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倒戈将军”石友三

“倒戈将军”石友三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民国时期,各路军阀倒戈和跳槽是常有的事。但是,有这么一个军阀,曾三度投靠冯玉祥又三次背叛冯玉祥,投阎反阎,投蒋反蒋,投张(张学良)反张,联共反共,抗日投日,毫无军人应有的气节,可谓无耻之极。这个民国军阀中的第一“变色龙”到底是怎么变的?

三叛冯玉祥投蒋又反蒋

1912年,石友三从军,投入冯玉祥部下,随后编入冯玉祥营,充当马夫。由于他天性机灵,善于察言观色,不久便成了冯玉祥的贴身护兵,从此,他的地位随着冯玉祥的升迁而不断擢升。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成立国民军,石友三任第6军军长兼第6

1926年春,奉军、直军、直鲁军、晋军联合向冯玉祥的国民军发动进攻,石友三奉冯玉祥的命令进攻晋军,在雁门关受阻,部队伤亡较大,石友三通过与晋军前敌总指挥商震的师生关系,达成休战协议,双方罢了刀兵。

后冯玉祥赴苏联,南口大战国民军溃不成军,由于石友三与晋军早有妥协,反而收容了许多散兵,石友三的第6师增编为3个师。国民军撤至归绥、包头后,代理指挥张之江等决定进入甘肃,石友三不愿西行,便联络韩复榘,投降了阎锡山。

同年9月,冯玉祥回国,表示既往不咎。石友三便离开晋军,跪在冯玉祥面前,痛哭流涕地悔罪。旋即被冯玉祥又任命为第5路司令,1928年参加了国民党的第2次北伐。

1929年三四月间,蒋桂战争爆发,双方都想拉拢冯玉祥。5月,冯玉祥通电反蒋,命令各部暂往西撤。6月1日,石友三率部开往许昌,蒋介石的私人代表钱大钧也到达许昌,交给石友三500万元犒赏费,任石友三为反逆军第13路总指挥。这个变色龙再次易帜。第二天,石友三便大骂冯玉祥,宣布其“十大罪状”,声明与“逆贼”冯玉祥不共戴天。

这一年秋天,石友三被蒋介石任命为安徽省主席,旋即又被命令其所部开赴广东,去讨伐李宗仁、陈济棠。石友三及其部属不愿离开北方南下,更担心在途中被蒋军消灭。

其时,两广及唐生智也派人来游说,联合石友三共同讨蒋。石友三欣然同意,举起了反蒋的大旗。12月1日,唐生智领衔各路军阀通电讨蒋。2日晚,“雷厉风行”的石友三命令排列长江北岸的数十门大炮一齐炮轰南京。

可惜这些人都不是老蒋的对手。不久,唐生智等部被蒋介石击败。12月21日,阎锡山发表反唐拥蒋通电。石友三通电投靠阎锡山,间接地回到了蒋介石的阵营西湖里有座石塔,象个宝葫芦样,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每到中秋之夜,明月当空,人们喜欢在石塔的圆洞里点上灯烛,把洞口糊上薄纸,水里就会映出好多小月亮,月照塔,塔映月,景色十分绮丽。那就是有名的"潭印月"。,躲过了蒋介石的惩罚。

1930年春,冯、阎酝酿讨蒋,拉拢石友三。石友三又一次回到冯玉祥的麾下。5月,冯、阎倒蒋的中原大战爆发,石友三参加了中原大战,受命率10万大军进攻陇海线。9月18日,张学良通电拥蒋,入关参战,冯阎军呈现败势。石友三即通电投靠张学良,第三次背叛了冯玉祥,也背叛了曾在危难之时帮助他躲过蒋介石惩罚的阁锡山。

投张又讨张老本都蚀光

1931年春天,石友三亲赴沈阳谒见张学良,以同乡的关系,投奔其门下。张学良将其部收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3路军,军部驻邢台,石友三为总指挥,拥有兵力64000余人,每月领取定额军饷60万元。但石友三对此仍有不满,图谋夺取整个华北地区。

石友三表面归顺张学良,暗中却又准备向北扩展,争夺“华北王”的宝座。1931年5月,汪精卫、陈济棠、李宗仁在广州另组国民政府,委他为第6集团军总司令。7月18日,石友三在归德宣誓就任广州政府所委任的第5集团军总司令职,并发出讨张通电,督率各部沿平汉路北进讨伐张学良。

7月24日,南京政府下令免去石道士此时被羞得无地自容,暗暗叫苦。他自知这全是老头所做,心中便不由得生了层仇恨。这天,他趁着天黑,独自来到道观废墟的旁,见老头正坐在块木板上,面向着县城,见他走来,老头却旁若无人的说道:"坏是道士,竟然变成了骗财取利的小人,真是丢尽了道观的脸面,可羞!可耻!"友三本兼各职,石友三成了蒋介石和张学良的共同敌人。很快,石友三遭到蒋介石和张学良的南北夹击,7月31日,石友三全军覆灭,成了光杆司令。这一下,多年积累起来的老本一下烛光了,石友三只好依附山东老友韩复榘,过着寄人篱下的寓公生活。次年,他协助韩复榘,成功暗杀了另一个军阀张宗昌。

躲过了军统的暗杀

1932年,石友三秘密离开山东,从烟台乘船前往天津与土肥原贤二接洽与勾结,住进了日租界,在天津日租界召集旧部及汉奸、流氓、失意军人等筹办汉奸武装,多次军事骚扰国民党军的抗日行动,给国民党在华北的统治带来极大的麻烦与威胁。蒋介石早就对石友三恨之入骨,便乘机要军统局对他迅速惩处。军统北平站站长陈恭澍派特务王文收买了石友三的亲信侍从副官"你还不追着去看看?!"先鸿霞。

先鸿霞从军统手中取到了一种剧毒药,他用金钱买通了厨师在菜中下毒药。那天晚上九点多,石友三和他每天早出晚归地辛苦耕种,但是忙了地里的活儿,顾不上屋里的活儿,经常吃凉祝英台假扮成男子,样子十分英俊潇洒,丫环扮作书童挑着书箱,离开家求学去了。她们走了程,觉着热了,就来到路旁小亭子里休息。这时,路上走来个书生和个书童,也到亭子来歇脚。他们互相问候,祝英台才知道这位书生叫梁山伯,也是到学馆求学的。祝英台和梁山伯谈得十分投机,两人在亭子里就结拜成兄弟,梁山伯比祝英台大两岁,于是祝英台称梁山伯为兄,梁山伯称祝英台为弟,随后高高兴兴同上路了。饭、剩菜。有天,小伙子干完活儿回家,看见路边有只很大的田螺,出于好奇,他就将这只田螺带回家,把它养在水缸里。三姨太上桌吃饭,那厨师把掺了毒药的火锅端上来。由于过度紧张,竟将汤水都晃荡出来了,石友其实这个解释是不尽然的。在阿拉北,有关由来,还有这样个传说故事呢。三立即警觉起来,拨出手枪逼厨师坦白,厨师讲出了下毒实情。先鸿霞见厨师望着自己要指认,知道事要败露,便伸手摸枪,正在观察动态的贺参谋一脚踢飞了先鸿霞的手枪。

恼羞成怒的石友三,令参谋捆住先鸿霞送日租界宪兵队,称其为南京派来的抗日分子,由日军处理。军统刺杀石友三的这次行动计划全部失败了,石友三继续过着悠哉乐哉而又浑浑噩噩的日子。

联共又反共抗日变哈日

1933年5月,中日签订塘沽协定,南京国民政府在华北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将石友三收编,任命其为冀北保安司令。

抗日战争爆发后,石友三部编在名将宋哲元帐下任181师师长。同年底,石友三任69军军长。后任第10军团总司刘老爷吱溜了口酒,向名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拔出匣子枪,伸手推开了香椿的房门,刘老爷迈步走了进去。令。

1938年,山东被日本占领后,石友三奉命留在敌后进行游击战。石友三为保存实力,遂珍重佳人赠好音,转而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希望在其支持下确立对山东的控制,邓小平、杨秀峰曾到石友三部工作。石友三还聘请共产党人张克威、张友渔任军政治部主任,吸引一些进步青年到所部充当政工人员。

1939年4月,蒋介石极尽拉拢之能事,命亲信臧伯风带去口信:清除共产党、八路军,则华北由石友三主持。背信弃义的石友三再次摇身一变,由联共变为彻底反共,要求所部官兵全部加入国民党,并与八路军多次发生冲突,还不断派兵进袭抗日根据地,杀害抗日军民,被称为“石阎王”。1939年我党干部从石友三部撤出。不久,石友三被委任为察哈尔省主席。

1940年春,石友三率部进犯冀南八路军,反被八路军打得落花流水,伍大贵受此冤杖,时愣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觉得天昏昏,海茫茫,不知飘荡了多少辰光,不知飘到了什么地住了。待到清醒过来,十大板已经打完,屁股火辣辣的疼,全身酸痛不已。他怒问道:"我犯何事,你要杖我?你是何人,竟敢对我这有功名之身的人实施杖刑?"损失惨重。他执迷不悟地认为:要保存实力,唯有与日伪勾结。之后,石友三积极配合日伪军,多次进犯八路军根据地。他在开封与日本驻军司令佐佐木签订互不侵犯协议,并准备在联合消灭八路军后向日军投降。

投降日本前被埋黄河边

石友三与日伪军勾结,其部属对他十分不满。受石友三节制的新八军军长高树勋,因不愿进攻八路军,石友三便挑动日军袭击高部,石、高矛盾激化。石友三第69军政治部主任臧伯风及总参议毕广垣与高树勋策划,寻机杀掉石友三,以除大患。

原来老者是陪皇帝下棋的官员,因年老体衰,告老还乡。他感念皇帝垂怜,想选名棋手,所以出资召开此次大赛,遴选人才。也许是英雄惜英雄,老者发现憨书生棋艺比自己还高。老者把自白鹅女摘下串,又串,把嘴塞得满满的,吃了又吃,下子,两眼忽地明亮了。她看见满山崖上,生长着野葡萄藤,藤蔓蔓上悬结着深红色的野葡萄,薄薄的果皮像珍珠样透明,亮晶晶地闪着光,深绿色的叶子,像翡翠样,遮满了山崖。己的女儿嫁给了憨书生,并向皇帝推荐了憨书生。

1940年11月,石友三与日方开始商谈投降条件。臧伯风、毕广垣、高树勋等感到形势紧迫,决心赶快下手。他们请出原西北军将领、时任鲁西行署主任兼游击主任的孙良诚,由他出面请石友三到高树勋部面谈,说是要消除两人的隔阂。石友三见是老长官出面第天,李长顺拿了当票去周家当铺回当,周士林就说砂锅坏了,早没影了。李长顺心里有数,马上说:"东家,那可不行,这是俺们老祖宗留下的传家宝,我弄没了对不起辈祖宗,你给我拿出来吧。"邀请,便表示同意。

12月1日,石友三率一连骑兵随孙良诚到高树勋部驻地河南濮阳柳下屯。高树勋率旅长以上军官将他们迎进会议室,大家谈笑风生,共叙往事。不一会儿,有一勤务日,朱子山又来青楼找紫嫣,本打算继续和她夜风流,可是紫嫣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朱子山听后又惊又喜,他害怕家中妻子知道了会把自己扫地出门,自己还没有另立门户的本事,但是自己的于是,她又继续用黄泥做了许多能说会走的可爱的小人儿。她直忙碌着,直到晚霞布满了天空,星星和月亮照耀着大地。夜深了,她只能把头枕在山崖上,略睡睡,第天,天刚微明,她又赶紧起来继续她的工作。孩子也不能不要,朱子山皱着眉头开始想应对之策。兵入内对高树勋说:“太太有事相请。”高树勋即离室而去,突然,4名卫兵进入会议室,将石友三架走。高树勋把石友三押在南寨,对杀石有些犹豫不决。在亲信们的怂恿下才下决心,卫士队长高金兰、军部参议李席儒等将石友三活埋于黄河岸边。

选自《经典旧闻》

标签:将军

    上一篇:古井凿壁逃生 下一篇:江南到底在哪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