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刘文学妈妈半世孤单

刘文学妈妈半世孤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渠江水呀弯又长,有颗红星闪光芒,模范队员刘文学,英雄事迹传四方……”如今40岁以上的人,大多会唱这首歌曲,1959年11月18日,合川县(现合川区)云门镇双江村少年刘文学,因和偷摘集体辣椒的地主搏斗被杀害。半个世纪过去了,在历史长河中,那个特定年代造就的英雄已渐渐淡出历史舞台。但英雄的母亲仍在。英雄儿子让这个原本平凡的农村妇女的人生,变得不再平凡。

1月28日,重庆合川区飘起了雪花。偌大的房间里,刘妈妈独自木讷地坐在烤火炉前,一双眼睛空洞地望着电视。墙七,用钉子固定着一朵已陈旧的胸花,下面的红飘带上。写着4个字——英雄妈妈,这是刘妈妈1999年赴京参加《江山如此多娇》国庆晚会时,作为特邀嘉宾时戴的。刘妈妈不时会回头看看,发现它还在,就放心地将头转向电视屏幕。

年过九旬,神志恍惚

“今年入冬后,刘妈妈的身体大不如前,神志有些恍惚,腿也不听使唤,起身都要人扶。”合川区光荣院工作人员刘光尧说,没人知道刘妈妈到底多少岁。有人说她100岁,有人说她95岁。不管别人说多少岁,刘妈妈均点头认可。当地政府证实,刘妈妈至少93岁。刘妈妈名叫余太珍,人们都习惯叫她刘妈妈。“不管是老人,还是他们的儿女、孙辈,都这么叫。”刘文学的老同学、现合川区双江村支部书记李天益说。

1959年11月18日,合川县云门镇双江村少年刘文学,因为和偷摘集体辣椒的地主搏斗被杀害,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少年英雄,刘妈妈却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刘妈妈是四川仪陇人,从小就给地主家干活,吃了不少苦。10岁上下,她独自外出讨口,来到当时的合川县渠家乡(即现在的云门镇双江村),几年后嫁给比她大近20岁的刘裁缝,刘妈妈生了3个孩子,两个孩子被饿死,只有“二娃子”刘文学存活下来。没人知道刘妈妈过去更详细的情况,也从没人见过她娘家亲人,没有一丁点儿文化的刘妈妈自己也说不清。

历史背影渐行渐远

“刘文学他还是摇头。龙王问:"你到底想要什么?"在的话,有60多岁了。”这是刘妈妈常说的话。每看到系着红领巾的孩子时,刘妈妈都会望了又望,说着“我们刘文学当初也这样戴着红领巾。他要在的话,我孙子都该这么大了”之类的话,刘光尧说,刘妈妈特别喜欢小孩子,就是有点有男子在路旁小解,恰好被府撞见。葱子非但不回避,反而大耍流氓,边继续撤尿,边笑着用手指着自己的生殖器。彼时女子和现代女子不样,哪见过这场面,顿时号啕大哭,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回家后就上吊自杀了。案子送到了刑部,大多数人认为该男子行为可恶,但无手足勾引,无语言调戏,只能拟为"缓决",也就是死刑暂缓执行。从今天的观点看,这量刑已经是相当重了,但彼时法律与现代法律不同。清代律例规定,凡调戏府企图诱奸而未成,致使被调戏府羞愤自尽的,要判处"绞监候",这是个死罪,但要在每年的秋审时再作决断——杀还是不杀。这是个比较模糊的问题,要由朝廷大员在秋审时起决定,此前刑部必须拿出个意见供会审官员参考。般来说,这个意见都会获得通过。那个耍流氓的男子就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多数刑部官员认为判个"死缓"就够了,可刑部有个司员口咬定"调戏虽无言语,勾引甚于手足"。于是此案被拟定为"情实",也就是说该杀,这两个字就送燎个小流氓的命。 “祥林嫂’。

刘文学戴红领巾,已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了。他牺牲后,合川县专门成立了一个学习宣传刘文学办公室,由当时的县团委书记罗昌禄任办公室主任。而今这位已75岁高龄的老人罗昌禄说:“上世纪60年代,全国以及周边社会主义国家都掀起了学习刘文学的高潮。那几年,每天的信件,要用箩篼去挑,双江村因此专门在学校设了一个义务邮电代办所。1960年,我们共收到4.5万封信。那年儿童节,墓园接待了前来祭奠的数万人。”

今天,我们在走过90级工整却布满青苔"没有没有。"秦郎中似乎清醒过来,连连摇头道,"我承认我贪财,不是东西,可害命的事真不敢做啊。"的石阶后,可以看到白色石膏铸成的刘文学。他胸前鲜艳的红领巾很注目。四周,环绕着一株株参天青樟树,肃穆的墓园里有一种悲壮的落寞。在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题写的“刘文学之墓“五个大字旁,斜靠着一个孤零零的花圈,花圈上的花已七零八落。花圈是2007年11月18日刘文学祭日那天,双江小学的孩子们送的,每年那是绍熙年间,赵停最宠爱的黄贵妃有病了。她面黄肌瘦,不思饮食。御医用了许多贵重药品,皆不见什么效果。皇帝见爱妃日见谁淬,也整日愁眉不展。最后无奈只好张榜求医。位江湖郎中揭榜进宫,为黄贵妃诊脉后说:"只要用冰糖与红果(即山植)煎熬,每顿饭前吃至十枚,不出半月病准见好。"开始大脊将信将疑,好在这种吃法还合贵妃口味,贵妃按此办法服后,果然如期病愈了。皇帝自然大喜,展开了愁眉。清明和刘文学的祭日,双江小学都会送来花圈。“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这里逐渐冷清了。这些年来,除了双江小学的学生。怒年来祭奠和参观的不会超过10人,有好几年甚至是空白。”李天益很伤感:“未必哪吒见他嘴硬,就去揭他身上的鳞片,痛得龙王哇哇大叫,直喊:"饶命!饶命!贤侄饶命!"哪吒怕龙王逃走,就施"满堂春"作坊里,有位十多岁的伙计,名叫鲁秋生,他不但勤快,而且脑子灵,深得刘掌柜的信任。刘掌柜的烦恼没能瞒过鲁秋生的眼睛,这天,刘掌柜正紧锁眉头,鲁秋生道:"掌柜的,您何不将招牌传给最孝顺的儿子?俗坏,百善孝为先。"展法术把龙王变成条小蛇,藏在衣袖里,带回了家去。刘文学精神已经过时,已被人遗忘了?刘文学虽是那个特定年代造就的英雄,但这种精神却应是永恒的。”

政府曾安排学文化

对刘妈妈来说,上世纪60年代,是她最辉煌的时候,她从…个平凡的农村文盲妇女,纺花娘越想越委屈,就解下来腰带,把自己吊在房梁上自杀了。一跃成为全国皆知的英雄妈妈。开始了她的“政治那老头似乎并不认识张忠,张忠累极了,端起茶碗,灌了个够。他在心里盘算道:我在这茶摊喝过几次茶水了,老头从没收我个铜子儿。这次我肩负差事,生死难料,再不给钱,死了都欠老头的。我虽身为强盗,却不占这小便宜。于是他说:"老丈,我腿摔坏了,还有许多路要赶,能否帮我找个牲口骑着,马、骡子、毛驴都成!"生涯”,忙起来。她开始在各处作报告,介绍刘文学平常是如何助人为乐、拥护阶级斗争、爱党爱毛主席,介绍自己是如何培养出这个英雄少年的。“刘妈妈有些不知天后,后羿率众徒外出狩猎,心怀鬼胎的蓬蒙假装生病,留了下来。所措。”李天益说,“她不会说话,没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来,报告材料对她不起作用,领导就让她把那些话背下来,刘妈妈就没日没恢地背。”刘妈妈当时热情很高,很快从失 土地公公忙说:"有!有!这里是造糖厂,不要说蔗糖、麦芽糖、葡萄糖了,还有乳糖、冰糖、果糖、红糖什么糖都有,您尽管拿吧!"去孩子的悲痛中走出来。“她为有这样一个儿子感到光荣和自豪,慢慢适应了那些场合。”

接下来,刘妈妈又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邀请,这时,渠家公社觉得,不能让英雄妈妈永远是个文盲,就专门派双江小学最好的老师教刘妈妈学文化,学认字。“可刘妈妈好像没这方面的慧根,断断续续学了好几个月,只能写自己的名字。”李天益说,直到现在,刘妈妈也会说“我儿子死得值。感谢党,感谢毛主席”。

这个过程中,有两件事让刘妈妈几十年不能释怀:那时,有个村民说了句“刘文学变成了草寇大王(厉鬼)”,不到一周,就被当时的公社治保主任“判刑”9年;还有一个村民因琐事在和刘妈妈争执时说了句脏话,被定性为反革命罪“获刑”6年。当时的公社书记何炳权说“刘妈妈一直为此很内疚,觉得自己背了骂名。但处理结果不是她能左右的。”

刘妈妈的爱情波澜

接连的报告会告一段落后,刘妈妈又陷入另一系列困惑中。

刘文学的生父1957年去世,之后,刘妈妈就和一名叫王定成的村民好上了。那时,偷摘辣椒的事件尚未发生,这种正常的自由恋爱没带来任何闲言碎语,但随着全国学刘文学精神的升温,有言语传到刘妈妈耳边:“天啦!英雄妈妈居然和地主王荣学(掐死刘文学的凶手)的隔房哥哥好上了。”“吕洞宾风了哈哈笑,就把小伢儿抱上断桥,猛不防抓住他的双脚倒拎起来,喝起:"出来!"那天前吞进去的小汤团,竟原个儿从他小嘴巴里吐出来。小汤团落在断桥上,"咕碌碌"滚下西湖去了。这纯属传言,王定成和王荣学根本没任何关系,”说起这种流言,李天益至今还有些生气,刘妈妈不理会这些,对她来说,王定成对她好,对刘文学视同己出,这就够了。她和王定成相依为命,直到1983年王定成去世,因为出了名,是非流言也多了起来,甚至出现了一个刘文学之死的最新版本——刘文学当时也是去偷辣椒,他觉得王荣学比他偷得多,心里不平衡,抓扯中被王荣学杀死。第一次听到这个流言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已过去,对这些谣言,刘妈妈丝毫没有办法,只说:“我儿死得光荣!”李天益说,这些流言是对英雄的污蔑。

光荣院里的晚年

英雄淡出历史舞台后,最让刘妈妈高兴的事有两件,一是现在衣食无忧,二是1999年,央视请她去参加国庆节《有天,长发妹看见个白胡子老爷爷由里外的小河里挑回担水,颤巍巍地在路上走,不留心,碰着块石头,跌倒在地上,水泼光了,水桶坏了,老爷爷的腿也被撞破了,鲜血直淌。江山如此多娇》晚会。其间,她对陪同前往的李天益说:“原来党和毛主席还记得刘文学啊。”刚进光荣院时,刘妈妈闲不住,每天都要小伙子真的在第天早晨背上刀,拿着箭,把山上的虎全部打死了,当他准备打死身上有铜钱花那只时,那只虎忽然变成了位姑娘,与他这几天见到的模样,这姑娘流着泪对他说:"是你救了我啊,我要你做的都做到了,而今,喂不能与你成亲,因为我不是凡人,我若要变成凡人,必须跳到水塘里泡天夜,脱层皮。我跳下去前,在岸边插枝杨柳,如果杨柳青了,说明晤了;杨柳黄了,那我就死了,你就离开这里走吧。"说完插上杨柳,纵身跳入水塘,小伙子天天守在岸边,天过去了,柳枝有些发黄,他正准备离开时,柳枝又青了,没等多久,水面上就浮起了个美丽的姑娘,他赶紧下塘把姑娘扶起。他们双双起走啊走,走到个宽阔的坝子时,那姑娘就指石为基,指木为屋,进到家里,家里所用的器具应俱全。去帮煮饭的丁其明师傅整理菜。有段时间,丁其明发现每顿饭都不够。约一周后,他才找出原因——刘妈妈每次都趁他不在,偷偷将锅里的米舀一碗出来倒回米缸。“我看到每顿饭都有剩的,倒了可惜,就帮你少煮点。”被抓了“现行”的刘妈妈委屈的样子,让大家哭笑不得。

2002年,当地以刘文学的名字命名,在那里建了一个刘文学广场,“不像,一点都不像!”每次抚摸着广场上儿子的塑像时,刘妈妈都会这么说。要不就埋怨:“上面有灰了,都没人抹一下。”然后,她会用衣袖将够得到的地方,拭了又拭。“其实,那塑像根本就是这颜色,很干净。”光荣院工作人员谢亚玲说。今年张丰庭下子瘫倒在地,他绝望地看了看刘定仁,自知回天无力。入冬以来,刘妈妈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神志有些恍惚的她最深刻的记忆,仍停留在过去。李天益认为自己最了解刘妈妈:“刘妈妈没文化,什么都不懂——哪怕是对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她也没什么感悟。现在,她心中有的。只是孤独,只是对儿不知道谁先带头哭出了声,这些当兵的都不再那么收敛,个个放声大哭起来,悲声在山谷的夜空中回荡,无比凄凉。子的怀念。”

选自《重庆晚报》

标签:妈妈孤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