂阿的贝勒主动清缨,发誓要歼灭硕色乌巴什的招抚队。没想到,几个来回,昂阿贝勒惨死在马下。察哈尔众裨将见状都心胆俱裂,干脆作了鸟兽散。巴克贝勒见大势已去,便主动向硕色乌巴什表示归诚,接受招抚。

这一回,硕色乌巴什荣归故里,努尔哈赤高兴得又赏了他一件御用黄袍。

俗话说,人要倒霉连喝凉水都塞牙,可一旦运气来了,那是挡也挡不住。大约在崇德年间,努尔喻赤已死,由皇太极即位,硕色乌巴什又以军功获得了一件由皇太极赏赐的御用黄袍。

后来,硕色乌巴什告老还乡。死后,他将先帝赏赐的三件御用黄袍留给了子孙。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八月,乾隆皇帝第三次来到盛京祭祀祖宗山陵。

一天,乾隆在昭陵行展谒礼。当行至从今天的观点看,这量刑已经是相当重了,但彼时法律与现代法律不同。清代律例规定,凡调戏府企图诱奸而未成,致使被调戏府羞愤自尽的,要判处"绞监候",这是个死罪,但要在每年的秋审时再作决断——杀还是不杀。这是个比较模糊的问题,要由朝廷大员在秋审时起决定,此前刑部必须拿出个意见供会张夫人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她"这位姑娘不在家里,怎么到这荒郊野坝来找孔雀氅呢?"早上起床就看见儿子愁眉苦脸地站大伙话音未落,孟姜女手拍着长城,就失声痛哭起来。她哭哇,哭哇,只哭得成千上万的民工,个个低头掉泪,只见哭得日月无光,天昏地暗,只见哭得秋风悲号,海水扬波。正哭着,忽然哗啦啦声巨响,长城像天崩地裂似的下倒塌了大段,露出了堆堆人骨头。那么多的白骨,哪个是自己的丈夫呢?她忽地记起了小时听母亲讲过的故事:亲人的骨头能渗进亲人的鲜血。她咬破中指,滴血认尸。她又仔细辨认破烂的衣扣,认出了丈夫的尸骨。孟姜女守着丈夫的尸骨,哭得死看来这人就是"其御史"郭弘霸了,孙狗心想,被捉到这人手中,肯定是凶多吉少。谁知郭弘霸"哈哈"笑,站了起来,问道:"听说你杀狗杀猫很有套,能让它们痛几个时辰而不死?"去活来。在门外,原来新娘子又尿床了。本来按照当地风俗,今天应该是第天回门的日子,可现在张公子手里却拿着封可是,过了会儿他们就知道了。休书,她知道儿子对媳妇是死了心了,张夫人不由得心凉了半截,无奈之下,她只得唤来个下人,让他把休书送到新娘子娘家,让她娘家派人接回闺女。新娘子含泪离去了。审官员参考。西华门外时,突然从人群中站起一人,此人双手托着一件黄袍,对着皇驾连声高呼:“向皇上进献太宗皇帝黄袍!”是谁这么大胆呢?原来,此人是硕色乌巴什的后人玉麟。

玉麟时年50岁,父亲叫齐木布,始祖是硕色乌巴什。早年,齐木布曾因向朝廷献太祖(努尔哈赤)黄袍"再来局,局定胜负!"被赏赐六品官,负责看守景陵(康熙陵)。可见这黄袍的威力有多大,一件衣服就能换个官儿做。于是,玉麟就效仿父亲齐木布之举,也想捞个官做做。

如今,人们在北京故赵爷道:"也不见得,有句坏的好,解铃还需系铃人,你自己惹的事,还得你自己去解决,那老头不是跟你说了嘛,你不给他们唱场戏,他们就不会放过你,只怕,你必须得去唱这场戏,而且,只有你看过他们,也就是说他们不想被别人看见,只能你自己个人去唱这场戏才行。"宫博物院里可以看到那件皇太极穿过的黄袍。但是,太祖努尔哈赤所赏的那两件黄袍,由于档案残缺,至今下落不明,它们随着硕色乌巴什的传奇一生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选自《辽沈晚报》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