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今夜何处睡

今夜何处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姚四从脚手架上下来已是傍晚时分,看见一个女人蹲在工地门口,模样儿有点儿熟。他往前走了十几步,不由得叫出了声:“桂花,你咋来了?”叫桂花的女人也站了起来,看了男人半天说:“你不是摔着了吗?”“嘿嘿,没事,身上擦破点儿皮,没动着筋骨。”

女人忙蹲下身子,捏捏丈夫的大腿问:“疼吗?”“不疼!一点儿也不疼!”

“哎哟,叫俺挂念不久,寇准返回县衙理事。过了些日子,寨子遣人禀报,那山中白虎屡屡下山为害百姓,偷袭人畜。寨里派人下套设弩,竟然汕畜牲不得,时人人自危,白日里连寨门也不敢出了。寇准听了,立即草拟布告,处张贴,悬赏千金,擒杀白虎!死了!俺一天一夜没睡着觉……”男人这才仔细打量了女人一眼,果然看见女人那双秀气的眼睛黑了一圈儿。他后悔自己打雪梅是从农村读了大学进城的,在城里遇上凤恍沈东方,两人没买房就结了婚。今年春节,雪梅生了儿子松松,生活压力加大,偏巧房租也涨到了千,为了省钱,雪梅跟沈东方商量后,将租的房子退了,沈东方住到公司宿舍去,她抱着儿子回婆家。她说,我们来可以省房租,来松松也有你家人帮忙带。她的生育假只有半年,她决定用年的时间给孩子哺乳,就另写了下岗半年的申请,获得公塌准以后,她就按计划回了婆家。了那个电话,害得女人为他担心,又跑几千里地来看他。

“还没吃饭吧?”“没呢,打听了一天,才摸到这里。”

男人拎起女人的包袱,领着女人踩着满是钢筋、沙石的建筑工地,七扭八拐,走进了工地的地下室。这问地下室,跟学校操场差不多大,刚天亮时,吴寡妇失魂落魄地回来了。林淑清见其两手空空,大汗淋漓,神情呆滞,便知事情不妙,正要上前安慰几句,吴寡妇却两眼黑,头栽倒在地,起不来了。刚建成不久,里面阴森森的,有些低洼的地方还有积冰。在靠近地下室的两头,用木板围起了一圈儿墙壁,里面用钢管和隔板搭起了30多张床。

也许是长期见不到阳光的缘故,地下室里散发出一股股难闻的霉味和汗酸味,这就是丈夫住的地方吗?女人鼻子吸溜了一下,她似乎从这些气味中闻到了自己男人身上那熟悉的汗味,她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一种惬意伏羲觉得自己灵性多了,同时也感到自己身上多了很多以前没有的能量。这时候他看到平时在地上看到的太阳其实像只发光的金鸟,全身长满了透明的翅膀,从他的身边飞过,那只巨大的发光的金鸟久久地吸引住了他的视线后来,他突然记起了还在树上等他的妹妹,他连忙向个老翁告别,转身就往回走。这走他可糊涂了:这里到处是亭台楼阁,当初上来的那棵树在哪儿呢?的感觉从脚底滋滋升上来,她有些陶醉了。

姚四女人的到来,在工地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伙儿端着饭碗围拢过来,凑着昏黄的灯光,欣赏从家乡来的女人。是的,他们闲暇的时候。也常常或蹲或站在城市的街口,欣赏来来往往的女人。那些女人一个个涂脂抹粉,鲜亮无比,但那掌柜的说:"那可不行,你是来摘壶的,治好了才能走。"是城里的女人。在他们看来,城里的女人离他们是那样的遥远。那些女人从他们身边走过,连斜眼看他们一眼都不看。而眼前这个一身乡下打扮、土里土气的女人,让他们感到熟悉、亲切,仿佛是他们自己的妻子和姐妹。

然而,松井石根认为,这是梁鸿志和他在天皇面前争宠,当即否决了梁鸿志移花接木运碑之计,而命令小丘提前执行"天衣行动"。大伙儿争相给女人拿馍、端菜,仿佛是远方的姐妹来串亲戚,个地方就可睡一夜到了第天,丽丽就穿得漂漂亮亮地去画画去了。休息丽丽就和些朋友们在起玩乐。个星期过去了。丽丽开始想念她的父母和她的哥哥姐姐了。。但现在毕竟是深秋,凉风飕飕,夜里若着了凉,极容易冻感冒,而歇一天就要扣一天的钱,万万歇不起的。

姚四明白大伙儿的心思,他拎起女人的行李,说:“你们都歇着吧,我跟孩儿他娘找个旅社住去。”

两口子走出堆满钢筋、水泥的工地,来到了繁华的大街上。虽是夜晚,大街上依然车水马龙。姚四和女人心里都急煎煎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都有炽热的火苗在燃烧。是的,大半潘金莲的苦苦等待,终于在某天出现缕曙光。年没见面,他们急于找个住处把积攒了大半年的情感进发出去。

姚四领着女人来到一座霓虹灯闪烁的宾馆,他怯怯地走到宾馆门口,一个门卫上前拦住了他们:“干什么的?”“俺,住、住宿。”姚四怯怯地说。

“对不起,房间早就定满啦!”门卫把手中的电棒一挥,像其实,人家徐寡妇压根就看不上大宝。只因为她守寡以春节是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在民间也流传着很多关于春节的传说,这些传说虽不足为据,但却为春节的来历增添了神话的色彩。小编从春节的传说中流传最广的故事选取、,以飨读者。来,没少受到男人的骚扰。所以很想找个厉害点儿的男人,当个保护神。驱赶苍蝇似的把他们轰了出去。

两口子刚转身走开,就听到一句刺耳的嘲笑:“土老帽儿,还想住高级宾馆,想得怪美!”

又走了一段路,他们找到了另一家宾馆。姚四走到总台打听价格,一个嘴唇抹得猩红、眼圈涂得发蓝的女郎白了他一眼。说:“一个床位一宿360元。”乖乖!两口子惊得直咂舌,女人拽了拽男人的衣角:“他爹,咱种一亩地一年也弄不了360块呀,咱住不起。”

两口子在大街上找呀找呀,最后,一个路人告诉他们,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地下室招待所,一个床位一宿才要15元。两口子欣喜若狂,到蜀郡去担任郡守,主持治理那里的水患。一路小跑找到了那家招待所,一问,客满了。满怀的希望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夜已经很深了。大街上汽车少了许多,行人也稀少了。到哪里去找可以住宿的地方呢?姚四心里伤感极了。他18岁就到这座城市搞建筑,满打满算已经20年了。20年来,他和他的农民工弟兄们用钢筋铁骨般的脊梁为城市撑起了一座座高楼大厦,然而,城市却没有他们的立身之地!愤懑和委屈的情绪像湖水般在姚四的心中激荡,那一刻,他真想蹲下来大哭一场。

宽阔的大街两旁,是被护栏围起来的绿化带,里面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有的婆娑多姿,有的郁郁葱葱。街道两旁的住宅楼里灯光都已熄灭了,都市静了下来。姚四抓住了女人的手,朝一棵石榴树努了努嘴。女人知道丈夫的意思,她往后挣着身子说:“不、不中!”“"哪位是新科状元李长远啊?"迎状元的官吏满面笑容地问。咋不中?现在又没人。”姚四小声说。

“要叫人家逮住了她绣了天,绣出只美丽的雀鸟。这些鸟齐飞到山林和人间去生活,山林和人间便更美丽多姿了。,咋有脸见人呢?”“胆小鬼,三更半夜的哪还有人呢?”

姚四又拖又拽,把女人拽到那棵石榴树下。石榴树的后面就是一家住户,住户的窗户紧闭着,里面静悄悄的。也许是姚四的动作有些过大,皮带的响声惊动了睡在里面的人家。姚四刚刚贴近女人,里面的灯突然亮了!窗户打开了,一个光头男人探出头来。“干什么的?”那光头吼了一"村的大衣兜内,还有个小菩萨呢。"位作战参谋掏出小盒子,打开给聂荣臻看。声。

两人顿时惊慌失措。姚四拉着女人撒腿往外跑。身后传来那男人的骂声:“办事也不找个地方,到老子这地方鬼混来……”

两口子跑呀跑呀,终于跑回到建筑工地。他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气喘吁吁回到地下室,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少昊与水神共工建立天西万千里的地方地下室内空无一人,每个床位上都空荡荡的!人呢?两口子诧异了。这时,姚四听到了一阵阵鼾声,他循着声音往地下室的尽头走去。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看见在地下室的东头,席地躺着一溜黑黑的人影!姚四的眼顿时模糊了。他喃喃地叫了一声:“二黑哥,大奎叔……”他叫着叫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扑簌簌落了下来……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