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恶搞高手阮籍与嵇康

恶搞高手阮籍与嵇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阮籍能够名满天下。成为西晋一位耀眼明星,实事求是地讲,主要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本事挣来的,只有少部分是炒作的结果,反正和他爹是没有多大关系的。虽然他爹阮瑀是著名的“建安七子”之一,是曹操的重要幕僚,代曹操起草过许多军国文书,但阮籍三岁的时候他爹就死了,压根就没在大树底下乘过凉。不过,正是这种有娘养却无爹管的家庭背景,使他变得敏感、放任,还有那么一点点软弱的性格趋向。

有那么一个时期,阮籍可能还是有当官过把瘾的梦想的,也是希望头上能戴一顶乌纱帽到处显摆的,甚至发誓要比他那个早死的爹做得更好。但他到官场混了几下,敏感地意识到官场实在太险恶。实在不宜久留,说不定哪天自己就会掉进漩涡丢了小命,那就非常地不划算了。确实,汉、魏、晋在短短几十年间频繁更迭,你方唱罢我登台,搞得满天下乱哄哄的,除非阮籍具有钢铁般的意志。想当混世魔王碰运气,否则只能趁早逃之夭夭,躲到自家后院里喝酒到天黑,唱歌到天亮,装聋作哑不管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但司马家族的人坚持认为阮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他们应该不遗余力争取拉拢的对象,并希望他能够自觉投身到司马家族的事业当中。心甘情愿地为司马家族服务,最好是敢于牺牲,用自己的热血染红司马家的旗帜。为了将阮籍团结到自己周围,那个路人皆知的司马昭大打亲情牌,主动派人向阮籍提亲,要阮籍把女儿嫁给他的儿子——即后来的晋武帝司马炎,按说这绝对是天上掉大馅饼的事情,是阮氏家族鸡犬升天的大好机会,伹阮籍有根神经闪闪发了一下光,马上意识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种政治婚姻脯一个结果,到时司马家族会学我们的花儿乐队放声高唱:“吃了我的请你吐出来,用了我的请你还回来。”那样就不好玩了,就身不由己了,就真的成了司马家族牵着鼻子的一条走狗了。

阮籍敢硬着头皮恶搞司马昭那么一下下,天底下也就没有什么是他不可以恶搞的了。人们都说喝酒要有酒德,要有君子风度,可是阮籍一听到所谓的君子风度就冷笑,坚决认为要装君子就别往酒桌边挤,纯属他爹的瞎凑热闹,他在家里喝酒常常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盘膝而坐,任凭风吹浪打,只管往嘴里灌酒。他还喜欢没事就跑到附近的一家酒馆喝酒,原因是酒馆老板娘是个大美人,每次喝醉了他不是吵闹着回家。而是很随意地就在老板娘身边躺下。开始几次搞得人家酒馆老板心头发慌,很不舒服,很想上前把他一脚踢出店门,明万历年间,在江南地界,常有盗匪横行,少则结伴,多则数十余众,神出鬼没,专劫富商和官银,官府虽数度围剿,却收效甚微。不过后来发现他只是躺在那里幸福地打鼾,压根没有流氓一类的多余动作,也就听之任之当没看见了。如此任性放达,完全是喝麻了神经,是酒鬼的做派,正人君子们见了他都绕道走。他从来不以为耻,反而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甚至希望更上一层楼,一醉到永远。

你们说做人要循规蹈矩,要讲礼法,老子阮籍偏不走你们说的那条道。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人,尤其是那些自命正人君子的人。他碰到了就直接把眼珠子翻上去,只露出眼白部分看人家,属于正儿八经的翻白眼。只有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他才用普通的眼光看,以“青眼,表示尊重。有一次嵇康的哥哥嵇喜去看阮籍,阮籍压根不把人家当一棵菜,用白眼招待龙哥哥听,吃了惊,不知所措地说:"啊呀,鸡公公!你要角做什么呢?说实在的,你没有角,看起来比长着角更美丽。可是对我说来,对角是多么需要啊!"他,搞得嵇喜满腹阿凡提不慌不忙地用手里的拐杖指着他那毛驴的右前腿说:"就在我那毛驴的右前腿下!"怨气怏怏而退。嵇康知道后大笑不止,夹着琴提上酒就找上门来,两人青眼对青眼,大酒碗碰大酒碗,喝了个天翻地覆慨而慷。

嵇康固然喜欢喝酒,但如此不顾死活地喝,在他身上其实是很少发生的,他不像阮籍那样喝酒无度,整天把自己泡在酒精里洗澡,而是时时刻刻表现得像个“愤青”,好像他肩上扛着某种社会责任似的。确实,他对司马家族怀有刻骨的仇恨,拒绝采取任何形式的合作,打死也不跟人家握手。他是曹魏宗室的女婿,虽然没有达到血浓于水的程度,但怎么说也算是亲戚。司马家族不仅用阴险手段夺了人家曹家的江山,还血洗曹魏集团。从某种程度上伤害到了人家嵇康的感情。甚至还有切身利益。他虽然没有能力以卵击石公开打出反对的旗号,但躲在自家院子里咬牙切齿地指桑骂槐还是可以做到的。

按说嵇康身高七尺八寸,绝对模特的身材,走到哪儿都能吸引女生的眼球。可是,我们的嵇康却故意要和别人作对,从来不修边幅,绝不把自己当成晾衣竿和雄性花瓶,时刻保持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姿势,坚持做到目不斜视,始终把自己脱离在群众之外。用西晋那些粉丝的话说,他“立若孤松之独立,醉若玉山之将倾”。听上去很美,就是挡不住那股懒散,颓废劲,好像全世界人民都不是他的下饭菜。当然,这跟他打小受的教育有直接关系。

由于幼年丧父,他成了家里的宝贝疙瘩,全家人都把他棒在手里呵护,他想干吗就干吗,不想读书了就让他四处疯玩。这样一来,严格的传统教育在他身上明显缺失,他养成疏懒、怪诞,耿介孤傲的性格也就不足以怪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却突然像是睡醒了似的,居然奇奇怪怪地喜欢读书了,不过他读的是《庄子》,经过庄老师的一番教导和催化,我们的嵇康自己揠苗助长了,也更加放任自流了,他常常一个月有十五天不洗脸,也不洗澡在审案前,李饮请来了状师陈鸿来帮他辩诉。要说这陈鸿,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曾是中过科举的状元。只不过,他高就在金线将针刺进旧布时,怪事发生了,那针竟自动飞针走线缝了起来,转眼间床崭新的被子出现在眼前。爷爷惊呆了,金线乐坏了,举着针眉飞色舞地说:"爷爷,这是我砍柴时拾到的枚针,本想给您补衣服,看到破被,正想着让爷爷能有床新被子盖,这针真的就缝出了新被子!"中之后,不满官员间的腐败现象,不断与其作对,这可惹恼了朝廷的官员,上奏皇上,将陈鸿罢免并永不为朝廷录用。陈鸿后来成了有名的状师,不再谈论善恶是非。,居然身上一点都不感到瘙痒,甚至还经常性地恶搞自己的身体,不把自己的膀胱当回事,故意忍住小便,非得“胞中略转”才起身撒尿,寻找那一瞬间的快感。幸好他这样的恶搞没有引起尿毒症,否则“竹林七贤”就会缺少一个骨头最硬的家伙,变成“竹林六贤”了。

可能跟身材魁梧有关,嵇康力气很大。当然,像嵇康这样的人,如果希望他把力气用来挑大粪浇大白菜,他多半不会干的,而且,他也不可能把力气花到打架上,更不会傻乎乎去打老虎什么的,为了消耗身上的力气,他偏爱上了打铁。像他这样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音乐家,经常挥舞着铁锤和另一块铁没头没脑地较劲,实在是件很滑稽的事情,但人家嵇康压根就不这样认为,随便回答一句“老子高兴”,你就只能灰溜溜地走开,发誓下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事实上,人家嵇康下辈子也不想见到你。

那个被阮籍捉弄过的钟几天之后,李玉穿戴新,到部里上任去了。会,转过身就来招惹他了。钟会其实除了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外。在玄理方面也是很有那么一点造诣的,在当时的思想界也是有那么一点名气的。这个司马家族的首席跟班除了每天拼命工作,还经常"这很容易,"牧人回答,"秦朝时候,有个善大伙回头看去,只见几个上陵纪的冰雕师正在嘲弄个年轻冰雕师的作品。那年轻人十岁不到,长得麻脸残眉,其貌不扬。他的手中托着个盘子,盘子里放着块大大的冰坨。他也不理会旁人的嘲笑,自顾自地走上前来,把盘子往台上放,便自报家门:"小人名叫岳廷,木兰县人氏,现奉上拙作,请大人点评!"旁人这时方才看清,这块冰坨原来是个雕琢而成的"冰核桃"。良美丽的女子,名叫孟姜女。天,她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做家务,突然发现葡萄架下藏了个人,吓了她大跳,正要叫喊,只见那个人连连摆手,恳求道:"别喊别喊,救救我吧!我叫范喜良,是来逃难的。"原来这时秦始皇为了造长城,正到处抓人做劳工,已经饿死、累死了不知多少这天母亲来到了个偏僻小山村,小山村地势险峻,仅有的十几户人家星星点点地散落在陡峭的山崖上。母亲看到这村里没什么店铺,只有村头间小小的杂货铺,她想村里的人家肯定都会来这里买东西,如果把画挂在这里,村里人都能看到。于是她便在小店旁的树上挂上画,然后照例坐了下来。人!孟姜女把范喜良救了下来,见他知书达理,眉清目秀,对他产生了爱慕之尹咎说:"做棺材最好的木料当属红豆杉,棺木不腐尸身不朽,能躺进这种棺材被视为是莫大的殊荣。此地虽然盛产这种木料,但因为本地人制作棺木用量很大,所以已是万金难求。如今还未入土的棺材,最好的莫过于城东开米粉店赵老板家里的那副了,它的主人是赵老板的娘,已经岁了,但腰板还挺直、耳聪目明。"情,而范喜良也喜欢上了孟姜女。他俩儿心心相印,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后,就准备结为夫妻。如果陛下和太阳起起床,然后再跟着它直走到第天早上,那你仅仅只要天时间就可绕世界圈啦!"利用工作闲暇。呕心沥血写了一本名叫《四本论》的书。他清楚嵇康是这方面的大家,于是就带着自己辛勤耕耘的成果来拜见嵇康,希望嵇康老师雅正那么一下下,最好是赞美那么几句,这样他钟会就可以到处吹嘘,说人家嵇康老师都对这本管家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才在东家喉间划出大半圈似出血似不出血的口子,姚为仁于是带着刀和那道伤痕去县衙自首。书给予高度评价,自己的身价就会因此大幅度提高,显然,钟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以为自己是司马家族的红人,手中有权有势,嵇康老师会满脸堆笑给他面子。

可是,嵇康却很没有人情味,压根不给人家面子。那天,钟会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大帮人主动上门,当时正值盛夏,嵇康和向秀叉开双腿在一棵大树底下打铁玩,远远看到钟会来了,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决定恶搞一把这个趋炎附势的新权贵。向秀使劲拉着风箱,嵇康卖力地挥舞铁锤,压根就不看钟会一眼,好像他是一条过路的野狗。钟会夹着自己写的那本破书,足足站了一个时辰,实在觉得很没趣,心里把嵇康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准备转身离开。这时嵇康却开口了,冷冰冰地问:“想打听什么来了?你见到什么走了?”钟会无奈地回答:“想听到应听到的而来,见到了所见到的就走。”表蜡烛熄灭后,室内片朦胧,墙上弯新月,发出柔和的光,画面看上去好像是条小溪,小溪边有架葡萄,那葡萄枝条左缠右绕,杂而不乱,那串串又肥又大的水灵灵的葡萄,馋得人直想流口水。真是幅好画啊!太守和师爷十分高兴,心想桌宴席就换来幅名画,实在太便宜了。面看上去双方的对答不愠不火,但嵇康却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人家钟会没你嵇康有才华,但不等于说人刘震云大吃惊,猛地跃后步,这才看清和他撞了个满怀的,是个身形佝偻的老妇人,脸上蒙着层厚厚的面巾。老妇人看到刘震云身着官服,顿时眼神惊恐,连连道歉:"官爷实在对不起,老身老眼昏花"家就没脾气,事实上,钟会的脾气是嵇康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你嵇康恶搞了他的面子,人家就会恶搞你的性命。后来嵇康被抓起来押赴刑场村民嚷嚷:"土匪真来了,我们也跟着遭殃,你不死,我们就活不了。"处决,跟钟会四处罗织罪名有很大关系。虽然嵇康临死前很潇洒地弹了一曲《广陵散》,但他四十岁的生命就此结束实在可惜,他只能到另一个世界打铁恶搞了。

选自《领导文萃》

标签:高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