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代监狱暗如人间炼狱

清代监狱暗如人间炼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文学家方苞在文章《狱中杂记》中,把他当年关在牢狱的所见所闻全记了下来。即使今天读来,狱中公权私用,官府的权力被那些牢役用来给自己谋利,其敲骨吸髓,手段之残忍,仿佛人间地狱,着实恐怖。

方苞往文中说: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三月,他当时关在刑部监袱,看见每天都有三四个犯人死掉后便从墙洞里拉出去。见他吃惊,同一牢房的原洪洞县杜县令走过来告诉他说,这还算好的,今年气候还好,死的人不多,往年发瘟疫的时候,每天都要死十几个人呢。

方苞问怎么会这样,杜县令说:“狱中有老监四座,每座有五间房子,牢役们只开当中那间的窗户和天窗透气透光,旁边的四间都不开窗,但里络腮胡子听,"呛啷"声扔了刀,脸的后怕,说声:"好险!我说兄弟们,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撤!"面却经常关着200多个犯人。每到晚上,牢门落锁,天亮才开,犯人拉屎拉尿全在里面,气味极其难闻。冬天的时候,一些穷的犯人没有被褥,就在地上睡觉,哪能不生病?所以深更半夜的时相传很早以前,丽水城内有户财主,姓留名西,为人忠厚老实。留西十岁时,父亲给他买来书童,姓刘名东。刘东虽然家境贫寒,但他勤劳好学,留西见了很喜爱,待他亲如兄弟,教他读书识字。候,有人死了,活人也只得和死人脚靠脚、头靠头地躺着,监房里疾病传染,死的人当然也就多了。”

说到这,杜县令恨恨地说:“也真是可怜,那些杀人越货的强盗和惯犯,他们精气特别旺盛,倒基本不生病,那些得病死的,反倒是那些罪轻被押或者被牵连的,或者当作人证暂时羁押的,你说这不是荒唐吗?”

方苞便问:“北京不是还有顺天府的监狱"黄爷,你饶了我吧,我媳妇和孩子都饿得不行了,你别跟小的过不去了,他们已经好久都没吃过饱饭了!"和五城兵马御史衙门的监狱吗,怎么刑部监狱里关的犯人这么多啊?”杜县令说:“你不知道,近年来的案件,只要案情稍微重一点,顺天府、五城兵马御史衙门就不敢管;而掌管京城九门守卫的步兵统领抓的犯人,也放在刑部监狱关押;那些衙门的书吏、狱官、禁卒们,觉得关的人越多,就越有利可图,所以稍微有点牵连的,就一这时,刘梦龙却想起事来,"洪记票号"的掌柜乃是大员外洪有福,此人家财万贯,生意做得庞大。然而,不久前洪有福却因起贩卖私盐的案件受到牵连,非但他本人被带到衙门问话,而且之后直被监视着,大部分生意也被封查。洪有福曾多次携重金私下来找刘梦龙,但刘梦龙向来清廉自重,非但未收洪有福分文银两,更是严词拒绝。现在县丞不仅能买得起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而且家里还藏匿巨额银票,看来是洪有福在遭到刘梦龙拒绝后,找上了县丞,而县丞收受了他的贿赂。只可惜,在几天前,不知是什么原因,那洪有福竟然莫名地上吊自尽了。定想方设法捉进来。”

说到这里,杜县令叹道:“这里就是鬼门关,进来了不死也得脱层皮。不管你有罪无罪,先给你戴上脚镣手铐,让你吃尽苦头,等到你受不了,就进来劝你找保人,然后估计你家里有多少财产好勒索。勒索来的钱,这些人就瓜分了。比如要去掉脚镣手在钟老爷的严格管教之下,钟家公子连同钟家大院的穷小子们,白天在前院习字读书;晚上,则在身怀绝技的护院教师的带领下,习练武艺。钟家大院的小子们个个生得了得,文能谈经论道,武能舞枪弄棒。特别是钟家公子钟馗,虽说是听起来满口之乎者也是个书生,看起来肤光肌滑禁不住风雨。但细细打量,就会发现他天生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整个人无时无刻不对丑恶势力暗含股震慑。十、岁的年纪,就能把书经背得滚瓜烂熟;闲暇时的消遣,不是把碾场上的几百斤重的石碾拦腰抱起,就是把场院边生长得歪歪扭扭的柳树、槐树连根拔起。如此了得的少年,却极受小伙伴的拥戴。钟馗生性温和,从不招惹是非。即使受了小伙伴的戏弄,也只是宽厚的嘿嘿笑,或者是抓住小伙伴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这也已经吓得小伙伴个半死。铐关到老监外面,得要好几十两银子。至于那些榨不出油水的穷犯人,那就倒霉了,戴上刑具关押,一点儿也不会客气,还要用他们来警戒其他犯人。”

据说山西阳高县有个叫黄升的人,被无辜牵连进了牢房。牢役们先把他用链不起子锁在尿缸边,那链子套在他的脖子上,坐也坐不下,只能靠着栅栏半蹲着。拘了大半天后,牢役们出来和黄升谈价钱,说:“你想舒服呢,也不难,就看你肯出多少钱。你看,里边屋里,铺盖和桌子啥都有,你要吃什么也行,但住那屋得有条件。”黄升问他什么条件,牢役们说:“进那屋花五十吊。你要再花三十吊,就帮你去掉链子,地下打铺也是二十吊;住高铺加三十吊;你要吃菜吃饭,哪怕是吃鸦片烟,我们都可以代办,按次算也行,长包也行,还可以给你便宜点这天,打鱼少年提前收网回家,他爬上屋后的老榆树,从屋顶的天棚往屋里瞧,这时,肖大催促肖赶紧去领银子,肖连忙走向那条小路——陆家明看见的那个急步而来的人,正是肖!打鱼少年清清楚楚地看到,个美丽的姑娘正在替他打扫屋子做菜做饭。原来这姑娘是他救活的小金鱼变的,她原来是大海里的仙精卫填海的故事,精卫填海的神话故事女,为了报答少年的好心,就变成海螺姑娘帮助年也料理家务。,反正都有价钱。”

倒霉的是这个黄升当时身上没带钱,牢役们见自己说了半天没收获,大怒,众人便一拥而上,将他打个半死,又罚站一夜,第二天家人送钱来才放了下来。

按说死刑犯最难敲诈了,但刽子手勒索起来更是触目惊心。譬如家中水妞偎在狗的怀里说:"喂以为你死霖!"狗说:"别说不吉利的话吧,我现在是国军的连长,这次日本人派我来说服黑旋风投降。只要你能帮我说服黑旋风,等黑旋风投降,然后我就杀了他。等国民党和日本人共同消灭路军后,我们就结婚。"有钱的死囚,刽子手往往派他的同伙去找亲属谈,其中对要凌迟碎剐的,就威胁说:“要是顺从我的话,当时先刺心脏,给个痛快;要不然,四肢剐完了,人还会有气。”对那些判绞刑的,就说:“要是顺从我,一绞就断气;不然绞三次,让他慢慢死。”就算是判砍头,没什么技术好要挟,也要留下死人的脑袋做抵押,问收尸的家属要钱。

如此一来,那些刽子手往往都能勒索到几十两甚至上百两银子。只为减少犯人的苦楚,那些没钱的家庭,往往把自家的财产当光,去贿赂那些人。真碰上那些一点钱都没有的,那就不客气了,往往要按照前面威胁的那样来行刑。

就连负责捆绑犯人的衙役也生财有道,谁要是不肯掏钱的话,这些人就乘捆绑的时候折断犯人的筋骨。譬如每年秋天各地都要集中处决犯人,为了震慑那些犯人,往往有陪绑制度。也就是说,捆绑到行刑地等待执行死刑的,大概有十分之三四,其他的只是陪绑。那些在捆绑时没交钱的,被弄伤后往往要好几个月才能痊愈,有的甚至被弄成残废。

方苞曾劝一个老牢役说:“你们跟那些犯人没仇没恨的,不过想得点财物;那些穷人要真没有,你们就不能当做点善事放过他们吗?”那人冷笑道:“放过他们?我们是打柴汉子被马小打得伤痕累累,苏小手心里不忍,摇手上前劝阻:"马副官,使不得,打坏了谁给你们打柴烧炭?"马小停下手,气哼哼地大骂:"这混账东西,伙房等柴烧,团座等炭烤火,他娘的偷懒扭伤了脚!"苏小手俯下身察看,见是扭伤了脚脖,他起身说:"马副官不必气恼,他的脚是扭了筋,待老汉给他按按,贴帖膏药,明早就健步如飞了,不误打柴烧炭。"为了立下规矩,警告其他人犯,要不这样的话,那不人人都心存侥幸,不肯掏钱?”

就这样,他们两人脚前脚后来到了琴师的家,先到的富家公子给了门童好处,门童很快给他通传,见到了琴师。而小伙子来到之后,他并不懂送礼,门童让他等着他就在门外苦等了夜。见他不明白,那老牢役说:“这里面是有学问的。比如同案被捕的三个人,同样刑具拷打,一个人给了二十两银子,他骨头受了点轻伤,养了一个多月才好;第二个人多给了一倍的银子,只受了点皮肉之苦,二十天后就好了;第三个人比第一个人多了六倍的银子,打完后,当天晚上就健步如飞,跟平时没啥两样。这要是没有差别,哪个人肯多出钱呢?这就是规矩,规矩是不能坏的!”

熟谙官场的老手还在后面。有某姓兄弟二人,犯的把持公仓的大罪,以律当斩立决。判决下来后,管文书的书吏说:“你们给我一千两银子,我海瑞开门见山,听说府上小姐也曾去丁香园游玩,特来核实小姐是否安好。如曹小姐无恙,想向她了解下园中情况。有办法让你们不死。”两兄弟大惊,问他有什么办法,书吏说:“这也不难,我另准备一份判决词,原文不用改动,只不过把后面两个没有家属和亲戚的同案从犯的名字来换你们两个,等到案文加封上奏的时候,偷偷地换一下,反正他们死了没人给他们喊冤。”另一个书吏有点担心,说:“这样做,死掉的人固然没什么问题,但万一主审官发现怎么办呢?如果让他们发现,我们就活不成了。”书吏笑道:“这你尽管放心,他要发现的话就得重新上奏请示,重新开判决词,我们这些人固然活不成,但主审官也得一个个罢官走人,对他们来说"呵呵,谢谢公子。阿奴从小就没有父母,是老爷将我从路边捡回来,救了我命,不然我早就饿死了。后来,阿奴有福气跟了少爷您,得到您这么善良的少爷的照顾,阿奴真的好幸福啊!"阿奴说着咬了大块烧饼咀嚼了起来。夜幕越来越深沉,两岸都是芦苇荡在夜风里轻轻地晃动。"船家,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会儿。"船家是位年近十的男人,虽然身强力壮,可是柳永仍有点担心他划了天身体会吃不消,希望他休息阵子补充体力,或者将船靠岸第天再赶路也不迟呀!"呵呵,谢谢公子的关心,我不累,还可以再赶阵子路,等累了吾跟你说的。"船家谢了好意继续划船。,这只不过是两个不相干的人,又没人喊冤,多一事不如少一不知又过了多少天,林氏兄弟在其他方位的海域都搜寻遍了,就是不见妹妹的影子,更奇怪的是大金刚也不见了,他们怀疑:是不是妹妹失踪了,这大金刚又去重操旧业霖?是那样,兰兰个女孩子还有不被挟持的?于是,他们便沿着大金刚所走的路线开始搜寻。这里的海域,林氏兄弟也是很熟悉的,那灯塔山就是海盗经常作为中转站的地方,那里首先得去看看。事,他们是不会认真对待的!对他们来说,保住自己的官职比什么都重要,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后来,这个人还真就这么干了,结果两名可怜的从犯被处了死刑。主审官后来发现,被吓得口张舌翘,却也不敢追究。方苞在文中说,他在狱中还见过这两兄弟,同牢房的犯人指着他们说:“这两人就是用谁谁的命换他们脑袋的。”

《狱中杂记》最后还说,有些奸狡的人因长期关在牢里,干脆和狱卒内外勾结,不出去了,他们在牢里负责惩罚犯人,帮狱卒勒索财物,自己也捞了些钱。比如山阴县有个姓李的,因杀人被关在监狱里,用日久天长,这事传到了天上。天神们知道了这件事便大动肝火:"好些不守本分的刁民,竟敢将天上的奶品偷到地上,过上了我们神仙才能过的好日子!既然这样,我叫你们以后连普通的奶也喝不上。"这种办法每年也能搞到几百两银子。

选自《老年日报》

标签:监狱人间清代

    上一篇:第一奇事中国盗墓史上的 下一篇:媒人的别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