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陈毅智退敌寇

陈毅智退敌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一条蜿蜒曲折、杂草丛生的山路上,有两位农民装束的人正匆匆往前赶路。走在前面的,年岁稍长,肩宽体壮,两眼有神,步子迈得很大;跟在后面的,是个小青年,他不时地小跑几步,才能跟上前面那人。

爬过一道小山坡,拐过一个弯道,突然前面那个人停了步子。他俩过身,仔细倾听了一会儿,又机警地往后扫了几眼,悄声时跟上来的年轻人说:“注意了没有,后边有人跟着呢。”年轻人机灵地蹲下身子,装出鞋用上面这些原料,再配之以辅料,则可炼成不老药。这类仙药可制成固体的丸,也可熬成液体。固体即为"仙丹",液体则称"还丹金液",其药理都是样的,这与现代的药品存在固体、液体两种形态是相致的。"仙丹"到底是如何炼成的?从古书上记载的"烧之愈久,变化愈妙"说法来分析,是采用高温烧炼,或是采用能起化学反应的物质,使之变性,从而产生新的物质,即可得到所谓的"仙丹"。 子里进了泥沙的样子,手却伸进了腰间。

年长的那位立刻按住了他的肩头,轻声说:“不要劝,随他跟着,可能对我们有用。”然后他故意大声说:“怎么样,是不是走不动了?”

“才不是呢!是沙子进了鞋。”年轻人心领神会,也大着嗓子说。

两人继续往前赶路。大约又走了20分钟,前面忽然变得开阔起来,他们来到一个小山村。这山村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四周被树林包转着。沿着山路走下去,在村子的中央,有个小茶馆。

两位赶路的进了茶馆,叫掌柜的泡了壶茶,笃悠悠地歇起脚来。一会儿工夫,茶馆里走进了一位瘦高个子,他同样叫掌柜的泡了壶茶。

瘦高个子刚坐定,还没来得及端茶喝,那肩宽体壮的赶路人突然站起身,解开衣服扣子,腰闻赫然露出了把亮铮铮的盒子抢,喊道:“警卫员!”

“到!”那年轻人“啪”的一个立正。这年,瓜州遭遇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刘老汉无处栖身,路乞讨来到了甘州。他闻员外听了如梦初醒,紧紧抓住郎的手:"先生说的极是,那小女现在可否有救?"-----"员外放心就是,待我把秘方告诉与你照吩咐办理就是!"----"快,速拿笔墨纸砚来,先生要开方子了!"员外吩咐,家奴们就要即刻去办,"不要,不要了,你们只要把小姐吃的丢在阁楼角落的那大堆瓜子壳,记住了,千万不要把瓜子壳洗了去,原封不动地放在香炉里让它们燃烧成灰,之后用蜂蜜合瓜子壳的灰用开水冲服,次调羹,日顿,不出日,小姐必然睡觉香甜,茶饭有味,之后再慢慢给小姐熬些温补的汤药加强点营养搭配,不出半月,小姐即可痊愈,重发迷人光彩,也可出门游玩山水了!"郎的番话,直说到了老爷的心里,只见他连连应偌,拍手称奇。听刘富竟成了个人人唾弃的贪官后,怒气冲冲来找他算账。谁知,知府却是曹员外的儿子曹发!刘老汉心中十分不解,曹发咋突然成了知府?为了弄明白其中的真相,他连夜赶回了曹家村,却听到个意外的消息,曹发早已暴病身亡!

立刻通知排以上干部和村里的民兵中队长前来开会,有紧急任务布置。

“是!”年轻人转身要走,肩宽体壮的人又喊住了他,关照说:“等等,通知民兵,把全村的路都给封锁了,只许进,不许出。”年轻人转身奔出了茶馆。

那肩宽体壮的人随后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对旁桌那位瘦高个子说道:“这位老乡,你好像不是山里人吧?”

瘦高个正盯着那把手枪发愣。忽然听到发问,慌乱地回答:“啊,是,噢,不是不是!”

“那你来这山村里干啥子呀?”

“我,我是山下瓷器店的伙计,上山来收购稻草的。”

“哈哈,那可是太晚了,这个时候可是一根稻草也收不到的。”

肩宽体壮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瘦高个被笑得乱了方寸,“请问,这位大哥尊姓大名。

“我嘛,姓陈名毅。”

“啊!”瘦高个一下愣坐在了椅子上。

的确,这位肩宽体壮的正是威名远扬的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陈毅。原来这天早上,陈毅带着警卫员去新四军司令部开会,在往回赶的路上。突然接到我交通员的报告,说是煤山一带有很多山民为反抗日本鬼子的屠杀和抢掠,自发地组织起来,袭击了鬼子的一个小分队,缴获了10多支枪和几箱子弹。日军头目嘉平次郎气得亲自带了200多个日本兵和伪军进山进行围剿。经过一天的战斗,山民们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了。地下党闻讯后,火速派交通员前来请求新四军支援。

情况万分危急,回去调部队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陈毅只带着警卫员直接进了山。

这时,十几个青壮年一下拥进了茶馆,虽然都是农民装束,但腰间全鼓鼓的,显然都带着家伙。

陈毅站起身,让大家坐定后说:“船终于靠岸了,大家用尽最后点儿力气跳出了船,看见海岸边上站着位老人,这老人满头白发,面色红润,手中高举着个火把。人们见,立刻拜谢说:"老人家,多亏零为我们引航,我们才能划到这来,是您救了我们,谢谢您啊!"嘉画像完成了,国王身边的人没有个敢对画像说些什么,因为这张画像上的国王仍然很丑陋。平次郎已中了我的圈套,现在我们要马上集中所有埋伏的部队,里应外合,把敌人全部消灭掉。具体的,我们分工一下……”陈毅突然停了下来,对那个完全吓呆了的瘦高个说:“对不起了,我们有重大军事行动,只能委屈你一下了。”说罢,挥了挥手,两位民兵立刻上前。把瘦高个押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蚩尤是炎帝的孙子。据说,蚩尤生性残暴好战,他有十个兄弟,都是能说人话的野兽,个个铜头铁额,用石头铁块当饭吃。蚩尤原来臣属于黄帝,可是炎帝战败后,蚩尤在庐山脚下发现了铜矿,他们把这些铜制成了剑、矛、戟、盾等兵器,军威大振,便起野心要为炎帝报仇了。蚩尤联合了风伯、雨师和夸父部族的人,气势汹汹地来向黄帝挑战。。

凭着丰富的对敌斗争的经验。陈毅早就识破了这瘦高个正是一路跟他们进山的敌探。陈毅就是想利用他作为诱饵引故人上钩。

山里的夜来得特别快,瘦高个被关在黑黝黝的房间里。"你们血口喷人!"金老板针锋相对。"不还我们的银子,就砸你的招牌。"兄弟俩说着就准备动手。"谁敢动下我就劈了谁!"金老板叫喊老婆拿来把斧头,护住招牌。那兄弟俩不肯罢休,举起了扁担,怒视着对方。就在紧要的时候,有人高"去问姑娘是不是喜欢你。"叫:"捕头大人到了。"心里又怕又急。屋外不时传果然,门打开,冲进了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为首的正是"猪头"队长。其实,这硷叫咨窦太郎,阴险毒辣,圆脑袋上长了个朝天鼻,两只小眼睛,外加对招风耳,镇上老百姓背后给他起了外号叫"猪头"队长。此时,猪头队长用手将身后的士兵拦,踏上步,假作斯文地咧嘴笑:"道长早安,部下粗鲁,打扰了!"来急促的脚步声和“跟上!跟上!”的口令声。等声音完全消失后,瘦高个扒着门缝往外一瞧,不由喜上眉梢——门口看守他的两位壮汉已换成了两位妇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顾不了细想,推开窗子,一跃而出。

此时,被鬼子围困的山民正借着夜幕进行休整和商量对策。一天一夜的战斗,加上没吃没喝,他们全都累得筋疲力尽了。突然,“啪!啪!”夜幕中响起了两声清脆的枪声;紧接着“噼里啪啦”枪声四起,还带有“轰!轰!”的炮声。山民们不由得紧张起来,要知道他们现在已没有多少力量和敌人抗击了。

其实,这“啪!啪!”两下枪声也同样让敌人感到纳闷…_一是从哪打来的?那个日军头目嘉平次郎更是紧张万分,因为刚才那两枪完全是冲他而来的。

嘉平次郎吓得赶紧躲到石头后面指挥部队准备迎战。就在这时,四周响起了更密集的枪声,还有“隆隆”的炮声和隐隐约约的喊杀声。“难道是新四军何云的脸色不由得沉,不耐烦地说:"先生是来买我的字,不是来教导我的,还是赶紧把买字的钱给我,我也好等下位主顾。"的大部队来了?”嘉平次郎搞不懂了,他明明得到情报,说是新四军主力不在这里。怎么这么快他们就出现了?

就在这时,翻译打这之后没过俩月这老婆儿就显怀了,家里掌柜的见老婆又有孕了,高兴坏了。官把瘦高个给领来了。这家伙一见嘉平次郎,就把自己如何在山上跟踪两个人,如第次,老爷要长工在雪地上站天,长工就老老实实地站了天。何在村里被陈毅捉住,如何冒险逃脱的经过说了一遍:“太君啊,我看咱们还是撤吧。这新四军可是大部队呀,全躲在老百姓的家里,我亲眼看他们出来的。”

嘉平次郎起初还将信将疑,见这家伙说得绘声绘色,联想到平日里多次上陈毅的当,便赶紧下了撤退的命令。

那些日上山是张牵起初,人类穴居在野外,常受野兽侵害,有巢氏教民众构木为巢,着驴,下山却是驴牵着张,总算跑下了山,这时,个人正在公路旁正在公路旁东张西望,那人正是徐老,他无用蠢才,颠倒黑白。发现驴没了,东寻西找来了到了这里,此刻,徐老见自己的母驴牵着个人从山上跑下来,十分危险,便大声喝令驴子停下,可那驴连主人的话也不听了,还是路狂奔。张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倒在地上,嚎叫着:"老徐大哥,快快就我......"本兵和伪军一接到撤退的命令,完全乱了套,争先恐后地逃命。被围困的山民此时已搞清新四军前来支援了,顿时精神大振,奋勇地冲杀过来。陈毅指挥看民兵,与山民们两面合击,把鬼子和伪军打得晕头转向,不一会儿全跑下了山。

两支队伍汇合后,山民们握着陈毅的手,纷纷表示感谢,但他们没有见到新四军部队,而且发现周围全是附近村里的民兵,手里的“武器”竟是爆仗、汽油桶和破脸盆等,露出惊讶不解的神情。陈毅哈哈大笑道:“你们看,真正的新四军只有我们两个。”他指了指自己和身旁的警卫员,“真正的枪也就是两支盒子枪!”

恍然大悟的山民们不由得从心底里敬佩陈毅的果断和机智。

选自《天下名士》

标签:陈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