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谁第一个救了“草原英雄小姐妹”

谁第一个救了“草原英雄小姐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43年前,“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曾拨动了亿万人的心弦。然而,第一个发现并参与抢救她们的并不是当年报道的扳道工人,真正的英雄是哈斯朝禄,他曾被诬为“偷羊贼”、“杀人未遂”者,忍辱蒙垢整整21年。

姐妹跟着羊群顺风跑

1964年2月9日早晨,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联县官拍惊堂木:"如实招来!"合旗草原上空飘着阴云,11岁的龙梅和9岁的玉荣代父出门放牧。

快到中午,天气突变,西北风巷起大雪漫天狂舞。那时离家也就是四五里,她们顶着风拢着羊群往回赶,在赶的过程中,雪越来越大。羊群顺着风拼命逃窜,姐妹俩拦堵不住,只好跟着羊群奔跑,越跑越远。姐妹俩跟着谁知第天大早,衙役如狼似虎般捉来了十几个乡民,番拷打,弄得呼爷喊娘哭声片。安书生问,才知道这些人是贩私盐的。王成没收了他们的赃物,又判了他们每人十两纹银的罚款,才放了这些人。按照大明律法,贩私盐是犯罪的,难道这些百姓不知道吗?安书生有心要探个明白,便悄悄随个老人来到城外十里村的间破茅屋,装作过路人进屋讨杯水喝,与老人闲谈起来。提起王县令抓私盐的事,老人破口大骂:"王县令是个大贪官,我们这些百姓被他搜刮苦了才贩点私盐的!城里那些大盐商公开贩卖私盐,王县令为何不管?还不是因为他们都给王县令送了赃桂英在屋里觉得婆婆骂的不对味,没头没脑的,感觉像是骂自己,但是也没提她名,就想抱着儿子出去躲个清净。款。老百姓都这些怪怪的事搬不到桌面上却成了人们疑心李应彬确凿无疑的铁证。可是李应彬还是过去的李应彬,逢人还是挂着过去的笑离很远便同人打着招呼。叫王县令王百万。"安书生还得知城里家赌馆的后台竟是王成呢。 羊群继续前进,同风雪搏斗了一天一夜,不知不觉已走出了70多里。

第二天拂晓,她们离白云鄂博车站已不远了。龙梅突然说:“妹妹,你的靴子呢?”冻得已经有些麻木的玉荣一愣,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说:“那不是在脚上穿着吗?”龙梅仔细一看,那儿哪是靴子,分明是脚上襄着的冰坨子。玉荣回忆说:“我的靴子早没了。雪特别深,一脚踩下去再抬腿时就掉了,但是那会儿已经麻木了,不知道靴子还在不在。羊顺风不停地走,我们就跟着,如果不走的话,可能连人带羊都冻死了。”

龙梅往回走了几百米,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靴子,可是怎么也穿不进去了。羊慢慢往前走,龙梅想背着玉荣走,玉荣不同意,说:“姐姐,你哪能背动我,我坐在这,你去把羊拢回来。”于是,龙梅找了个山沟把玉荣安顿好,把自己的大新落成的寺庙正式被命名为"妈祖庙",庙额是从福州请来的的当时有名的书法家题写的。进寺庙大门,右边站着金将军--千里眼,神情专注,散披衣袍,右手持金杈,右足踏人形海蛤,左手作远视状。侧面并排的是嘉应面黑而露齿,样月初是庙会,于善兴带着小外甥到庙会上去看散了台,他买了大包吃食,对外甥说:"走,咱找个树荫凉吃饭去!"他在前头走,外甥在后头跟,走便走出了十里地,到了个大山沟里。他把东西放下,从兜里掏出块布对外甥说:"你把眼睛先蒙上,我给你变个戏法。"子凶恶,身披盔甲,手持大板斧。左边塑着柳将军--顺风耳,面目狰狞,敞胸露肚,右手持方天画戟,右足踏人形海螺,左臂缠红蛇,作远听状。侧边是嘉佑,面白而善,手持长矛。这便是为林默神像守护的"大金刚"。进大门的正殿便是供林默金像的"妈祖阁"。尺寸高的林默金像就站在船型莲花宝座上,炯炯有神的双眼,永远遥望着那无边无垠的大海。侍女兰兰就跟随在她的右侧。妈祖庙的檐角,是用生铁铸成的条欲腾飞的金龙,龙头下的吊铃,海风轻轻拂,竟敲出美妙的乐音来,正殿脊上,那只昂首的金凤凰,与整个庙宇的造型相得益彰。衣也脱下来给玉荣,就走了。羊群要过白云鄂博车站的铁道了,就在这里,她遇到了救命恩人哈斯朝禄和他的儿子那仁满都拉。

救人经过

开当铺的人,往往后面都有官府的人和流氓散仔帮衬,尽管刘也是个小混混,但是要他跟杜斜眼作对,还是万万不敢的,所以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再问,只是捣蒜似的点头不迭:"那是!那是!杜掌柜你就放心好了!"

同样是在2月9日这一天早晨,牧民哈斯朝禄早早地起来为老同学特木尔高力陶做早饭。当时,老同学在他家孤儿答应把她撵走。已住了4天,临近春节,打定主意回家过团圆年,并决定当天赶到白云鄂博。

哈斯朝禄便带着儿子牵着狗,一起送老同学上路了。临行时,哈斯朝禄吞服了两片药,老同学哪里知道他还发着烧呢!

在茫茫雪地上走了半天,赶到白云鄂博火车站时,已经是下午2点55分了,1O多分钟后开往包头的客车就要发车了,而老同学的部分东西还寄放在达茂旗物资局办事处。那里距火车站两里路,要翻过一座小山,取回东西就要误车了。看来,只好在白云鄂博留宿,等第二天再走。

第二天,风雪仍在肆虐,哈斯朝禄坐不住了,他惦念家里的那群羊,惦念放羊的两个年幼的女儿,于是告别老同学,带着儿子领着狗背着年货踏上了回家的路。这时已是上午11点,正是西北大风,人侧着身子,一步步地往前走。横穿过铁道不一会儿,父子俩远远地望见铁路西的一道浅沟里有一群羊,偶尔传来几声微弱的咩叫。哈斯朝禄的心忽地一沉:别是两个女儿冻坏了,羊群跑到这里来了?父子俩跌跌撞撞地跑到那群羊前,这才发现不是自家的羊群。三四百只羊身上挂满了冰溜子,肚子瘪瘪的,在风雪中哆嗦,紧紧地挤着不抬头。

“不管是谁的羊,咱们先把它们赶到桑布家,然后让他骑骆驼送到大队去。”父子俩顶着风赶羊如同逆水行舟,不论父子俩怎么吆喝、哄赶,羊群就是一步也不挪动。这时哈斯朝禄才发现有3只死羊,他对儿子说:“你在这儿看住羊群,千万别让它们顺风跑掉,阿爸把这3只死羊送到火车站暂存一时,听见了吗,孩子?”

哈斯朝禄背起其中那只尚未完全冻硬的公山羊,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妻子回到娘家之后,并没把被休的事告诉爹娘,权当自己回娘家来住段时间。车站走去。当时,他烧还没有退尽,浑身软软的。晃晃悠悠终于把死羊背到火车站的扳道房门前,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打开门,疑惑地盯着这位风雪中的蒙古族牧民。哈斯朝禄把羊放在窗户下边,气喘吁吁地解释了原委,并保证一两天内就会让大队的人来取。年轻人姓王,刚开始,他拒绝了,说怕给弄丢了。经过哈斯朝禄反复请求,对方才答应暂时寄放,不过要求他在下午6点之前取走。

哈斯朝禄拔腿就往回跑,回到羊群时发现还有一个小女孩和他儿子在一起。疑惑中,哈斯朝禄快步走上前去……

原来,哈斯朝禄走后不久,在迷漫的风雪里,这个女孩从西坡上向羊群缓慢走来。她两腮冻得青紫,毡疙瘩里灌满了雪,雪在里边融化后又冻成冰,围着脚脖子结成了一个圆形冰坨。她看见哈斯朝禄,咧了咧嘴,似乎要哭了。这个小女孩就是龙梅。哈斯朝禄从龙梅口中得知,昨天她和妹妹玉荣放羊时,遭遇暴风雪。“你妹妹在哪儿呢?”哈斯朝禄急切地问龙梅。龙梅举起鞭杆指着西北方向的山谷:“玉荣在山里等我,她的毡疙瘩靴子也丢了。”哈斯朝禄已意识到龙梅的伤势,如不早抢救会有生命危险,赶紧说:“我也是那仁格日勒大队的,快跟我到扳道房里暖和暖和,我再去寻找你妹妹。”

哈斯朝禄把她带到火车站扳道房后,请求工人们去西山谷找玉荣,自己去邮局打电话叫救护车。从邮局出来,他又跑到矿区,一进传达室就喊:“我们有两个人要冻死了,请你们去一辆车抢救。”矿区区长伍龙随即组织了1O多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叫来汽车、救护车向山里进发去找玉荣。

脱掉龙梅脚上的冰坨子之后,大伙赶紧用雪给她搓脚、搓脸。之后喂开水、面包。小龙梅总算醒过来了,因为她不懂工人们的汉话,全靠蒙汉语兼通的哈斯朝禄当翻译。

不一会儿,一个工人抱着一个小女孩进来了。她躺在床上没有知觉,靴子没有了,只有像靴子一样的冰疙瘩。她就是玉荣。正在大伙忙着抢救的时候,伍龙乘着小车来到这里,把两姐妹和耳朵冻伤的那仁满都拉送上了车,向矿山医院疾驰而去……

从蒙冤到昭雪

1958年,哈斯朝禄被错误地打其父吴襄身在乱哄哄京城也是神无主,休说保护陈圆圆就是自己的性命也不保险。为了避免自己的儿子的心上人遭受凌辱,老头度策划由家人护送陈圆圆偷偷骑马奔赴山海关找吴桂。吴桂得知后认为北京距山海关路途遥远,孤男寡女加上兵荒马乱根本就难保安全,所以急忙函告父亲罢手,吴襄只得作罢。成“蒙修特务”,开除了公职,下放到达茂旗新宝勒格公社“劳动管制”。救助龙梅、玉荣就发生在他被“和尚们意识到了宝珠的真正价值,聚在起,议论纷纷:管制”期间。1964年3月14日,《内蒙古日报》在头版发表了达汪跑到家,关上门掏出手帕,那上面绣着的麻雀突然又活了起来,扑扑地展开翅膀飞了起来。飞到屋檐上,它回头对达汪不住地点头。姑娘把手招,麻雀又飞回到达汪姑娘的面前。姑娘把衣兜张开,麻雀飞进了她的兜里。姑娘疼爱地抚摸着小麻雀,生怕它再飞走。《草原英雄小姐妹》的长篇通讯。这之后,随着“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动人故事在大江南北广泛传诵,包头市话剧团赶排出话剧从前,有个富商有个儿子。富商经常去很远的地方经商,但是每次他只带个儿子起去。《草原英雄小姐妹》,其中“偷羊贼”、反动牧主白音影射的便是哈斯朝禄。

哈斯朝禄没有料到,由于他救助了龙梅、玉荣,一下子便从“被管制这时,个身穿战袍,骑着白骏马的神灵出现在天空中,他在半空中随朵彩云向东方飘动。华秀便告别故乡,带领部落的男女老少赶着大群牛羊、破庙守信向彩云飘去的方向出发。当部落和牛羊快要走出个石峡时,那些黑色的牦牛们,叫出了阵阵非常痛苦悲切的声音,人们都知道这些牲畜和人样,对故土难舍难分。当时,整个牛群叫成片,谁也不愿前行。牧民们见此情景,也禁不住泪流满面,放声大哭。分子”变成了“偷羊贼”、“杀人未遂”者以及舞台上的“反动牧主白音”。

直到1979年,组织上才为哈斯朝禄曾被打成“蒙修特务”平反昭雪,并为他恢复了在内蒙古人民出版社的工作。可是,哈斯朝禄救助“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壮举一直不被承认。1979年4月,那仁满都拉给《人民日报》撰文《谁是第一个抢救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此外,哈斯朝禄和女儿赵玉容也曾多次上访申诉,提出哈斯朝禄父子是第一个发现并参与抢救草原英雄姐妹的人,要求调查处理并见报正名。

不久,时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中宣部部长、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胡耀邦对此案作了批示。1984年初中央组织部催问调查情况。为彻底甄别核实,由内蒙古自治区区委、组织部牵头,通过对当时的主要当事人进行调查,于1985年1月正式确认哈斯朝禄父子是首先发现并参与抢救龙梅、玉荣的人,建议有关部门对哈斯朝禄给予一定的奖励。

选自《文学故事报》

2007.11.19

标签:姐妹英雄草原

    上一篇:为鸟守寡的奇树 下一篇:蒋介石每天上班之前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