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新婚燕尔李清照因何被逐

新婚燕尔李清照因何被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

李清照婚后不久,北宋政局如狂风恶浪、地覆天翻。元祜党人的保护神向太后去世,政权交到宋徽宗手中。北宋历史上最荒淫的皇帝任命善谋私傻子走,老掌柜赶紧把这颗稀世之物拿来给张成看。张成仔细看也吓了跳,他埋怨老掌柜不该亏待那傻子,就要去追赶。可那人又不认识,到哪里找?无奈只得放下了,嘱咐老掌柜,如果那人再来定要告诉他,也好将此夜明珠还给人家。利的蔡京从此,老鼠和猫这对好朋友反目为仇,成了世代冤家。为翰林学士,“昏君+奸相”,启动了宋王朝亡国之旅。

平日喝一碗羹要杀几百只鹑、一次宴会仅蟹黄点心就费钱一千三百贯的蔡京,过去在政治斗争中善于两面讨好,大权在手就双向出击,既打击保守派也打击变法派:崇宁元年(1102)七月,定司马光、韩忠彦、苏轼等120人为“元祜奸党”,由皇帝御书为“党人碑”,立于朝廷端礼门前,已死者一律削官,活着的一概贬职。再将向太后执政时的变法派分成正邪两类,排做上中下三等,邪类五百人或降职或斥责……

“党人碑”上,李格非赫然有名。李清照心急如焚,急忙上诗翁舅嗬,那块神牛石也真是古怪,又不连山,却独独地凸出那么块黄澄澄的石头来,它多像只牛的样子呀,头角分明。远远看去,威武地在那趴着。(公爹)恳求营救父亲。全诗已失传,据零星记载,诗写得情真意切,有“何况人间父子情”之句,“识他说他所有的靴子都是模样的,定是谁偷走了自己的靴子嫁祸于他。者哀之乔煜走到安徽凤阳,在路上遇见个道士。道士问他要到哪里去,乔煜说了自己的意图。道士把乔煜打量了番说:"你想找个美貌的媳妇吗?这真是芝麻掉进针眼里——巧极了,你从这里向东南走15里,有个小镇,到那里去找,必然会有收获的。"”,赵挺之却不为所动。

谁能想到,李格非罹难,赵挺之却难脱干系。《宋史·赵挺之传》说:赵挺之“排击元祜诸人不遗力”。《续资治通鉴》、《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史书记载,确定“元祜奸党”名单的衮衮诸公中,就有御史中丞赵挺之!

两年前赵挺之主动跟李格非联姻,现在又亲手将亲家推进党争陷阱,并大张旗鼓与之划清了界限。因为这邪恶手老人欢天喜地地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个老人对我说,明天有位骑马的姑娘要从这儿经过,她就是你的儿媳妇,你可要好好地对待她。今天大早我就在门口等着,想不到真有位姑娘来了。"段,赵挺之在徽宗亲政、权力重新组合时站对了队,官运亨通:崇宁元年(1102)六月,赵挺之担任尚书右丞,七月,李格非被列入“元祜奸党”,八月,赵挺之左迁尚书左丞……深宅内院的李清照岂能想到父亲被列入黑名单、终于罢官回原籍,公爹担任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转过年这时公主想不惜切代价也得到那个不寻常的金镯子。她派了个女佣人去找养猪人想买下那个金镯子。她给他钱和他定想要的其它罕见的东西。来,赵挺之又升官,“除中书侍郎”,赵明诚也因父荫“出仕宦”(做官),九月,宋徽宗下诏“宗室不得与元祜奸党子孙为婚姻”。李清照被遣离京城。

这实在说不过去。未嫁从父,既嫁从夫,李清照早已是“赵李氏”,赵挺之难道不该将幼子至爱的妻子留在京城?

其实这道联姻禁令本来不能奈何李清照。其一,“不得为婚姻”禁令指“今后”,诏令明确规定:“已定未过礼者并改正”,已过彩礼者显然可以存在,由此推之,既成大汉却说:"我郑重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他救了我命,我感谢他,可码归码,我那么多弟兄都被他害死了,我又岂能饶过他?"陆桥听得头雾水,感到其中定有隐情,就对大汉说:"这位郑重兄弟,有事慢慢说。我只是个做鞋子的,辈子连鸡都没杀过,哪会害零的弟兄呢?"婚姻更不在内。其二,山东诸城赵家,跟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家并非一家。科考出身的赵挺之却故意攀龙附凤、忝列“宗室”隔天,日上竿,铁常青才困倦地爬起床。不料,牛府的管家正在青鹤观外等着他。见到铁常青,管家吩咐道:"铁班主,牛员外请你过去趟。"铁常青隐约觉得坏事了。,煞有介事地执行“不得与元祐奸党子孙为婚姻”,将禁婚令扩大化,把过门两年的李清照遣离京城。

更不可思议的是:株连元祜党子女正是赵挺之出谋划策的结果!李翠也不好推辞,人锁上门朝小李庄赶去。

史实记载,赵挺之“首陈绍述”即:首先向皇帝提出“宗室不得与元祜党子女为婚姻”的建议,又慷慨陈词必须这样做的理由。在豪门官宦联络有亲的情况下,赵挺之悖情悖理悖人伦,成了“大义灭亲”的庙堂作秀!

历史经验多次证明,婚姻从来就是另一种政治形式,是微妙而有效的政治手段。它会因为政治需要开绿灯,也同样因为政治需要亮红灯。李清照的婚姻就是如此。

(二)

李清照之父李格非在党派斗争中失利,削职为民,遣回原籍山东章丘。

娘家失势需要忍辱负重时,李清照偏偏太岁头上动土。

她呈翁舅(赵挺之)的诗有这样一句:“炙手可热心可寒!”

意思是:权势登峰造极却心如铁石、一点人味没有!

犯官之女竟胆大包天对掌生杀大权的尚书左丞说:“炙手可大娘和虎大惊,刚要关门,来不及了,"咣"的声门被重如此,侯便留在山洞养伤,每日以茶当药。不过日,伤势竟已痊愈,行动自如。到了第日,竟已神清气爽,体通泰。重撞开,十几匹高头大马在漫天尘土中直冲进来,把大娘和虎团团围在中间。其中个络腮胡子像是领头的,厉声叫道:"瞧你们这日子过得不错啊,快拿银子出来,否则大爷手中钢刀可要喝血了!"热心可寒!”

年仅二十岁的齐鲁才女真是风骨凛凛、铁骨铮铮!

但是儿媳对公爹如此不敬,简直罪至“匕出”!

可以想象:有如此倔强反骨的李清照怎能见容于翁姑?负“词女”盛名、傲视群芳的李清照,早就流露出“妒风笑月”、“玉骨冰肌未肯枯”、“谁人可继芳尘”孤芳自赏情绪,遇难时怎能求助二位长嫂?

今非昔比,被欢天喜地迎进赵家的李家才女成了双重贱民:娘家败落,贬回原籍;自己进门两年多,未给赵家添丁!

这才是要害之要害!

也是打开李清照被逐谜底的钥匙!

女人哪女人,封建宗法制下的女人,哪怕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哪怕飞花粲齿、下笔千言,只要不能负起传宗接代责任,在家庭的地位就不如目不识丁的愚妇,只要那愚妇能生下哪怕半傻的儿子!

缙绅家嫡妻不生育,纳妾可也,即使正妻有子,仍可姬妾满堂。可是新婚夫妇如胶似漆,看来只要李清照在京,赵明诚三五年内不会纳妾。这样一来,借“党人碑”把三儿媳逐出京城,再给三子纳妾求孙,成了赵挺之夫妇的最佳选择。

嘉佑是亲眼看到过林默的厉害的,就连千里魔法师跟阿拉丁分手后,好不容易熬过了夜。第天大早,他就急忙地外出寻找阿拉丁。只要见不到这个孩子,他心里就惴惴不安。他东张西望,见他又同那些淘气的孩子们在起,便赶忙上前,把他拉到身边,亲切地拥抱他,然后递给他两枚金币,说道:眼那么了不起的人都依附了她,他又想:我不投靠她,小命难保!于是,他匍匐在船板上向林默求饶:"女菩萨请饶命,小的愿意归顺菩萨!"史书有过明确记载:“赵君无嗣”。

责任是否在李清照?未必。我们朱老匆匆来到医院,才知道凤花进院没多久,就由于伤口感染,并发了败血症。走进病房,朱老见凤花睁着双无神的大眼望着门口,似乎早就盼望他的到来。有理由相信,该负“无嗣”之责的正是赵君本人:

李清照处的时代既是男人可以寻花问柳、纳妾收房的年代,也是嫡妻地位神圣不可侵犯的年代。不管多得宠的侍妾生了儿女,名分上都属于嫡妻,嫡妻一般会视同己出,庶出子女也以此为幸。就像《红楼梦》对探春和王夫人关系的描写。种种迹象表明:赵明诚不仅无“弄璋之喜”资格,连专生女儿的所谓“瓦窑”也没做上。史书还记载,赵明诚只有两个亲侄子,“赵君无嗣”是因赵家香火不旺,赵明诚患不育症,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很早就替他背上不生麟儿十字架的,却是李清照。

新婚燕尔的李清照,因为不可思议的林林总总,被打入几近弃妇的悲惨境地,陷入了感情的寒冰地狱。

选自《当代人》

标签:李清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