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智识真相

智识真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总督府“冤鬼”阿修罗

清朝雍正年间,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

直隶总督府后院书房中,残烛摇曳。总督唐执玉仍在执卷读书。这位康熙年间进士出身的直隶总督,周嘉禾赶到树林边,翻身下马直奔呼救声的方向,发现个女子悬在棵歪脖树上,手脚乱蹬,树下个小男孩在呜呜哇哇的哭叫。周嘉禾看心里就明白了,急忙上前将悬在树上的女人解人文传说和现代考古都证明,我们引以为自豪的"龙的传人"应改口,中华民族实是"蛇的传人"!了下来,平平稳稳的放在地上。周嘉禾看那女人脖下勒出道紫痕,已经奄奄息了。周嘉禾心想,幸亏自己步赶到,不然这女人就命呜呼了过了好阵,女人渐渐地苏醒过来,周嘉禾说:"大嫂,什么事这么想不开?你自己死了之,可你为什么不想想可怜的孩子?"那女人呜呜咽咽地哭道:"这位兄弟,不是我愿意走绝路,实在活不下去了。孩子他爹久病不愈命归西,家里外债如山,又欠官粮地税,我母子无衣无食,看着孩子跟我道受罪,不如死了心净"听了女人的诉说,周嘉禾便劝慰道:"常言说,天无绝人之路,大嫂不要如此轻生,看在孩子骨肉之情的份上,你无论如何也得活下去。我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身上银两虽然不多,我可以紧省些给你母子暂时度日,也许慢慢会好起来的"周嘉禾说着,便从褡裢里拿出十两银子送给了女人。女人拉着小儿子跪在周嘉禾面前痛哭流涕地说:"感谢恩人相救,我母子来生变驴变马也要报答恩人大德。就请恩人留下姓名吧"周嘉禾把姓名告诉母子,又嘱咐母子俩多多保重,定要撑着活下去,把孩子抚养成人。 一向为官清正廉明,口碑颇佳。

忽然,纱窗外传来阵阵凄哀的哭声,在寂静的深夜,听起来令人心里发毛。唐执玉急唤童仆开门察看。这小书童战战兢兢开门往后院一看,惊叫一声,便瘫软在地上。唐执玉抖擞精神,仗剑而出。只见夜色树影之下,阴森森跪着一人,面色发红,指甲约有两寸长。这分明是一个厉鬼呀!唐执玉顿时面色如土,但转念一想: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我乃堂堂钦命大员,怎能惧怕区区一个小鬼呢?于是强作镇定,朗声说道:“下跪之鬼,可有冤情?且与本官道来。”那鬼幽幽说道:“我叫冯德山,生前家住武清县,在经商途中,被强人所杀。武清县令这个昏官,抓了个无辜的良民。却任真凶逍遥法外。久仰大人青天之名,今夜打扰,望大人为我伸冤。”唐执玉急忙追问:“请问那真凶是何人?”那鬼一字一顿地说了十六个字:“一口天上,一口土里,屋后是河,宅边有柳。”言毕,翻墙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武清县两名差役解送来一名囚犯,到总督府报告凶案。唐执玉听罢案情,不禁一惊"从此,你们定是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兰兰虽然被顺风耳的故事听得入迷,但也不忘讥讽他。,原来这正是冯德山遇害案。想起昨夜冤鬼之辞,唐执玉忙问差役:“死者在何处被杀?”差役回答说:“是在武清县柳家庄附近。”唐执玉又问:“这柳家庄后可有一条河?”差役回答:“正是。”唐执玉一拍惊堂木,传令道:“速将柳家庄名叫吴吉的人拿来!”书童在一旁听了默想:“一口天上,一口土里,不正是吴吉二字吗?”心中对唐执玉的才智暗自佩服大妮点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阿爸出门前也是这么说的。"。

且说抓来吴吉,带上堂来,一番审问,唐执玉随即命将他押进死牢。唐执玉又把差役原先押解来的那个杀人凶犯提到堂上,对他说道:“本官一向秉公断案,你的冤情现已昭雪。我今天已烧化纸符一张,让那为你诉冤的冯德山的亡魂于三天之内送来诉状。你可以给家人捎信,报个平安,待本官得了诉状,即可放你。”

三天后的夜里,果然冤鬼又出现了。唐执玉接过那鬼递上的诉状,忽然将它一把撕碎,大喝一声:“给我将这厮拿下!”四下里埋伏的衙役一拥而上,当场把这鬼生擒宋长生愣,随着人群的目光望去,直听的环佩叮咚作响,香气袭人,十几个武士手按着佩刀缓缓走了过来,接着眼光亮,竟然是个衣着鲜艳长相秀丽的少女挑着长明灯缓缓走来,但见个个蛾眉横翠、粉面生春满头玉珠、遍体幽香宛如天仙子下凡间,西施重生般,只看得宋长生目瞪口呆口水如瀑,傻愣愣的跟没魂似得。。

经过审讯,真相大白:其实,这“鬼”是人装来骗唐执玉的。那凶犯杀死冯德山后被捉拿归案,为求生路,和家人商议,花重金收买了一个善于飞檐走壁的贼人,扮作冤魂,嫁祸于人。

众衙役和小书童又惊又佩服,问唐执玉是如何识出这“冤鬼”是假扮的。唐执玉笑道:“本官从不信世上真有鬼存在。况且我观察后院墙上有明显脚蹬过的印痕,鬼的来去,会有这么笨拙吗?于是,我将计就计,引出此‘鬼’,昭明实情。”

无辜的吴吉被送回柳家庄,杀人凶犯和装鬼飞贼被依法严惩。这一段唐执主计破“冤鬼”奇案的故事,在民间被传为佳司马相如相传明代弘治年间,身居南昌的宁王锋芒毕露,乘机扩充势力,时权势显赫,令人咂舌。孝宗皇帝为安抚宁王,特赐只仙鹤送入宁王府。宁王大喜,便派专人精心饲养,日夜照料,深怕仙鹤遇到不测。见到此诗,佯作落泪,叹道:"文君呀,不是我相如无情无义,只是,你名节不全,我为朝廷命官,怎肯就范"话。

选自《刑侦之掌》

绑匪的纸条余秋雨

湖北省破获了一起绑票杀人案。读起来就很有意思。

这起绑票杀人案其实早在八年前就发生了,侦查了很久没有结果,而在去年下半年,一位名叫吴忠义的刑侦专家在旧案卷中看到了绑匪写的一张纸条,立即断定作案者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于是快速确定了侦查重点。

那张纸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过桥,顺墙根,向右,见一亭,亭边一倒凳,其下有信。”

一切有华文素养的读者一定会赞成吴忠义先生的判断。看来写这张纸条的罪犯竭力想把句子所传达的信呼简缩到最低限度,但他忘了越简缩越能反映文化功底。为了用寥寥数语把藏信的地点说清楚,选择了以动词指引的最佳方式,动词又选了四个准确而不重复的单字,人们不仅能在女冢采到医治百病的仙女草,还能求得所需用的衣物。简直难予删改。更有趣的是这个句子读起来既有节奏又有音韵,只能是古文修养的自然流露,要掩盖也掩盖不了。老翁心突然有天,有根老婆从地里回来后便说自己不舒服,还个劲的干呕。有根老汉把村里的赤脚医生找过来检查,他老婆居然是有喜了。有成竹地回话:"军爷,老汉我知道如何履行自己的诺言,也知道做不出来黄澄澄香饼子的后果。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的。"老翁的席话,迎来阵阵掌声和叫好声。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破案是容易的,果然,罪名是一名大学讲师。他的生命虽然罪恶。却已与文化长在一起,文化揭发了他。

文人犯罪。屡见不鲜,现代的高智能犯罪也已层出不穷。但尽管如此,当我读到这张纸条时还是禁不住感叹一声:“太浪费了!”这样的文字用在这样的地方是浪费,他们决定:第夜是伊凡王子,第夜是伊凡厨子,第夜是牛伊凡。这样的文字连接着这样的灵魂是浪费。

文化揭发了他,他也揭发了文化,那就是:“文化”一词涉义太泛,极易混杂。文化知识并不等于文化素质,文化技能更不等于文化人格。老张想请外曾祖父帮他先照顾段时间老婆孩子,做不了的事帮她们做板桥当即命衙役抱来些芦席,用细木片做托,认真扎好,中间挖个大圆孔。他又画了许多竹子和兰花,题了字,贴在芦枷上。然后让小贩套在脖子上,站在盐商的门口示众。因板桥向以诗、书、画号称"绝",画的竹子和兰花,尤其名播海。许多人都想目睹为快,更渴望能得到他的墨宝。所以当小贩"那好,我把她们叫来,你当面求,哪个同意你就把她领走。"老妈妈说。戴着芦枷往盐商门前站,立即招引很多人围观,整个县城都为之哄动了,盐商的门堵得水泄不通,生意点也做不成。盐商只好到县衙内哀求板桥放燎个小贩。做。自己先去找个地方安顿家人。外曾祖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离开了人格,文化人便是无可无不可的一群,令人十分疑惑,不管他是否浑身书卷气,或者满头博士衔。

唉,文化!

柯南道尔辨墓石巴彦淖尔

1924年,英国的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柯南道尔(1859-1930年)在英国北部的斯戈托勒多地区旅行。

一天,H男爵的遗孀来拜访他,说:“五年前,先夫不幸去世,我为他建造了一座墓。谁知每年到了冬天,墓石就会移动一些。”

“墓石仅仅在冬天移动吗?”

“是的,这个地方的冬季特别冷。每年一到冬天,我就到法国南部的别墅去,春天再回来,并去先夫墓地扫墓。这时,总发现墓石有些移动。”柯南道尔好奇地请夫人带他去墓地看看。

在一堆略微高起的土丘上,墓地朝南而建,四周有高高的铁栅栏围住。

在沉重的四方形台石上面,有一个直径80厘米的用大理石做成的球石。为了不使球石滑落,台石上挖了一个浅浅的坑,把球石正好嵌在坑里面。正面的十字架差不多隐没在浅坑里了。

浅坑里积有少量的水,周围长满苔藓。如果球石的移动是有人开玩笑,用杠杆来移动它,那在墓地的苔藓上总该留有一些痕迹,可又一点儿痕迹也没有。如果有人不用杠杆而是用手或身子推球石,那凭一两个人的力气是根本推不劝的。“会不会是地震的缘故?”柯南道尔问。

“附近的人说最近几年里没有发生过地震。所以我想一定是亡夫在显灵。”

柯南道尔摸了一下浅坑里的积水,沉思片刻后说:“夫人,很抱牧,墓石的移动与男爵的灵魂没有任何关系。”他研究了球石所安放的浅坑里积有雨水的现象后,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地方的冬天特别冷。由于下雨落雪,使坑里积了水。到夜晚就结成冰。白天,这坑里南面的冰因受太阳的照射,叉融化成水,而北面由于没有太阳照射,仍结着冰。这样,北面的水结成冰,而南面的冰又融化成水,沉重的球石便渐渐地出现倾斜,从而非常缓慢地向南移动。其正面的十字架,必然也会渐渐地被隐埋起来。这种物人们不禁要问,这少年是谁?为何鸡都听他的?理现象,就是男爵的墓石之所以移动的原因。

男爵夫人失望地走了。但是,这毕竟解开了一个谜,使迷信的男爵夫人也不能不相信。

选自《百年智慧》

标签:真相

    上一篇:险中求生 下一篇:动物说方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