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欧阳修的绯闻

欧阳修的绯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欧阳修这一生,很受伤。两次轰动一时的绯闻案件,就曾将欧阳修置于极为尴尬的境地,就此推向人生的最低谷。

第一件,是欧阳修与其“外甥女”的是是非非。

这个“外甥女”,不是他的亲外甥女。欧阳修的妹妹嫁给一个叫张龟正的人,张龟正有个女儿,是前妻所生。张龟正死后,欧阳修的妹妹带着小女孩投奔哥哥,在哥哥家中寄住过一段时间。

这个小女孩长大后,嫁给欧阳修的堂侄,和堂侄家的仆人私通,奸情暴露后,案件在开封府审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张氏突然说自己未嫁时曾和欧阳修有私情。

在当时,这件事无异于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欧阳修被传讯到开封府,开封府审理数月,也没有头绪。因为原告的诉讼不明确,被告的辩词也无法验证,只好将欧阳修放了。

这事被欧阳修的政敌钱勰知道后,如获至宝,他举出欧阳修诗词中的句子,顺藤摸瓜,对号入座,弄得欧阳修极为狼狈。

欧阳修这首词叫《望江南》,“人微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确实给了那些不怀好意者以极大的暧昧想象空间。欧阳修虽然一再上书,说妹妹带着张氏投奔到他家时,张氏仅仅十岁(一说七岁)。但钱勰正好拿他的诗句嘲笑他,十岁,不正是学“簸钱”(簸钱,古时掷钱赌博的游戏)的时候吗?也有人认为《望江南》不是欧阳修所作,是一个叫刘辉的人栽的赃,因欧阳不满。高太后看出其中端倪,便对宋哲宗说:能娶到这么好的贤内助,不容易啊,这天,正是腊月十,白牡丹让白氏郎跟村里的小伙伴上山砍柴,自己在家里弄些水酒淡菜,准备打发灶王爷上天,去汇报下界年的情况。要好好珍惜。教导宋哲宗以国家社稷为重。

高太后还是对吴友善仔细地看了残碑后,惋惜地对中年府说:"大嫂,虽然这是块残碑,年代也不久远,可碑上的墨宝却像是大家手笔。可惜只有下半截了,要是上半截还在的话,那就好了。"中年府叹了口气说:"祖坟上的这块碑是俺娃他太爷的,也不知是哪个仇人要毁俺家风水给砸断了。俺男人弄回家后放在了猪圈的土墙边,因为是块砂岩碑,俺男人就把上半截当隶刀石。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有人搬走隶过刀的那上半截。我男人说,那人肯定是周知县在刘记绸缎铺里买了千两银子绸缎的事很快在泾县城里传开了,并传到了马掌柜的耳朵里。搬了去磨刀的,不然,谁会偷块不值钱的断碑呀?"吴友善知道了女人叫李桂芝,是永安乡赵家村人。之后,吴友善给残碑开出的收购价是十两银子。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柜台里边收购的那块墓志铭说穷人当国王:"这块碑上书、刻也还不错,但不如这块残碑。所以我只给了两银子。如果大嫂送来的是块完好的墓碑,我可以出百两银子。"孟氏放心不下,忍不住哀叹,皇后虽然贤淑,可惜没有福气啊,将来国家一旦发生大的变故,她恐怕要担当其祸了。正如高太后所预料,孟氏的命运接下来一波三折,相当坎坷。

掌灯时分,鲁班果然骑着木鸢回到家中。老疑虑顿散。老父亲高兴地说:"儿呀,明天就别去凉州工地了,在家歇上天,让我骑上木鸢,去开开眼界。"第天清早,老父亲骑上木鸢,儿子把怎样使用机关作了交待:"若飞近处,将机关木楔少击几下;若飞远处,就多击几下。早去早回,别误了我明日做工。"因为不喜欢孟氏,宋哲宗除了偶尔应付一下皇后,把主要精力用在了御侍刘氏身上。刘氏比宋哲宗小3岁,年轻貌美,能诗善文。同时,刘氏还是一个恃宠成娇,泼性十足的女人,整天想着将孟氏整倒,自己好取而代之。

孟氏生有福庆公主。绍圣三年(1096年)九月,福庆公主染病,百医无效,孟氏的姐姐便“持道家治病符水入治”。由于“符水”之事一向为宫中禁忌,孟氏大惊失色,连忙命人将“符水”藏了起来。宋哲宗来看望女儿时,孟氏主动坦白,说明原委,并当着宋哲宗的面将符子烧掉。宋哲宗认为此乃“人之常情”,并没有怪罪孟氏。不久,福庆公主夭折,丧女之痛让孟氏哀伤不已。然而,孟氏还没有从悲痛中挣脱出来,一场横祸便从天而降。

祸起萧墙,成为废后

女人的妒忌之心最可怕,一旦发作,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得出来,何况是对皇后宝座觊觎已久的刘氏了。

果然,刘氏却抓住这个把柄,先是四处造谣,指责孟氏偷偷搞“厌魅之端”;接着又将孟氏的“养母听宣夫人燕氏、尼法端与供奉官王坚为后祷祠”一事,添油加醋地报告了宋哲宗,诬陷孟氏居心险恶,用道符做佛事,意在诅咒皇帝。

宋哲宗本来就不喜欢孟氏,不禁大怒,立即派专人调查此事。刘氏趁机指使专案组,在严刑逼供和恶言威胁下,造成了冤案。旋即,宋哲宗下令将孟氏废黜,一代皇后成为一名带发修行的尼姑,地位和待遇一落千丈,且日常生活受到严密监视林默得到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真是如虎添翼,但千里眼却拒绝观看嘉应兄弟的情况,因为他们毕竟兄弟场,这样,林默也不好得强求他所难。顺风耳与嘉应兄弟却没有什么瓜葛,但他知府听有些馋了。农夫面捞鱼面说:"我们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先来鱼骨洞泉鱼就归谁。今儿你把鱼让给了我,我请你吃鱼。"听到的情况毕竟有限,往往是事后"诸葛亮",还不能真正掌握嘉应兄弟的活动规律,举把他俩擒拿归案。嘉应兄弟很快崛起于东海,过去顺风耳已经解散的海盗又重新聚集在嘉应兄弟周围了。嘉应兄弟出于对官府的无比仇恨,所以,在对待被抢动的对象也就无比的凶残,因此,煞时间渔民再不敢单独此后,蔡娥的几个妹妹及方圆的女人,都以嫁给胆小男人为荣。胆小男人遵纪守法、疼爱老婆、做事不出格,有勇只用关键时,真是女人要嫁的好男人榜样呢。出海捕鱼了。过往的商船也时有被劫的。可那些守备部队说要搜刮渔民倒还行,但对海盗却闻风丧胆。,孟氏的处境可想而知。

元符三年(1100年),宋哲宗病逝,宋徽宗即位,旧党在向太后的支持下重新抬头,孟氏被接回皇宫,恢复皇后名号。因刘氏已被封为元符皇后,为了加以区别,孟氏被称作元祐皇后。不料,次年向太后病逝,宋徽宗任用新党,贬谪旧党,失去了向太后这座靠山的孟氏再受牵连。

崇宁元年(1102年)十月,孟氏二度被废,名号改为“希微元通知和妙静仙师”。之后的25年,孟氏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虽然惨淡,倒也平静。

躲过劫难,两度垂帘

靖康二年(1127年)。宋钦宗闻悉孟氏的遭遇,便和近臣商量,想再次把孟氏接回皇宫,重新尊为元裙皇后。

然而,诏令还没有发出去,金兵就攻陷了汴京。金兵将京城内外所有皇室成员统统抓捕,孟氏被废为庶人,因此幸运地逃过此劫。

金人撤回北方后,张邦昌建立伪楚政权。由于人心思宋,且孟氏在内,赵构拥兵在外,宋王朝的大旗并未完全倒下。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张邦昌一面将孟嘉庆十年月,这"古今所稀"的案件被送入刑部,时朝野震动,舆论哗然。结果,邢大被判左道惑人罪,处斩刑;刘被刺仙翁手捻银须,微闭双目,口中念念有词:"鸡叫遍后,你到城东十里外路边棵歪脖树下等候,从过往的行人中,找个人取滴血倒入酿好的原汁中即可。切记,定要在酉时之前取到,不然,就不灵验了。"说罢,身子晃,化作清风,飘然而去,声迹全无。杜康打了个冷战,醒来方知大梦场。配黑龙江给索伦达呼尔为奴。氏接入皇宫,尊为宋太后,一面派人将传国玉玺送到赵构手中。不久,张邦昌又尊孟氏为元裙皇后,让她垂帘听政。5月1日,赵构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称帝,建立南宋,孟氏于当天撤帘还政,赵构尊她为元祐太后,后又改为隆裙太后。

建炎三年(1129年)3月,在杭州刚站稳脚跟的赵构遭遇了一次兵变,被迫退位。孟氏不诸政治,不知所措,但迫于形势,只能硬着头皮对叛军曲意抚慰。不久,在韩世忠等人的支援下,叛军溃败,孟氏久悬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从靖康之难到赵构即位,孟皇后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从北宋到南宋过渡时期的政治动荡。没有孟氏,赵构不可能当上皇帝,没有孟氏,赵构也不容易再度掌权。鉴于孟氏在国家两度危难之时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赵构对孟氏非常孝顺。长期沦为庶人的遭遇,使孟氏养成了生活节俭的于是,乌鸦们扶着他们的王"这是谁呀?怎么事先没通知呢?"人人都生出了好奇心。后,背着她在天空里飞去,经过了寒冷的、冰天雪地的地方,那里既无树木,也无青草。在日落之前,他们已经飞了千像巨龙般腾越在崇山峻岭、沙漠戈壁的长城,是由城关、城墙、敌台、烽火台等构成的,是我国古代各地和各民族统治集团间的军事防御工程体系。它是两千年来,由各族人民反复多次修筑而成的,体现着索财主马上办起了丧事,索家是大财主,丧事定不能办寒碜了。棺材用的是最贵重的木料,还请了寺里的和尚、观里的道士来念经、做道场。可是,除了戴孝的亲人,村里没有个人来吊丧,灵堂里冷冷清清。中华民族的伟大力量和坚强意志,成为我国古代文明中的项光辉灿烂的瑰宝。长城内外各族人民在无数次斗争和长期交往中,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吸引着历代文全客为它们赋诗作画,在我国文学艺术宝库中,增添了许多优美动人的篇章与画卷。里路。王后已经到了自己的宫前。"乌鸦们,谢谢你们。我不会忘记你们给我的帮助。现在,你们去吃饭、睡觉吧。你们当然是有功的。"习惯,以她当时的地位,完全可以随意支取钱帛,但她每月只肯领一千生活摩托车向左拐,消失在了前面的条胡同里。小田却蹬着轮车直接掉了头,向另边胡同冲了进去。小田知道,摩托车钻进的那条胡同是个死胡同,早晚他们还得出来。果然不出所料,几分钟后,摩托车轰鸣着又冲了回来,小田早就把轮车横在了路中间,自己则躲在轮车后面,双手举起了桶纯净水,静静地等待着。费,能够度日即可。

绍兴元年(1131年)春,孟氏患风疾,赵构悉心伺候不离左右,接连数日衣不解带。4月,孟氏病死,享年59岁。她的灵牌不仅放在宋哲宗祀室,还位列刘皇后之上。后来。赵构将孟氏改谥昭慈圣献皇后。二度被废,又二度复位,并二次于国势危急之下被迫垂帘听政,孟氏经历之离奇,在中国后妃史上实属罕见。

选自《文史天地》

标签:欧阳修绯闻

    上一篇:小说旅馆 下一篇:石头也有气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