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给坤沙当师爷的日子

给坤沙当师爷的日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护照诱惑踏上险途

大几画家难忘的经历,均老者就是大财主王福成,找郎中给李玉梅进行调治,没出半个月身体康复。母女不想给别人找麻烦,打算要走。王福成说:"依我看,姑娘这么大了,不如找个人家,你们娘俩有个依靠。""东家,我们娘俩人生地不熟的,咋找啊?""我有个义子,虽然年纪大了些,毕竟他是单身,自己又有买卖,人又实惠能干,嫁给他以后错不了。"李玉梅听条件自然动心,便为女儿点头答应了这门婚事。与画画有关,章祥福也不例外。他自幼爱鹅、养鹅、画鹅,被称为“鹅王”。上世纪90年代初,章祥福在珠海举办金鹅奖书画大赛时遇到波折,好在国家文化部鼎力相助,使他走出郁闷,不久萌生了去外面看看的念头。这个念头缘起于他一位熟识的公司老总有一本缅甸护照,2万元办的。这位老总说,有了这本护照,可以满世界跑来跑去。诱人的护照啊,章祥福何尝不想开开眼界,去领略外面的世界。1992年10月,他与二三同行去云南西双版纳写生,当然还想去碰碰“运气”,办张缅甸护照。那年,他36岁。章祥福到了西双版纳再到思茅地区、临沧地区,最后来到德宏边境小镇畹町。畹町是中国最小的口岸城镇,与缅甸一河之隔。那时,两国已通边境贸易。那天晚上,章祥福闲着无事,到一家卡拉OK唱歌,一曲唱罢,满座喝彩。有人向他“靠过来”。“先生的歌唱得真好。”一个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坐到章祥福身边。

很快,此人的爽朗让章先生放松了警惕。他说他原本福建人,已办了泰国护照,现在一家人都在泰国。章先生也如实相告,自己是个画家,到云南来写生,也想办张缅甸护照,出去看看。那人听章祥福这么一说,顿时像吃了海洛因似的兴奋起来:“没问题。人家办护照要2万元钱,你的可以不收,但到了泰国后要教我儿子画画。”章祥福心想,哪来这样的好事?便脱口而出:好呀。

那人还真是诚心,不出3天,便替章祥福办妥了缅甸身份证,还请去泰国。不过,再三叮嘱,说章先生不通缅甸语,过关卡时须装成哑巴。章先生压根不知,这全是蛇头安排的一次偷渡。

画画示谢惊动坤沙

出发前3天元朝末年,各路义军占地为王,到处兵荒马乱,民不聊生。要饭花子成群结队,想讨口剩饭也难啊!,章祥福裹起了“笼基”(裙子),脱去皮鞋、袜子,赤脚穿上拖鞋,整日在太阳下晒,将皮肤晒得黑黑的,俨然像个缅甸人。出发那天,天气晴好,太阳热辣辣的。先坐汽车,再穿密林,继而翻山越岭,闯过几个关卡。章祥福装成哑巴,一声不响,全由两个缅甸人一路照应。一天,他们到一个关卡,荷枪实弹的缅甸边防人员察觉章祥福不像是个哑吧,再三追问。章祥福不懂对方说什么,不时用手势作答。不料,对方朝章祥福一顿拳打脚踢,随即将他关进一间房子里。后来,章祥福才明白自己之所以被当作疑犯,是因为哑巴大都是聋人,而他用手势作答,显然耳朵不聋,露馅被抓。两个陪同的缅甸人赶紧向当地华人组织求援,翌日章祥福被放了出来。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又过了五六天。这天傍晚,他们乘坐的小卡车在山路上遭遇土匪抢劫。七八个土匪扛着枪,拦截车子,一声喝斥:“留下买路钱。”车上六七个人没人敢吭声,多多少少地摸出了一些钱,才被放行。又走了两天,一条江挡住去路。两个陪同的缅甸人说,江对面就是金三角腹地,有坤沙的部队。那时,章祥福不知坤沙是谁,心想又要遇到麻烦了。他们花了两天两夜,才走出这片森林。果然,遇到了缅甸军人,那是坤沙的前线部队。现在回想起来,章祥福感慨道:没想到碰上了好人,驻军的罗大队长听说有个中国来的画家,热情地接纳他们,给他们住,给他们吃,白天让他们捕鱼、打猎。半个月,章祥福为表示对罗大队长的感谢,画了两幅雄鹰。他知道,雄鹰是缅甸人图腾的标志。罗大队长见画,眼睛一亮,大为赞叹,说画得好,要将这两幅画献给“总统”。

章祥福不知掸邦是个“独立王国”,也不知“总统”就是坤沙。他想,罗大队长要向“总统”"是鬼头刀吗?"献画,于是又画了两幅鹅,并附上一封短信:“总统阁下,本人由中国去泰国路经贵地,得到你部下罗大队长的热忱款待和周到照顾,为表示谢意,特作诗画《月下鹅情》略表心意。拙作不才,不足挂齿,待我到泰国或回中国后,"给十两银子,我让魏老伯把石头卖给你!"正在赵相才为买卖不成暗自惋惜的时候,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发了话。十两银子,他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了,但为了让这桩买卖冲冲运气,赵相才咬牙点了点头。魏德明没听汉子的话,无论那人怎样劝,还是不愿卖,这让那人甚是尴尬。有人小声议论魏德明不明事理,魏德明把头梗,赌气地说,想买他的血玉吊坠,百两银子,少个子儿都不行。再作画奉上……罗大队长立马派员驱车3天3夜,速速将章祥福的画与信呈送坤沙。3天以后的一个下午,罗大队长兴冲冲地跑来,大笑着对章祥福说:“总统来电报了,说看了你两幅画很高兴,要召见你。”于是,罗大队长像立了大功似的赶紧替章祥福拍照,办通行证,忙得不亦乐乎。

一声师爷委以重任

从罗大队长的前线部队驻地到掸邦首府贺孟,驱车盘山越岭3天3夜。章祥福到了那儿,被接到一所学校门口。他一看,傻眼了,老师和学生夹道欢迎。阳光、笑脸、掌声,享受“总统”客人的礼遇。这一个月的跋山涉水,几度风险,到这一天他才感觉到苦尽甘这天,侯胜从赌场里出来,到个酒肆喝了会儿酒,结完账刚走出门,便被个青衣汉子拉到了旁。站定后,那青衣汉子方开口说:"我们东家说了,那张家厨子指定是要担下罪名了,让你务必守好自己的口!"侯胜朝来人拱了拱手:"请转告贵东家,尽可放心。"青衣汉子点了点头,离去了。侯胜走入了条小巷,迎面过来两名捕快,将他拿了下来。来。他被请进校园内的一幢洋房里,床、被、锅、碗、瓢、盆……一应俱羊瞪大眼睛盯着刘愣,突然说道:"刘愣,你缘了我的土缶,以后我在地底下還怎么生活?"全,簇新锃亮。晚上6时开饭,这是章祥福到掸邦的第一顿饭。老师和学生都在学校用餐,开饭前,立队,唱歌,随后吃饭。师生待遇不一样,学生8人一桌,三菜一汤;老师也是8个人一桌,多两菜。学校里总共十来个老师,一个校长,都是中国人。章祥福与老师同桌。米饭端上来时,他吓了一跳:黑白分明。那黑的是虫子,一碗饭有一半是虫子。校长说,不要怕,这虫子是吃米的,营养丰富,你尽管吃王爷看,得第名的是个穷小子,心里很不高兴,他让人把苏和叫来,对他说:"你是个穷小子,不配骑这样好的马。喏,我给你个金元宝,把这匹小白马卖给我。你回去吧!"苏和怎么舍得他心爱的小白马啊,他对王爷说:"我是来赛马的,不是来卖马的!"说着牵了小白马就走。……

第二天上午,坤沙的副官开车将章祥福接到“总统府”。放眼望去,一片白色。房子是白的,桌椅是白的,阳伞是白的,坤沙穿了一套白西装,面带微笑,握着章祥福的手说:“章先生一路辛苦了,先洗 负责军机处的恭亲王接受两宫太后的旨意后,不敢怠慢,连日亲自办案。他首先审问在军机处服役的杂工与厨役等人,威胁恫吓,严刑拷打,却没有个人肯招认;又对有关官员明察暗访,也没有发现点线索。眼看两个多月过去了,却毫无眉目,自然焦急异常。他忽然想到:偷金玺的人必然要销赃,何不到街市上、特别是到金银首饰铺去查查呢?他立即派出大批人也到京城各首饰饰的铺以及古玩店查防。果然,不久就在牌楼的家首饰铺中查出,这首饰铺曾熔化过方金印。恭亲王立即派人将该店老板、伙计全部拘传到案,严加审问,很快真相大白。尘换衣。”侍从托着一叠衣服给章祥福。随后,坤沙塞给他一只红包,里面有5000泰铢。章祥福沐浴更衣后,步入坤沙的会客厅。坤沙说:“章先生,你是个画家,是个人才,是个师爷。你姓章,我原姓张,叫张奇夫,章张本是一家人,我希望你当师爷留在这里。你暂时在学校里住几天,我给你安排一幢小洋房,给你一辆车子,给你两个保镖,给你两个美女。再给你一个文化部长当当。师爷,你安安心心住下来。”过了半个月,坤沙才将章祥福接到他寝宫对面的一幢小洋房里。章祥福说,这半个月他在学校里画画写字,常有人去串门,想来是坤沙派人观察了他半个月。

坤沙大寿“鹅王”策划

果然,坤沙将章祥福视为人才,视为心腹,安排他为文化主管;进入掸邦总统府20个将领、部长的最高领导层,参加各种重要的机密会议。他逐渐知悉金三角毒品制造、销售的种种内幕,以及坤沙手下的兵力、武器,甚至连坤沙与12妃子的秘闻也知根知底。让他觉得惊讶的是,毒王非但不吸毒,还发布禁令:凡发现在掸邦吸毒者,一律处死。坤沙说:“在这个世界有两个人最痛恨吸毒,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进入古墓之前,他备好了蜡烛、防毒面具,以及锋利的刀具。蜡烛是测氧气的,防毒面具是隔离毒气"你们是他家什么人?"的,而刀具则是用来防毒虫。在他看来,曾祖扛着铁锹冒冒失失地就去盗墓,简直是送死呢。天底下的母亲玛列芙娜公主领着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住了段时间,又想去打仗,临走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家产交给王子,告诉他:"你可以到处去走走看看,但是千万不要进储藏室。"。”

章祥福在坤沙身边,有两件事深得坤沙赞许。那年春节,正逢坤沙60大寿,整个寿宴全由章祥福策划。他为坤沙设计了画有《麻姑仙女献寿桃))的寿礼贺卡,坤沙在贺卡后面题词:“花甲侍亲,尽孝尽忠;多承锦注,感荷良深。春满人间,鸡年大吉;亲朋同胞,安乐多福。”寿宴的所有用品都从泰国运来。章祥福还将凡是用纸的横幅、对联等,全部改用绸缎。掸邦山上、山下、山中,席设100桌,菜肴以中国菜为主,1000人吃喝玩乐3天3夜。还备有文艺演出,有掸邦部队前线歌舞团的专业演员,也有业余演员助兴。

章祥福上台一展才艺,胡琴、手风琴、小提琴、唱歌,尤其一曲二胡《二泉映月》,令坤沙赞赏不已。他说:我们“国家”还没有像你这样的此后孙画师低调了许多,只是听说他背地里将这事儿引为毕生之耻,但玩手艺的,技不如人,愿赌服输,打落牙齿和血吞!孙画师知道靠己无望,腔心思全压在了儿子身上。请请,疏通关系,居然把儿子送去了上海学艺。有热心人提醒眼赵,老王下水,莫要被小王翻了船。眼赵笑笑,酒照喝,戏照看。文化人才,我60大寿,有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来替我做寿,也是我坤沙的福分。另一件事,是章祥福为坤沙起草了一份弃暗投明的《万言书》。他与坤沙数次密谈,分析了金三角现状,推心置腹向坤沙指明出路:一、改毒品王国为世界戒毒中心;二、利用红、蓝宝石和翡翠资源,创办宝石交易中心;三、与缅甸政府谈判,求得合作。坤沙觉得“师爷”说得有理,也明知这是大势所趋。1996年,坤沙彻底放弃金三角,向缅甸政府投降,结束同政府长达30余年的对抗。

挽留不成护送回国

章祥福伊凡拿根树枝扔进水里,树枝马上燃烧起来。两个大力士又抽打蛇,打得死去活来。蛇领着他们来到另外个湖边。伊凡把块烂木头丢进水里,木头立刻发出了芽,长出了绿叶。两个大力士钻进湖里,洗了个澡,走上岸,变成神气的小伙子,伊凡长出了腿,马尔科长出了胳膊。的妻儿在中国,事业也在中国,他要回家。坤沙再三挽留,章祥福瑶姬在巫山逗留多时,正想继续西去游玩,岂料王母娘娘驾到,要瑶姬回宫成就终身大事。瑶姬不愿依从,立意留在人间为世人造福,她更化作了座山峰,王母娘娘见勉强不来,只好独自返回天庭。而瑶姬所化成的山峰,被后人称作神女峰,她的侍臣亦变成了巫山十峰的其他诸峰,永远守卫着瑶姬。道出真情,说有两件事等着去做,一是金鹅奖颁奖大会要召开,二:是还有一场关系到声誉的官司要打。坤沙说:“那好,到时再来吧。我送些什么给你呢?这里有一麻袋红宝石你拿去发发,可以送很多人。”章祥福笑道:“不要这么多,三五个就够了。”坤沙也笑了,说:“是呀,一麻袋携带不方便。”最终他送给章祥福三根金项链和两只翡翠戒指。章祥福要离开金三角回国的消息传开,在高层中引起极大林默观其脸色,知道他并非真心要投靠她,将来还会反悔的,于是说:"嘉佑,你既然愿意归附,那就去劝你哥哥同来归附!"震动,有人要暗杀他。因为,他知道得太多。坤沙获知这一消息,一则与章祥福约定,12年内不许公开这段经历,二则专门召开会议,落实人员,护送“师爷”平安回国。

如今,15年过去了,坤沙也去世了,章祥福这段难忘的金三角秘闻方才公之于世。他回国几年后,受美国教科文基金会邀请办画展,后来获得美国杰出人才绿卡。现在,章祥福是美国“世界文化联盟”主席、美国好莱坞影业公司亚洲部总裁。他们的世界文化联盟和影业公司正在上海设立代理处。他说:自己亲身经历的金三角传奇,将被拍摄成电影和电视剧,作为他们公司进军大陆的第一个篇章。

选自《新民晚报》

标签:日子师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