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丞相也得买“二手房”

古代丞相也得买“二手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将军租房,丞相买屋,退休离职,不仅搬出官舍,连一张床也不能带走……古代也有着较为完善的官员住房制度,多元化解决官员的房子问题是历朝历代在住房方面实行的重要措施。

“官舍”,就是官吏的住所,因为常与官衙连在一起,所以有时也兼容办公场所的涵义。若用现代语汇表述,就是“机关大院”,因其不仅所有权一般都姓“官”天,他的伙伴们说:"净玩这个没啥意思,咱们给小顺用高粱秆扎个媳妇吧!"那几个人说:"行。"他们手脚忙活起来,工夫不大,媳妇扎好了。这个伙伴说:"我们孩儿他妈有件红花袄,呜家拿去。"那个说:"把我媳妇的条绿花裤拿来给她穿上。"又有个说:"我媳妇来时穿的绣花鞋和个盖头,我给你偷出来。",即属于国家资产,而且往往还特定属于某一个机关。

自秦汉起,各级官员均由国家任命,无论是各地贤能被征辟或举荐到中央当官,或原在京畿居住者被外放到各地当官,大多存在有异地仕宦解决住所的需要。因此,由国家向赴任官员提供住房,大约也就在秦汉之际逐渐趋向制度化。

住房是一种官员福利和政治待遇

居住官舍不仅是一项福利,也是一种政治待遇。北宋名相寇准受政敌迫害,被眨为衡州司马。衡州府向来不给这种徒有虚名、实受监管者分配住房,但此次“百姓闻之,竟荷瓦木,不督而会,公宇立成”。眼看寇准在民众中威望如此之高,政敌又赶快把他迁到雷州,并终于达到令他郁愤而卒的目的。

苏东坡的弟弟苏辙也曾被政敌章惇贬到雷州,“不许居官舍,遂僦民屋”。章惇得知,严令州府究治胆敢借房给管制分子居住的民众。后来章惇也被眨到雷州,碰巧亦向这个人求租房子。对方心有余悸地答复他:“前苏公来,章丞相几破我家,今不可也。”此为政治斗争之激烈在住房问题上的反映,也说明虽然称官,却并非人人都可住官舍的。

办公,住家实行一体化

官舍如此“尊严”,在一定程度上与它的位置有关系。自秦汉以来,凡州郡府县各级地方政府之主要首长和佐贰官员的(辅佐主司的官员)的生活区域,照例都是圈定在各自的衙暑即机关大院以内的,俗称“内衙”或“私宅”等,并用屋宇式的宅门同以大堂为中心的办公区域划出界"乃几"----就是指年轻还没有婚娶的小伙子!这个"乃几"姓萧,名郎。家住几里开外的"新彼岭",家境贫寒,父母双亡!幸得稍略懂方术的单身堂叔收留抚养。他只能砍柴变卖为生,无钱进学堂请私塾先生念书,但他在砍柴休息歇气时便爬在学堂的窗台上偷偷听先生教课学生吟诗,之后又在地上比比划划,加上他秉性聪明勤奋,旁听也学了些书经,唐诗宋词!有次在偷学时竟被教书先生发现了,引来燎些学生的嘲笑与辱骂,但先生见其双眼炯炯有神,彬彬有礼,虽然衣着寒碜,倒也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打从山上砍柴回来汗流浃背,满脸灰尘,头发蓬乱,但依然掩饰不了他清秀疏朗的面容----虽然无潘安之惊貌,宋玉之帅气。但他眉清目秀,器宇轩昂,也是个古典的美男子!先生反倒网开面,允许他在砍柴回家路过学堂时可以到里面来听书!,郎感恩在心,唯以如饥似渴地偷学知识来报答先生的抬爱之德!线。

《温公诗话》记,北宋鲍当任河南府法曹(司法官)时,河南知府“薛(映)尝暑月访其廨舍,(鲍)当方露顶,狼狈入,易服把板而出”。是说像鲍当这种处长一级(曹官)的官员,也有坐落在衙暑內的住宅。因为是私人生活空间,又值蛊夏季节,所以没戴官帽,恐怕还是半赤膊状态,所以当上司突然来访时显得很狼狈。

王著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后代,他满腹诗文,又得先祖遗传,书法盖世。只因性情耿直,不善逢迎,只做了个赵州主簿。文臣中有几人是王著的好友,唯恐他坦言直述,说些不讨太宗喜欢的话来,惹下杀身之祸,都用眼色暗示他。

而像上述寇准、苏辙这些人在当时的境遇,虽然名义上的级别比鲍当的曹官还高一些(司马为知府的佐官),但实际上是到此接受管制的。所以,无缘住在“内衙”。

历朝历代都存在官多房少的问题

地方官连同随任家属免费享用机关住房的传统,一直维持到清朝覆灭。相反,京官的住房问题,却经历了较多的变化。两汉时官员多居机关大院,同居的家属中,甚至包括成年的儿子和儿媳妇。

但是,随着国家中央集权管理职能的日趋完善甚至繁复化,京朝机构及供职人数也在不断增加。据统计,汉晋时全国官员总数仅7000人左右,隋朝重新统一后达12576人,唐朝更增至18805人,其中供职京师者就有2620人。假如仍沿袭两汉时大包干的办法,则不仅“京师百司”之机关用房要发生危机,亦无法正常发挥衙署的办公职能,因为办公区内除了这2620员京官外,还得加上数倍于此的吏胥、杂役和卫士,而在生活区内居住的又不止是他们的家属,再要将侍候这一大家子的小丫环,老妈子也算进去。闭起眼睛想象一下,这还是官署吗?

建房,买房,居住形式多元化

对于大多数京官而言,衙与舍的分开意味着向携眷免正巧!它从清水潭里钻出来看,就看见只大公鸡,挺着胸脯,在岸边踱方步。那时候,公鸡头上是有对大角的。龙哥哥见,高兴极了,连忙游过去,向公鸡扫呼:"鸡公公!明天我要上肖去,把你的角借我戴戴好吗?"费居住官舍的传统告别,居住形式的多元化由此呈现。像柳宗元出生在长安祖屋而自有老窝可居,当然再方便不过。若甘愿打光棍,则官署里仍有单身宿舍可住。

如果一定要拖上老婆儿女一大家子,而在京师又无祖业,那就必须别作选择了。一种是买地建房或直接套购现成的公馆,如左丞相张说在永乐坊的豪宅,就是因风水先生怂恿而买下的“二手房”,假如经济条件困难,使只能话音刚落,忽有黑白两只巨鸟以大鹏展翅之势从棵大树上飞将下来,转瞬之间已近轿车。仔细看去,原来是两个穿着黑白衣裳的仗剑人。陋室将就了。唐玄宗时副宰相卢怀慎请长病假,同僚等去他家探病,但见“器用屋宇,皆极俭陋”,堂堂副相“卧于弊蒉单席,门无帘箔,每风雨至,则以席蔽焉”。

和卢怀慎同时任相的姚崇,居住条件与之半斤八两。大概是囚中心地段房价太贵,所以住所买在偏远的地方,为上下班方便,又在皇城附近的旅馆里包了一间,终因起居失调而生病了。唐玄宗得知真相后,就在专门接待周边少数民族和外邦使节老两口就这么个宝贝女儿,是他们的心头肉啊,不,应该说是他们的命根子!听这话,黄老汉的肺都要气炸了:"走,乖女儿,咱找他个龟孙算账去!"说着拉住女儿就走。刚出院门,他又折身回来了,还不忘交代老婆句:"你千万看好家,别让那狐儿撞坏了笼子跑了,出了事我可不饶你!"的涉外高级宾馆里,为他开一间套房,以方便妻儿同住照顾,但姚崇觉得宾馆过于高级,不敢居住。最终还是唐玄宗让政府出钱,在中心地段新盖了一忽而伏案之魏徵,额前汗珠密布,神情微有焦躁,唐王恐因天热,心疼贤臣,便亲自为魏徵打扇,凉风徐来,魏徵密汗顿收,睡得甚是沉稳。所让姚相自认为是合适的住宅,从此避免了挤旅馆的苦恼。

退休离任,官舍大都收回

“屋宇并官所造”,那鬼幽幽说道:"我叫冯德山,生前家住武清县,在经商途中,被强人所杀。武清县令这个昏官,抓了个无辜的良民。却任真凶逍遥法外。久仰大人青天之名,今夜打扰,望大人为我伸冤。"唐执玉急忙追问:"请问那真凶是何人?"那鬼字顿地说了十个字:"口天上,口土里,屋后是河,宅边有柳。"言毕,翻墙而去。其性质自然是“官舍”了,若从所有制关系上考察,分布在长安居民区里的京官住宅中,还有不少与之同类的情况,就是皇帝为表示对大臣的关怀,特赐一部分高级官员携眷入住产业属国有的宅第,一般情况下又随居者的调任、贬谪或告老还乡而收回。唐玄宗即位不久,老宰相李日知自请退休,获准后马上退还官舍,搬进了其他的房子,

当然,以“赐第”形式化官为私的也有,不过因改朝抉代或获罪受处等原因,亦难保永业。如安禄山得志时,玄宗曾“敉于亲仁坊南街造宅堂”,"花将军在家吗?"木兰装模作样地敲门问。送给他进京朝见时居住。等他垮台了,房子也就没收了。

宰执大臣皆僦屋而居

唐朝一般不为京官提供免费住房的做法,基本上为以后历朝所继承,其中尤以宋朝最为“吝  啬”。自京都到各地州府,都设有楼店务(后改名店宅务)作为主管国有房产和邸店的行政部门,负责出租及修追事宜,相当于现在的房管局,官员在京都任职而又无私第的,皆僦屋而居。宰执大臣也不例外,屡从太祖、太宗出征的老将刘福“既贵,诸子尝劝起大第。福怒曰:‘我受禄厚,足以僦舍以庇……’”结果等他死后,子孙们竟无私宅可居。杨砺官居枢密副使,照样借住楼店务的房子,死后,宋真宗登门悼念,才发现其僦舍竟委屈地坐落在偏僻的小巷中,乘坐的马车根本进不去。

然而,不向京官提供住宅的制度,虽然能节省支出,但工作上的不使仍很多。有时候官员们已下班出省,各自回家了。忽然有紧急公文需要办理,按制度还得军政两府(即宰府、枢密院)的首长连暑才能生效,只好由吏员拿着公文一家一家去请各位领导画押,“既稽缓,又多漏泄”谁知就在这时,秦知县又露面了,冷笑着说:"官司没打完就想走,这县衙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我看你们是不想成亲,想坐牢了!"两家公子吓得"扑通"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都说愿意让步,让对方先走。。

买断产权,造福员工

元朝的情形和北宋相似,起码大多数汉族官员在住房方面的待遇是这样。名臣宋本出生在大都,自进士及弟后,从翰林修撰累升至札部尚书,原有的私宅因家贫被父亲卖掉了,本人“历仕通显,犹僦屋以居”。

明代大体和以前一样,但又有新的动向,就是不少部可自己盖房或买房。如当时制度规定,每个京官都可依品秩高低,使用若干名皂役做杂务,亦可不用而将皂役的工食银折算归己。文学家接着,大食又指挥村民们分工合作,有人扛,有人搬,有人倒,有人砌几天下来,就筑成了道河坝。水越蓄越深,上游的水改道了,清澈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流入钱田村,久旱的庄稼终于得到了滋润。谢铎任南京国子监祭酒时,将这些钱全积攒起来,把原先国家租借给学官们的住宅一文昌帝君名叫张亚子,东晋时川人,后打仗身亡,人们便立祠纪念他,唐朝时追封其为"英显王"。道教将其吸纳入神谱,安排在文昌府中主司禄籍,并将地名(梓潼)尊作神名。至此,星宿具象为张亚子。随着代科举的盛行,张亚子名声大振,读书人笃信张亚子的灵性。明朝时天下学馆都立文昌祠。清朝规定,每年阴历月初为文昌诞辰日,朝廷派员参加祭祀活动。现在,我们所称的文昌帝君实际上是文昌(星名)与梓潼(地方名)的结合体。历史上文昌的形象是雍容慧颜,头戴饰玉官帽,骑白驴,有两小童陪伴。中国传统年画中则表现其为面带笑容,手执"如意",身携"聚宝盆",常有"招财"、"进宝"相随。文昌帝君应该是出现年代最早、供奉者最多的财神形象了。次性买断,使其所有权关系从国有变为机关所有,专供在本机关任职者居住,不必再另付房钱。仔细推敲起来,用来买断产权的这些工食银,原来该按月分给各人的,谢铎的这一做法,从长远看是为后人办好事,从眼前看却是让现任者吃亏了,因为房子属机关所有,一旦调任或退休,还得退还。

相比之下,以礼部右侍郎兼北京国子监祭酒的林瀚的做法更令人服帖,他捐出自己的十年收入为机关盖住房,为众人谋福利。

这两条资料,还透露出一点信息,就是同样为两都的京官,若在国立中央大学任职,因别无“外快”收入,经济上更困难,仅交付一家人的房租也是不可小看的负担。

官员离任不得带走任何公家财物

住房以外,官吏住所内的外祖母姓施,住在江的西面苎萝村,西施寄住在外祖母家,幼时常在江边浣纱,至今苎萝山下江边石上,还有王羲之写的"浣纱"两字。天生丽质,为谋复国、忍辱负重,体现了个女子内再美的高尚情操,是美的化身和代名词。西施浣沙有沉鱼之美说。一应家具杂物亦由机关按入住者的身份提供。洪武时,黄州府有个同知安贞,因“擅造公宇器用”,被部下吏员向按察司检举,按察司又向中央汇报。朱元璋得知后,为安贞开脱,说是:“房宇器用都是公家的,安贞若另迁他官,一样也带不走”。据此可知,官员调任或退休时,所有家具杂用,都要按清单归还。

王安石从出判江宁府任上自请退休,夫人吴氏把官舍里一张躺习惯的藤床带回了家。未几,“郡吏来索,左右荚敢言”,只好悄悄地向老爷汇报。王安石知道吴夫人“好洁成癖”,自己则以邋遢与她“每不相合”,于是“跣足登床,偃卧良久。吴(夫人)望见,即命送还”。由此可知,官员搬出公房时不得带走任何公家用品,也是历代的规矩,即使贵为宰相,亦不得违反。

当然,没想到,那两个硷出手反而更狠了。杨淳再也看不下去,抡起扁担就向坏蛋身上打去,让其中个结结实实地挨了下。另个立刻转移目标,向杨淳扑来,没过多久,杨淳竟被当场打死。这时,个跟后生同样装束的老翁匆匆赶来,那两坏蛋见如临大敌,狼狈逃去。在古代也有许多贪官佞臣贪污受贿,巧取豪夺,以至名下拥有大量的房业地产,这都是他们把自己凌驾于朝廷制度之上的结果。

选自《轻松为官:破解千年隐蔽秩序》

标签:古代丞相

    上一篇:两军交战智者胜 下一篇:蒋介石选墓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