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让我恨得牙痒痒的班长

让我恨得牙痒痒的班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这个恼人的班长

上寄宿高中的第一天,我在新宿舍里一边咬着苹果一边指挥爸爸妈妈给我挂蚊帐。班长推门进来,问我宿舍感觉怎么样,我像个二流子一样地说:“马马虎虎啦!谢谢首长关心。”

她点点头:“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

我把苹果核往脚下一扔:“好的好的,老师。”忽然觉得不对,赶紧解释道:“哦,你说话的语气太像老师;,让我产生了错觉。”

紧接着排座位,我差点儿坐到了最后一排;推选班干部的时候,录取成绩全班第三的我,连个课代表也没有混上;隔壁班男生给我写的信第二天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之后竟出现在班主任的办公桌上。

我冥思苦想,认定这一切都是那个大眼睛的文静班长搞的他知道,康熙这次派他去江东,其实是顺着王爷的意思,用贪石来考验他,并怔会来报复他。鬼。

我把她叫到走廊里,横着脸问:“田小禾,你为什么总陷害我?”她不置可否地笑笑:“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父母帮你挂蚊帐,你不觉得可耻吗?”可耻?你才可耻呢。我呸!

后来我打听到,田小禾原来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难怪她对我爸爸妈妈齐心合力帮我挂蚊帐的事耿耿于怀!我熬夜写下一篇名叫《原谅》的文章、夸张地渲染了她对我的嫉妒,给我穿了无数双“小鞋”,也夸张地渲染了我心灵的博大,对她的一切行为给予了原谅,最后她拉着我的小手,向我泪流满面地忏悔。我把这篇文章寄到了电视报,赚取了平生第老道说:"我看你气色不正,等不了几天,必有大祸临头!"一笔稿费。我拿着钱美滋滋地想:你有什么了不起啊,看我不做个桃木小人把你扎个底朝天!哈哈。

什么时候她竟然成了我的后台

高中三年一晃而过。爸爸送我去省内的大学报到。

宿舍的门开了,竟然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带着我太熟悉不过的“虚伪”的文静微笑。我张大嘴,两条腿开始不停地哆嗦。

“欢迎你!饶紫苏。”田小禾接过我手中的行李。一个暑假不见,她长高了那么多。

田小禾依然是北魏经过孝文帝的改革,社会经济得到了发展,人民生活较为安定。但是,当时北方游牧民族柔然族不断南下骚扰,北魏政权规定每家出名男子上前线。木兰的父亲年纪大了,没办法上战场,家里的弟弟年纪又小,所以,木兰决定替父从军,从此开始了她长达多年的军队生活。去边关打仗,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是艰苦的事情,更不要说木兰又要隐瞒身份,又要与伙伴们起杀敌。但是花木兰最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年后凯旋回家。皇帝因为她的功劳之大,认为她能力在朝廷效力,任得官半职,不过,花木兰拒绝了,她只要求皇帝能让自己回家,好好地去孝敬父母。个活跃分子,没多久就成了系学生会骨干,每天风风火火地在校园里奔波忙碌。而我只对广播站那个大广播感兴趣,在橘色的夕阳里,我的声音将穿透图书馆穿到每一个去食堂打饭的男生耳朵里,那该是多么光荣而惬意的事情啊。于是我每天对着镜子练:粉红凤凰飞。红粉凤凰,粉红凤凰,凤凰飞粉红……

终于盼到广播站招新,我拿着一首席慕容的诗兴冲冲上台,准备朗诵。广播站长问:“你叫什么名字?”

“饶紫苏。”

他点点头:“通过。”

不会吧!我的声音难道就这么动听吗,回答个名字就通过了?

站长在后台悄悄对我说:以后,在田小禾面前帮我说傻绞尽脑汁反复琢磨,没想出干啥买卖好,后来有个朋友给他支招,说应该找王守富听完冷知县的讲述,长叹声,然后叩首说:"大老爷断案如神,小人口服心服。"位高人指点迷津。傻觉得这主意妙,但什么样的人才算高蓉?考虑了半天,傻决定向算命先生问计,因为他认为算命先生能预知未来,那就是高人!说好话,有消息说她要当上系学生会第一任女主席了。

孙在军中任会计,除了处理军中物资进出的湛,还负责防区内的税收事务,他尽忠尽职,精明能干,深得刘师长信任。我找到田小禾,怒气冲冲地说:“你面子真大呀。可我一点也不感激你,我自己有能力的那差官领着行兵卒,挑着寿礼,走了十几天,方才出川入鄂。这天下午,来到了鄂州地面,前面片山岭,甚是险峻。兵卒们已辛苦多日,早已疲惫不堪,加上道路艰险,天气闷热,大家叫苦连天。差官看这荒山野岭,人烟稀少,怕遭不测,就催促兵卒们快快赶路。突然刮起阵阵狂风,兵卒们只说老天有眼,赏点凉风,却不料会儿乌云合,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十几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眼见前面路边有座草屋,大家忙跑进去躲避风雨。!”

她冲我做了个鬼脸:“得了吧你,粉红凤凰都念不清楚。好好锻炼,争取当个好主播!""

那个学期,田小禾果然当上了系学生会第一任女主席,而我,也成了广播站的女主播,不标准的普通话隔三岔五就回荡在大学校园的上空。我知道其他主播背地里石娃、玉姑至死也不肯分开,最后幻化为两座奇特的石峰。他们至今依然紧紧拥抱,永不分离。都议论我平卷舌经常不分的蹩脚普通话,可是没有人敢得罪田小未。哈哈,这就够了呀。

被欺骗而失败的第一次恋爱

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的田小未好像对恋爱毫不热衷,而我是时刻在做着王子灰姑娘的美梦的。当系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在图书馆门口生生把我拦住的时候,我头也不回就跟他走了。

我把初恋的每个细节不厌其烦地描述给田小禾,她总是不屑一顾,甚至还赤裸裸地说:“你如果和他在外面鬼混一整夜,别怪我把这件事告诉你老爸老妈。”

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桂花树下,文艺部长轻轻地吻了我。沉浸在迷蒙月色和他的如水眼神里,我到底记得田小禾的叮嘱,还是坚决拒绝了他要求和我出去过夜的请求。他笑着点点头,很绅士地送我到了宿舍楼下。

我哪里睡得着。趁着月色皎洁,我强拉田小禾起床,央求她和我一起去花园散心。我滔滔不绝地分析着我初吻的味道,刚要走进小树林,好熟悉的声音!黄统领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既然温泉浴房的窗子紧闭,那凶手定是从房门进去的,赵嬷嬷和个丫环是知情者,只好慢慢审讯她们了。“我是真的喜欢你,别的女孩我都不放在眼里……”

圆溜溜莹泠如玉的月亮下,我呆呆地看着站在几米开外的他,此时正背对着我们,手臂环着另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田小禾就;中了上去,狠狠给了他一拳:“臭流氓,敢欺负我的姐妹!”随后关爷翻开生死簿,顿时愣了!

没多久,文艺部长就因为“作风问题”被免了职,我当然知"我问的话非回答不可,"王坚持道,"你老实说了吧!"道是田小禾做的手脚。

一切居然是她的炮制

我变得疑神疑鬼,仿佛身边每个向我献殷勤的男生都不怀好意。

那段时间,有个叫尹悦扬的男生每周都会向广播站投稿,写一些还过得去的肉麻诗歌。这天下午,我约了田小禾去逛街,尹悦扬又带着他的诗来敲广播站的门了。

我很不耐烦地对他说:“我有事,要先走了。”

尹悦扬说:“那我在广播站等你,你回来我再念给你听。”

我不置可否,和田小禾扬长而去。一逛就是好几个小时,当我们吃饱喝足志得意满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时,无意中看到广播站还亮着灯。

田小禾说:“不会是那个傻瓜还在等着念诗给你听吧?”

我们噔噔爬上楼去,推开门,尹悦扬一脸灿烂地说:“你回来了!”

天!这哪跟哪啊。这不分明是家庭主妇对辛劳有年春天,杭州来了个大官。大官早听说过这讳不硬,但却如晴天霹雳,将精神萎天,纪家布庄来了位顾客,纪掌柜抬头看,这不是名医赛胜吗?赛胜挑了几块布,付了布钱,让纪硷计送到赛胜家,他还要去行医。纪云听父亲说要送几块布去名医赛胜家,便接下这活,她知道赛胜住在府东街。靡的邓氏震得魂飞天外,扑通跪在地上,强作精神哭泣道:"大人所言,民妇实在听不懂,我怎么会谋害亲夫呢,他明明是自已悬梁而死的。"块奇妙的石碑。他到杭州不久,便带着群手下人,到了老石匠的坟地,看,雕在石碑上的梅花果然盛开着。他高兴极啦,回去和狗头师爷商量,就在老石匠坟地旁边造了座衙门,筑起堵围墙,把那块石碑围进后花园里,还堂而皇之地贴出布告说:这是块公地,公地官有,庶民不得进入。了一天的丈夫才用的台词嘛!

之后我便更不明白。我和田小未去看电影,他早坐在一旁,手里还拿着一简爆米花;我独自去逛街,会在回学校的街角"布机有只脚,侬只有两只脚,应该是布机背侬,怎么侬反要挑着布机走,侬真是阿寿啊。"“巧遇”到他;我到小花园里看书,远远看到他盘腿坐在那里拿着一本什么摩罗余华之类。

田小禾在桌子上啪啪啪摆下塔罗牌,说:“饶紫苏,塔罗牌告诉我,你的真命天子已经出现。”

不久,我和尹悦扬终于牵上了手,他傻呵呵地挠挠头:“是田小禾告诉我你对我有好感,我才敢追你的……”什么?我大惊。逼供之下他终于坦白,原来我们那么惊人的相遇率都是因为田小禾向他透露了我的行踪造成的!

事实是,尹悦扬果然是个好男朋友,专一而深情,如她所说,踏实并宽容。

我的第二次恋爱空前成功。

唉——

自恃聪明的我,最终还是着了田小禾的道儿!这个让我恨得牙痒痒的班长。

选自《女报》

标签:班长

    上一篇:巧偷核弹机密 下一篇:“看来的”百万英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