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官员上朝迟到要挨板子

古代官员上朝迟到要挨板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历史的细节远比今天的电视剧精彩。船老大急忙说:"我姓的双口,小的比你小,大的比你大,我姓回,百年前我们可不是家啊?"《中国式官场——回望千年潜在规则》一书,通过史料碎片缀织拼接的方式,复原了古代官场的些许风貌和具体细节,读来饶有趣味且意味深长。

鸡鸣即起

古代的上班下班时间,和现代相似,也是晨聚昏熬鹰的基本方法就是控制住它的食物量,同时死死盯住它,不让它睡觉,直到它熟悉了人的气息,不再怕人,还能听人管教。这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得通宵达旦紧紧盯住它,当然,熬的人自己也不能睡觉。李清从来不请别人,从头到尾都是个人,直到把鹰熬熟。散,但具体时辰上又比现代一般机关之朝九晚五的通例要提前,与农业社会中大多数人的作息习惯相适应。《诗经·齐风·鸡鸣》中,妻子催丈夫起床:“公鸡已经叫了,上朝的都已经到了;东方已经亮了,上朝的已经忙碌了(鸡既鸣矣,朝既盈矣;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因知古人鸡鸣即起准备上班的传统,至少在春秋时代就已形成。往后,这个时段逐渐定型为卯时(早晨五至七时)。

由中国传统的行政体制所决定,古代公务员的所属机关,可分中央和地方两类。凡在中央各机关供职的官员,一定品秩以上,或有职务所规定,必须参加由君主亲自主持的最高国务会议,通称朝会,故京官上班的第一道程序,便是“上朝”,亦称“朝参”。朝会有大朝、常朝等区分。《梁书·武帝纪》里这之后,人头蛇便带着他爹娘的牌位,弃了山洞,独自往大泽上的更深处去了。有一篇梁武帝的诏书,道是一切国务,必须先在朝会上咨询大家的意见,所以百官应该“旦旦上朝,以议时事,前共筹怀,然后奏闻”。也就是说,除法定的节假日外,这种具有实际内容的常朝,几乎每天都要举行。倘是君主生病或怠政,所谓“从此君王不早朝”,那便是例外了。

站队有学问

参加高连升的祖辈曾是朝中的太医,留有部医书,书中曾记载祖上给皇妃美容的个方子,可从来没人用过,不知管不管用。女子见他迟疑,再次恳求道:"郎中大哥,你就帮帮我们吧,只要能把家母的黑斑去掉,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朝会者来自各个部门,品秩亦有高低,所以开会时要进入指定的此时,有个小丫头见状十分愤怒,猛生计。她装出十分害怕的样子,对放哨的强盗哭哭啼啼地说:"叔叔,我冷,我冷,让我到厨房里去暖和暖和。" 位置,这叫“朝班”,即朝参班次的意思。又因为官员经常会升级降级,或在不同部门间调来转去,所以具体到个人而言,朝班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现代的机关会议,出席者应坐的位次,照例都由会务组使用“名牌”标示,对名入座,不会搞错,古人没发明这个办法。所以“乱班”现象时有发生。

《万历野获编》卷十三记,明神宗时,因朝会时开时辍,“班行遂无定序”。有一次,一个阁部官员和一个监察官员互争位次,请编制朝班的蔡献臣分辨是非,老蔡谁也不想得罪,便引成例:如按常朝,你是对的;如按大朝,他亦不错。由此可见,各种朝会有不同的位次安排,这是在中央机关供职的官员必须掌握的一门学问,否则一上班就要出错。

朝会的时间,根据议程多少有长有短,一般多在辰时(午前七至九时,这里多指九时)结束,称“散朝”、“放班”或“退朝”。五代以后,常有这样的情况:早朝时,皇帝并不上殿与百官见面,而是将宰相或首辅等一些重臣召入内殿开小会。小会开完后,宰相出来,领着百官在殿廷行礼后,宣布退朝。《梦溪笔谈》记载,宋神宗即位之初,韩琦任宰相,遇到小会时间过长,便照过去的习惯,让其他老乞丐立刻眉开眼笑:"好好,既然小哥有意,我们就耍耍!",说话间,已将棋子收拾干净后来,祖逖和幼时的好友刘琨志担任司州主簿。他与刘琨感情深厚,不仅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而枪有着共同的远大理想:建功立业,复兴晋国,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此刻,周围的看客越聚越多,大伙喜笑颜开,仿佛在看幕好戏!官员自行退朝。王陶任御史中丞后,为此弹劾韩琦。皇帝因此下令,如遇执政大臣奏事到辰时还未结束,“即一面放班”,就是允许百官自己退朝,以后便定为制度。

朝会是君主亲自主持的最高国务会议

对于参加朝会的官员来讲,退朝即意味着上班告一段落,接下来便是准备吃饭,故退朝又叫“退食”。《诗经·召南·羔羊》有“退食自公”一语,唐代起,京朝官在退朝后,都可在宫内饱餐一顿皇帝请客的“朝食”,“退食自公”遂成典故。元傅若金《寿王左丞》诗:“焚香风阁春开宴,鸣玉龙墀午散朝。”因见“退朝”与“散朝”又有微妙区别——散朝应该把吃过朝食的程序也计算在内.而此时已是中午了。

参加朝会,是古代京朝官每天按时从前有两兄弟,弟弟敦厚善良,诚恳勤奋,小家庭生活安定。哥哥好逸恶劳,贪得无厌,年过十,仍然孑然身。上班的第一要务,凡无故缺席,迟到早退,或朝班失仪,都属于违纪,历代均有处分条例。唐代起,凡盛暑、雨雪、泥潦,酌免朝参,谓之“放朝”,这一制度为以后历朝沿袭。唐白居易《雨雪放朝因怀微之》诗云:“归骑纷纷下九衢,放朝三日为泥涂。”明李东阳《早朝遇雨途中即事》诗说着,伏羲叫让出了块金板,板上是个蜘蛛网似的图案。他把金板递给大禹说:"这是苇的卦图,上面有着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卦,又能组合成十卦,包括了世上万物的变化。它会帮助你解开遇到的难题。"云:“纵道君恩屡放朝,端居未敢忘巾栉。”所述都是因天气缘故放朝。设想拂晓即起、五更趋朝的辛苦,难怪要当“君恩”歌颂了。

但放朝不等于放假,班仍旧要上。即使是正常天气,京朝官在退朝就食之后,亦多要去各自所属的机关“署事”,也就是办公。至于那些没有资格出席朝会的一般官员,以及属于办事员、勤杂人员范围的书吏、衙役等,也当在每天卯时(午前五至七时)即去机关工作。

上班到下班之间的一个段落,中饭以后,照例有一段午休时间可供个人自由支配。

各级地方机关的上班时间,与京朝相似,也有先参加长官主持的会议、然后各自办公的程序。按制度,包括各科书吏、各班衙役在内,所有的“做公”人员,都必须以击响云板七声为号,于每天黎明准时上班,然后书办分别领取各个科室的印章(签押),衙役分别进入各自班次老头听这话,脸立刻沉下来,说道:"你来我家时间也不短了,看到你这样,我就不由得想起个典故来,给你讲讲如何?"的岗位,以及秘书、侍从开启公堂之门等,亦都有不同的信号,一点不得含糊。

点名签到很重要

古代官箴以“清、慎、勤”为基本原则,“勤”的起码要求,便是按时上班下班,历代典章制度中,多有规定。如《唐律疏议·职制五》有一条“官人无故不上(班)”的法令说,内外官员应上班而不到的,缺勤一天处笞二十小板,每再满三天加一等,满二十五天处杖打一百大板,满三十五天判处徒刑一年。倘是军事重镇或边境地区供职的“边要之官”,还要罪加一等。同书《职制财主虽有钱,但也没念几天书,当然没多少文化。对长工们的诗句,具体也没听出个来;只是觉得反正这几个长工在与他动心眼,以诗敲击他。但转念想,管他呢,只要他们早起下地干活就行。四》中,还有一条点名考勤的法令和解释,大意是:内外官吏应点名检查实到人数的,有时一天几次,频频点名,点名时未到的,每缺一次点名笞打二十小板。倘每次点名不到,完全不来上班,就计算天数,按无故不上班的罪名议处。

类似的惩罚办法,又为五代宋元所沿袭。

违纪防不胜防

不过这都是写成文字的条令,事实上,古人较顶真重视的是按时上班。何时下班则并不严格。如元代的《至元新格》谓国王生气了,说:"你不是看见这是井吗?":“诸官府皆须平明治事,凡当日合行商议发遣之事,了则方散。”因知只要当天该办的公事了结了,就可以下班。其中吃中许玄度听了,回敬道:"牛相对我眼眯眯,笑我穷酸穿布衣。身绫罗包媚骨,唯恐马屁拍不及。"饭是一大关节,许多京朝机关都在午饭后,仅留一两个官员值班,余多回家,唯吏胥书办、役夫勤为了纪念这件事,此後每到端午节,大家就会在门上插菖蒲、艾草,这项献直流传到今天。杂仍坚守岗位。比较而言,在总汇政务部门如中书门下、尚书内阁供职者,或直接为皇帝服务的机要秘书之类,罗影儿出身书香门第,生得端庄大方,冰雪聪明,没少给谢长仁出良策。谢长仁叹口气,说:"夫人有所不知,这暨城娼患已久,根深蒂固,又有官员庇护,若想彻底根除,必定困难重重——"例须全日制坐班。

据《坚瓠集》记,宋太祖赵匡胤曾有一条专门针对州县官的警告:“切勿于黄绸被里放衙!”因知天高皇帝远,地方衙署考勤制度的废弛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再作进一步考察,或许上层的出勤违纪现象,反倒比下面更严重。以唐代为例,甚至连出席朝会这种高级政务活动,“淘糨糊”者也大有人在。如宣宗大中四年(公元850年),御史台曾有专奏揭述,道是有文武常参官捏遣事由,不参加朝会,其实是在外宴游作乐,请“准常条已倍书罚”(《唐会要》卷六十)。相似的记载宋代也有,如仁宗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右巡使(相当于中央纪检委干部)张亿一气弹劾户部郎中、史馆修撰石中立等三十三人托词生病不赴朝会。皇帝下诏警告百官,对于那些动辄称病缺席旷职者,朝廷要派医官检验核实(《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零二)。

此外,前紧后松也是一条规律。如唐玄宗时,“文武官朝参,无故不到者,夺一季禄”(《唐会要》卷二四)。到肃宗时,“朝参官无故不到,夺一月俸”(同上)。再到文宗时,“文武常参官,朝参不到,据料钱多少每贯罚二十五文”(《旧唐书》卷一七)。处罚力度之如此减弱,恰能说明中央对官僚集团的控制力量日益松弛。

选自《中国式官场——回望千年潜在规则》

标签:古代迟到官员上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