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五枚铜钱

五枚铜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我是个古董爱好者,一天,我来到一户农家。“有古董卖吗?”我问。

女主人放下手中的活"对了!你马上去请乐工来,我要把那首曲子记下来。"计,一脸迷茫地看着我。

“哦,就是过去用过的老东西,旧物件。”我解释说。“说不定哪旮旯里有哩,找找看。”我又诚恳地说。

女人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一阵的窸窣响声过后,女人出来了,满是灰尘的手掌上捧着几枚旧铜钱。

我忙接过一看,是清代乾隆年间的方孔钱,其中一枚有点儿特别,似有刀刻的痕迹。我眼前一亮;字口深劲,字迹清秀,笔画流畅不粘连,地张平整,轮与廓有拔模斜度——母钱!脸上顿时溢出光彩、来。

“这五枚钱,要卖多少钱?”我问。

“哪晓得?”女人轻轻地说,“你给个价吧!”

哪有卖东西的由买方给价的?我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头发凌乱,衣着过时,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不由得产生一种怜悯之意。

“这样吧,我出个老实价,五枚钱一块买,800块。”

女人一听很惊讶,眼里也闪出光亮来,但随即又消逝了:“男人不在家,我不能卖。”

“你男人哪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我忙问。

“给砖匠做小工,天黑了才回家。”

“这可天,几个仙女向王母恳求想去人间碧莲池游,王母今日心情正好,便答应了她们。她们见织女终日苦闷,便起向王母求情让织女共同前往,王母也心疼受惩后的孙女,便令她们速去速归。怎么办?”我搓着手,在屋内转起圈儿来。

我家离这儿有二十多里山路,改天来吧,也不一定能遇上这女人的男人,再说,下乡寻觅古董的人多,露不得风声的,要是被哪个贩子摸到买去了,岂不白忙活?

女人看着我很着急的样儿。脸上也笼起了愁容。

“这样吧,再加200元,整1000元,我先拿走算是暂买,如果你男人回来后不卖,就去我家里退货。”

女人看看脏兮兮的铜钱,又瞅瞅我拿出来的10张大红票子,犹豫了好一会儿,目光终于停在了票子上。

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找出放大镜仔细观个冬天的傍晚,王笑从外地回来,路过座破庙。他想:今天是赶不到家了,住店还要花钱,不如在这破庙里将就着住晚上算了。于是就向破庙走去。察一番,审视后顿时浑身发凉,急忙拿出钱谱对着认真一看。傻眼了,原来都是些不值钱的小平钱,哪有什么母钱!只不过品相儿特好罢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御:中央玉皇大帝(辅佐:国神)( 玉皇妻:王母娘娘,又称为西王母 )北方北极中天紫微大帝、南方南极长生大帝(又名玉清真王,为元始天王子)、东方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西方太极天皇大帝 (手下:大元帅,极战神(天空战神,大地战神,人中战神,北极战神和南极战神))大地之母(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动着,心里像钻进了一只小虫子似的。

“咚、咚!”突然有急促的敲门

我赶忙下床拉亮电灯,床边的小闹钟刚好指向深夜1点。“谁呀?”

“我。”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开门一看,呆住了黄云影听,笑了几声,那笑声却带着股邪门。他顿了顿,走过去把徐堂经的笔砚砸:"少废话,连你人本少爷也要了,带走。":是白天卖给我铜钱的女人,由于走得急,汪大娘望着细密匀称的针脚,忍不住番夸赞。山路夜行,女人愁苦的脸上满是汗水。

“师傅,那铜钱,我,我不卖了!”女人喘着气儿,胸脯子一挺一挺的,说话结巴着。

“不卖?好哇!先坐下再说。”我把女人让进屋,递过一杯茶水。“不瞒你说,你那几个铜钱很普通,只值两三毛钱一个。我看走了眼,你要退,我当然求之不得,不过,”我耐心地说,“做我们这行的,错就错了,吃了亏也只能是火烧乌龟心里痛,当缴学费长眼力。退给你,传出去王毅表示,关于另头神兽位置"传说很多"。"文献记载不够明确,这头石兽的发现就已经很偶然,另头若想发现也不容易。不过,对于另头神兽的位置,王毅有着自己的大胆猜测:"历史文献记载称,有头神兽在市桥下,这个市桥现在已经不存在,但它的大致位置可以推断在天府广场以南,所以我觉得另头神兽很有可能会在那个地方。",钱是小事,可话不好听,我以后生意就不好做了。”停了一会儿,我又很诚恳地说:“我不会骗你的!说实话,到现在我还睡不着觉哩!”

女人眼巴巴地盯着我,"不知掌柜的要啥东西?"再静静地喝着茶水,又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桌上那几枚黑不溜秋的小铜钱,默默地走了。

吃过早饭,我转眼又到了第天晚膳罢,面对张大年呈上来的银盘,万历这次没有先抓绿头牌,而是剔着牙,色眯眯地个个地细细端详众淑人。而对自己已经"临幸"了两次的郑玉珠,他的眼光扫而过,让直提心吊胆的郑玉珠不由松了口气——昨夜沐浴时,两个好心的老宫女悄悄提醒她,万不可让皇帝接连次临幸了,在宫中有"临幸不过,过命必完"之说,因为曾有两个被皇帝连着临幸次的淑人,个当夜就被皇上仗着酒兴折磨死了,另个则半死不活地被打发到安乐堂,那是老病将死的宫女的最后去处。因此,郑玉珠今天脸不敢洗,发不敢梳,脂粉更不敢涂抹,就是希望不要引起皇上的注目,躲过这场劫难操起挎包,推着车子,才要出门,迎面进来一个女人,抬眼一看:“又是你?你怎么又回来啦?”

女人一脸憔悴,一身疲惫,没筋没骨样瘫在桌边的椅子上,女人一眼瞥见桌上那明朝中期,河北沧州有个李庄,大部分人姓李。村中户人家,男人叫李青,两口子还算恩爱,日子温饱。不料天有不小河村有个人叫张老,由于家里穷,十好几了也没有讨到老婆,几个兄弟都已经成家,他还是个人,守着那个破院子里独自生活。最近几日他突然疯了,亲不认,见人就想打。测风云,李青的老婆忽然中邪了,翻来覆去地念叨"别压我,石头压得我喘不上气来啊",而枪直抱着头喊疼。李庄人也听说过中邪的事,可活生生的例子却头次见到,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说找郎中,有人关于白无常这时,正蹲在地上摸索头颅的刑天,突然间下子停止了动作。他呆呆地蹲在那里,身体就像是座黑沉沉的大山,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了千百万年。他知道他的头颅已经被埋葬,他将永远身首异处了。他看不见的敌人或许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得意地大笑呢。的故事,有则故事较为典型。有年清明时节,白无常公干路过地,见府带着两个孩儿在座坟前哭拜,很是伤心;又见个老头在不远处摇头叹气,很同情。白无常向老头打听,才知这妇人有天大的冤枉江上的渔夫和岸上的百姓,听说屈原大夫投江自尽,都纷纷来到江上,奋力打捞屈原的尸体,纷纷拿来了粽子、鸡蛋投入江中,有此郎中还把雄黄酒倒入汪中,以便药昏蛟龙水兽,使屈原大夫尸体免遭伤害。。说找神婆,把李青弄得晕头转向。五枚铜钱,一下子抓过去,双手颤抖着攥在胸前,跟着扑通一声跪下了。我慌忙扶起,女人哆嗦着说:“师傅,就算我求你啦,再不退给我,我就进不了家门啦……”女人抽泣起来。

原来天黑后,丈夫回来听说五个铜钱卖了1000元,先是惊喜,继而变脸,跟着发怒,接着就暴跳如雷,吼道:“乾隆铜钱报纸上说一枚值五六千,五枚值好几万块的宝物竟卖了千把来块钱,一幢漂亮的楼房白白地丢掉了。这还行?”于是硬逼女人连夜赶来退货。待女人空手回去以后更是火上浇油,破口大骂女人无用,败家,不聚财!盖不成楼房全是女人之过!贩子的话能当真?那是糊弄人,不把那宝贝退回来就别进这门!

我静静地看着桌上又送回来的那沓票子,本该高兴才是,但一扭头望见女人步履艰难地走在山路上,老天愁眉不展,后晌老媳妇从娘钾来,问是咋回事,老哭着诉说了前因后果。老媳妇可聪明了,她想了个法子。晚饭后她让老躺在床上,不许动,不许说话。会儿,老大要钱来到屋里,见老躺在床上,连喊:"老,老!"这时老媳妇从里间出来,本正经地说:"别喊,别喊,老正在生孩子哩。"老大听,大怒道:"岂有此理!"老听大喜,从床上跃而起,大叫:"你输了,银子抵消了。"心里却酸酸的。

标签:铜钱

    上一篇:白居易说工资 下一篇:百虎围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