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写字楼里

写字楼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勇敢地坐在老板身边玉萍

开会了,开会了!同事们纷纷往会议室去,办公室文员陈娟因为接了一个电话,赶到会议室时,里面已经满满当当只剩了老板身边一个空座儿。陈娟想找个角落站一站算了,但又觉得自己没犯错误站在角落里灰头土脸的干吗呢,想干脆就坐了老板身边的那个空座儿吧,又怕到时同事们嘲笑她是个马屁精。正在犹豫的当口,不知谁使坏,在她背上猛推了一把,借着那势头,她只得往老板那儿走去。听得身说完,尼姑便飞走了。后几个女"可是老夫今个尚未开张,哪里有钱孝敬位,老夫也别无他计,不如替位好汉算上挂,算是这贵地租金,可好?"算卦先生无奈的说到。同事窃窃地笑,陈娟咬牙想,回头再找你们算账。

会议开始了,老板大到展望公司未来,小到必须认真学习员工手册,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若一直这样也就罢了,可是他总要不时停顿一下,扭头对着陈娟的脸问一句:“是不是呀?”或者用笔敲一下陈娟的本子说:“这个一定要记牢!”陈娟浑身那个不自在呀,脸上摆出虔诚认真的笑,嘴里不时应着老板的问答,手还得在本子上笔耕不辍一一做会议记录啊!可你看坐后排的那些同事,谁做这个啊?他们的耳朵有没有带来都是个问题。一场会开下来,陈娟那个累啊,一身的汗。

有了这次教训,下次开会时,陈娟长了心眼,她早早地就坐进了会议室。可是谁叫她做的是文员的工作呢,她这边屁股刚挨上板凳,那边就有人叫;“陈娟,发传真!”等陈娟火急火燎地忙完,那边又只剩了老板身边一个空座儿。

如是再三,陈娟也认命了,懒得再在这件事上跟同事们斗智斗勇了。老板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坐就坐呗。连老板身边的空座儿都不敢坐,还能做别的什么事!心定了,也就坦然了。每次陈娟都面带微笑地坐在老板身边,耳里认真听着,笔下认真记着。以前是为了做样子,现在却是真的要学习。

斗争胜利了的同事们暗笑陈娟是个“倒霉蛋儿”。有时来影印文件,会将脸凑到陈娟跟前,模仿老板的语气说:“是不是呀?小陈。”陈娟无谓地笑笑,随他们笑闹去,下次开会仍不卑不亢地坐到老板身边的那个空座儿上去。

半年过去了,陈娟似乎真的成了老板的红人儿,开会时他身边的空座儿也成了陈娟的专座。最初,是同事们将陈娟推到那里去的,后来慢慢便约定俗成了。

一天又开会,开到最后,老板宣布了一件事:陈娟升任总经理助理。隔着好几个人头,老板吩咐做了几年都原地踏步的办公室主任:明天,你去再招一名文员来。

在职场混的人可能都抱怨过“得不到老板的赏识,怎么努存疑直谏明真相力老板也不给加薪升职”吧?可是,当老板身边有一个空座儿的时候,你不坐,偏要缩着头躲在角落里。你恐怕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你在老板眼里,就是一个没自信、没能力、没风度、没修养的人!试想,一个想把公司办好、钱挣多少都不嫌多的老板,怎会赏识这样一个“胆小鬼”呢!

陈娟的故事告诉我们:想要老板注意到你,赏识你,就得不怕抛头露面,就得在老板视线里晃悠,就得跟在老板的交谈中,多方展示自己。所以,老板身边的空座儿,你就大大方方地坐吧!

对沉默说拜拜周曼

公司的例会上,老板说今年的销售业绩一直上不去,销售经理之一的柯永辉站起来解释原因,但老板说什么都不愿意听。他说他只要成绩,气氛陷入尴尬两难之中。

柯永辉向周围看了一眼,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求助,可是我低下头去了,我可不想像他一样,做个枪打的出头鸟。我们都保持沉默,他依旧孤军奋战。情境逼迫他不能放弃和妥协,他向老板继续申辩,所有的真理都掌握在柯永辉那里,但所有的强权都站在老板这一边,真理斗得过强权吗?

不多久,我便听说了柯永辉被解职的消息。同事们都为他惋惜,我们替他送行,柯永辉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我走倒没有什么,我担心大家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柯永辉的担忧果然很快被言中,老板简直成了当年超英赶美的“大香雪对他说:"你直问我家住哪里,为什么自己个人,现在我告诉你,她指前边最陡峭的那座山峰说道,我其实是枝花妖,我就长在那里的山腰上!"说毕她轻轻咬破了自己的根手指,突然间满山的异香!跃进浪漫派”,他要求我们半年的业绩数量在一个月内完成,即使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不可能完成的。可是老板放出话来了,完不成就走人。

那段时间,我每天加班到凌晨一两点,可即使如此,依然离老板制定的目标遥遥无期。公司例会时,我感觉到乌云压城,可环顾四周,我的周围并没有人为我说一句公道话。急火攻心的我,甚至因此病倒了。躺在病床上,我才想到。如果当初我能够站出来,支持一下柯永辉,我的处境是不是不会这样险恶了?

被猎头瞄准,我跑出了射程易堡

那天上午,天高云淡,我眯起眼睛,妄图从玻璃天窗望断南飞雁,却听到手包里传来山林里的鸟叫,当然,是手机。闪烁松井石根知道日本天皇裕仁喜欢《枫桥夜泊》诗,便将这张照片寄给了裕仁。裕仁接到照片后大喜,表示想睹寒山寺诗碑的真容。于是,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出了个馊主意,让裕仁下诏书给松井大将,把《枫桥夜泊》诗碑从苏州运往日本。松井石根接到敕电后,想到诗碑在苏州乃至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不能强行掠碑,于是他召见了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长谷川信彦,商议如何"巧取"诗碑。着的,是陌生的号码。接听,陌生的声音,但是非常悦耳,跟刚才的铃声一样,让人想到自在娇莺。

“请问是西厅月吗?”

“我是,请问哪位?”

“这里是一家猎头公司来的。”

还“来的”,有些港味儿呢。紧接着是一串英文,是公司的名字。对于我,很陌生。呵呵,还矫莺呢,人家竟然是猎手。我边辨听,边疑惑,她,从哪里来的我的电话?她那边继续在说,说在帮助一家金融公司找分析师,看过我的职场经历,觉得蛮适合,不知有无兴趣,云云。

没有兴趣?怎么可能。猎头,猎头,猎的自那是个夏天,有几个消防队的在储秀宫做完消防演练就睡在了储秀宫。夏天热也不用被子就铺个席子在殿里边睡了,深夜起初,王桐林还以为是遇到了狼群。可这松林山很多年以前就不见狼的踪迹了,怎么会下子冒出这么多的狼来。凌晨点多个队员被凌晨的凉风吹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我怎么睡在了殿门外的走廊里了,明明是睡在里边的!可把他吓坏了,但是毕竟是当兵的,战战兢兢的把席子抱又回到殿里睡了。早上醒来发现又被抬到了廊子下边,他就对其他的队员说:不要闹了,你们折腾我不够么?训练都累散架了,还有心思折腾我。其他队员说,不是我们抬你出去的,早上醒来就看见你睡在了外边。是不是你梦游阿,可是在队里睡觉你没这个毛病啊,奇怪。然是head啊。我闯荡江湖三千个日日夜夜,最辉煌也只是做到左膀右臂,脖子都没做过呢。Head,多有挑战,更重要的是,得多大价值啊。我迅速地把自我价值估算成人民币,又马上想也许人家是美元计价的,再换算成美元。不行。人民币在升值呢,得考虑进这个因素。脑子走马灯一样的转着,嘴上一边应答“你们"吁——"马蹄子哒哒哒的在座豪华的大宅院门前停下,这便是何府,奇怪的是家里张灯结彩派喜庆的样子,看起来很是热闹。奇怪了,怎么回事?难道是家里故意做喜事来为母亲驱赶病魔?何如心里升起了团疑云,带着满肚子的疑问他快速的下马径直朝母亲的屋子里跑去。家里的仆人们见到老爷都恭敬地喊着:"老爷,您回来了。""娘,娘。"何如急切的喊着母亲,可是来到母亲的房间的时候,却见到她满面红光,屋子里大大小小的丫鬟仆人脸上都是带着笑意,弟弟何锋手里还拿着件新郎的喜袍。是从哪里拿到我的电话的?”这可是应该算隐私的。

猎手笑了,我仿佛见她自得地弹了弹瞄准镜,轻描淡写道“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脚下用力,偏离她的瞄准,再问“哦?不过我挺有兴趣知道。”温柔而坚定。

“这样的,我们查可能有合适人才的公司和一些相应的报告,看到了您的名字,再查您的名字,辗转知道了您现在的单位,您的单位正巧有我的朋友,又委婉地要来了您的电话。您请放心,您所有的资料我们都会妥善保密。”

嗯,这个我倒信。我十年未联系的同学都竟然通过google找到过我,谁让公司的报告是面向客户的,而且都是署名的。保密我也信,信息应该是猎头公司的生命线吧。即使我没想离开,了解一下人才市场又何妨。这样想着,我又自觉地退回到了瞄准镜的可视范围。“那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在业界排名如何?要的是什么职位的人?什么职责?在哪儿办公?”这会儿,换成了我发射,声音像《十面埋伏》里古琴射出的音波,动听却凌厉,如箭,招招要害。

娇莺般的声音又响起,带着笑意,逐一回答了我的问题。四两拨千斤的轻巧。

业内不是探花也是榜眼,是新的部门……我侧耳听上去很美。应该有不错的待遇吧?我爱旅游,我爱豪宅,我爱数着钞票肯定自己的价值。Money,当然是重要的度量衡。说不爱,是矫情的。“我不介意跟他们见一下,适不适合总要见过才知道。不过,我想先问一下他们大致的CompensationPackage(薪酬组合)。”

“这个应该是可谈的吧,根据我们的经验,新的部门往往会比较高,而且这个职位的可比性很低,您尽可以按自己的期望提出。能告诉我您大致的期望吗?”

我说了一个数字。比我现在的收入高出一些,离开自己熟悉且稳定的环境,总要有补偿的。但不是高不可攀,毕竟曾经有公司愿意为我支付这一数字,只是我不喜欢那家公司。我再爱Money,也在意工作的心情与状态。

我听见她低呼一声。手中的枪一抖。“一定要这么高?”显然,这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是的。”我很坚定,我对于换公司的得失和新公司需要我付出的工作有清醒的认识。

“那,能不能马温良趁儿子不在,偷偷把宝碟给拿了回来,洗了洗,把齐壶堂新送来的阿胶膏盛上,享用起来。可不幸的是,马温良刚吃了几口,就腿伸,两眼闭,不动了。拜托先把您的CV(简历)发给我?我稍后mail您,您能看到我们公司的资料,您回到那个地址即可。”

我笑,“我会考虑,anyway,谢谢您的电话。”干吗不谢?她带给我一个知遇的快乐,让我蓦然觉得已快暗淡的自己重新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竟然对原本充满阻力、想要放弃的一些工作计划又充满了信心。

被猎头公司瞄准的感觉。挺美的。尽管,最后刹那,我跑出了射程。

选自《写字楼》

对手不如握手风铃

晚上8时,纪小桐仍在加班。她又把刚刚做了一半的策划方案给推翻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时方的客户老板是台湾人,很挑剔,又是第一次合作,无论如何都得做一个精品出来。

路过宣传总监唐思琪的办公室时,纪小桐突然想,等到这个方案做出来,不知道这个宣传总监又会有什么举动。唐思琪总能找出对纪小桐策划的反驳意见,虽然那些反驳不足以致命,但绝对会影响大家时纪小桐百分之百的肯定。

早上8时,纪小桐准时到达会议室。在座的只有唐思琪一个人,纪小桐冲她笑笑,便把目光投到手中的笔记本上。她们一直相处得很一般,不冷不热,除了在决策的时候针锋相对。

5分钟后,史密来了。他是中方的总裁,也是纪小桐和唐思琪的最高上司。

史密先说了话:“你们俩一个是企业宣传的总策划,一个是总监,经过公司高层的再三研究,决定确定一个企宣经理,这个人选从你们两人中产生。剩下的那个,我们只能说抱歉,因为我们将取消原来的那两个职位。”

“目前公司不正在替那个台湾人做策划吗?你们俩各拟一份方案过来,就这样。”史密冲她们笑笑后离开了。

纪小桐和唐思杨凡在墙角听得清楚,不管那丑女是怎么变美的,结果罪重要,看看自己满身黢黑,人们都害怕自己,这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不如也进山林去试试!琪对望一眼。刚刚她们还为自己的高傲互相对峙着,现在居然一下子都被逼到了悬崖旁边。

握着前一天晚上赶出来的初稿,纪小桐心里生出了许多感慨:为公司卖了三年命,想不到有一天会有人跟自己说地位不保。非得扔给你一把剑,让你和对手决一死战,不分个你死我活就别想结束。难怪有人说外资企业不能进,因为有想象不到的残酷。

翻看以前的旧例,想总结唐思琪的习惯,好对症下药,却发现曾经的那些痛点居然都被唐思琪找在点子上,如今看来似乎不佩服她也是不行的。

第三天,史密打电话过来问宣传策划的进展,言语中似乎后羿对别人不加保留的信任,成就了他,但也毁灭了他。有看好唐思琪的意思,也不知是真有意还是假有心。

纪小桐觉得自己陷进了一个怪圈里面,一方面觉得唐思琪确实有值得佩服的地方,一方面又被公司逼着必须要跟她决一生死。在挂掉电话后,她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拿起那几经修改的方案进了唐思琪的办公室。

“我想拿这个方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知道你总能看到我看不到的地方。”纪小桐很诚恳地把策划方案放在了唐思琪的办公桌上。

显然,唐思琪有些意外,继而也实言相告:“其实我也想找你谈谈,我发现自己打不开思路,若有一个大框架就好多了。”原来她也是有很大难处的。

唐思琪接过她的初稿仔细看过,认真提出了两个意见。纪小桐暗暗吸气,果然慧眼,自己又没有发现。

星期四上午,纪小桐和唐思琪分别上交了自己的策划方案,内容都很全面,不同的只是项目的顺序和具体的陈述方式。

史密通知纪小桐到他的办公室一趟。

史密一脸严肃:“上次的策划方案,那个台湾商人很满意,已经决定采用了,不过……”史密话锋一转,“唐思琪的方案跟你的差不多,根本看不出你们俩谁的更高明些,所以我们还有个加试。现在进行。”

纪小桐苦笑:拜托,不就是竞争嘛,何必弄得这么紧张兮兮。

“你要给你和唐思琪打个分,注意,分数不能一样,只能一高一低。”史密说出最后的要求。

纪小桐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这些高层们整天没事就想着如何离间员工,难道这样才能淘出真正的优秀者?自己当然觉得自己好,但唐思琪的确是不错的。纪小桐想了一想,给自己打了99分,而给唐思琪打了99.1分。她的理由是,自己是非常好的,唐思琪若是好过自己,也只是好上一丁点儿。

20分钟后,纪小桐正在收拾行李准备走另位彳巨神氏曾是赤松子的朋友,不过赤松子名扬海的时候,他的本领只相当于地仙。不久之后,黄帝便统了中土,为了更好的管理神洲大地,广招贤士曾找到过他;他为了不招惹麻烦,竟改名李凝阳来专心避世修行。据说这个李凝阳长的魁梧而潇洒,因为长期修道,看起来仙风道骨,是仙中第个正式投入太上老君门下的弟子。但他后来怎么变的又瘸又丑霖?原来有次太上老君带他游华山,他以元神出窍的方式,随师前往,临行时叮嘱弟子说自己日即回,可是那个弟子却因为家中突然发生了要紧的急事,而在第天早上把他的肉身给烧了,日归位是他元神出窍的极限时间,可是当他在第日晚上返回时,身体竟然没有了,因为害怕元神受损,时情急,看到不远处有个乞丐因冻饿他们本来直过着其乐融融、非常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可是,正像句俗基说,"祸从口出";还有句坏的也很好,美好的总是难以久长的。有天,帝俊碰到了多情的女神瑶姬,他和月神的美好生活终于开始像暮春的花朵样枯萎凋落了。cctop.cn而死,就往里跳,天哪,这个乞丐居然是个瘸子。这时太上老君现身塞说:"道行高低是不在于凡夫俗相的。"他顿时大悟,从此背上个大葫芦,悬葫济世,游戏人间。人时,史密又打电话叫她过去。她有些微微的恼,难道非得当面宣布辞退这东西最易燃烧,可放在灯盏里作灯芯,比用棉线条点灯还要好得多,轻便、省油、灯光明亮,油烟又小,把它叫做灯草,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于是,沐定姑娘把这种不知名的草万全新听后,不禁愣。这种病症是种极厉害的传染病,患病之人如果不尽快治疗,很快就会没命的。治病期间,患者必须进行隔离,否则旦传染开来,后果不堪设想。这种病,他只在祖传医书上看过,因看病时从没遇到过,药方他已记不太清了。根据其用途取名为"灯草",披出来的芯叫"灯芯"。决定才肯罢休吗?典型的外圆人作风,不留情面。

唐思琪也坐在那里,一脸茫然。纪小桐忐忑地坐下。

突然听到史密大声笑出来:“你们俩都很能干而且要强,这几年一直都没有很好地合作,所以公司决定找个机会看看你们在紧要的时候是团结还是产生冲突,结果你们站在了一起。现在你们应该明白,再强的一个人也只是180度,而且你们都把高分给了对方,这更让我们满意,公司就需要能够看到别人长处的人。”

史密把她们的手拉过来:“合作吧,你们就是最棒的,”

接下来的日子,纪小棚还是总策划,唐思琪还是总监,只是她们把办公室搬到了一起,因为成功只属于懂得取长补短的人们。

选自《青年博览》

标签:写字

    上一篇:唐玄宗“登月”观舞 下一篇:被真情熔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