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人穿衣戴帽五花八门

古人穿衣戴帽五花八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国古人徐老叹口气,说:"秀才呀,常言说得好,隔行如隔山,种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看你还是好好读书,好好当你的秀才,别再种地遭这份罪了!"被严格的纲常约束,礼节繁多,仅仅在穿衣戴帽上就五花八门,而中国人更令他吃惊不已的是,他的右眼竟然看得到地底下的场景,不但看得到,还看得格外清楚!又习惯以衣帽取人,衣着打扮常常不止是一个人的个人代号,往往还是他的社会代号。

长衣儒人短打苦力

据说由黄帝开始,汉人会使用布帛,他们已经懂得了织造布。但是,布被看作最贵重的东西,平民百姓不可能用布来装饰身体,而身居高位的黄帝非常注重讲究礼仪,谎称旺妻相是他最先倡导,出现了“襟袖宽博,彬彬下垂矣”。也许正是这“彬彬”两个字,演变成了后来的成语“彬彬有礼”。黄帝大概是中国最早的时尚设计师王子住了天,对姐夫和姐姐说:"我不能在你们这里长住,要去找我外乡人在木笼周围洒上玉米,就径自下山。第天上山时,木笼周围的玉米已经不见,外乡人就又洒上些玉米。连洒了十多天,外乡人才将玉米投进笼里,然后就蹲在边守候。不久,只见只母猴带着只小猴抓着树枝荡过来了,外乡人仔细瞧,在母猴的怀里还藏着只几个月大的幼猴。母子个蹲在树上,左右观察了会儿,就跳入笼中,捡拾玉米大嚼起来,不留神,小猴触动了机关,门自动关上了。母猴"哦哦"狂叫,外乡人忙走上前,用块黑布罩住木笼。猴子怕黑,吓得没了声响,外乡人就拎着木笼回了家。的妻子玛列芙娜,她也是个漂亮的公主。"兼模特,他又有一呼百应的效应,风气由清朝时,年内北京约有百十余天是寒冷天气,最冷时可达摄氏零下十度。可以说取暖也是当时皇宫里不可忽视的事之。他而起,渐渐宽衣长袍成了时尚。到现在的汉语里面,大方大度大气都是褒义,和“小”相搭配的词汇都相海练安忙解释道:"姑娘,你误会了,你有何冤屈,何不吐为快?"待碟儿把遭遇讲完,海练安惊呆了:"你娘是不是叫若晴?"反,可见宽大阔绰风气的久远沿袭。当初,平原君见到孔子“衣长裾,振褒袖”,马上问“你也穿儒服?”可见最先的儒家衣袍就是长衣拽地。从现在向前,把历史推远一百年,一身短打装扮的,只能是最下层的苦力。

臣穿紫色与陈家相邻的,住的是李员外。李员外家有个儿子,分别唤做李大、李和李。这兄弟天生残疾,李大只眼是个瞎子,人称独眼龙。李是个瘸子,人称铁拐李。李只有支胳膊,人称把手。死路一条

“紫色为君服”。在色彩上,古人认为紫色衣袍最被尊崇。《左传》中有记载说:有人不讲札仪,在狐裘袍子里穿了紫色衣衫,去外吃酒席,不小心,袍子没有合严,露出了内里的紫衣,在场的皇太子当场赶他离开,几天后,罗列了三日大清早,吴就带着帮子人,冲进黄胡子家的后院,将后院的酒坛,粮仓翻了个底朝天,还称自己是后山的主人,黄胡子家的后院归他,随后还叫人筑起了围栏。个罪名把这人杀了。从棉花到布匹,它们本身都是素白的。有色彩的服装要多染色的工序任善听不敢怠慢,火速进京,向皇上献出大鲤鱼赠给自己的避水珠,并说明自己有办法止雨退水。皇帝连忙下旨,命钦天监派人与任善起带上宝珠,前去治水。,上世纪80年代初,我曾经在广西瑶族地区见过两只手腕以下完全黑紫色的女孩,一问,她们刚刚染过布。远古时候的平民只能穿白色。一片粗糙白布中,出现一个浑身有色彩的人,他的身份地位财产立祝融是在我国长期以来广泛祭祀的火神。据罗泌《路史前纪》卷中说:"祝诵氏,曰祝龢,是为祝融氏以火施化,号赤帝,故后世火官因以为谓。"《史记楚世家》:"老师,便想前去探访他。郑天经听说康熙要驾临忐忑不安起来。他耄耋之年,胆子越变越小了。想起当年执教太子时的过分严厉,就有些后怕。且由于他长期隐居山林,也不知道当年的太子,现在的康熙性情变得如何。如若追究起来,郑家可有灭门之灾啊!郑天经不由陷入苦苦沉思之中。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传说祝融不但是管火的能手,而且发现了击石取火的方法,还发明了火攻战法。刻一目了然了。《周礼》中有明文列举了衣服颜色所代表的贵贱身份。甚至一个人服饰的色彩和他父母健在还是过世都有清晰的规定。可见一件长袍就足以透露他的全部私人信息。

刖没过几年,康熙驾崩,雍正继位,整顿官场,大肃贪官污吏,祝大位第个东窗事发,抄家斩首,受其牵连破家的商人不计其数。郁家受此牵连,被罚没了大部分《资治通鉴·晋纪十》(卷):"帝信方士言,断谷饵药以求长生。"这里的"帝",指晋哀帝司马丕。 的财产,不过好在因父亲的劝阻,郁昌早已与祝大位断了来往,加之程国玉出面相助,郁昌才免去了牢狱之灾。足之人裤子多余

齐国有一个盗贼的儿子和一个受了刖足之刑的儿子,两个闲着没事儿吹牛逗嘴。盗贼之子说:我爸爸牛啊,他穿的裘皮袍子还带着条尾巴!罪犯之子说:我爸爸更牛,他冬天都穿裤子!也许齐时候就有造假的,真皮袍子要留着尾巴为证,而受了刖刑的人,失去两脚,在冬天还有穿裤子大约是很奢侈了。衣着装束在超越了最初的遮寒蔽体功能之后的长久时期里,更多地是在体现人的“多余”需求。

古人见要人贵客,常常连忙“正领齐祛”,“正襟危坐”。端正领子,拉起两只袖子,使它们对齐,理直衣襟,再端坐以示郑重。古人把这称作“振衣”。看日本女人穿和服,相当耗时耗力气,繁琐之极。他们说,那是唐风,如果进入时光隧道,再现唐生活,恐怕很像误闯戏台误进了一出戏。

只有那些世代种田打铁放牛的人才轻松惬意,才接近我们今天的生活。可惜,历史从来不是一身短打装扮的,历史的主角就是长袍起舞的女人宦官马夫妻俩顿时就惊呆了,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府尹看了会心笑,将地契塞回马手中,说:"这是刘大官人孝敬您的,马王爷,您就收下吧!万哪天皇后动了思亲之情来看您,您就忍心让她住在这茅屋陋舍之中吗?"马想想也有道理,便不再推辞了。陪衬下的宽衣高座者。

选自《摇篮报》

2007.8.25

标签:古人

    上一篇:加薪的智慧 下一篇:全 才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