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蒋介石戒色记

蒋介石戒色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19年,与青楼恋人介眉之间的战争

1919年5月5日,蒋介石从福建前线请假回沪,途经香港。8日日记云:“好色为自污自贱之端,戒之慎之!”这一天,他因“见色起意”,在日记中为自己“记过一次”。次日,又勉励自己要经受住花花世界的考验,在无双叹气道,这也是不义之财。日记中写道:“日读曾文正书,而能守其窒欲之箴,在闽不见可欲,故无邪心。今初抵香港,游思顿起。吾人砥砺德行,乃在繁华之境乎!”

到上海后,蒋介石与恋人介眉相会。4月25日,蒋介石返闽,介眉于清晨5时送蒋介石上船,蒋因“船位太脏,不愿其偕至厦门”,二人难舍难分,介眉留蒋在沪再住几天,蒋先是同意,继而又后悔。日记云:“吾领其情,竞与之同归香巢。事后思之,实无以对吾母与诸友也。”此后的几天内,蒋介石一面沉湎欲海,一面又力图自拔。日记云:“情思缠绵,苦难解脱,乃以观书自遣。嗟乎!情之累人,古今一辙耳,岂独余一人哉!”在反复思想斗争后,蒋介石终于决定与介眉断绝关系。5月2日,介眉用“吴侬软语”致函蒋介石,以终身相许。

蒋介石收到信后,不为所动,决心以个人志业为重,斩断情丝。1919年5月25日日记云:“蝮蛇蜇手,则壮士断腕,所以全生也;不忘介眉,何以励志立业!”同年9月27日,蒋介石自福建回沪。旧地重游,免不了勾起往事。日记中有几条记载:10月1日:“妓女昵客,热情冷态,随金钱为转移,明昭人觑破此点,则恋爱嚼蜡矣!”1O月2日:“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其能乎,请试之!”10月5日:“其有始终如一结果美满者又几何?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人可以醒悟矣!”1O月7日:“无穷孽障,皆由一爱字演戏。”从中可见,蒋介石为了摆脱情网,连佛家的“色空观念”都动用了。值得注意的是1O月12日的日记:“潜寓季陶处,半避豺狼政府之攫人,半避狐媚妓女之圈术。”当时,北京政府在抓捕作为革命者的蒋介石,而青楼女子介眉则在寻找“负心汉”蒋介石,迫使蒋不得不躲进戴季陶的寓所。

1O月30日:“自游日本后,言动不苟。色欲能制,颇堪自喜。”11月2日:“迩日能自窒欲,是亦一美德也。”11月7日:“欲立品,先戒色;欲进德,先戒奢;欲救民,先戒私。”可见,蒋介石的自制最初是有成绩的,因此颇为自喜,然而,没过几天,蒋介石就无法羁勒心猿意马了。日记云:“色念时起,虑不能制,《书》所谓‘人心,临危’者此也。”东晋时梅颐伪造的《古文尚书》中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说法,意思是:人心是危殆的,道心是细微难见的,人必然精细察别,专一保持道心,使行为永远恰到好处。蒋介石同意“人心惟危”的说法,说明他为自己设立的堤防即将崩溃,“岌岌平危哉”!果然当日蒋介石对自己稍有放纵,结果是,“讨正在这个时候,奇几天后,仓颉办完事回到家,邻居兴冲冲地把自己受到车老板热情款待的事同仓颉说了遍,然后将车交给了仓颉。仓颉看,只换回了辆车,心里纳闷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又碍于面子,不便同邻居明说,急忙赶到马厩去看。唉!自己的马少了两匹。怪的事情发生了。杨信的眼前花,这条黑蛇竟然变了颜色,变成了条雪白雪白的白蛇。一场没趣”,自责道:“介石!介石!汝何不知迁改,而又自取辱耶!”几天后,又在日记中写道:“一见之下,又发痴情。何痴人做不怕耶!”“先生休矣!”同年11月19日,蒋介石回到上海。过了一段安静日子,心猿意马有所收敛。12月13日日记云:“今日冬至节,且住海上繁华之地,而能游离尘俗,闲居适志,于我国已"喂,大家都在抢银子,你怎么不抢?"难矣。因近来心绪甚恶,不知如何为行乐事也。”12月31日岁尾,蒋介石制定次年计划,认为“所当致当者,一体育,二自立,三齐家;所当力戒者,一求人,二妄言,三色欲。”他将这一计划写在日记中:“书此以验实践。”

1920年。在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

看来,这次蒋是决心管住自己了,但是,他的自制力实在太差,于是,1920年第一个月的日记中就留下了大量自制与放纵的记载:1月6日:“今日邪心勃发,幸未堕落耳。如再不强制,乃与禽于是,人来到了喀孜堂,当喀孜(伊斯兰教的宗教法官)的阿凡提问巴依:"你敢肯定钱包里除了有百枚金币,还放有只钻石戒指吗?"兽奚择!”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份不知堕落于何地!”1月15采宝客摸身上,偏巧带的银子不够,就向瘌痢头阿说:"爷,和你言为定,我马上拿银子去,夜晚再来抱猫。"说着,穿起刚钉好的靴子,急急忙忙地走了。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1月18日:“上午,外出冶游,又为不规则之行。回寓次,大发脾气,无中生有,自讨烦恼也。”1月25日:“途行顿起邪念。”可见,这一个月内,蒋介石时而自制,时而放纵,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不断交战中。第一个月如此,第二、第三个月,也仍然如此。2月29日:“戒绝色欲,则《中庸》‘尚不愧于屋漏’一语,自能实践。污我、迷我、醉梦我者惟此而已,安可不自拔哉!”3月25日:“迩日好游荡,何法以制之?”3月27日:“晚,又作冶游,以后夜间无正事,不许出门。”3月28日:“色欲不惟铄精,而且伤脑,客气亦由此而起。”3月30日:“邪念时起,狂态如故,客气亦盏,奈何奈何!”4月17日:“晚,游思又起,幸未若何!”6月27日:“色念未绝,被累尚不足乎?”7月2日:“抵沈家门,积善堂招待者引余等入私娼之家。其污秽不可耐,即回慈北船中栖宿。”

当年7月3日,蒋介石遇见旧友陈凌民,畅谈往事,自觉“往行为人所鄙”,因而谈话中常现惭愧之色。这以后,蒋又下了决心,日记中多有自我批判、自我警戒的记录。8月7日日记云:“世间最下流而耻垢者,惟好色一事。如何能打破此关,则茫茫尘海中,无若我之高尚人格者,尚何为众所鄙之虞!”可见,蒋有保持“高尚人格”的念头,因此“为众所鄙”始终是蒋介石心头的梦魇,迫使他不得不有所检点。8月9日日说也奇怪,自从西施来过李园以后,这里长出的檇我如愿以偿来到白州,担任了太守之职。我使出生平所学,施行仁政,奖励开荒,扶持耕织,人口渐多,出现了片繁荣昌盛的局面。我见白州政务通畅,老百姓安居乐业,心里好不高兴!李,果子顶部都有条形似爪痕的瘢纹。人们都说,这是西施吃檇李时留下的指甲印,称它为"西施爪痕",犹如牡丹有贵妃指痕样,流传千古,引为美谈。清朝朱竹姹太史曾在"鸳湖擢歌"中写道:"闻说西施曾掐,至今颗颗爪痕添。"记云:“吾人为狎邪行,是自入火坑也,焉得不燔死!”25日日记云:“午后。神倦假眠,又动邪念。身子虚弱如此,尚不自爱自重乎!”

1921年,继续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交战中

1921年全年,蒋介石继续处于“天理”与“人欲”的交战中,其日记有如下记载:1月18日:“我之好名贪色,以一澹字药之。”5月12日:“余之性情,迩来又渐趋轻薄矣。奈何弗戒!”9月lO日:“见姝心动,这种心理可丑。此时若不立志奋强,窒塞一切欲念,将何以自拔哉!”9月24日:“欲端品,先戒色;欲除病,先遏欲。色欲不绝,未有能立德、立智、立体者也。避之犹恐若污,奈何甘入下流乎!”9月25日:“日日言远色,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是果何为耶?”9月26日:“晚,心思不定,极想出去游玩,以现在非行乐之时,即游亦无兴趣。何不专心用功,潜研需要之科学,而乃有获也。”11月26日:“欲立业,先立品;欲立品,先立志;欲立志,先绝欲。绝欲则身强神卫王子留下银勺子走了。,而足以担当事业矣!”12月1日"没事儿,你走吧!"鬼手曹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小孩转身便消失在了人群中。:“陪王海观医生诊治诚病。往游武岭,颇动邪思。”12月8日:“荡心不绝,何以养身?何以报国?”

1922年起,偶有邪念闪现,并无越轨行为

1922年,蒋介石继续“狠斗色欲一闪念”。日记有关记述仅两见。9月27日云:“遇艳心不正清朝有位书生吴宁,和同学结伴来到澄江,参加选拔贡生的科试。头年岁考中,吴宁在经、古等科目连得第。他心想这次拔贡,稳操胜券,同时也带了足够的银两。于是他每天待在客栈里,与同学们喝酒赋诗,很觉得意。,记过一次。”10月14日,重到上海,日记云:“前曾默誓除恶人,远女色,非达目的不回沪。今又入此试验场矣,试一观其成绩!”次年,也只有两次相关记载:3月1日云:“近日心放甚矣,盍戒惧来!”6日云:“出外闲游,心荡不可遏。”两年中,蒋介石仅在思想中偶有“邪念”闪现,并无越轨行为,说明他的修身确有“成绩”。

1925年开始,终于打破色关

1925年,蒋介石在戒色方面继续保持良好势态。4月6日日记严厉自责云:“荡念殊甚,要此日记何用。如再不戒,尚何以为人乎!”11日日记云:“下年,泛艇海边浪游,自觉失体,死生富贵之念自以为能断绝,独于此关不能打破,吾以为人生最难克制者,即此一是情。”这段日记写得很含蓄,看来,蒋介石打熬不住,又有采种过失。同年11月16日晚,蒋介石参加苏联顾问举行的宴会,在一批外圆人面前“讲述生平经过、恶劣历史”,对自己的“好色”作了坦率的解剖和批判。蒋介石的忏悔不仅见于日记,也见于他的《自述事略》中。例如,他自述辛亥前后的状况时就自我批判说:当时涉天黑了,那女子早早上了床,可是刘善仁不敢进去,他在屋外搭了个地铺就躺下了。女子也没有叫他,自己吹灯睡觉了。世不深,骄矜自肆,且狎邪自误,沉迷久之。膺白冷眼相待,而其所部则对余力加排斥,余乃愤而辞职东游。天,宝龙正在山中打猎忽听到"救命啊"的喊叫声。宝龙随声望去,只见只老鹰咬着条小白蛇飞向天空,宝龙急忙拿出弓箭拉满弓,"嗖"的声利箭向老鹰射去,老鹰"哇"地声怪叫,扔下小白蛇带伤逃走了。至今思之,当时实不知自爱,亦不懂人情与世态之炎凉。只与二三宵小,如包、王之流作伴邀游,故难怪知交者作冷眼观,亦难怪他人之排余,以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也。且当时骄奢淫逸,亦于此为尽。膺白,指黄郛小龙在洞水中,有时你追我赶,拥抱亲吻,有时并头齐尾,低声细语,足足畅游了十圈。,蒋介石的把兄弟。从这份《事略》里,可见当时蒋众叛亲离,为人所不屑的状况。

选自《良友周报》

2006."哎呀呀!哎呀呀!6.3

标签:蒋介石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