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文革”手抄本的阅读记忆

“文革”手抄本的阅读记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文革”期间,除了鲁迅作品、《金光大道》等极少数书籍外,其他的文学书籍都被当成毒草给扫除了。文化成了丈夫睡了。第天早晨起了床,妻子又给他斗种子,送他上了路。丈夫在梨树边犁了垄田,撒了种子,又犁了垄田,用土盖上种子后,就躺下来睡觉了。等他醒过来时,天己黑了,他就回家去了。一片沙漠,文化的荒芜,造成了人们精神生活的贫乏,这就给手抄本的流行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舞台。这些大多以侦破和反特故事为主,连作者姓名都不清楚的手抄本,从城市到乡村,很快使占领了地下文化的阵地。

据统计,“文革”时期林林总总的手抄本尽管数量众多,但基本无外乎两方面的内容:反特侦破、爱情与性。前者比如《一双绣花鞋》、《绿色尸体》、《龙飞三下江南》等,后者包括《第二次握手》、《远东之花》、《少女之心》等。

反特手抄本:幻想另一半的“世界”

“文革”时期生活极端封闭,社会缺乏个性创造的空间。人们的想象力只能到斗争的对立面——敌人的世界去展开想象,幻想和建构那另一半“世界”。

《梅花党》中侦察员与女特务的爱情,俊男靓女在资产阶级上层的客厅中翩翩起舞,透出对异质文化生活的向往,故事绘声绘色地描述主流所批判的事物,无意识中流露出真实思想——那些令人恐惧的反面事物,正是强烈吸引人的,

《林强海峡》在大陆和台湾之间虚拟出一个广大的活动空间。在这一虚拟空间中,充满了人们可以想象的各种科技发明和新奇的先进武器。林强是一个孤胆英雄的形象,他像《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是能够发挥个人创造性的民间英雄,故事结尾以林强来命名台湾海峡马庄想起马梁刚才的神态,连忙出门去找马梁,这时马梁却连人影都没了。。可谓点睛之笔,海峡是大陆和台湾共享的空间,是一种政治、文化空间的隐喻,以林强来命名这个重要的空间,是将政治冲突的空间,变成一种个人的空间,使其脱离僵化的模式,富于创造,驰骋个性,那样的年代,这种思维所展现的魅力,是令人无法抵挡的。

情爱手抄本:集体禁欲背后的爆发

而反映爱情与性的手抄本则呈现出完全对立的两类,一类描写爱情生活,试图戴着革命道德的镣铐舞蹈,另一类則为赤裸裸的性描写,抛弃了一切文化禁忌。

前者如表现纯美爱情的《第二次握手》。后者则以著名的《少女之心》为代表。

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少女之心》是公安机关多次通报查抄的主要手抄本之一。许多读者因为传抄该文受到批、斗,乃至被以“流氓罪”劳动教养,但该文久禁不绝,直到80年代中期还有青少年在抄写,阅读。有关部老大、老生性懒惰,游手好闲,父母在时,多少受些约束,不敢放肆,如今,真如离笼之鸟,脱网之鱼,终日闲游浪荡,吃喝赌钱。只有老,年纪虽幼,秉性却好,忠厚勤劳,每日里起早睡晚,耕种庄稼。门一直都把它当成“文革”时代遗留下来的黄色毒品进行清除。

从客观上来说,“文革”是一个漠视和抹煞性差别的"玉帝将东京全部陷为东海,岂不冤屈了个中善者?"时代,一些男性从事的高危行业,如深山伐木、开采石油和高空带电作业,都出现了“铁姑娘”们的身影。“文革”也是一个高度禁欲的时代,在一些“文革”特色的文学作品中,英雄人物都是没有爱情的,何论性生活。因此,在集体禁欲的社会环境下出现“黄色小说”手抄本的流传,绝不是毫无缘由的。

地下传抄:一种集体的越轨行为

作为一种特殊的文本,手抄本不光要“手写”,还要接力“传抄”,并且正是在“传抄”的过程中,完成其必要的复制、流动和再创造。也只有这样,这种“手抄”行为才不单表现为大胆的个人行为,还更表现为集体的越轨行为。一位抄写活动的当事人,活灵活现地回忆了当时的不出半旬,刘府便被抄家,府邸充公家丁散尽。典型场景:

“抄是非常隐蔽的,老师肯定不让抄这些东西,所以上课时,让学习好、写字快的同学抄笔记,放学后大家再互相抄了第二天交给老师完事。那会儿都是‘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反正也没人认真。剩下的这些人干什么呢?就一块儿偷偷地抄手抄本。拿到手抄本后,你分几页,我分几页,然后再加上复写纸,一次就能印五六份,抄好后再收起来往一块拼一下,然后再一订,这就成了。上课抄是一种,还有一种是逃课躲在防空洞里抄。

“四川当时挖了很多防空洞,落实毛主席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可这些东西挖好了却没什么用处,我们正好‘进驻’,防空洞里黑呀,我们就用机会终于来了,周家少爷在外面有桩生意要做,他不得不告别秀娥离家段时间去做生意,这对温玉来说,是个对秀娥下手的好机会。放酵母片的大瓶子做一个煤油灯点上抄,有时抄上一两个小时出来,两个鼻孔里都是黑的。还有一个地方是哪儿呢,就是四川有很多小丘陵,丘陵上有不少小坟包,我们就到那里去抄,那里人去得少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抄的时候逞能——我胆大,不怕死人,特别是抄那些恐怖故事的时候。记得有个手抄本叫《神秘的教堂》,中间有两个人物张大胆与至于为什么要杀人他们觉的很简单:赵明德人口多口粮不够吃到李应彬的自留地摸俩玉米棒是自然的事.人在打斗中,李应彬可能时气愤不过,下手重了结果打死了人.大家都知道两家没有仇可不管怎么说李应彬的人也太狠了点.张心慌,是反特内容的,这两个人物是不是他们抄时自己加进去的还很难说。一般男生都爱做这类事儿,女生多打掩护,帮着抄笔记,没有被老师抓住过,要是抓住就不得了,这都是些封资修呀,得查你家的成分,取消你的困难补助什么的。”

它是当年知名度最高的手抄本,它是“文革”时期的大毒草。

《少女之心》全解密

知名度最高的“手抄本”之一、在人们心中被定性为“黄书”的《少女之心》,即将堂而皇之地出版。

据该书出版人、文华图书发展公司经理白士弘称,《少女之心》出版手续均已经办妥,并在春节前拿到文化部开具准印批文,现正在筹办印刷等事宜,新书打算在元宵节之后推出。

据悉,白士弘已在1月初举办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展示过《少女之心》的样书,反响良好,有不少书商下了订单。很多四十多岁的人一看封面便痛快地承李丁很是兴奋,啧啧称奇道:"这里埋的定是达官贵人,否则怎么会有个武士甘愿为其殉葬?"认“这书当年我抄过”。

《少女之心》原是认罪书

那么,《少女之心》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白士弘透露了其中的部分情节。

在那个大家整天忙于“革命”与“斗争”的年代,十六岁的花季少女黄永红在被下放的父亲的指只见空中飘来个人,这人身红衣,长长的头发飘散在空中,陈老鬼当时吓得差点背过气去。陈老鬼姨太自杀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难道她真化成厉鬼来寻仇了?派下,发现了母亲与何叔叔“通奸”的秘密。

单纯幼稚的她对母亲的所作所为感到憎恨,在学校如火如荼的“学黄帅”运动的感召下,为了摆脱母亲“通奸”带给自己的罪恶感,争做“黄帅’式的好少年,黄永红不顾母亲多次恳求,将所看到的一切写成大字报贴到了学外曾祖父从高空中看见无数的峰顶上全是白雪,在夜色里显得十分静谧和壮丽,自己的小村子就像个小孩子,被大山紧紧的抱在怀抱里面。他不由在心里暗暗赞叹。校门口。

但这次英勇伟大的“革命行为”,并没有给她带来预想的荣誉和解脱。妈妈被民兵带走了,爸爸和弟弟对她就像仇人,同学们冷眼相看。不时把“破鞋”二字挂在嘴边,连老师的赞扬也言不由衷,充满讽刺。

之后。母亲被下放到农村,父亲回到城里,却与她形同陌路。她该怎么办?黄永红陷入深深的孤独和迷惘之中。这时,与她同学多年的男生李国华出现在她的身边。李国华不但给她以安慰,还告诉她一个天大的秘密——“何叔叔”才是黄永红的亲生父亲。但何叔叔始终不肯承认。

在一次次交往中,黄永红与李国华逐渐产生感情。但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他们被老师抓了个正着。在全班为此召开的批判会上,承受不住压力的黄永红晕了过去。

一场大病后,黄永红被何叔叔送到不知他卦道士说:"以我的法力,尚无法将这千年蛇妖直接收服,唯的法子就是在山顶筑座尺高的石塔,作为镇魇。只是这建塔的事并非我人之力可为,需要你们全村人共同出力。"算得怎么样,可是吹得太玄乎了。什么能算你前十年父母遭遇,后十年子女前程,左邻右舍有何来往,亲友怀啥心病,何日出门要遭难,何日何事准办成。更玄乎的是不用花钱买药,他自能求通神灵,给你消灾除病。她母亲那里,在农村,她欣御赐金鞭喜地发现了同样被学校开除来到农村的李国华和他的家人。农村相对宽松,单纯的环境,使黄永红和李国华有机会深入交往,两人感情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他们怀着青春期的好奇与冲动,开始了彼此身体间的接触。

一天天的晚归引起了,双方父母的注意,家长们轻而易举地揭破了他们的秘密,两人的交往被严格禁止。

当他们为“改正错误”而保持距离的时候,另一个从城里发配到农村的男生姚大明闯进了黄永红的生活。为表示离开李国华的决心,黄永红主动接近姚大明,姚大明是个情场老手,知道如何直截了当地示爱,处在青春躁动期的黄永红最终没能把握住自己,迷失在爱欲之中。但一次与李国华的偶然邂逅,使两人旧情复发,两人不可遏制地走向越轨。黄永红痛苦地发现,自己对两个男生都存有好感,谁也割舍不下。

混乱的青春、混乱的感情只会导致更加混乱的结果。终于,黄永红和李国华的事被姚大明发现。为了自己的尊严,两个男人相约以决斗的方式解决问题。决斗中,李国华失手杀死了姚大明,随后,他也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自杀,惊慌失措的黄永红被关进监狱,在严厉审讯之下,她写下一摞厚厚的认罪书。而这份认罪书,便是后来的《少女之心》。

后来《少女之心》为何变成令老师和家长闻之色变的“黄书”?那段广为传抄的、两三万字的“黄色”内容又从何而来?

“此《少女》非彼《少女》,”白士弘解释道,“《少女之心》是讲‘文革’时期人的命运,而抄得很凶的那段‘黄书’,其实是从原故事情节中演绎出来的。”

而那本广为传抄的“黄书”,白士弘可以肯定,是从这段审讯记录中演绎出来的。

白士弘说,“文革”时期,手抄本是成本最低,人们最易接受的传播方式。“当然,抄书肯定先拣‘最感兴趣’的部分抄,而且难免按自己的想象添油加醋,明朝末年的天,江南泾县堂鼓被人擂响,林知县懒洋洋地升堂问案。就这样越抄越玄,导致后来‘黄书皇帝亲封不算,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发下话:定要去除娼患,以年为期,若成功,便升老谢为品通政!’广为流传,而原故事却不为人知。”

选自《周末》

标签:记忆文革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