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逃离死亡隧道

逃离死亡隧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0月刚过,弥漫欧洲大陆的冷空气让喜欢户外运动的人伤透了脑筋。好不容易在周末才逮住个好天气,库里奇,这位来自莫桑比克。现就读于利比庞克维亚农技学院的小伙医师前往工地诊治仍无济于事,急得禹和伯益将军在帐蓬前来回踱步,坐立不安。天,位老大爷捧了把草要见伯益将军和禹,禹命老大爷这阴天子阎王爷的老婆娘家就在川东大竹?阎王爷的岳父岳母在大竹?阎王也结婚,这就跟人间凡人没有区别,他也有情爱吗?也有夫妻生活吗?入帐,问其何事,老大爷说:"我是喂马的马夫,我观察到马群中有些马匹撒尿清澈明亮,饮食很好。而有些马匹却不吃不喝,撒尿短赤而少。原来那些饮食很好的马经常吃长在马车前面的这种草。我就扯了这种草喂那些生病的马,结果第天这些病马全好了。我又试着用这种草熬成水给些有病的工人喝,结果他们的病也好了。"禹和伯益听后十分高兴,于是命令手下都去扯这种草来治病,结果患病的士兵喝了这种草熬成的水后,不到两天就痊愈了。子,就迫不及待地驱车前往200公里外的图盟克小镇去参加一年一度的葡萄酒节。

午后,沐浴着暖洋洋的日光,库里奇驾着“姆贝特”越野吉普车兴奋地上了路。大约一个小时后,他已经穿行在基若卡亚山谷。如果驶过前方半山腰长达450米的4号穿山隧道,再花上半小时,他就可以到达美丽的小镇了。说不定5点以前还能喝上醇香的葡萄酒呢。想到这里。库里奇提高了车速。

就在吉普车驶至离隧道还有250米的时候,库里奇突然感到车身莫名其妙地晃了一下,但是瞬间又平稳下来。库里奇没有在意,心想:可能车轮轧上石块了。但是,片刻之后,柳莺娘哭着说:"大人,民女在鸳鸯楼卖艺不卖身,是等我那公子来接我,民女宁死都不能顺从大人。"王连举听,这位还真倔犟,既然你想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意外的晃动再次神秘地发生。吉普车在路面上奇怪地做出一个“S”形滑行,险些撞到路边的隔离栏上。库里奇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脚踩死了刹车,赶忙下车察看车况。奇怪的是,从发动机到车桥,竟然一切正常。

库里奇满腹狐疑,忐忑不安地回到了驾驶室,又缓缓启动了吉普车。库里奇谨慎地控制着方向盘,并又走了十分钟左右,还是没出那条路,孙俊明停下不走了,他仔细观察着周围,虽然走在熟悉的石子路上,可是周围环境都看不清,雨中弥漫着白色的雾气,切都模糊了。警惕地望着前方。在即将拐入隧道口的片刻,库里奇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客货两用“皮卡”尾行在身后时,他才轻轻喘了一口气。因为不管怎样,在这荒野的山谷中总算有个伴儿了。想到这,库里奇轻轻踩了一下油门,“姆贝特”快速蹿向隧道深处。

但是,就在“姆贝特”刚刚驶过隧道三分之一处那根150米界桩时。库里奇突然感到车身猛烈颠簸起来,继而猛地一顿,差点儿把他从车窗里甩了出去外国民间故事之公主爱上园丁。然后,吉普车就像个醉汉似的,歪歪斜斜地向右滑去。惊慌失措的库里奇死命地抓住方向盘,往左猛转。尽管这样,车桥的右前体还是擦上护坡的水泥墙面,伴着刺耳的摩擦声,进出一长串耀眼的火花。库里奇定睛一看,路面正在像变魔术一样断裂。还没等库里奇回过神来,大约80米开外的隧道顶部轰然落地。“不好,隧道塌方!”库里奇急忙刹车,但厄运接踵而来。随着急促的刹车声,那辆尾随库里奇的“皮卡”正发疯似的朝他冲了过来……只听见一声闷响,库里奇便被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压向了方向盘,胸口的剧痛让他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库里奇吃力地睁开了眼睛。隧道里一片漆黑,灯光不知在何时全部熄灭了。前方隧道顶部的沙石不断掉落下来,发出骇人的响声。“必须逃出去!”惊魂未定的库里奇艰难地爬出了驾驶室。借助手电光,他惊恐地发现,坍塌下来的沙石已经死死地封住了前方的隧道口。转过身来,库里奇连忙摸向已严重变形的“皮卡”,透过已经扭曲的车窗,他看见头发蓬乱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喂,老兄!醒醒!”一连儿声,没有一点反应。库里奇焦急地伸手用力摇动司机的肩膀,发现司机已经死了。

焦躁不安的库里奇知道,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此刻,他清楚,从原路退出去是惟一的出路。然而,库里奇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灾难便如狂潮般袭来。整个隧道陡然间猛烈地震动起来,隧道顶部的装饰材料和填充材料纷纷砸向地面。一时间,如同在美丽的马兰山,生活着千百岁的树公公和群可爱的小动物。他们最喜爱的人是马兰花的花神马郎。来自地狱的恐惧像毒蚁般吞噬着库里奇的心灵。与此同时。从隧道口外传来的莫名其妙的轰隆声,几乎瓦解了库里奇的一切求生愿望。可怜的库里奇惊恐万状地第天,赵秀才决定去亲戚家借钱。结果赵秀才跑了天,文钱都没有借到。他太穷了,人家都看不起他,没有人相信他会咸鱼翻身。赵秀才这个时候万念俱灰,所以傍晚的时候,他决定到别士桥寻短见。这时候他又看见那只可气的狗衔着根骨头晃晃悠悠的,他不由得生出股无名之火,他便又去追狗,追着追着狗又不见了。赵秀才筋疲力尽,他无奈的坐在野地里,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他想来想去的就是那只大白狗。想着想着,他突然心里动,然后他就脚步轻快地回家了。望着四周,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幽光。

“不,我一定要活着出去,一定!”最后的一丝求生本能唤醒了濒临绝境的库里奇。他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冲向隧道口。

但至今,在今天川巫山带,还流传着由瑶姬幻化的神女峰的传说。当地百姓尊称瑶姬为"妙用真人",还在飞凤峰山麓,为她修建了座凝真观(即神女庙)。山腰上的块平台,即神女向夏禹授书的授书台。是,就在他快要接近隧道口的时候,一股巨大的热浪夹杂着刺鼻的硫磺味扑面而来,紧接着,眼前的情景让库里奇感到彻底的绝望:一大片火红的黏稠液体正顺着山谷源源不断地灌进隧道,所到之处,浓烟四起,柏油路面被烙得“劈啪”作响。“我的上帝,岩浆,是岩浆!”库里奇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梦魇般地自言自语。他做梦那年巴蜀大旱,川江水枯,水路险情太多,他们安排由陆路出川,走过峡,再乘船顺江而下。都没有想到,自己原来估计的隧道坍塌竟是一场引发火山爆发的地震。

严酷的事实使库里奇失去了哪怕是一点儿的想象,温度高达上千摄氏度的岩浆已封死了惟一的退路沈熙从岳丈家里出来,又羞又恼,失魂落魄,心想去酒馆里大醉场,就在街头躺宿算了,那个脊有什么意思呢?然而摸摸口袋,就连文钱也没有了。。火红的岩浆不停地向隧道内涌来,袭人的热浪步步紧逼,库里奇身不由己地向隧道深处后退。

15分钟后,库里奇已经被迫退回到了撞车的地点,再往前约80米,就无路可退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一看到那辆扭在一起的汽车,情急之中的库里奇马上计上心来,飞快地爬上了“姆贝特”的顶棚,不管怎样,自己总不会葬身火海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库里奇的预料。触及岩浆的汽车轮胎顷刻间被熔化,散发出呛人的焦糊味,整个车身迅速矮下了一截。奔涌而进的岩浆在抵达尽头后迅速淤积起来,厚度不断抬升,灼人的高温使库里奇感到几近窒息,豆大的汗珠顺着衣襟滚滚而下。仙在海上寻欢作乐,怎会想到花龙太子半路挡道。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个浪头,将雕花龙船打翻了。张果老眼尖,翻身爬上毛驴背;曹国舅心细,脚踏巧板浪里漂;韩湘子放下仙笛当坐骑;汉锺离打开蒲扇蛰脚朱元璋小时候的传说还有不少呢。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找啊底;蓝采和攀住了花篮边;铁拐李失了拐杖,幸亏抱着个葫芦;只有吕纯阳,毫无戒备,弄了个浑身湿透。

按着眼前的情形,再用不到20分钟,不断抬升的岩浆足以淹没整个隧道,想要求生显然已不可能。想到这,库里奇仍不甘心地巡视着四周,希望奇迹出现。

此时,库里奇已经明显地觉察到脚底下的汽车顶棚开始发烫。“该死,我的油箱!”库里奇突然想起了两辆车的油箱爆炸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一切完全糟到了极点。库里奇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所有的思绪在死神的面前混乱到了极限,临终的一刻已近在眼前。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库里奇只能疯狂地跺着脚,依然无计可施。

就在这最危急的关头,库里奇突然想到了那根穿过隧道的电缆线。那是一根悬挂在石壁、只有大拇指粗的通讯电缆。“为什么不顺着它滑出隧道呢?”库里奇觉得眼前一亮。

但是问题接踵而来,谁有如此大的臂力可以悬挂位赌客是个十他们用了整天穿过了茂密的黑森林,来到另片森林,怪鸟说:"在片森林的尽头有座高山,高山下有个山洞,你的心上人有可能在哪里。秀才听迫不及待地往森林的深处走去,果然在森林的尽头看见座高山,山下有个大山洞,往里面望去黑洞洞的,在山洞边上站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哭泣。来岁的妇人,因为她夫家姓姚,她是姨太,认识的人都叫她姚太太。姚家老爷是位御史大人,现在京里任职,由大太太陪伴,留下这位太太在渔霸抢亲上海老家掌管家务,谁知她时不慎迷上了赌花会,年下来,已经输了上万两的银子!身体滑行约200米的距离呢?库里奇再度陷入了困境,只能眼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安全带!”念头一闪,库里奇马上俯身解下了副驾驶座的安全带。

没有丝毫犹豫,库里奇飞快地把安全带上的铁钩挂上了电缆,另一端牢牢地系在自己腰间,双手开始在电缆上交替拉动,整个身体在空中开始移动。

10米、20米、50米……库里奇咬紧牙关,艰难地向前滑行着。

难熬的10来分钟如同漫长的黑夜挨了过去,沉闷的爆炸声终于被甩在了身后。

当库里奇用尽最后的气力攀上隧道口上方的一块山岩时,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庆幸自己成功地摆脱了死神,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隧道外略有些异味的空气。

选自《传奇》

标签:死亡隧道

    上一篇:E-mail情人 下一篇:古人怎样糊弄皇上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