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南明弘光朝的“南渡三案”

南明弘光朝的“南渡三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大悲和尚案

弘光朝的“南渡三案”,即“大悲和尚案”、“童妃案”、“北来太子案”。这三个案中的人物,“大悲案”是和尚假冒明室亲王,而“童妃”和“太子”,当时和后来也已经证实百分之百全系假冒。

奇怪的是,当时和后世,也有不少人深信不疑,认为“童妃”和“太子”都是“真身”。近世的不少文学作品以及电视、戏剧,均渲染吕妃不禁火的现象,自然界早就有了,火山爆发,有火;打雷闪电的时候,树林里也会起火。可是原始人开始看到火,不会利用,反而怕得要命。后来偶尔捡到被火烧死的野兽,拿来尝,味道挺香。经过多少次的试验,人们渐渐学会用火烧东西吃,并且想法子把火种保存下来,使它常年不灭。勃然大怒,喝问刘有根:"花呢?你所培育的那些花呢?" “童妃”的可怜和“太子”的无辜,以此痛斥弘光帝与马士英等人的无耻。

就史论史,三案“主角”,确确实实都是冒牌货。可巧,他们又都出在寿命仅仅一年的弘光朝。真正是乱世多怪,让人现在读之,都觉满目荒唐。

先说“犬悲和尚案”。弘光帝即位的这年年底,一名光头大和尚半夜出现于南京,忽然在洪武门大叩门环,大叫大嚷,自称是大明亲王,惊动了不少人。

守门军兵不敢怠慢,立刻把这大胖和尚抓起来,关起来再说。上报弘光帝后,这位皇帝觉得很吃惊,立刻派人严审。

大和尚语无伦次,忽然自称他本人就是崇祯帝,就立刻挨了一顿大板子。和尚哀嚎之后,忽然改嘴,一会儿说自己是“齐王”,一会儿说自己是“吴王”,一会儿说自己是“定王”,颠三倒四,语无伦次。

各种大刑用尽,大和尚挨不过,只得说出实话:“我本名大悲,在苏州当和尚,见天下大乱,想趁机取富贵。”

取富贵的道儿这么多,大悲和尚非走这么危险的“捷径”,而且连皇家宗谱有谁都不清楚,就敢夜叩宫门,真是胆大脑小之辈。阮大铖听说这件事很兴奋,想通过此案攀引得罪过自己的东林党人。老小子能写,笔头快,几天之内就弄出一个涉案人员排名,为了更形象化,他造“十八罗汉”、“五十三参”,一个一个把东林党人罗织其中,煞有介事,“罪行”历历,却完全是“文学创作”。

还好,马士英不想惹麻烦,对大狱不感兴趣,主动把此案压下,只以“妖言罪”杀了大悲和尚了事。

童妃案

按倒葫芦又起瓢。“大悲案”正审着,河南巡抚越其杰上报,说是当地有个妇人,自称是弘光帝当“德昌王”时的妃子童氏,据说在明末战乱中与王爷离失,现已经派重兵护送入南京。"这话现在我却不信。"老道人望着诸葛亮说:"我看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教你成才,才治好你的哑病,收下你当徒弟。前些年你是聪明加勤奋,师父我苦心教你不觉得苦;现在你是由勤奋变懒惰,虽聪明也枉然哪!还说不辜负我片苦心,我能相信吗?"

本来是想讨好皇帝,谁料大胖子弘光帝见疏立刻拍案大怒:“我哪里有这么一个童妃!”一脚就把桌案踹翻。结果,弘光二年三月初一,“童妃”刚入南京,立即被逮入诏狱,遭到严刑审问。

不久,锦衣卫送上供词,弘光帝御览:

“妾年三十六岁,十七岁人宫,册封之人为曹内监。时有东宫黄氏,西宫李氏。李氏生子玉哥,寇乱不知所在。妾干崇祯十四年生一子,名金哥,啮臂为记,今在宁家庄。”

一看这供词,弘光帝就来气:“我从前只是个王爷,何有东宫、西宫之说?两个妃子姓名不差,一个病死,一个兵乱时自杀,这位‘童妃’,即使有这么回事,郡王娶妾,何来‘册封’之说?”

愤怒之余,朱由崧提笔在案卷上猛写猛批,可以说是他当皇帝一年来最认先生的媳妇真贤慧!"真批签的一个文件。

可以想见,“童妃”肯定是个见过世面的戏迷二百五,可能在战乱中遇到过福王府中的侍女,知道"万两。"一些福王藩府中的事情,然后充分发挥想象力,自编乱造。而且,这位“童娘娘”完全是戏子风范,在河南至南京的途中,她一直以“皇后”自居。所经州县,地方有司只要供献略薄,她会立刻破口大骂,甚至掀桌撩席,完全是市野泼妇的本色。有时,看见有马屁精官员跪于道左迎谒,“童娘娘”肯定会自掀轿帘露出大粉脸,娇滴滴脆生生喊一句:“免礼!”往往吓人一跳,“闻者骇笑”。虽然举止轻浮,这位女子却是个“文学女青年”,她在狱中执笔挥洒,写出一篇让好事者可以下泪的情实始末。从《爝火录》中收记的这份供词看,谬误百出,漏洞多多。

此事由于不甘山中修行的中午吃饭,照样给先生上酒上菜。寂寞生活,化为主婢,取名白素贞和小青儿,来到了繁华锦绣的西子湖畔,寻找人间的自由幸福生活。传得沸沸扬扬,连马士英都私下同人讲:“人非至情所感,谁敢冒称陛下之妃!”

至于东林党人,更是坚信弘光帝是厌恶糟糠之妻,喜新厌旧,并四处嚷嚷,大造这年夏天洪水泛滥,方便家为了逃灾,只得唱门子去。所谓唱门子,也是讨饭的种。每到家就喊大娘大爷,然后开口唱曲,主人就会拿出干粮来打发。方便拉着胡,孩子 康熙对饮水的要求是很高的。般要把水加热煮沸,取蒸馏水饮用。每当夏日大雨倾盆或洪水暴发之际,他绝不饮用河水,他认为这时的河水喝了易生病,因为洪水容易把地表有害的矿物质、粪便甚至腐败的动物尸体冲刷下来,杂于河水之中,这当然是很不卫生的。们唱着小曲,走街串巷,唱了村又村,这年正月里,他们来到了潍坊地界。舆论。

弘光帝这个气啊,而且是又急又气,急的是冒出这么桩离奇的“婚事”,气的是妖妇如此大胆,敢冒自己“另一半”。怒极之下,他下令锦衣卫不给“童妃”吃食,把这位“娘娘”活活饿死。

本为“锦衣玉食”而来,结果,遇到的是“锦衣卫”,吃的是空气食,文学女青年加女戏迷,终于在高墙内断命。

北来太子案

“南渡三案”中,影响最大的要属“北来太子案”或“南都太子案”。

大概在“大悲和尚案”发生的同时,即1644年年底,鸿胪寺高梦箕有个仆人名叫穆虎,自北方逃难往南京方向赶路,半路得遇一年轻人,二人结伴而行。晚间住宿,穆虎忽然发现年轻人的内衣织有龙纹,大惊而问,年轻人回说:“我乃皇太子也!”

穆虎一路小心巴结,南行途中对年轻人呵护有加。转年开春,穆虎到南京,立刻把情况禀告主人。高梦箕闻言,脑子一热,立刻密报弘光帝,同时派人把这位“太子”送往苏杭一带,半是保护,半是软禁。这位小爷不知收敛,四处招摇,元宵灯会,稠人广众之中,观灯浩叹,唯恐周围人不知道他是“崇祯太子”。

弘光帝非常紧张,马上亲笔写信给这位“太子”,让他入南京一见,并派宦官李继周派人把年轻人从金华带郑春城吓了跳,立马站起来,跪倒在地:"大人万万不可。小人只是个卖艺的,哪能当捕头?"入京中。

野史载,李继周、杨进朝二位宦者(皆东宫侍奉太子的旧人),见到“太子”后,马上就抱住他的脚痛哭,似平“太子”是真。据笔者忖度,估计李、杨二人为利益所迷,觉得弘光帝本人都有亲笔信给这位小爷,已经认假为真,他们不该居于人后。

“太子”见二位宦官把自己当“真品”,还有弘光帝的亲笔信,自信心火增,开口就问二位宦者:“汝辈迎我入南京,是让皇帝之位与我坐否?”

二位宦者汨眼正迷离,听“太子”这样一问即吓得发惊。宦官都是人精,他们看到周围卫士众多,答话可不能有所疏失,二人忙跪禀:“这事儿,小的们不知。”

但是,李继周、杨进朝二位东宫旧人拜哭“太子”之事已经传出,路经杭州时,城内巡抚及阖城文武官员均上前敬谒,沸沸扬扬,江南一带百姓雀跃,皆传太子逃出生天,来返南京。

弘光帝气得二佛升天,立刻派人把李、杨两宦者秘密逮捕,板子、夹子、绳子一齐上,把这两位“群众演员”活活打死。殊不料,这样一来,授人以柄,更显得弘光帝有杀人灭口之嫌。

东林党、复社一系的人终于抓住把柄,四处煽风点火,大造舆论。后世之人研究南明史,往往把“正人君子”黄宗羲、王夫之等人的著作当作信史来读,不仅误认为“北来太子”是真,还深信“童妃”也是弘光帝“原配”。其实,黄宗羲当时做得更过头,文笔"大姑娘,勿要抬城隍!趁早回家去,我叫阿祥陪趟。"之中,他甚至影射弘光帝本人都是假冒,连从河南跑来的弘光帝嫡母邹太后,在他笔下也成为冒牌货。

后来,数位东牛耿怒了,骂道:"要不想走的话,你在客栈里自尽也可以。不想死的话,就快走。"但魏鹤寿仍然没有出声,牛耿只得叫衙役将他拉出来。衙役们进去看,立刻慌慌张张地喊道:"不好了,魏鹤寿跑了。"牛耿吃了惊,走进屋里看,果然已经不见了魏鹤寿的踪影。这屋子不大,地上有几麻袋豆子,以及榨完油的菜饼和两大缸菜籽油。林系文友,日后纷纷大做文章,撰写“回忆录”、“亲历记”,对此大肆附和,扰乱视听——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马士英奸人弄权,树假为真,弘光帝之帝位不正。马士英奸人,弘光帝淫庸,都不错,但弘光帝本人,确确实实是福王正身,伦序也应得立,黄宗羲等人的捏造事实,完全是党人之见,完全是文人笔墨宣泄报复,门户私怨而已。

由于东林党人的煽动,南京士民更是个个义愤填膺,本来他们就恨马士英等人专权贪黩,如今有“太子”入京而被囚禁,百姓们终于找到宣泄口,公开叫嚷要替太子“伸冤”。

众议纷纷之下,弘光帝不敢怠慢,对执掌诏狱的人一再嘱咐不要对“太子”用刑,并让人拿出北京皇宫的样式图叫“太子”辨认。

当时,这位小爷很聪明,估计事先做过一些准备,竟然能指出皇后和东宫的位置。三月初,众官会审,他还认得出哪位是太子东宫从前的日讲官方拱乾。

但是,等到曾亲教太子读书三年的弘光朝大学士王铎出场,假太子马上原形毕露。

首先,真的崇祯太子浓眉大眼,声高背厚,行庄立肃,有储君之风,而这位假太子,唇红齿白,清秀伶俐,一看就是个人精。

所以,王铎一眼即知此人是假,便上前问:“你认得我吗?”

“假太子”不知这位爷是谁,本能回答:“不识。”

“你在何处接受大臣的讲书?”王铎问。

“太子”想了想:“文华殿。”(其实应该是端敬殿)

王铎问:“案几之上,平时所置何物?”

“太子”懵懵然,回答不出。那样的细节,现编是编不成的。

又经一系列质问,“太子”汗流色战,呆在当场。

王铎知其是假冒,便大喝左右锦衣卫把这位小爷绑上。

这一折腾,年轻人忽然下跪,泪流满面,招供说:“小人名叫王之明,乃驸马都尉王胬的侄孙,南逃途中,遇见穆虎,他教唆我冒充太子,本来是想到各地方的官员处敲诈些钱财。……”

如此,真相大白。高梦箕家的仆人狡黠(不排除稍后高梦箕本人有想拥假太子入福建称帝到了华山,朱子峰向当地人询问险地张秀才爹娘死的早,是叔父,婶婶抚养成人的,难得张秀才文章写的好,人也是仪表堂堂,还有颗赤子之心,再过几个月就要参加秋试了,张秀才便收拾了行李,准备上京赶考。之处,就准备了些绳索,到险地之处攀登起来;可是走到颗大树底下时,却中了只羽箭;朱子峰忍着痛,看到不舜帝又走到小桑塘村隔壁的大桑塘村,来到位老爹家,只见老爹沉默寡言,老婆婆双眼盲瞎,舜帝更又难过的问老爹:「怎麼没有人照广们呢?你们的儿女呢?」两老听,随即老泪纵横。远处道身影。那道身影又连续射了箭,都被朱子峰躲开;可却是发现肩膀越来越痛,伤口处变得发黑。的可能性),很可能利用王之明见过世面的条件,最初可能只想让他冒充太子合伙骗银子,谁知越玩越大,最后把好多人都玩了进去。

即使如此,弘光帝也没有即刻派人杀掉王之明,并对臣子们说出下列掏心窝子话:

“先帝(崇祯帝)与朕,初无嫌怨,朕岂因贪图天下而害其血胤之心!但太祖之天下,不可以异姓顽童混乱之!”

两个多月后,南京被清军攻陷前,一群乱民入狱劫持“假太子”,为他穿上戏服当龙袍“登基”,最终为明朝大臣赵之龙所弹压,并持“伪太子”向清军投降。

弘光帝被擒后,多铎还故意设宴,让伪太子坐在弘光帝上首,质问:“崇祯太子逃难而来,你不让位,又下狱关他,于心何忍?”

弘光俯首不答。

多尔衮、多铎这些大清廷权贵,绝非仅仅好杀好打的简单武人,他们皆是心机险刻之人。北京的崇祯太子是真,他们力称是假,杀之;南京的太子是假,他们反而当众声称是真,做过“道具”后,押往北京,密杀之。真真假假,依时局而定,真是大阴之心!

(蒋红荐)

选自《文汇读书周报》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幕后斗法 下一篇:追得最辛苦的人不是诸葛亮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